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52节:欢喜回家

第152节:欢喜回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躺在软床上闭着眼的萧逸被一阵越来越响的手机铃声给惊醒了,瞥了一眼来电号码萧逸便极快地打开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老婆姐,想我啦是不?”萧逸冲着电话那端的冯莉说道。

    “臭贫嘴,没个正行。又跟那个女孩子疯狂了?快给我老实交代。”冯莉在那边严厉地说道。

    “那个,不是一个,等等,我数数啊——1、2、3……”萧逸真戏假作地说道。

    “行了,你跟几个我也没看见,如果女孩真好就别偷偷摸摸的,把她们带回家来让我们姐妹们好,就正式留下来。不好,你以后也别想着了。今晚全都给我带回家,否则有你好受的。”冯莉说话跟爆豆一样。

    “啊—?姐,你、你……”

    “行了,别你、你的满心高兴面上装傻了。好了,跟你说正事了,让其他的人都暂时离开一会儿。”

    “嗯,”萧逸嗯了一声捂住话筒,冲着把手机给他送来的双娇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先出去一下。等她们都出去并关好了门以后,萧逸才继续说道:“姐,什么事?你”

    “有个人听说你病了,要来给你看看病。”

    “啊?是谁呀,他怎么知道我病了?”

    “是从T市来的,说是你的好朋友。”

    “哦,知道了,可是我这病不是一般的医生能治好的,你说我那个医生朋友行吗?”

    “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让他给你治病,你想想吧。”

    “嗯,可他这是为什么呀?”

    “为什么,为你的病呀。他听说你病了,而他又有把握治好你的病,所以就特地赶来了。”

    “噢,嗨,我这点小病怎么会惊动他呢?姐不会是骗我回家受罚吧。嘻嘻——”

    “我们姐妹要是想罚你,你以为你不回家就罚不了你了吗?一会儿你收拾一下带着她们一起回来吧。嗯,对了,你的病也不大,就别惊动别人了,免得大家都替你担心牵挂的。”

    “噢,我知道了。好吧,有啥事等我回家再”萧逸说完便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以后,萧逸想:冯莉做事虽然严谨,但是平时都是直来直去的。今天怎么突然跟自己说起了暗示性的语言了呢?难道自己的电话已经被监听了?难道自己的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人监控了?

    MD,如果自己真的被人给监听、监控了,那老子可就要真的豁出去了。唉,可是自己又怎能豁出去呀,先不说海南的这些资产,也不管自己这帮兄弟了,就是自己那些老婆们有一个被人抓起来威胁自己,自己都得缴械投降认输的。

    先不管别的了,先想着怎么去“治病”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要来给自己治病啊?别弄不好把人家也给带沟里去呀。

    想也想不通,嗨,干脆咱不想了。

    不想别的了,就想起冯莉要自己带双娇回家的事,萧逸便又把双娇叫了进来。双娇进来关好门后走到萧逸的跟前,等着他说话。萧逸看了看她俩说道:“家里有事让我赶回去,电话里说让我把你们也一起带回去。现在我想问的是,你们是不是愿意永远跟着我。”

    “愿意。”双娇一起说道。

    “好,不过有些事我还是要跟你们说清楚的:第一回到家里你们必须融入到姐妹之任何人不得惹事生非,谁惹事生非谁将永远离开这个家。你们能做到吗?”

    “能。”

    “好,第二所有一切和爱我都会给你们,也希望你们能给我生孩子,但是你们却永远都没有名份,你们愿意吗?”

    “愿意。”双娇又一起回答道,答完话后小娇又说道:“哥,到了今天我和姐才知道什么幸福,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情分。姐姐们能容纳我们,我们就绝不会让幸福、快乐和情分从我们自己的手跑掉。即使是给姐姐们当牛做马,我们也不会有丝毫怨言的。”

    “哈哈哈,看娇娇的。家里的大姐让我把你们带回去,就是认了你们姐妹俩了。回到家里,大家都是姐妹的,怎会让你当牛做马呢?要当牛马也是给我当的,刚才你那老汉推车的姿势可是不错,要不再来一次?”萧逸说道。

    “才不呢,我要赶紧地回家看姐姐们去。对了姐,咱们给姐姐们带点什么礼物好呢?都怨哥,也不提前说让咱准备一下。”小娇撒娇地说道。

    “呵呵,小妹你也别怨咱哥。嗯,礼物我早就准备好,是南海深海的黑珍珠项链,我准备十条。另外也给咱的娘和妈准备了两颗南海的如意珍珠坠和细丝珠项链。另外我还给小龙准备了一套金丝软甲,做防身急救用的。给小凤准备了一件珍珠衫。”大娇缓缓地说道。

    “啊?姐,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呢。”小娇听了吃惊地问道。

    “好多东西都是现成的,我只是改装了一下。在咱哥出海等咱哥想咱哥睡不着的时候弄的。”

    “啊?姐,你真伟大。”

    “呵呵,瞎说,这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什么伟大不伟大。要说伟大,那也是咱哥。”

    “娇娇啊,你真的是用心了,”萧逸听完大娇的话站起身来把她抱进怀里说道:“有你这样的心,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收拾一下,咱们回家。”

    “到家里,两位美丽的女士请下车。”

    萧逸三人可算是偷偷跑出来的,他让阿咪和小小守在总统套房里,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悄悄出了酒店。上了一辆出租车萧逸跟司机说了声:“去临高”便不再说话了。坐在后排座上的小娇听萧逸说去临高,便要开口想问:不是回家吗?怎么又去临高了。可是她还出声就被大娇给拦下了,大娇示意她别问到了以后就知道了。

    出租车到了临高以后,萧逸他们下了车。往市中心走了一段以后,他们又拦住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萧逸说道:“去府城。”

    到了府城来到“玉宇琼楼”酒店,穿过酒店来到后面的一条街上,再次拦下一辆出租车,这才回到海口的内山别墅。

    在琼海大酒店大娇、小娇收拾东西时,萧逸便跟她俩讲了家里都有谁,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她俩排在第几等等。最后小娇问道:“哥,那次跟我们动手的那个姐姐是谁呀?”

    “她叫梁红玉,以前海南武警中的霸王花,海军梁副司令的女儿。你们应该管她叫小玉姐。”

    “啊?怪不得她那么厉害呢,哥,我以后跟玉姐姐学习武功好不好?”

    “随你啦,不怕吃苦,你就学呗。”

    萧逸他们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听到别墅院外汽车声,萧逸的别墅大门便开了,从别墅里走出来的是冯莉和梁红玉。

    双娇都跟梁红玉见过面,所以一见面小娇就赶紧跑到梁红玉跟前说道:“玉姐姐,我叫小娇,是哥给取得名字。玉姐姐,上次打架的事,你可千万别记在心里呀。那次是我跟我姐不对,你别怪我们好不好呀?”

    “呵呵,不会怪你们的,要是怪你们,咱姐怎会让哥接你们回家呢?小鬼头。”梁红玉看到改变了装束天真活泼的小娇心里便有些喜欢她了。

    “那玉姐姐,以后我跟学武功好不好,我跟哥说了,哥说让我自己找玉姐姐说。玉姐姐,我不怕苦的,多苦多累我都不怕。”小娇一见梁红玉真的没有怪罪她,便开始缠着梁红玉要求教她武功了。

    “好,不怕苦不怕累可不是光说说的,到练的时候可别哭鼻子哟。”

    “嗯,玉姐姐,我就是哭鼻子,也要练。”

    “呵呵呵,好,我教了。以后你就跟在姐姐身边好了。”

    “太好了玉姐姐,啵—”小娇听到梁红玉的话,高兴抱着梁红玉就亲了一口。

    相对于活泼好动的小娇来说,大娇就显得有些拘谨了。虽然很得体的跟冯莉和梁红玉打过了招呼,可是进到别墅后就不知所措了。冯莉远远地看着大娇的一举一动,细细品味着她。

    好在饭菜很快就弄好了,萧逸的一个红颜知己华姐端着两盘菜先走出厨房,在她的带领下,萧逸的另外几个红颜知己左卿、俞莉、苏玉每人都端着两大盘子菜走出厨房,八个菜刚摆好四个人又极快回到厨房。再出来时,每人手里又都端着一个大盘菜。餐桌上摆好了菜和酒水饮料以后,冯莉便拉着双娇的手来到餐厅,先是把华姐等人介绍给双娇,然后说道:“我们姐妹热烈欢迎两位娇娇加入萧氏大家庭,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大家生活在一起,谁也别拘谨啊。”

    双娇想不到她们进到这个家会是这样的情景,两个人竟然激动说不出来了。就在双娇发愣的时候,萧逸悄声地提醒道:“娇娇,你们不是给姐妹们准备了礼物了吗?那就快拿出来给姐姐、妹妹们吧。”

    “哦,对了,”大娇说了一声便回答客厅拿来一个大包包,大开包以后拿出一件件礼物说道:“刚才太激动太受感动了,所以都不会说话。来时我们就想象着这个该是多么温馨、多么温情呀。可是,当我们看到了,才知道我们的想象力太差劲了。姐姐们,我和我妹妹以前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家,更没见过温馨的家是个什么样的。今天我们俩见到了、也体会到了,我们俩感谢姐姐妹妹们能够容纳我们。哦,对了,这是我跟妹妹给姐妹准备的一点小礼物,请你们收下。”

    大娇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盖子看到里面是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黑珍珠不少见,但是南海深海里的天然黑珍珠就比较少见了。尤其这挂黑珍珠最小的珠子直径也有05cm,最大的一颗黑珍珠的直径竟然有15cm,可称得上是宝了。更难得的是,自上至下珠子一颗比一颗大,而且还十分的对称。每颗珠子都是十分的圆润,闪着黑色的光泽。这样的一挂黑珍珠项链在市场上最低也要卖到10万块钱左右,可以说大娇拿出来的礼是很重的。

    冯莉虽然不懂珠宝,可是看了这黑珍珠项链,也能感觉到它的价值不菲。于是就说道:“咱们自家姐妹,不必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妹妹,你还是收起来吧。”

    “姐,这珠子虽然值几个钱,但是这几个钱怎么能换来一个家和这么多好姐妹呀。姐,求您啦,您就收下吧,要不我会不安心的。”大娇说道。

    “是呀,姐姐,你们就收下吧。这些东西也都是我们平时从那个老翁手里要来的,没花我们钱的。”小娇说道,她的一句话把大家都给逗笑了。

    萧逸也接着说道:“这是她们姐妹的一点心意,你们就收下吧。以后有好东西也给她俩留意点就行了。”

    冯莉见都这么说,也就不再推辞了,就说道:“好吧,娇娇姐妹俩的心意和东西我们就全都收下了,给你们的礼物等吃完饭再说。好了,大家入席。”

    “等一下姐,我还有两件礼物,我必须把这两件礼物送出去以后才敢入席与姐姐妹妹一起畅饮今宵的,”大娇拦住了冯莉的话说道:“这是给咱们娘和妈的礼物,是两个是用细丝珠加如意珍珠坠穿成的吉祥如意项链,是送给娘和妈的,请姐姐代收一下。”大娇说着便将两个十分精美的盒子打开并递给冯莉,冯莉接过来一看,眼睛便立刻痴呆住了。

    盒子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盒子里面一挂精美项链。项链的坠儿是用沁血的和田玉雕刻成的如意,项链的链则是用白金丝线与最小的黑珍珠穿成的。就单说那沁血的和田玉,一块玉也要在千万元之上,加上白金丝线、黑珍珠丝挂,那可真是无价之宝了。

    冯莉把礼物拿在手里,双手就一直地打颤。这回她没说话,而是看着萧逸等他拿主意。萧逸笑笑说道:“既然是送给娘和妈的,你就先收下吧。日后娘和妈见了,有什么说法再说呗。”冯莉听了也就只要收下了。

    等等冯莉收下那礼物之后,大娇又一件金灿灿的东西,然后对梁红玉说道:“玉姐姐,我听说萧龙拜在姐姐的名下了,而且他也十分喜欢学武。这是一件上古传下来的金丝软甲,具有防身和急救之用。据说穿上它练武会事半功倍的,所以我把它送给萧龙,请姐姐代收。”

    这下梁红玉愣住了,她本是习武之人,而且对武林的掌故也有一些了解。金丝软甲她是听说过的,而且只是听说。但就仅是听说她也知道,金丝软甲真乃武林之宝,不仅仅价值连城,而且确实是对穿着它的人武功具有增长作用。以前只是听说,没想到今天这件宝贝却突然落到了自己头上,晕—呀—

    好半天才缓过味来的梁红玉急忙把大娇递到自己手里的金丝软甲递还给大娇并说道:“娇娇妹妹,这、这礼我真的不能收的,这、这太贵重,小龙实在担当不起的。”

    “姐呀,小龙是你的儿子,也是哥的儿子,更是咱萧家的儿子,你说咱有什么好东西不能咱家自己的孩子呢?姐,这件金丝软甲你先收着,先让小龙穿着。日后那位姐姐或者妹妹为咱萧家再生个男孩,咱们再往下传好不好呀?”

    “那,按你这么说我还真得收下了。好,我先收下,先替小龙谢谢娇娇妈妈啦,姐妹们,就冲着件宝贝,你们以后一定得生儿子呀,呵呵呵。”梁红玉最后还是十分爽快地接了这件礼物。

    看到梁红玉把礼物收起来,大娇便说道:“姐姐、妹妹,知道了这东西也就算了,以后不论对谁可千万别再提起了。”大娇说完又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冯莉说道:“姐,这是一件珍珠衫,是送给萧凤的,请姐代收一下。”

    一件金丝软甲还不算,还有一件珍珠衫?这下围在餐厅餐桌前的诸女可都惊呆了。

    珍珠衫是个传奇,围绕它的故事有很多很多。只不过绝大多数人只是在故事里听到过珍珠衫,却极少有人见过这件无价之宝。今天的大娇可谓是让大家开了眼界了。锦盒打开,万道霞光乍现。可是当冯莉用手去触摸时,那霞光却又暗淡了光泽。据说,珍珠衫唯有处女穿在身上,才能够显现它的最大价值。但是至今还没有人弄清楚,珍珠衫究竟能给处女带来什么样的好处。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它确实是一件宝。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