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11节:最佳内线

第111节:最佳内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般情况下,只要是天虎下达了部署指令,蓝天是不会再参与意见的。可是今天却反常,天虎刚下达完指令,众虎将要去各自去安排执行时,蓝天却突然发话叫住了众人。

    “老大,你想到什么了?”天虎知道蓝天阻拦必有道理,于是便问道。

    “如果在你的这个部署上,再加上H市的内线协助,你说结果会怎样?”蓝天问天虎道。

    “如果有内线,不管是黑的白的,那就太好不过了。那样不但能保证这一仗干得漂亮,而且很有可能一举将H市黑道的势力全部铲除的。”天虎答道。

    “田苗是H市人,而且还是田雨妈妈的好朋友。既然田雨的妈妈敢将自己的孩子托付于她,就证明她们的关系非同一般。那么田苗就非常有可能知道田雨爸爸的一些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就想——”蓝天道。

    “我明白了,可是这行吗?”

    “没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呀?”

    “那时间呢?”

    “两天,给我两天时间。从现在开始计算,48小时内如果你们没有得到我传回的消息,那你们便按刚才的部署在48小时候后行动。”

    “是。”十几条汉子一起应道,因为声音太洪亮了,吓得酒店老板急忙抛上楼来问道:“怎么啦各位,是哪个菜做得不对味呀?”

    “啊?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这是太白楼里今天响起的第几次大笑声。

    田苗这几天很开心,她一边从找到资料里学习如何操作和管理基金会,一边监督着龙虎装饰正在为“阳光雨露幼稚园”进行的装修工程。因为这是给可爱孩子们未来的家,所以田苗监督得非常严格,尽管她并不知道该怎样来监督。直到龙虎装饰的总经理亲自过来告诉田苗说:田园长、田理事长,你就放心吧,这个工程可是咱自家的工程,若是哪有一点做不好,别说对不起你田园长、对不起蓝天,更对不起孩子不是?

    田苗听完笑了,随后她便把孩子们的居室、活动室、教室和户外活动场地的要求打成一份单子交给了干活的师傅们,就不再跟在师傅们的**后面唠唠叨叨的了。

    全部用生态环保涂料和油漆进行装饰的房间,可以说是随装修随使用,这也是“阳光雨露幼稚园”装修工程进度快的主要原因之一。

    刚刚拟定好基金会管理和运营章程的田苗,被田雨磨得实在是不行了,便领着田雨来到院子里刚刚安装完毕的幼儿活动场。刚玩了没一会儿,坐在旋转木马上与小田雨一起旋转着的田苗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还领着一个小姑娘走进院来。

    “啊!蓝、蓝天,你怎么来了?”田苗急忙停下旋转木马并把田雨抱下来冲着来人说道。

    “哈,过来看看这面的进度,顺便问问还欠缺什么?田园长呀,你可不知道,我们家小丹阳自打听说了这个幼稚园呀,就天天地吵着要来当小志愿者。这不,她今天来检查我的工作了吗。”

    蓝天身边的小姑娘走到田苗跟前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说:“您好田园长,我叫蓝天丹阳。我可是第一个报名的小志愿者,所以您一定要让我留下。以后我每周五晚上来、周日晚上走,嗯,因为我周一还要去上课呢。行不行呀大哥哥?”

    当蓝天说起“我们家小丹阳”和小丹阳说道“我叫蓝天丹阳”时,田苗没来由地皱了一下眉,可当小丹阳最后一句“行不行呀大哥哥”后,她便又笑了。等小丹阳说完,田苗就立即答应道:“我代表全园所有的小朋友和全体员工,热烈欢迎我们园的第一位并且是终身的志愿者。”

    “那田园长可得给我发聘书哟,嘻嘻,小弟弟你叫田雨吧,走姐姐带你去玩。”小丹阳说完便领着田雨坐到跷跷板上去玩了。

    “小姑娘真可爱,她是你妹妹?”再往办公室走的道上田苗问蓝天。

    “是,一个鬼机灵,她有着跟田雨一样的结果,却又有着不同的命运。”

    “哦,怎么,这孩子也是孤儿?”

    “几乎差不多,好了,先不说这儿啦。田苗能否请帮个忙?”

    “有事就说,何用请字。”

    “是这样,自从知道了小田雨亲生父母惨遭黑帮歹徒的杀害,我这心里就一直堵得慌。前两天跟我在市局当局长的大哥说了此事,我大哥听了也是非常生气。所以他一气之下就给公安部打了个电话,请求部里允许他越级调查这个案例,将那些歹徒绳之以法。”蓝天半真半假地对田苗说。

    “真的,那太好了。可是,你刚说要我帮忙,我能帮什么忙呀?”

    “越级调查此案,首先要从田雨亲生父母中、尤其是田雨爸爸的至爱亲朋那里了解具体的情况。如果田雨爸爸的同事能够提供详细资料及有力的证据,那么这个案子就能极快地侦破。你跟田雨的妈妈是好朋友,……”

    “我知道了,田雨的爸爸确实有几个非常好的朋友,就像你们说的铁哥们的那种。可是我只是见过、认识,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如果、若是……”

    “你是想说,若是你能去,如果你能碰到,你就会认出来的是不是?那,你愿意为小田雨的爸爸、妈妈报仇回去一趟吗?”

    “这—?蓝天,说实话那个城市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而且我这个人很个性,最不喜欢跟陌生人在一起了,就更别说是陌生的警察了,……”

    “哦,那如果我陪你去呢?我陪你去,你把田雨爸爸的好朋友指认给我,然后再由我指认给警察,你看行吗?”

    “真的?行,这样行。”听说蓝天陪同自己回去指认人,田苗产生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不过一想到田雨,田苗的脸色又暗淡了下来:“我去了,田雨怎么办?我可不敢带着他回去,要是万一被那些发现,那后果可是我不敢想象的呀。”

    “这个不用担心,你看那俩孩子在一起玩的多好呀。”蓝天听到田苗的担心的话,便停下脚步转身指指正在一起玩的高兴地两个孩子说:“孩子需要一个氛围,我想有了这个小姐姐,田雨一定玩的很开心的。”

    “是呀,以前还真没见他这么开心过,也许是我的情绪影响的吧。只是这么做,会给你添很多麻烦的。”

    “我干妈家有小丹阳、有我之女小美,还有我嫂子,如果你放心,就让田雨在哪儿住几天如何?”

    “哪有什么不放心的,就是怕给你们添麻烦。”

    “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收拾一下咱们这就去我干妈家。咱们争取坐今天晚一点的火车赶到H市,在车上睡一觉到哪儿正好天亮。”

    “咱们”、“在车上睡一觉”,不知怎么地,蓝天话里的这两个词,让田苗听了以后心里猛地跳了两下。

    田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扮的这么漂亮,当蓝天和小丹阳带走小田雨之后,田苗便极快地回到自己的住所,把所有的夏季的衣服全都拿出来。其实田苗的衣服全都拿出来,也没有几件的。在几件衣服里来回翻找了一遍,最后田苗选择了一件打从来到T市自己就没穿过的白色无花的连衣裙。把裙子熨烫好穿在身上,又找到和衣服配套的一顶大沿的遮阳帽戴在头上,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这一看,连田苗自己的都看呆了:原来自己还是那么漂亮、那么清纯,自己的笑还是原来那样的美。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今天自己情绪上的变化。镜子里的田苗脸色开始变成粉红色的了。

    不管,就这么穿了,爱谁爱。

    穿戴好,拿了一个包,把自己随身应用的东西放进去,田苗几乎是用小孩子才会用的颠连步,跑出了居所。

    当田苗搭车来到T市火车站时,穿一身休闲装的蓝天已经等在那里了。碰巧的的事,蓝天的休闲装竟然也是白色,而且头上也戴了顶白色的棒球帽。两人不约而同的装束竟然有点像情侣装。

    蓝天什么都没带,只是一只手拿着两幅太阳镜,一只手捏着两张火车票。

    “来了?给,带上吧,”蓝天把手中一副女式太阳镜递给田苗道:“戴上它,一来可以遮阳,二来能让你讨厌的人一时之间认不出你来。”

    可以说这次田苗是很顺从地从蓝天手里接过太阳镜并立刻戴上了,蓝天见了也将自己那副太阳镜戴上,然后说:“走,进站吧,已经开始检票了。”

    “哦,没晚吧?”田苗问道,说话时还特意看了一下进站口大门上如同镜子一样的大玻璃。

    火车是过路车,始发站是北京,终点站是齐齐哈尔。票是蓝天让人帮着买的,T市是大站所以有保留的软卧铺位。当蓝天和田苗上了车找到自己的卧铺号时,田苗又是尴尬又是欢喜。尴尬的是这是一个只有两张卧铺的高级软卧包厢,自己一个女孩子与一个男人要在里面共同待上十几个小时,怎能不尴尬呀;欢喜的是自己终于有一个可以和这个令人捉摸不透、帅气潇洒的老板独处的机会了,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这个机会,更不知道在这时间里自己又会做什么,但是在她的心里就是想有这样一个机会。

    “进去吧,把东西放好,等车一开就该吃晚饭了。”蓝天的声音不像没上车时那样自如,如果是熟悉蓝天的人听到这声音便会知道,其实蓝天也很尴尬。

    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蓝天都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子同居一室过。即使是蓝月亮住在蓝天那套单元时,也是蓝月亮住在卧室里,蓝天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今天竟然让他跟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女孩面对面的睡在同一个软卧包厢里,你说蓝天能不尴尬吗?

    好在蓝天平日里跟田苗没说过几句话,所以在田苗听来尴尬与不尴尬几乎是一样的。

    东西很少也很简单,田苗摘下太阳帽挂在车窗旁的小勾上,接着便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茶盒放到桌上,脸背着蓝天说:“我在道上随意买的一点茶,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不好喝,就别勉强。听陈总说你特爱喝水,所以这个杯子也是买的个大号的。”说着话又从包里拿出两个水杯放到小桌子上。

    “我喝茶就这么回事,根本就喝不出好坏来。哟,水宜生呀,这杯子可是名牌呀,听说在商场里一个这样的杯子要好几百块钱呢。让你花钱,真不好意思的。”蓝天在田苗说话时坐到了田苗对面的床上,一眼就看到了水杯。

    “听人家说的这杯子挺神奇的,能造弱碱性的水,还说这水对总抽烟喝酒的人肠胃有好处。喜欢就送给你,你若不好意思,就给我钱。”田苗鼓足了劲开了句玩笑说道。

    “哈哈,这些年还真没人给我送过礼,这杯子我就当你送的礼物收下了,以后我天天用它泡茶喝水。哦,你先收拾,我到外面抽根烟。”单独这么着跟田苗说话,蓝天的脸上汗都流下来了。

    “抽烟就抽呗,我不怕呛。对了一会儿餐厅开了,我买回来吃吧,那里面乱哄哄的。”田苗说着提起小桌下的暖瓶晃了晃又说:“你在这儿看着,我去打水。”

    蓝天的一根烟都吸完了,田苗才打水回来。

    “这么久呀,打水的人多是吧?”蓝天无话找话地问道。

    “没,我是去了趟餐厅,看到正好可以点餐,我就点了几样。一会儿他们就给送来,就是不知合不合你的胃口。”田苗一边说着一边涮杯给蓝天泡茶。

    “我这个吃饭不挑的,只要是能往嘴里送的,都行。”

    “呵呵,真逗。”田苗笑道。

    真逗?那句话逗啦?蓝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饭菜很快就送来了,四样看着还算不错的小菜,而且还有一瓶红酒。

    以蓝天的酒量,一瓶红酒就如同一瓶汽水一样。所以他虽然看到了红酒,但心里并没多想什么。可是等田苗一杯红酒下肚以后,蓝天便就后悔了,因为等着他的不仅仅是尴尬,……。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