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14节:嬉笑怒骂

第114节:嬉笑怒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顿饭下来,刘大勇便与蓝天成了好兄弟。

    有了H市原长陵分局副局长并且也是当时之一的这个强力内援,蓝天本应该高兴起来的。可是随着刘大勇把当时的情况细细的讲来以后,蓝天的眉毛却是越凝越重了。

    看来这H市的水不但很深而且还很混呀,较之当时的T市更甚。如此看来,天虎原定制定的计划有些行不通了。这就如同给一颗大树治病一样,仅把黑叶黑枝除掉了,但是黑根还在。只要黑根尚存,那么这棵树日后还会重新长出黑枝和黑叶的。而且它们会更加贪婪、无耻和狠毒的。

    唯有连根一起将这颗黑树拔起,H市才能归于秩序下的繁荣。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呀?蓝天一边陪刘大勇喝着酒、听着他的述说,一边在心里着急地想着。

    看到蓝天有些心不在焉,刘大勇有些不高兴了。他停了话头,放下酒杯起身道:“兄弟,你们这一天也够累的,早点休息吧,再说明天我也得上班呢。”

    “等等、等等刘大哥,”思考中的蓝天没有听出刘大勇话中的话,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道。等说完了,才明白刚才有些走神慢待了刘大勇了。于是急忙又说道:“刘大哥对不起,刚才在想一件事,有点走神了。我自罚一杯,向大哥道歉。”

    “哈哈,不用、不用,你也累了,咱们改天再聊如何?”刘大勇陪着蓝天也喝了一大口酒。

    “刘大哥,我还有事想向您请教呢。不过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请大哥移驾酒店咱们彻夜长谈如何?”蓝天放下酒杯说道。

    按说蓝天如此做法有些唐突了,你一个考察市场的人,干吗对人家说的案情那么关心呢,而且还要跟人家来个彻夜长谈。但是蓝天有蓝天的想法:这一,通过早晨和这晚上的接触,听了看了刘大勇的言谈行为,蓝天认定刘大勇是个可以信赖的人。所以便要把H市的事了解的跟多更深一些;第二,原定的计划已经废除了,那就要制定一个新的计划出来,而制定新的计划那就需要把目标制定清楚,否则计划也就无从可出了。

    刘大勇也觉得奇怪,考察市场你就考察呗,干吗全都听我说呀?再说我说的全都我大哥夫妻惨死案子中可能牵连到的一些人,其他的也都是在H市半公开的黑幕,这跟你考察市场有关吗?哦,对了,人家要来投资,那就需要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所以才要问仔细的。唉——,你说我是昧着良心说好,你就来吧。他们能来H市投资也是我对H市的一份贡献不是?可是那样不就把人家给害了吗,这事不能干。可是我要是全都实话实说,那人家肯定就不来投资了。那样H市什么时候才能奔小康呀。哎呀,这可怎么办呀。

    嗨,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咱说不行不说也不行,干脆走得了。想到此刘大勇便对蓝天说:“蓝天兄弟,明天我真的有事,今天这酒就喝到这吧。改天,改天咱在好好喝一顿。”

    “哦,刘大哥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这酒刚喝出点滋味来,就这么散了有点可惜啦。也许大哥舍命陪小弟喝完这顿酒,这H市的天就变蓝了、水变清了也说不定呢。”蓝天说道。

    “蓝天—,刘大哥明天真的得上班的,他不去车站那边指不定怎么乱呢。”田苗不明就里地劝蓝天道。

    “要是喝完这顿酒这H市的天变蓝了、水变清了,我这条命还就真舍得了。走,回酒店喝酒去。”有道是,请将不如激将。蓝天这么小小的一激,就还真奏效了。

    蓝天让田苗又要了几样便于携带的菜和几瓶酒打包以后,把刘大勇开来的警车留在饭店门口嘱咐饭店里的人给照应着,就搭车一起回酒店去了。

    回到酒店蓝天对田苗说:“你自己洗洗放心地去睡吧,今晚我得跟刘大哥聊到天亮了。”

    “没事,我还不困呢,你们喝酒聊天,我给你斟茶倒酒好了。”田苗不好意思自己独自先去睡,就说道。

    “不用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喝到高兴时便会袒胸露肚的,有你在拘束。哈哈,去睡吧。”刘大勇已经猜出蓝天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于是就劝田苗说。

    田苗将酒菜、杯子摆好后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蓝天关好房门回身看着刘大勇问道:“刘大哥,我可以信任你吗?”

    听到蓝天的问话刘大勇便把目光看向了蓝天,这一看不由得让刘大勇浑身就是一颤。想刘大勇乃公安出身,平日里警察审问犯人时那严厉、令犯人胆寒的目光见的多了,可是此时蓝天盯着自己的目光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心底无私天地宽。刘大勇本就是条汉子,而且是一名正直甚至是铁面警官,所以在略微踌躇了一下之后,他便就勇敢地看向蓝天并坚定地说道:“能。”

    “那,你能为了H市天蓝水清,为了你大哥的冤仇而舍命吗?”

    “能。”

    “即使咱们的敌人,或者其他你还不知道的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把刀架在你的妻子、孩子脖子上你也会这么说、这么做吗?”

    刘大勇犹豫了一下后说:“能。”

    “刘大哥,你相信我吗?除了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之外,其他的你都可以问。说明一下,我的身份很特殊,没有我上级的许可,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包括我的亲人。”

    “既然如此我就不问了,我信你。”刘大勇爽快地说。

    “刘大哥,小弟真心诚意敬你一杯。大哥干,干了这杯我让你见两个人。他们是和我一样的人,也是为了H市的蓝天清水而来的。”

    “好,兄弟,干—”

    汉子都有着极佳的酒量,这一夜他们究竟喝了多少瓶酒,也许要等到田苗来收拾屋子时才会数清楚的。

    但是就是在这一夜,一个可以说是拯救H市的计划诞生了。这个计划制定者之一刘大勇,早晨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准时来到车站治安室,而是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不舒服,今天不去了,让治安室值班的警察多加注意。打完电话他便倒在蓝天房间里的那张床上呼呼地睡了。

    刘大勇去睡了,可是已经都有些微醺的蓝天、天狮和天鹰三人却不敢睡,因为他们不能睡,有很多决策需要他们要及时做出。经过了整整两个小时的商议,蓝天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并立刻将这个决定用短信发给了他的上面。同时天鹰也急忙给天虎发去了短信,让他根据半个小时后发给他的邮件,重新制定一个新的计划。蓝天给上面发完信息,便就拨通了陈璐的手机。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陈璐手机的铃声还是原来那个,蓝天听到这个彩铃声不由得哑然失笑。

    “喂,蓝天?”陈璐接通电话问了句。

    “嗯,是我,没搅和你的美梦吧?”蓝天回道。

    “嗛,美梦,这些日子我哪有做美梦的机会呀,噩梦到是做了不少。你、你哪儿怎样啦?”

    “陈总情况有些变化,你听着,今天上午9:00整,你以蓝天集团的名义给H市市府办公厅打电话、或者发传真、或者什么的吧,总之一句话,告诉他们T市蓝天集团要到H市来投资,希望得到市府的重视和接待。”

    “你发什么神经呀?大清早的没睡醒呀?”

    “不是没睡醒,是我根本就没睡。姐呀,你就按我说的办吧,你在电话或者传真里告诉H市就说我是你派来的全权代表,负责一切投资洽谈事宜。”

    “什么,你做我的全权代表?你本来不就是最高决策人,干吗要我任命呀?真是的,弄什么玄虚呀?”陈璐在电话那边叫道。

    “姐,看你说的,你是蓝天集团的总裁,没有你的授权我怎能与H市市府洽谈投资事宜呢。”蓝天软中带硬地回道。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呀?”

    “美丽的总裁小姐,……”

    “你才是小姐啦,不、你是鸭子。”听到小姐这个在当今饱含贬义的词汇时,陈璐的反应十分的激烈。

    “啊,美丽的女士、美丽的姐姐,9:00打完电话之后,你安排几辆车并让任妍卉指派几个有市场调研和投资分析的一起过来。车队的的排场要大些,下了高速公路后我去接他们。”

    由四辆奥迪A6和一辆A8组成的庞大的车队驶临H市,车里坐着的全都是由陈璐为蓝天精心挑选的蓝天集团各公司、各部门的精英们。前来迎接的不但有蓝天,而且就连市府办公厅秘书长和市长第一秘书等人也都闻讯赶到了。

    站在高速公路收费出口外的蓝天,看到行驶在车队最前的那辆车竟然是集团给陈璐新换的那辆奥迪A8。当挂着TIA9411黑色奥迪A8停在蓝天身边时,蓝天急忙快步走过去想拉开副驾驶这面的车门。没想到他拉了几下车门没开,也不知道车里的人说了些什么,蓝天便又走到驾驶员那一侧打开车门并坐了上去。

    原来这辆车是陈璐自己开过来的,停下车陈璐便在车内挪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去了。当所有的人感到十分奇怪的时候,奥迪A8启动了并且急速地驶进了H市。

    “你怎么也来了?”蓝天上车后一边将车启动一边问换到副驾驶位置上的陈璐。

    “我怎么不能来?谁知你又出什么幺蛾子,非搞这么大动静。”陈璐一边揉着双肩一边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回酒店我再详细向陈总裁汇报吧。”

    “嗛—。”

    说起这辆奥迪A8还有段小插曲呢,按集团办公室主任方英杰的计划是购买八辆奥迪A6分配给集团领导们驾乘。但是当方英杰询问陈璐的意见时,陈璐却问:“蓝天配的是什么车呀?”方英杰回答说:“这你是知道的呀,奥迪Q7。”

    陈璐听了便说:“凭什么他的车是7,我的车就得是6呀?不行,要买就给我来辆A8,我得比他大一号。”

    方英杰知道陈璐时故意的,就说:“那你就来辆奔驰600吧,那可比蓝天的车大出590多号呢。”

    “那不行,这样做不符合集团的规矩。我也不让你为难,你就给我定一辆奥迪A8,差价我自己补上,这样既不会让集团为难也不会让别人说出什么闲话了。”

    总裁都这么说了,方英杰也只好这么做了。不过事后方英杰还是通过集团的OA系统,将此事做了一个说明。

    当陈璐开上新车时还特意地跟蓝天显摆道:“怎么样,咱这是A8,你那才是Q7。我可比你高一级哟。”

    因为蓝天集团总裁驾到,蓝天只好在车上给天鹰打电话,让他赶紧去H市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去订房间。

    走进酒店大堂陈璐从蓝天手里接过套房的钥匙径自上楼去套房了,其他十来个人也都到前台拿了钥匙去房间了。

    负责接待的蓝天只好留下点头哈腰地拦住H市市府办公厅秘书长和市长秘书,随后请他们坐到酒店大堂休息厅的沙发上说道:“几位,我们陈总裁是个急性子的人,今天是她自己亲自开车来H市的,这一路上十分的辛苦和劳累,所以今晚的会见和迎接宴就免了吧。第二刚才在路上,陈总裁已经吩咐了我几件事,让我先跟市里面做个商量。等几件事和要谈的内容都商议好了,再由我们陈总裁出面与市里签订投资协议。这是我们陈总裁拟定的几个问题、投资意向和提出的几点要求,你们先拿回,如果没问题就转给领导审批一下如何?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消息请联系我。”蓝天说着便递给每个人一张名片,名片上蓝天的名字改成了“尹天”,头衔是总裁特别助理。这合名片是蓝天上了陈璐的车以后陈璐给他的,陈璐说:既然你是我的—特别助理,那就得像个样子。

    看到蓝天的名片,想到告诉公路口处蓝天上车的情形,接到蓝天名片的几个人全都会心地笑了。

    “好、好,”市府办公厅秘书长说道:“我们一定将陈总裁的意思马上转告市长和书记,不过明白的接风宴还请陈总裁一定要赏光的哟。”

    “秘书长的话我一定转达给我们陈总裁,我也静等各位的佳音。”

    “呵呵,呵呵呵,有个人跟在身边跑前跑后的感觉真爽,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呵呵,爽、真的很爽。回去我得跟妍卉、月亮她们好好地显摆一下。”当蓝天屁颠屁颠地来到陈璐的总统套房时,陈璐异常兴奋地说道。

    “这就美得要发疯啦,要真的给你提鞋穿袜的,你还不神经病喽?”蓝天坐到沙发上点上一支烟说道。

    “哎、哎,你不懂尊重妇女呀?在这密闭的房间里吸烟,我这吸二手烟的,比你这抽烟的受害还深呢。”陈璐故意夸张地挥手扇着说道。

    “哎呀我的老婆姐、行了,今天你把我这折腾的够呛了,你就让我这抽根烟歇歇吧。”

    “呵呵,行了,不为难你啦。蓝天你说,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呀。”陈璐端着一杯茶走到蓝天跟前说道。

    “姐,这H市的水很深很混,而且这里面理不清说不明勾搭连环的关系,比我原来的想象复杂十几倍呢。想为小田雨父母报仇,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啦。既然遇到了,赶上了,那就只好给他来个连根拔了。不然还不知又有多少无辜的人要继续倒霉呢。”蓝天接过陈璐递来的茶说道。

    “有危险吗?”

    “危险会有一点,不过都已经布控到位了。只是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同时也因怕市里的领导们投鼠忌器,所以我才决定改变一下策略。你既然来了,那就配合我演好这出戏吧。”

    “想让我怎么演?”

    “就今天这样,咱来投资咱是爷,爱谁谁,不愿意就不甩他。”

    “行,那报酬呢?”

    “姐,这是咱自家的事,怎么还提报酬呀?姐这觉悟可不高呀。”

    “别来这个,除非你好好地抱抱我,亲亲我。”

    “这就是姐要的报酬呀?哈,这岂不便宜我了。我来喽——”蓝天说着便假意要扑向陈璐,陈璐及时地用手挡住他说:“别这么假,还是原来那句话,我是要你的真情实意。现在这么着你难受,我也尴尬。”

    “陈璐,我……”

    “行了,别矫情了。你还是赶紧地把跟市长见面的事好好想想吧,我先去洗个澡。你就趁这个机会好好地抽个够吧。”陈璐道。

    第二天上午9:30,蓝天的手机响了。

    “喂,是尹助理吧,我是张秘书。”电话一通,市长的第一秘书便急切地说道。

    “噢,张秘书,你好呀,这么早来电话,有事?”蓝天口气比较平和问道。

    “啊,是,是这样,市长昨天连夜看完了贵集团所提交的文件,其中有些地方需要与陈总裁当面洽商一下,所以——”

    “张秘书,昨天已经跟你说了,在协议条款没达成之前,我是陈总的全权代表。所以不管是谁有事只能先跟我谈,否则一切全免。”

    “哦,那、那好吧。不知尹助理上午是否有安排,如果没有就请你来市府办公大楼,我们市长十点准时接见你。”

    “接见?”

    “哦,说错了,是会见。”。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