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45节:别类造访

第145节:别类造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随着那人影的出现,一个娘娘腔也同时响了起来:“臭缺德的,想熏死人呀。

    天鹰一听这声音便又把手一挥,几个猎鹰见了就一起扑了上去,将那个娘娘腔按倒在地,随后将他的嘴堵住,四肢捆上装进一个麻袋里。再接着就有人打开了这间屋子里的一扇窗户,把用绳子捆着的麻袋从窗户系了出去。

    娘娘腔是个外不强内中干的软蛋,天鹰只是吓唬了他几句,他便尿湿了裤子将他爹、他妈还有陶公子等人全都供过了出来。

    将证供整理好,天鹰便给蓝天发了一条短信:全部招供,可以顺藤摸瓜。

    蓝天受到短信后,便拨通了何伟强的电话:“何书记,全都查证清楚了,我申请抓捕那个人。”

    “可以,秘密抓捕,不要惊动其他人,也不要惊动那边的人。”何伟强回道。

    蓝天听了何伟强的话便道:“好的,我会尽快将供词给您送过去。何书记,谢谢您了。”

    “那些不急,关键是你那边把事做的严密一些,这次中纪委可是豁出去了。蓝天别让大家失望呀。”

    “放心吧何书记,蓝天不会给你更不会给T市丢脸的。”蓝天说完挂断电话,朝等候在一边的天狮、天虎和天鹰一摆手吐出一个字:“抓。”

    蓝天行动可谓是迅速已极,可是这次的行动还是晚了一步。待天狮他们赶到娘娘腔家里时,却发现娘娘腔的爹和娘全都没有了踪影。四处搜查了一番,除了客厅茶几上留下的一封信和一个箱子之外,一个喘气的都没有发现,天狮他们见了便将那封信和那个箱子带着回来向蓝天汇报来了。

    蓝天拆开那封信看了一遍,便又打开那个小箱子。往箱子里看了一眼,蓝天便将那封信放到箱子,随即将箱子盖好。

    “老大,那封信是什么写的,那个箱子里又装的是什么呀?”天虎看着蓝天的举动问道。

    “嗯,可以说是一封忏悔信和一箱子赎罪的钱,那个人恳求咱们留他儿子一条命,他还说他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所以便先自寻死去了。”蓝天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他急忙拨通了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武的电话。

    “老弟,有事呀?”电话一通,张武那浑厚的声音便从话筒里传来过来。

    “大哥,急事。那个人和他老婆可能寻地方自杀去了,大哥你赶快派人秘密查访一下。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找到他们,我得赶紧去找何书记汇报去了。”蓝天在电话里对张武说道。

    何伟强留下了那个人的那封信,却让蓝天将那个箱子拿了回来。用何伟强的话说:这是变废为宝,让这些钱多给普通的老百姓做点事。

    出了市府蓝天上了天狮的悍马,可是悍马行驶了还没几十米,就被一辆奔驰车给拦住了。

    天狮按了几下“嘀嘀”,可是那辆奔驰不但没有闪开道,反而一左一右地打开了两扇车门。随即两个一身唐装穿戴的人便来到悍马的跟前,靠车门右手边的一个人冲着车门鞠了一躬,然后便退后两步恭恭敬敬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车里的蓝天见怪不怪地打开车窗朝那人问道:“谁让你们来的,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家主人欲想拜会于您,如果您时间方便的,想请您移驾。”那人低着头谦恭地说道。

    “你带路吧,不过你先传个话过去,惹非你家主人亲自到此,那么我将不会保证今天的结果的。”蓝天道。

    “您去了就会知道的,我家主人是不会诳您的。”那人说着便走回到那辆奔驰车,打开车门便上了上去。

    “跟着他,”蓝天对天狮说道,随后又用黑色的手机给天虎、天鹰发过去一条短信,让他们找到悍马的行踪并跟随前往。

    “蓝天兄是吧?在下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呀。在下姓陶,乃陶氏集团首席执行官。在下受陶氏集团董事会主席也就是家父所托前来拜会,唐突之处还请多多见谅啊。”悍马随着奔驰来到T市著名的一家五星级饭店,车停稳后蓝天刚一下车就见一个二十几岁文质彬彬的人走到他的近前对他说道。

    “陶公子呀,咱们见过的。有道是见过面即为朋友,即是朋友那又何来唐突之说呀?啊,哈哈哈——”蓝天冲陶公子一拱手说道。

    “哈,都说蓝天乃性情中人,今日相见果然不错。蓝天兄请——”

    “陶公子请,不知陶公子驾临T市找到蓝天所谓何事呀?”

    “蓝天兄,里面请。蓝天兄呀,小弟姓陶,单名一个谦字,蓝天兄直呼小弟陶谦就可以了。有什么话咱们坐下说也不迟。况且小弟此来乃是与蓝天兄交朋友来的。”

    “岂敢,陶公子此话可是折杀蓝天了。陶公子盛名以及家族背景都是蓝天难以望其项背的,想我蓝天不过一白丁,岂敢直呼陶公子大名呀,还是称呼陶公子的好。”

    “哎—,蓝天兄,有道是:英雄不问出处。况且蓝天兄实乃当代豪杰,小弟且不敢望蓝天兄之项背,岂有白丁之说。”

    “陶公子高抬了,哈哈,请——”

    走进豪华的餐厅,蓝天打量了一下这个豪华的包间,然后转身对那位陶公子说:“陶公子,这也太豪华了,在这里待着我浑身不自在。我看咱还是换间屋子吧,不然小弟只能告辞了。”

    “哎—,蓝天兄,有道是既来之则安之吗,再说这里很普通嘛。”陶公子道。

    “对于陶公子,这里确实普通的很。但是对于蓝天来说,这里就如同皇帝的宫殿一般啦。既然陶公子不愿换个房间,那我也只好告辞了。”蓝天说完起身就要往外走。

    陶公子见了急忙拦住蓝天道:“哎呀呀,我说蓝天兄呀,难道连小弟这点面子都不愿意给吗?哈哈哈,好,既然这样,那就请蓝天兄说个地方,小弟陪蓝天兄前去就是了。”

    “那蓝天就谢过陶公子体谅了,我看其他地方就不用去了。一来陶公子已经点了菜不吃就走岂不是浪费了?二来我也只是不习惯这间屋子的豪华。咱们就还在这家酒店里找一个普通一点的包间就行了。哈哈哈,蓝天再次谢过陶公子的体谅了。”

    “蓝天兄今天是客,小弟自当以蓝天兄的满意为准则的。服务员,这个包间我们不要了,待我们找个普通的包间后,将我们点的菜品送过去就行了。”陶公子说道,说着便就要往外走去。

    “陶公子,等等。”看到陶大要往外走,蓝天及时出声拦住了他。

    “哦,蓝天兄,何事?”陶大问道。

    “请陶公子将口袋里的东西留在这里,我想即使咱们不在这个包房里,陶公子放在这里的东西也不回丢的吧。”蓝天对陶大说道:“希望陶公子真诚一些,坦荡一些,不该带在身上的东西最好都放在这里。”

    “哈哈,蓝天兄真是慧眼如距呐,蓝天兄都这样说了,那么小弟就连烟盒、打火机等全都留在这儿了。蓝天兄,一会儿可别不给小弟烟抽呦。”

    从新换了包房,已经点好的菜品很快就端了上来。

    陶大给蓝天斟满酒后又给自己斟满,然后高高举起酒杯道:“蓝天兄,小弟先替我家三弟手下人向蓝天兄赔个罪。那些不懂事的奴才胆大妄为、私自做主,做出了投毒等恶行,给蓝天兄添了很多的麻烦。还请蓝天兄多多见谅,蓝天兄所遭受的损失,小弟一定加倍偿还。蓝天兄,请——”

    “哟,这可不敢当,真是不敢当的。再说这些事我也没放在心上,我个人更没受什么损失。陶公子这加倍赔偿只说也就无从说起了,不过有件对于我来说是件天大的事,陶公子怎么却未提起呀。”蓝天没有去端那杯酒。

    “看来蓝天兄对那几件事还是耿耿于怀的呀,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吗。好在此事没有造成多大问题,蓝天兄还是原谅我三弟手下的那些人吧。不过蓝天兄所说的那件天大的事,小弟却不知是何指。请蓝天兄明言,此事若是我陶氏之人所作,那么小弟一定会给蓝天兄一个交代的。”听完蓝天的话,陶谦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回道。

    “哈哈,也许是陶公子健忘,也许是小弟记错了这件事。哈哈哈,好,不说那些了。陶公子,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那么除了百日前一辆大货车闯入京城市内,撞翻一辆奥迪Q7并致车内两个人当场死亡的事外,其他的事便就此揭过了。”

    “哦?那蓝天兄请讲。”

    “如果陶氏肯捐出100个亿,为贫困地区捐建一千所学校并资助那里的孩子完成学业,那么蓝天不但既往不咎,而且还会为陶氏树碑立传。怎样,陶公子?”

    “这、蓝天兄,为贫困地区捐献学校,资助贫困的孩子们上学,本是义不容辞的。只是,陶氏全部的资产加在一起也没有这100个亿呀。蓝天兄——”

    “陶氏的资产有多少,陶公子自然是比我清楚地。既然陶公子说拿不出这些钱来,那我就不勉强了。”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