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40节:情挑天狮

第140节:情挑天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原本以为在太白楼开会,会后一定会有饭吃的。没想到会一开完了,人就全都呼呼噜地走了,只有张虎、天虎和天鹰没有动地。

    饿着肚子的天狮没有接受张虎的挽留,因为他心里惦记着白天因为护着他挨打的王玫和被人踹了一脚的王晴。白天事儿多、事儿急,天狮根本就没顾上询问王玫姊妹俩。这会儿得空了再不去问候一下,那姊妹俩的打岂不是白挨了吗。

    想起白天的事,天狮的心就激动不已。王玫是那么的瘦小,可是当有人对自己拳打脚踢时,她竟然什么都不顾地一下子就扑向自己,用她那瘦弱的后背护着自己。还有那个王晴,自己还没三脚猫的功夫呢,看到有人攻击自己,也竟然不顾死活地跟人去玩命。这姊妹俩呀,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更纯洁、更善良的女孩吗?这世上还有比你们把我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更重的人吗?当初救治你们,那只是机缘巧合。别说是因为我是在执行老大安排的任务,就算不是我一个家学渊源的医者也不会见死不救的。我只是做了我本分之事,你们却给了我这么厚重的回报,这可让我怎么承受的起呀。

    王玫、王晴,你们的心意我懂,在我的心里根本就没嫌弃过你们。可我不能施恩图报呀,而且你们俩还都非得一起跟我。这、这我可就更承担不起了。

    天狮开着自己的那辆悍马一边往回赶一边想着,想到此时忽然又想起今天中午王晴对自己说的话——

    “狮子哥,我说的是真心话,你没看我姐最近瘦了很多吗?她每天晚上都在用练习针灸技艺来冲淡压在她心里苦闷。说实话,……可是我姐却不一样,不管她在不在你身边,也不管你爱不爱她,反正她这辈子已经决定非你不嫁了。可是我姐又觉得有过那段经历以后自己脏了,而且我们又身份低微配不上你。所以她才千方百计地留在你身边,这样至少每天都能看到你,每天都能默默地伺候你。”

    “狮子哥,你若真的不嫌弃我姐,不、不嫌弃我,你、你就要了我们吧。就算不娶我们,给我们个孩子也行。这样至少还能让我们都有个期望,有了这个期望我们就能好好地生活。有了这个期望,就算再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我们也觉得值了。”

    车子已经停下半天了,天狮还坐在车里想着呢,直到车外有人敲打车窗,天狮才从沉浸的思想中醒来。

    “师傅,您吃饭了吗?”敲车窗的是王玫,她在楼上听到了悍马的停车声,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天狮走上楼来,便就下楼来看个究竟。看到双手握着方向盘闭目沉思的天狮,王玫就耐心地站在车外等着。可是等了半天仍没听到天狮的动静,这才鼓起勇气敲了敲车窗。

    “哟,王玫呀,你、你在这儿好半天了吧。看我光顾想事了,都忘了下车回家了。身上痛吗?伤得怎样啊?”天狮推开车门下车后对王玫说道。

    “没事的,就是不知道您吃饭了没有。要是没吃,我就赶紧给您热饭去。”王玫恬静地说道。

    “那不着急,先回家让我查看一下你和王晴的伤势。唉、白天太忙没顾上,有伤得赶紧治,不然留下后遗症就麻烦了。走—”天狮说着就很自然地拉起了王玫的手,拉着她一起往楼里走。

    小手被被一只粗大的手突然给攥住,王玫就觉得自己的心里“突”地跳了一下。一股期盼已久的温情,随着这只大手的温暖传递到心间。她没有做出丝毫的挣扎,而是更加地温顺地依靠在天狮的身上,俏丽的小脸也随之红了起来。

    “哟,真像小两口回家,好温馨呐。不行,狮子哥,你也得牵一回我的手。不然我就不让你们进屋。”单元门开了,王晴看到门口站着手牵手的两人先是开玩笑说,随后就又撅着嘴道。

    一段温情,就这么给打散了。

    天狮握住王玫手的时候,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动作,当时他根本就没想别的,只是觉得王玫替自己挨打,又在车外站了许久,出于一种类似于兄长一般的关爱而去牵她的手的。等听到王晴的话,才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不过,此刻天狮那铁一般的心已经被王玫的柔情所打动,所以也就不是很在乎王晴说的话了。

    王玫一边往外抽手一边说:“瞎说什么呀你,是、是刚才我不小心差点摔着,师傅才伸手扶我的。”然而王玫的话说完了,可是她的手却并没有从天狮的大手里抽出来。因为王玫往外抽的劲太小了,而天狮攥的劲却又加大了。

    “鬼才信你的话,扶你?扶你也该扶腰或者其他地方,扶好了你,拿手也该撤了。可是你们俩的手明明就是从楼下一直牵到这里的,还狡辩。你看,你俩的手到现在还牵在一起呢。”王晴跟连珠炮似地说道。

    “我、我——”没有把手抽出来,王玫最贼心虚地“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正话来。

    “我来说吧,第一当我问你姐你俩今天中午伤的怎样时,你姐就说你很不舒服,说着就急着拉我赶快上来给你看看。她心里惦记着你走路就慌了,差点摔倒,我就扶起她又怕她心慌地再摔倒,就拉着她的手了。嗯,快进屋,让我查看一下你的伤势。”这时天狮的口才突然变得好了起来。

    “哦,算你有理,不过我也要你牵着我的手才行。”王晴本就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她的小嘴一嘟的样子就更加可爱了。天狮见了不由得心里一动,就说道:“好,也牵你的手,行了吧。”

    一手牵着一个小佳人走进单元的客厅,这是张虎因为王玫、王晴姊妹俩非得要跟天狮住在一起,特意给天狮弄的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而且距离即将开业的医院也比较近。

    走进客厅,天狮忽然停住脚步对王玫和王晴说:“嗯,你俩先坐下,我有几句话想跟你们说说。说完了,再给你们疗伤行吗?”

    这是天狮第一次主动地要跟王玫姊妹俩谈话,所以王玫十分紧张地说:“嗯,行,有什么话您就说吧。”恩人这个概念一直牢牢地刻在王玫的心上,所以她总是称呼天狮“您、您”的。说完便紧挨着天狮欠着身坐下了。为什么挨着天狮坐下呢?因为她的手一直都被天狮紧紧攥着呢。

    王晴也是一样,只不过她是把身体紧紧贴着天狮坐下的,坐下后就问道:“狮子哥,怎么觉得你现在有点怪呀?干吗这么郑重其事呀?”

    “坐好,别打岔。听师傅说。”王玫从天狮那高大威猛的身躯一侧探出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晴说道。

    王晴没理王玫,而是“哼”了一声,把头枕在天狮那宽大厚厚的肩膀上了。

    “嗯—,刚才在楼下我想了许久,也把你们姊妹俩好好地想了一遍。现在我要说的是,”天狮说到这儿顿了一下,他这一顿不要紧可是让王玫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王玫再次探身仰起头紧紧盯着天狮,因为紧张小手上沁出一层的汗水。

    天狮没有感觉到王玫的变化,他接着说道:“你们姊妹俩,年轻漂亮,一个温柔似水,一个活泼天真,而且全都懂得孝敬父母,还能吃苦耐劳。你俩到哪儿都是难得的好女孩,更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好女孩。”

    听了天狮对自己这样的评价,王玫紧张的心放松了不少。而王晴听了竟然激动得流出了眼泪,因为这样的话就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

    “今天中午发生的意外,让我有了许多感触。”天狮继续说道:“从救治那个人时咱们三人之间的默契,到那几个人围攻我时,你们忘记了自身的弱小而舍命阻挡他们、宁愿自己挨打也要护着我。而当看到拳脚落在你们身上时,我心里的疼痛等,都说明我们之间也许真的不可能分开了。”

    听到天狮这番话,王玫紧张的心情彻底放松了,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靠紧在天狮的身上了。

    “以后,你们就叫我哥,我呢就叫你玫、叫你晴儿,行吗?”天狮说这话时看看王玫,然后又看看王晴。

    “哥—,”王玫听了先是深情地叫了天狮一声,随后又说:“我喜欢哥这么叫我。”

    “嗯,叫我晴儿,哥、哥,你再叫我一声。”王晴则是激动地晃动起天狮的胳膊来了。

    “枚、晴儿,你俩听我说,”天狮看了一眼王玫,又看了一眼王晴,继续说道:“我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可是此时让我舍了你们俩中的谁,恐怕我的心里都会难过万分的。然而,世俗也好法律也罢,都不允许一个男人同时娶两位妻子。所以这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而我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你们的父母。”

    “哥,就像我俩刚来时,妹妹跟你说的那样,我、我们的父母就是想、想……”说到这儿王玫羞涩地说不下去了。而王晴听了天狮的话,此刻也有些害羞。不过她毕竟比王玫小,而且又是那种活泼的女孩,所以害羞了一会儿还是说道:“来时我妈妈就说了,要是哥肯要我们,就让、让我俩全都跟了哥。哥——”

    “那你俩来,除了你们说的报恩之外……”

    听了天狮的话,没等他说完王玫就抢话说道:“哥,重生之恩是无法报答完的,我们这次来是有报恩的缘由,但那仅仅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我、我们真的爱上哥了。因为自从那次被哥救治过来以后,我和妹妹感觉我俩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所有的变化都是因为有了哥,有了哥,我们感觉到了生命的意义。有了哥,也感觉活着有劲了。只是因为、因为许多原因,也觉得我们不配,所以我们不敢跟哥说。”

    “以后,你们谁也不能看轻自己,自己不能、别人更不能知道吗?好了,我该给你俩验伤疗伤了,等过几天有时间了咱们一起回家看看爸妈。”天狮松开攥着的两只手,却在王玫和王晴不解的眼神下将她俩一起搂住。

    天狮身高力大,所以不费劲地便把王玫、王晴姊妹俩抱进到王玫的房间里。来到王玫的闺房,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吸入天狮的鼻孔里,让他感觉那个舒坦呀。

    轻轻地放下姐妹双珠,天狮先对王晴说:“平躺好,你被人踹的地方是肚子吧。枚,帮晴儿把衣服撩起来一点。”

    王晴毕竟是个姑娘家,躺在床上还没觉怎么样,可是当她听天狮说要撩起衣服验看伤势时,还是羞涩地闭上了眼。

    “哟,这儿有个紫印子,哥,晴儿没事吧?”撩开衣服,王玫看到王晴腹部有一大块紫色,就急忙问天狮道。

    “别担心啊,有我在不会让晴儿有事的。晴儿,一会儿我按时,如果疼你就告诉我。千万别瞒着,否则我会诊断错的。”天狮低着头眼睛盯着那块紫印说道。

    “嗯,”王晴从嗓子眼里应道。

    “这儿疼吗?”天狮在紫色印痕边上按了一下问道。

    “有一点,不是很疼。”王晴闭着眼说道。

    “哦,这儿呢?”

    “疼,比刚才哪儿疼。”

    “这儿呢?”

    ……

    一番检查之后,天狮对王玫说:“去把我的针包拿来,哎、别忘了酒精棉球啊。”

    “记着呢,”王玫说着一转身打开身边的一张桌子上的抽屉,从里面拿起一个盒子递给了天狮。

    天狮接过盒子然后打开,然后拿出里面的一个瓶子,打开瓶子盖又用夹子从里面夹出一块酒精棉,再然后便用手拿着那块酒精棉在王晴肚子上的那块紫印上慢慢地擦了起来。

    随着酒精棉的擦拭,王晴肚子上的那块紫印渐渐地消失了,擦到最后竟然露出她白皙的皮肤。

    王玫见了就说:“干吗装呀?你不知道咱哥多担心你呢。真是的,快起来。”

    而天狮见了,忽然一股童心生气,随手便在王晴的**上轻轻地拍打了一下。这一下打的王晴浑身**,竟然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啊,打疼你啦?”天狮不明就里地问道。

    “啊,哥偏心,你也得打我姐**一下。不然就不行,我哭了喊了。”王晴冲王玫眨着眼说道:“快打呀,哥——”

    王玫不知王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此时最想和心里的“哥”多亲近一下,所以就对天狮道:“哥,那你就也打我一下吧,不然会被这丫头闹的一夜都睡不好呢。”

    童心大起的天狮,此时也没去想别的,便扬起手然后轻轻地落到了王玫的**上。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是在摸。

    躺在床上的王晴见了就问王玫说:“姐,体会到那种感觉了吗?麻酥酥的特爽,是不是?”。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