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17节:陈璐的独白

第117节:陈璐的独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陈璐的一句话让蓝天的**顿消,双手扶着陈璐在沙发上坐好后,蓝天盯着她问道:“陈璐,你刚才说的什么?”

    “没听清呀,好,再给你说一遍:在你娶我之前,只许你亲我吻我,不许你在我身上乱摸,更不能把我自己给了你。省得结婚以后给你落下话把儿,这是一;第二就是问你,你还爱你嫂子刘婕吗?如今你大哥走了,你可以去爱她了,而且她现在最需要有人来爱的。”

    “你说的都是什么呀,你脑子没进水吧?先前非得把月亮扯进来,后来又把任妍卉也拉进来了。现在、现在你又、又……,你以为我是谁呀?是皇帝,非得弄个三宫六院的?”蓝天有点赌气地说。

    “要真的进水就好了,那也就没所谓了。可是我脑子非但没进水,此刻比谁还都清醒,而且我也看到很多时候你都在刻意地躲避着你嫂子。蓝天我爱你,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去分享自己的丈夫。可是这个世界就偏偏有那么几个女人跟我一样死心塌地地爱着你,而且我姨妈又说、说你是条艳龙,偏偏那鱼王送给你的那个宝贝还就印证了姨妈说的话。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也自私,我也想要完整的爱。可是放弃你、不爱你了,我做不到。自己把你独占,我又看不得别人伤心欲绝的样子。尤其是月亮、妍卉她俩,你不要妍卉,也许她只是会孤老终生,但你若是真的不要月亮,我想她真的会、会不想活了。”陈璐眼里含着泪说道。

    “你别哭呀,我、我,唉——”蓝天看到陈璐眼里在流眼泪,很无奈道。

    陈璐看了一眼无奈之中的蓝天,然后说道:“在还没完全爱上你的时候,姨妈就跟我说了你的事,也是在爱上你之前听你说起了你的童年、你曾有的初恋和暗恋。不知为什么,听了这些反倒让我加劲地爱上你啦。那天在姨妈家,姨妈跟我说完话便带我到巨蚌哪儿。当我捧出巨蚌时,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形容。接着巨蚌慢慢开启了,里面呈半圆型排列着大小不一的七颗珍珠。七颗珍珠七种颜色,分赤橙黄绿青蓝紫。姨妈说中间那颗最大的红色的珍珠代表你,我则是紧靠在你身边的那颗第二大的橙色珍珠。那巨蚌的壳开启后,代表我的那颗橙色珍珠便发出橙色的异彩,照的满屋子全都亮堂堂的,并且还有一股沁人心脾幽香顺着鼻孔钻入我的心肺。原本我还不是很相信的,可是当姨妈领着月亮也去到哪儿,当月亮捧出的巨蚌开启后那颗蓝色的珍珠发出亮光并飞进月亮嘴里融化以后,我便完全相信了姨妈的话。”

    “啊,还真有这事?记得月亮也跟我说过,当时我还以为那是她找的一个借口呢。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蓝天拿出几张面巾纸,给陈璐擦去眼角的泪珠后说道。

    陈璐则顺势把自己贴近到蓝天的怀里道:“是呀,你想想,很多事是不是看似都十分的巧合。你无缘无故地跑到了我姨夫钓鱼的地方,然后踢了一颗小石子就和姨夫攀谈上了。随后便就遇到了鱼王,得到了鱼王给你的巨蚌这个宝贝,随后你去面试……等等,你说这些都完全是巧合吗?虽然我不愿相信,可这是事实的存在。所以在爱情上,我也只能认命了。认命后我就想,既然命运安排给自己的老公好几个女人,那干吗不由自己帮着选呢。情投意合的姐妹在一起,总比你弄几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女人回家强,至少不会每天地争风吃醋,天天抢老公了。”

    “……”蓝天无语。

    陈璐接着说道:“虽然我和你相爱了,可是我爱的却是那么的苦、那么的难,你说你心里的那个结解开了,可是当你面对我时却总是躲躲闪闪的。甚至当我不顾羞涩地向你索爱时,你也是推三阻四的。所以我知道、知道了你心里的结根本就没有解开。因为你那曾经不恰当的暗恋,导致你不敢真正面对我。蓝天呀,我的心真的很苦、很难受。”说到此陈璐止不住地哭泣起来了。

    “璐、对不起,”蓝天将依偎在自己怀里的陈璐抱紧,并深情地说道:“对不起,璐璐真的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的。从现在起不会了,璐璐,来——”蓝天说着拉陈璐起来,让后又拉着陈璐走到落地窗前让她站好。陈璐站好后,蓝天退后一步从伸出墙壁的一个话平台上的花瓶里拿出一支玫瑰花,然后单腿跪地一手高举玫瑰,一手拉住陈璐的一只手说道:“陈璐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吧。”

    “蓝天,你—?”

    “陈璐我爱你,求你嫁给我吧。”

    “蓝天,我不要你这样的安慰,我要的是真心是真情。”

    “我此刻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认真,陈璐我爱你,我请求你嫁给我吧。”

    “啊!蓝天,真的呀,我嫁我嫁的。蓝天抱我,抱紧我。”

    “璐璐咱们在今年秋天结婚如何?我想干爸和干妈听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忙完这一段咱俩就一块去见你的爸爸、妈妈怎样?”紧紧抱着陈璐的蓝天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

    “嗯,我听你的,都听你的,今晚我要你就这样抱着我不准松手。我太高兴了蓝天,我要亲你吻你,还要你亲我吻我。”陈璐高兴得竟然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么抱着你没问题,不过问一句我未来的新娘子,今晚你不睡觉啦?”

    “睡呀,睡觉时也要你这么抱着,可是还不许你借机使坏。”陈璐满心幸福滴靠在蓝天的怀里。

    “我听老婆的,就这么抱着老婆看街景。”

    “嗛,看你好像不愿意似的,抱着我这么一个大美女看街景,这好事哪找去呀。”

    “是呀,我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因为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从陈璐身上传来的气息让蓝天有所变化了。不但自己一个地方不合时宜地坚挺起来抵在陈璐的小腹之上,而且他的心跳也一阵一阵的加快了,所以他的手便有开始不自觉地朝陈璐的臀部摸去。

    “跟你说了不许乱摸的,你还——”

    “璐璐,我现在才真正体会什么叫情不自禁,哦,让我好好摸摸,就摸这儿啊。”

    “喔、你摸就摸了,干吗还在前面顶人家呀。坏死了你—”

    “美人在怀,如果我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我还是男人吗?”

    “德行,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嘴上说一套,实际做的又是一套。平时躲躲闪闪的,可这一搂着人家就不老实了。”陈璐说着故意把自己的小肚子往蓝天身上靠了一下。

    “喂,璐璐,你别动,再动我就受不了。”

    “我就是要馋你,让你着急上火,这就是对你以前行为最好的惩罚。”

    “唉,我错了也都承认,璐璐,你就别折磨我了。”

    “嘻嘻,好了,饶了你吧,”陈璐说着松开了紧搂着蓝天的双手,因为如果在这么下去,恐怕先受不了的就是她了。

    走回到沙发那边时,陈璐随手倒了两杯茶,一杯自己端着一杯递给了蓝天,然后便一**坐到了沙发上。

    “蓝天你也坐呀,哎—,你往哪儿坐呀,过来坐这儿。”陈璐指挥着蓝天坐到自己的身边,然后一扭身就躺到了他的腿上,接着扬起脸看着蓝天问道:“蓝天,你跟刘婕的事想好没有?你想呀,她们孤儿寡母的,要是回到你说的那个大山里去,她们该怎么生活呀?又该怎么面对那里世俗的眼神?如若再有心怀鬼胎的人或者无赖的骚扰、欺负,她们又该怎么办呢?难道你还要等她们受了欺负、受到伤害以后再去报仇吗?”

    “这—?啊,哟,不好意思,没烫着你吧?”听了陈璐的话,尤其是后面几句,蓝天的手不由得一抖。这一抖手中杯子里的水也随之洒了出来,洒出的水溅到了陈璐的身上。

    “看你激动,既然这么激动就赶快把你嫂子,不是,是把刘婕留下,然后把她抱进怀里再抱上床去。”

    “璐璐,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这话你也说的出口。”

    “行了,你就别装纯了。听我这么说,你心里指不定多美啦。”

    “啊?我说璐璐,说话不能两头堵呀,你这还让人活吗?”

    “不是吗?说到你心里去了吧。不过这事说是好说,可真的去做也许很难的。我跟刘婕在一起待过两天,我看得出她骨子里的那股艮(音:gen劲。她是一位极具中国传统美德的女子,又与你哥十分的恩爱。所以——”

    “璐璐,你听我说,万事都随缘,我不会去强求什么的。不过嫂子跟美美回去以后,还真的有可能像你刚才说的那样。所以我必须留下她们,而留住嫂子其实也很简单。阳光雨露幼稚园就要开园了,那里就缺少像嫂子这样既淳朴又极具爱心并且懂得如何教导孩子的老师。我想,有小丹阳、美美、田雨再加上田苗的说服,嫂子一定会留下来的。”蓝天想了想后说道。

    “那—,如果刘婕以山里的孩子需要老师,需要她回去,你怎么说?”

    “这个就更好解决了,以前我就有一个想法,为了让蓝天集团的员工更具社会责任感,我就曾想过对具备一定条件的员工进行培训,让他们到贫困地区去支教。去那儿都是去,去我的家乡也是应该的吧?”

    在同一时刻,身在T市郊区黄镇岳家正给小丹阳和妹妹收拾衣服的刘婕,莫名其妙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