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12节:意料之内外

第112节:意料之内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田苗利落地放好餐盘,便就打开了红酒。从餐盘上取出两个一次性纸杯,往里面各自倒上半杯酒。

    “蓝天,我敬你一杯,为我不负责任的行为……”田苗举起酒杯双眼挚诚地看着蓝天说。

    “这个理由不好,我相信经过此事以后,你对今后的工作和行为,一定会更加负责的,所有还是我来敬你吧。我祝你把‘阳光雨露基金会’和‘阳光雨露幼稚园’办好,祝福将来入园的孩子们在你精心的呵护下茁壮成长。”蓝天驳回了田苗敬酒的理由,而却在暗中提醒着她。

    “好,我不矫情,这酒我喝。”田苗说着便一口喝下了半杯红酒,喝完后抹了一下嘴角说:“第一次喝酒,没想到这酒是这么个味,还挺好喝的。”

    什么,第一次喝酒,第一次就敢一口喝半杯呀?蓝天心里暗生警惕。于是借给田苗倒酒的机会,将酒瓶放到自己这边靠窗的桌角。然后有给田苗的杯子里倒上半杯茶水递给她说:“别看这酒刚喝时没事,可是后劲却大得很。你第一次喝酒少喝点啊。”

    田苗接过杯子喝了口茶,然后眼睛有些发红地看着蓝天问道:“蓝天,能问个问题吗?”

    “问吧,只要我能答得上来的。”

    “你问你,你为什么对别人总是这么好呢?”

    “这很简单,因为在我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有很多好心帮助过我,让我不但没有饿死、没有趴下、没有颓废,甚至比一般有家有父母的孩子过的还要幸福。在大家的帮助下,我学到了很多知识、技能,还受高人指点学会了中华传统的武功等等。现在我有了回报那些爱护我、关心我、帮助我的人的能力了,自然就要去做了。因为有很多曾经帮助过的人,没有留下名姓,所以我也只能用回报社会的方法,来回报他们了。”

    “哦,你是孤儿?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该问的。”

    “没关系,刚才我说了,虽然我是个孤儿,但是我却有很多疼爱、爱我的妈妈,也有很多兄弟姐妹,我拥有的是一个超级大家庭。哈哈”

    “你总是这么开心吗?”

    “绝大多数时间是。”蓝天说着掏出一支烟点上,点上后才想起问道:“可以吗?”

    “都点上了还问,抽烟不好,但是你想抽就抽吧,不用介意我的。不过,每抽一支烟,要记着和一杯这个杯子里的水。”田苗小女儿姿态一闪而逝地说道,说着便又给蓝天的茶杯里兑上热开水。

    “还有个问题,”田苗坐下后又问道:“这个基金会和幼稚园是你以前想好的,还是因为知道了田雨一家的事以后决定的。”

    “嗯,应该说是在你提出辞职以后才想起的,当然这也跟田雨一家的事有关。”

    “为什么就突然做了这个决定呢?”

    “因为我不想失去一个人才,更不想让田雨在你那种状态下长大。爱孩子,想让孩子健康地成长,就不能把孩子包裹在一个密闭的世界里,更不能让他在一个几乎接近畸形的世界里活着。”蓝天有些激动地说道,说完有感觉自己的话有些硬了,便有说道:“对不起,我说的有些过,我只是、只是打个比喻。”

    “比起你后面这句,我更喜欢前面的真心话。说实话,就是因为你那天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的话,激醒了我。我不知道你那天用了多大的勇气,但我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接受的。为此,我才要真心地感谢。蓝天你说这个世界上最难求的是什么?”

    “真心,真情,真话。”蓝天又点上一支烟说道。

    “是,所以刚才我才要感谢你、要敬你的。怎么样,现在理由充分了吧?蓝天,请你接受我真心的敬意,请——”田苗第二次举起杯来说道。

    “好,这杯我接受,来,干杯。”蓝天忘记刚才自己给自己的警示了,他在田苗真诚的言语下,端起酒杯与田苗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喝干了。

    情绪有些激动地田苗也同样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红酒,待她再想起身去拿红酒瓶子的时候,一个小意外发生了。

    人什么时候最脆弱?

    对于这个问题,可能有很多答案。但是鼠帅却认为人在经历了孤寂、无助、无解之后,突然遇到自己并且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的时候,以及走出自我封闭扑向真情怀抱的时候最为脆弱。

    两口红酒对于正常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可是对于第一次喝酒的田苗来说(田苗自己是这么说的,而且蓝天也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这些酒可就是很多很多的了。两口酒下肚田苗的头就开始有些发晕,所以当她起身而且又起来的很猛时,酒劲便一下子涌了上了头。

    而酒量极大的蓝天虽然事先有所警惕,但是在他心里仍没重视起来。原因就是:不就两小口红酒,没问题。

    就是因为蓝天的没所谓,所以当田苗起身要拿酒瓶倒酒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控制住酒瓶,尽量少让田苗喝酒。而当蓝天拿起酒瓶想对田苗说“你第一次喝酒,少喝点,不然会头疼的”这句话时,却没有看到原来坐在对面软卧床上的田苗。

    咦,人呢?蓝天没看到对面的田苗,便站起来往对面的床上望去。床上没人,那就再看看地上吧。一看呀,果然田苗睡到了车厢的地上了。

    蓝天自嘲地笑笑,然后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去搀扶田苗。当蓝天闭眼咬牙地抱起田苗时,自己的全身已然是汗流夹背了。而更让蓝天尴尬和流汗的是,当他将田苗抱到床上要将她放下时,却被田苗死死地搂住松不开手了(这段写的有些俗套,但因情节需要,请万勿见怪。

    “田苗,你有点醉了。来,躺好啊。”蓝天见自己松不开手,便只得先让田苗躺好再说了。

    “我没、没醉,真的,就是有点头晕才、才没站稳的。都怪这车、这车怎么总是晃来晃去的呀。蓝天,我没、没事,真的,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哎,对了,刚才、刚才喝、喝酒的那个情形,跟我梦里想的一模一样。”躺在软卧床上的田苗结结巴巴地说道,而她的手依旧紧紧地搂着蓝天。

    “田苗,你先把手松开,要不我就穿不上气来了。先松开,行不?”

    “啊?蓝、蓝天你说、说什么呀?你说我、我搂着你啦?真、你真会说笑话,我怎么、怎么会搂着你呀。哎,我手里抱的是什么呀?”

    ……

    “哎呀,田雨,田雨呢?田雨你在哪儿呀。”

    轻轻掰开田苗的手回到自己那张卧铺上刚刚睡着的蓝天,被田苗睡梦里惊呼声给惊醒了。

    “田苗、田苗,你醒醒,咱们这是在火车上,你醒醒啊。我跟你说,田雨没事,在我干妈家好好的呢,你忘了?”

    “啊?噢,蓝天求你抱抱我,我怕,刚才那个梦太可怕了。”田苗挣扎着坐起来说道。

    “噢,没事的,”蓝天很勉强地坐到田苗那张卧铺的床边上,虚虚地搂着田苗说:“别怕,梦是心头想,是你太惦记田雨了。好了,没事了。”

    “哦,对不起呀蓝天,”田苗缓醒了许多后说道:“真不好意思,喝了点酒尽出丑,可不许你笑话我呀。”

    “怎么会,我……”蓝天这个我字刚出口,就听软卧包厢的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蓝天应了一声便放开田苗,起身开门去了。打开门见是一名乘警站在包厢的门口,蓝天便问道:“同志,有事吗?”

    “例行检查,请出示你的车票。”乘警站在门口说道。

    “例行检查?现在?凌晨两点?乘警同志,有什么事还是直接说的好,你这个借口很虚。”

    “那好,问一下,刚才从你们这个包厢里发出的一声惊叫是怎么回事?”乘警问道。

    蓝天一听便说:“哦,是这事呀,那你请进来直接问问发出那声惊叫的人吧。”

    “警察同志,刚才我做了个恶梦,梦里梦到我的孩子丢了发出的惊叫声。对不起,影响大家休息了。”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田苗听到蓝天和乘警的对话,便走到包厢门口对乘警解释道。

    原本乘警听了蓝天的话打算要走的,可一听田苗的话却又站住了。乘警重新打量了一下蓝天和田苗,看到田苗身上的衣服很是皱皱巴巴的(那是田苗摔倒和做梦时在床上扭动所致,立刻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手枪对准了蓝天:“转过身去,别动。”随即又冲对讲机说道:“软卧包厢,请求支援。”

    ……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呀。刚才听到这位女士的话,又看到她神色有些惊慌,身上的衣服又很皱。就以为、以为,嗨、总之,误会了,对不起啦。”当蓝天和田苗把一切全都说的清清楚楚,又经打电话到T市公安局核对后,乘警对蓝天和田苗连连道歉。

    重新回到包厢以后,田苗吐了吐舌头对蓝天说:“对不起呀,没想到一声惊叫给你引来引起这么大误会,也给你带来这么大麻烦。”

    “没事,就当是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好了。”蓝天回道。

    本就没有,何来误会呀?这其中的缘由,很是值得思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