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41节:灵魂对话

第141节:灵魂对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龙组、凤组、蓝天集团,还有虎帮的上上下下,全都按照蓝天的吩咐各自谨慎并且是快速地做着自己的那份事。这其中,由张武任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T市公安系统,也都在执行着张武下达的秘密指令。

    陈璐和任妍卉除了要忙蓝天交给她们的任务,同时还邀请T市的各大媒体举行了一次超规模的新闻发布会,张武应邀才加了这次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不召开不行了,因为在出事的那天下午,各种谣言就漫天飞舞起来了——

    这个说:喂,听说了吗?

    那个问:什么是呀?

    这个说:就是那个蓝天集团出事了,先是他们拿刚刚研制的药品在幼稚园的孩子身上做实验。接过失败了,有人举报了。他们就以食物中毒为借口,勉强地把孩子们送到医院抢救。

    那个说:啊,怎么这样呀,我说前几天我们家那个在蓝天集团上班的邻居对我说,您若是看到无家可归的孩子就告诉我,我们集团成立了一个爱心幼稚园。专门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原来他们是想找实验工具呀?真可恶。

    这个说:就是,他们不但在那个幼稚园里搞实验,还在他们没开张的那个什么中医康复理疗医院里搞呢。结果更糟,一个大活人进去,没一会儿就死了。

    那个问:啊?出人命啦都,吱吱,这还了得呀,没人管他们吗?

    这个说:谁管?谁敢管啊。听说市委书记、公安局长都跟他们有关系,就是那个虎帮,听说也是他们的。谁惹得起他们呀。

    这些谣言集中出现在蓝天集团属地和中医康复理疗医院门前。而在幼稚园附近则另有一番说辞——

    一个人指着刚刚走进幼稚园刘婕的背影对旁边的一个人说:

    看见那个人了吗?

    那个?噢,那个女的呀?

    对,就是她。

    怎么了?看着挺文静挺有气质的。

    那是外表,这个女人可歹毒了,听说她的女儿也在这个园里。那天食物中毒听说了吧?唯一没中毒的只有她跟她家的闺女。

    啊,是吗?

    可不是,听人说那是她为了报复欺负她女儿的几个孩子投毒的。要不怎么别人都中毒了,就她们母女俩没事呢。

    可真歹毒呀,这样的女人就该活剐了她。哎,那怎么没把她抓起来呀?

    抓?哼,人家小叔子是公安局长的把兄弟,跟市委书记也好的穿一条裤子。你说谁会抓她呀?

    不知是说话的声音大,还是因为顺风,反正造谣之人所说的话全都一股脑地灌进了刘婕的耳朵里了。刘婕听完那些话,当时脸色就变得惨白惨白的,头一晕身子一晃,要不是守护着幼稚园的一名女子铁卫急忙上前扶住她,刘婕肯定会摔倒在地上的。

    “喂,你们没事嚼什么老婆舌头?那件事你们根本就不清楚,在这样乱说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啦。”那名女子铁卫队员说道。被侮辱的人是刘婕,刘婕是蓝天的嫂子,而蓝天在女子铁卫心目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那名女子铁卫听到外面人的话,自然就要回击的。

    “哎,小妹妹别理她们,咱们进去吧。”稳了稳心神的刘婕说道。

    ……

    谣言就这样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八地在T市传开了,而且越传还就越邪乎。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再有智者出面,也挡不住黑暗之中那些小人的上蹿下跳啊。

    在这种情况,陈璐便果断地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与会的除了新闻记者之外,还邀请了部分市民前来参加。

    会上先有陈璐分别介绍此次两起事件的原委,然后张武说道:“在这里要向各位通报一件事,那就是在把中毒者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后,幼稚园的老师刘婕要赶回园里配合公安部分进行调查。可是她刚走出医院大楼,就被两名与陶氏集团有关的人开车撞来。若不是有人当时正在现场及时出手相救,恐怕刘老师已经命丧车下了。这两人已经被公安机关逮捕,目前正在审讯之中。但是请各位主意,这两人均有在陶氏集团工作的背景。所以这件事绝非向表面现象那样简单。若是查实此事与某大集团有关,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此事已经引起社会各界以及有关部门的极大重视,也请在座的各位积极配合我们早日破案。”

    最后任妍卉对某些媒体极不负责任的报道进行了声讨,并且要求这些媒体在适当时公开道歉。同时也说蓝天集团将视事件进展情况以及各家媒体的态度,必要时蓝天集团将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对不负责任的媒体保留起诉的权力。任妍卉最后说:“我们注意到,目前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借用道听途说的一些东西,然后造谣生事。我警告这些人,如果你们想说什么就请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任何证据,那么你就是在造谣诬陷和对当事人的人身攻击。法律赋予了我们保护自己的权利,对那些造谣生事者有一个算一个,我们将保留起诉的权利,同时也保留要求精神损失费赔偿的权利。”

    ……

    在众人忙乎的同时,蓝天也没闲着,他正在忙他大哥百日祭奠的事。

    这次蓝天可是破天荒地举行了一场大型的祭奠仪式,一来这是家乡的风俗,二来蓝天也是另有别的所目的。

    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的蓝月亮、小丹阳还有其他几个食物中毒待身体恢复孩子的孩子之外,其他所有的人几乎全都赶到黄镇岳家住的小村外,参加了祭奠活动。就连张武也换上便装赶来了。

    在蓝天的坚持下,除了他、他嫂子和侄女美美之外,其他的人只准行鞠躬礼。但是蓝天、刘婕还有美美却全都是身穿重孝跪在哥哥的坟前,按照家乡的规矩前来祭奠的人们,先是每人上了三炷香然后三鞠躬,再焚化几张纸钱。蓝天和刘婕则是给每一个上香、鞠躬的人行一个磕头礼。

    众人行礼完毕,全都退到了一边。蓝天便和刘婕、美美跪倒在坟前行起了三拜九叩的大礼。

    蓝天行礼时,前来祭奠的人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那就是陈璐、任妍卉和后赶来的蓝月亮也都一起跪在了蓝天的身后,与蓝天一起行起了大礼。

    行礼完毕,蓝天、刘婕、美美、陈璐、任妍卉和蓝月亮一起焚化了许多的纸钱,最后蓝天将一张写满字的黄表纸点燃在哥哥的坟前。

    祭奠完毕由张虎张罗着,众人全都来到了太白酒楼。这是张虎提前预定的,今天整整备了20大桌。

    席间蓝天挨桌地敬酒,众人也都一次地安慰了刘婕。一顿的吃喝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了。喝了许多酒之后,有些醉意的蓝天便让陈璐开车送他回家,刘婕一见蓝天有些醉了,也就急忙告辞带着美美与蓝天一起乘车回家去了。

    有道是:酒入愁肠愁更愁,酒入欢肠欢自在。

    以蓝天的酒量本是喝不醉的,可是今天因为祭奠自己的亲大哥,而且又想起了这一段时日因为自己给嫂子、给侄女惹出的祸事来,看着紧紧几天嫂子瘦了一个人的样子,蓝天心里十分的愧疚、憋屈和难堪,所以酒喝得不多却有些醉了。

    把蓝天送回到家门口,陈璐就对刘婕说:“嫂子,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们上去。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嗯,你去忙吧,家里有我呢。一会儿我给他煮碗醒酒汤喝就好了,你就别惦记着了。”刘婕说完便一手领着美美一手搀扶着小弟蓝天往楼里走去。

    走进自己的空中别墅,蓝天踉跄地就往厨房走。身后的刘婕见了就问:“小弟,你要干吗呀?有啥事让嫂子来做。”

    “嫂子没事,我就是想给大哥做顿饭,一会儿我要陪大哥好好喝顿酒。我长这么大还没跟大哥好好地喝过一顿酒呢,你们刚来时大伙一块喝的那次不算。今天我要单独跟大哥喝、喝一次。嫂子您和美美去歇着吧,这事我能行。”蓝天说着从橱柜和冰箱里拿出各样的食材,然后便独自忙乎起来了。

    蓝天回到家时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等他一样一样的忙乎完便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

    蓝天把饭菜分成两份,一份摆在楼下的餐厅里,然后搬了张桌子一份到楼上的客厅摆好,将另一份摆到桌上。随后沏好茶摆上,接着又摆上酒杯倒满酒,最后蓝天将大哥的遗像在桌子的一端摆放好。

    一切弄妥当了,蓝天又走到楼下敲了敲嫂子刘婕的卧室说:“嫂子,您跟美美的晚饭我都弄好了,一会儿您就跟美美吃吧。我去楼上陪大哥喝酒去了,您就甭管我了,我若是喝多了,就在那儿睡了。”

    蓝天走上楼来到餐桌前对着大哥的遗像坐下,举起桌上的酒杯冲着大哥的遗像说道:“大哥,对不起,小弟不但害了你,而且到了今天这仇还没得报。大哥,小弟对不起你,我给你赔罪了。大哥,你愿意喝就喝,不想喝就看着小弟喝干这杯。大哥,干——”

    一仰脖,蓝天喝下了这杯苦涩的酒,然后又给自己倒满,……

    “大哥,你抽烟吗?哦,好像你以前不抽,可是那天我看到你抽了。那,今天也抽一根吧。我给你点上,大哥烟放这儿了。”蓝天说着点上一支烟,又拿来一个烟缸摆在大哥的遗像前,把点燃的烟放到烟缸上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大哥,小弟敬您第二杯,大哥小弟自小不懂事,害的大哥替**心。小弟今天跟大哥谢罪了,求大哥多多原谅。哥,干——”

    嘚啵着、喝着,喝着、嘚啵着,还一会儿就给大哥点根烟摆上。就这样,几杯酒下去后,天便已经黑了下来。

    “哟,哥,你看天黑了。我把灯开开吧,噢、对了,现在哥该是怕这电光吧,那小弟点上蜡烛行吧?”蓝天说着就从身边拿起两根白色的蜡烛点上,一根放到大哥的遗像前,一根放到自己的跟前。

    “大哥,我不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显灵的事发生,也不知道故去的人是否真的能给亲人托梦过来。反正,这儿就我跟大哥,大哥在天之灵想怎么就怎么吧。只是呀大哥,有件事你可得给小弟想个主意,也许你能看到嫂子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我心里疼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看着嫂子这个样子,我真的心疼呀。大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呀。”蓝天说着又举起了杯,一口将杯里的酒干掉。

    “小弟呀,这是干吗呀?别这么憋屈自己啊。”就在蓝天喝干杯中的酒之后,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的对面响起:“心里难、有心事是吧?那就跟大哥好好。”

    闻声望去,蓝天看到自己的对面有一个虚幻的影子。看不清那影子的摸样,但是那身躯的轮廓不是大哥是谁呀。

    “大哥,大哥是你吗?”蓝天盯着那个影子说道:“大哥,啊,你真的显灵啦,哎呀大哥,这些日子我都不知怎么办好啦。大哥,你看嫂子天天难过的跟什么似的,这两天又出了这事,你看我嫂子憔悴了多少呀。”

    “小弟,别急啊,有件事哥想问你。”

    “大哥你问吧,不管什么事,小弟都会跟哥说的。”蓝天怔怔地看着大哥的遗像说道。

    “小弟,哥想问你,当年你离家出走究竟是为了什么呀?”

    “哥、哥,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我、我是因、因为爱嫂子,而且当你们订婚以后,还越来越放不下,不但放不下而且心里头还越来越爱的疯狂。因为放不下心里的情结,所以我、我怕做出**的事,所以才、才离家出走的。”蓝天低着头说道。

    “小弟呀,你真的是条汉子。那哥问你,现在你还爱你嫂子吗?”

    “哥—,这——”

    “小弟要说心里话,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哥,小弟的心里从来就没放下过嫂子。可是——”。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