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18节:道高魔强

第118节:道高魔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H市的城东南是H市最老的居住区,因为以前这里的房子几乎都是窝棚,所以这里又叫棚户区。

    棚户区是H市最为贫穷的地区,在蓝狼们(哦,就是蓝天咨询的精英们做市调时了解到,居住在棚户区的居民神情都很淡漠,有的甚至是麻木不仁。在调查是也了解到,棚户区居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人一个月能有500快钱的收入。

    一家四、五口,愿望仅仅500块钱,可想而知这是过的什么生活呀。这已经不是用清贫可以来形容的生活了。

    然而,居住在棚户区里的人也不全都如此,有一群从17到22岁的年轻人,不甘清苦、不甘疾苦地组织了起来,并且给自己起了个响亮的名字“鹏帮”,取棚户区棚字的音,而又有了“大展翅”的“鹏”字之意。其核心意义就是想像大鹏展翅一样,脱离贫穷奔向美好的生活。而且“鹏帮”的老大的名字也有一个鹏字,他的全名叫邓鹏

    这天“鹏帮”的老大接待了一个人,那个人没有提前跟这位老大打招呼,而是直接就来到了“鹏帮”的总部,“鹏帮”老大平日总待着的棚户区唯一的一座有些漂亮的小楼里。

    “有个人要见你,”一个“鹏帮”小弟来到老大的房间门外说道。

    坐在一张办公桌后的正在一台电脑前忙乎着的邓鹏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没看我正忙着了吗,有啥事你去办就行了。”

    “这可是一宗大买卖,恐怕你的小弟没这个能力办吧。”没等那个小弟接话,门外就响起了一个既陌生又刺耳的声音。

    “哎—,我说你懂不懂规矩,我们老大还没让你进来呢。出去,出去。”那个小弟见那人不懂规矩而且还讽刺了自己一下,便急斯白脸地说道。

    “这可是能赚个几百万的买卖,你说你接得下吗?如果鹏哥不给面子,那么我也就不在此啰嗦了。鹏哥,后会有期。”站在门口的人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慢,既然来了,那就谈一谈吧。不过鹏帮的规矩,杀人放火溜冰贩毒的事是绝对不做的。”邓鹏出言拦住那人道。

    “那些事也不是我想干的,这宗生意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到几百万,而且还很冠冕堂皇,甚至可以说是在给棚户区所有的住户争利益。”那人说道。

    “哦,先生请坐,小子失礼还未请教先生贵姓呢。”邓鹏道。

    “免贵,我姓陶。名字吗,就不说了。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陶三公子。”

    “啊?你就是陶三公子呀,不知陶三公子驾临,失礼了。”邓鹏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不由得吃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陶三公子H市跺一脚全城都颤之人,陶三公子之名如雷贯每一个H市人之耳。对这这样的人邓鹏自然更是耳熟能详了,因为邓鹏的“鹏帮”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冲着陶三而建的,但是邓鹏却从来就没见过陶三。

    陶三,或者说陶三公子何许人呀?

    大家一定没有忘记本书前文蓝天大哥遭遇车祸哪一哪一节中提及到一个陶公子,而这个陶三正是那个陶公子的三弟。

    “陶氏(中国集团”是陶家的产业,集团董事会主席名叫陶玉望。这个陶家可是来头很大也很吓人,平日里不管是何人何等职务,在陶家人面前连粗声喘气都不敢。凡是当官的乘车在路上,如果遇到陶家的车,不管车里坐的是谁,便一律要靠边让道的。

    据说陶玉望的爷爷乃是一位开国的将军,陶玉望的父亲当过三届人大委员、两届政协委员。而到了陶玉望这一代却没有走仕途,而是开了公司干起了实业。凭借着祖父和父亲的蒙阴,加上众多的父一辈子一辈到处为官的亲朋好友的鼎力支持,几年之间“陶氏”便如滚雪球一般的壮大起来了。

    “陶氏(H市实业有限公司”乃“陶氏(中国集团”的一个分支或者说是陶氏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公司的总经理便是这位陶三公子。陶三公子平日里深居简出,很少出头露面更很少见人。就算是赵国庆和孙文革想要见他,也是需要提前预约的。由此可见,陶家和陶三公子在H市的地位和势力。

    陶氏(H市实业有限公司在H市的产业可以说是无所不至,在H市无论是矿产、地产、林业均属陶氏最大,甚至陶氏在能源、机械、冶金、化工、轻纺、畜牧业、毛皮及皮革也都有所涉足。也因此,陶氏才在H市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三公子请坐,不知三公子驾临有何见教呀?”邓鹏心里恨但是脸上却没有**来丝毫的厌恶的表情。

    “久闻鹏帮帮主乃少年英雄,早就想前来拜会,只是一时之间抽不功夫啊。今天特别给鹏少送来一笔意外之财,不知道鹏少有没有兴趣?”陶三公子坐下后看着邓鹏说道。

    “哎呦,陶三公子的财我怎么敢发呀,三公子,可不敢这玩笑的。”邓鹏回道。

    “什么敢不敢的,咱们是自家兄弟。再有我还没说是什么财呢,鹏少怎么就先拒绝了呀。”

    “那就请教三公子了。”

    “是这样,陶氏招了许多新工人,人挺多的,而且又还都在培训期。现盖房子吧肯定是来不及了,可是要买楼房当宿舍吧,一来得花不少的钱,二来也没有现成的,所以呀我就想到了鹏少。”

    “我?”邓鹏抑或地问。

    “是呀,我想了最快也最省钱的办法就是购买棚户区的房子,而想购买棚户区的房子,则非鹏少不可。所以我便来烦请鹏少了,哈哈哈。鹏少,这个忙你可得帮呀。”陶三说出了他此来的目的。

    “陶三公子想买棚户区的房子,安排人去不就行了吗,干吗非得找我呀?”

    “鹏少有所不知呀,要是买个一两间房子,我来找鹏少那真的就是看不起你了。可是我们是想买几十甚至是上百间房子,而且买完以后还能围成一个院子。这事不找鹏少还能找谁呀?谁不知道鹏少在棚户区的号召力和人缘呀,哈哈,所以此事非鹏少出面不可呀。”

    “这事难办,陶三公子也知道,住在棚户区的全都是穷人,那家都没有富余的房子,你叫他们卖了房子上那儿去住呀?”

    “鹏少,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我的条件是,一棚户区的房子我按1200元一平米收,而且凡是卖房子给陶氏的想要购买陶氏地产的楼房,我只收成本费,也就是990元一平米,并且还能帮他们办贷款。这些人家里如果有人想进陶氏打工,我们也优先考虑。”

    “这么做,陶三公子岂不是很赔钱吗?”

    “不瞒鹏少说,我们是算过账的,表面上看我们是赔钱了,但是如果算总账我们还是划算的。另外,鹏少帮陶氏做成此事,我们单独给鹏少或者说是给鹏帮两百万的中介费。鹏少,怎么样?”

    “嗯—,这事挺大的,请陶三公子给我几天时间,我找街坊们问问他们的心气。如果——”邓鹏听了陶三公子的话,心里一动但是又不便直接答应就找了个借口道。

    “也好,不过人吗都有从众心理,只要有一两家卖了棚户房搬进了新楼,其他人也就都跟着一起卖一起搬了。鹏少,这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你先拿着,在你找街坊询问的时候,如果有人家愿意卖,那就劳烦你先给买下。就这样了,鹏少,我还有事就不耽搁了。啊,这是我的联系电话,有什么消息就给我打电话。”陶三将一张支票放到邓鹏的那张电脑台上,不给邓鹏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走出鹏帮大本营那栋棚户区唯一的小楼,站在大门口处的陶三仰望天空说道:“MD,冤家路窄,既然你来H市,既然碰上了,那我就无让你全身而退的可能。等着吧,等到你来拆迁棚户区时,你就知道陶家的厉害了。”

    “MD,陶三你终于入套了,好呀,这会可就真有你好看的了。”陶三走后,邓鹏拿着那张支票自言自语道。

    “鹏哥,这个陶三一定没按什么好心。你怎么能接他的支票帮他做事呢?”邓鹏的一个亲信小弟看着那张一百万的支票说。

    “有钱赚,干吗不赚,嗯?虽然咱们鹏帮向来与陶氏面和心不和,可是人家陶三今天大违常规地亲自给咱送钱来,咱怎么好意思拒绝呢?你带十几个兄弟挨家挨户地去问问,把陶三公子说的全都跟住户说清楚,如果有人愿意卖掉窝棚就立刻签协议、给钱。你们一定争取在三天内买到30到50间房子,知道吗?”

    “鹏哥,这——?”

    “去做吧,我心里有数。你把此事办好,不但是在帮里的头功一件,而且还能帮棚户区的住户尽快住进楼房。注意,此事进展要快,而且还要保密。”邓鹏说完便拿着那张支票走出了自己的“官邸”。

    由蓝天为代表的蓝天集日前由孙文革为代表的H市政府综合招商团进行有关投资事宜的洽谈会,并列出了几项投资意向,其中棚户区改造项目便是其一,而且还是列在第一位的。H市市政府对蓝天集团投资H市唯一的要求便是率先改造棚户区,否则其他一切投资意向全都免谈。

    投资意向书草稿编制完成并分发给双方进行讨论,洽谈会决定五日后如双方没有异议便决定新闻发布会并签订投资协议。

    陶三是在投资协议草稿编制完成后第一个拿到这份协议的,而且给他这份草稿的人还向他透露了许多洽谈细节并且说:蓝天集团已经准备连同房管局于投资协议签订后便进行棚户区入户调查和土地测量等项工作了。换句话说,棚户区改造项目蓝天集团是势在必行的了。

    因此陶三公子便抢在棚户区改造项目启动的前面去购买棚户区的窝棚,以便给蓝天集团在那块土地上钉上几颗钉子,把他们钉在那里难以应付。所以这才屈尊去见鹏帮老大邓鹏。

    在签订投资协议的前一天,应蓝天的要求,蓝天集团与孙文革以及H市各大局又进行了一次更加深入的投资洽谈会。

    因为蓝天集团这边准备的充分、数据翔实,所以对每一项投资意向的可行性分析均无懈可击,并且在报告中所提出的问题也非常的尖锐。事先陈璐曾担心这么个提法会让H市招商团的代表们接受不了的,但是蓝天却说:如果孙文革H市的各大局的局长们连这些问题都不能正视,那就真无从谈起招商引资了。如果他们不好好地解决这些问题,那么也就更没有企业敢来这里投资了。

    果然,当蓝天集团在可行性报告中触及到H市目前存在的问题时,H市招商团的代表情绪显得非常激动。孙文革脸面也先是一红,随后便道:“蓝天集团一语中的,而且不顾情面地揭了我们自己不敢揭的疮疤。揭的好,虽然我们这些在座的人听了心里会不舒服,但是我们不能讳病忌医。从今天起我们要面对现实,并且要尽一切努力改变这个现实。为改变H市的经济环境、投资环境、发展环境而齐心努力。”

    孙文革说完,先是蓝图集团的与会者鼓起热烈的掌声,随后整个贵宾厅便是掌声一片。

    掌声过后,孙文革说道:“蓝天集团的投资计划,该议的都已经议了。下面请蓝天集团总裁特别助理尹天先生就H市城市的发展发表讲话。”

    随即蓝天便做了《关于H市城市运营方略》的报告,蓝天在报告中详细分析了H市各方面的资源情况(鼠帅在后续,将根据情节进行重点描述有关城市运营战略等内容。

    就在蓝天刚刚阐述完报告内容后,赵国庆也来到了市府贵宾厅。他一进门就说道:“我刚看完蓝天集团的投资可行性报告就赶来了,看了这份可行性报告我很感动,也代表H市棚户区的老百姓感谢蓝天集团。自上届市府、市委领导就把改造棚户区,作为工作的一个重点。可是因为许多原因这个重任到了我们这一届领导仍未完成,汗颜呐。不过蓝天集团这次关于棚户区改造的投资意向,做出的让步太大了。所以我才敢过来,请文革市长一定要认真考虑一下。我有三个建议,其一,市府应该从税收方面给予蓝天集团最大的优惠;其二,建议将棚户区南侧的荒地划归到棚户区改造范围内,尽量加大商品房的比例;其三,有关风能发电这一项,建议将原有五年收益期改为六年。同志们,我们绝对不能让来H市的投资者陪着钱回去。”

    “是,国庆书记说的对,我们也正在与蓝天集团讨价还价呢。哈哈,别人来投资都是挣政策要优惠,就蓝团集团让奇怪,他们仅在几个新兴产业上争取了一些政策,在其他方面却一定要按H市原有的各项税收政策办。我知道,他们这是要在H市的财政收入上又给了我们一个强力的支持呀。唉,听完他们的报告,看到他们的实际行动,我真的有些无地自容了。同志们,一家外来的集团企业却站的比我们高,看的比我们远,做的比我们好,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事呀?”孙文革接着赵国庆的话说道。

    ……

    “知道吗,棚户区要拆迁了。这下可好了,总算能告别这不遮风不挡雨的窝棚了。”

    “哎,别高兴太早,还只不定会怎样呢,以前不也是登记、量房折腾过好多次吗?再说就是真的拆迁了,给你的那点钱你能买哪的房子?”

    “就是,我看那还不如把房子卖给大鹏呢,听说呀把房子卖给大鹏,然后再从大鹏手里买陶氏开发项目的房子能按成本价购买呢。”

    “真的?这可好,我得赶紧趁着还没拆迁,把房子卖给大鹏去。这回咱也住回楼房。”

    ……

    就在蓝天他们结束了投资洽谈,从市府贵宾厅走出的时候,H市的大街小巷便传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