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53节:相见恨晚

第153节:相见恨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冯莉在一片惊艳声中收下了大娇送给萧氏家族女孩们的礼物,而且她也学着梁红玉的话说道:“姐妹们,咱们可要多生女孩呀,生女孩穿珍珠衫啊。(”

    萧逸一听可不干了,他说道:“即便珍珠衫好,可是老婆姐、老婆妹们也不能都生女孩呀,否则咱萧家日后岂不成了萧门女将了吗?哈哈哈,好了,娇娇的礼物都送出去了,老婆们,这酒席可以开始了吧?”

    冯莉一听便说道:“好,欢迎娇娇姐妹宴会现在开始,请大家入座。”

    “好噢,酒席开始喽。”半天没说话的苏玉,一听冯莉的话立刻欢呼道。

    “呵呵,娇娇妹子,我这个老大姐欢迎你们回家。来,我和姐妹们敬你们一杯,希望以后姐妹如同一个人一样,全家和谐快乐。”华姐第一个端起酒杯说道。

    “谢谢,华姐姐。该当是我们姐妹敬各位姐姐、妹妹的,姐姐、妹妹,我们一起,干杯。”大娇端起酒杯说道。到了此时小娇便没有话了,不过她的性格跟苏玉差不多,所以此刻俩人便坐在了一起叽叽喳喳地说起了悄悄话。

    大娇见小娇过于忘乎所以了,就故意咳嗽一声提醒她。梁红玉见了便说道:“娇娇,你就别那么多规矩啦。在咱家没有那么多规矩的,来,咱们姐妹干一杯。”

    ……

    几杯酒喝过以后,冯莉冲萧逸使了个眼色,然后先起身走向二楼萧逸的书房。萧逸一见也起身跟了上去,而梁红玉随后也来到了萧逸的书房。

    三个人在萧逸书房的沙发坐好后,冯莉便说道:“我让小玉进行了检查,咱家100米之外有多处可疑的人在观察这里,不过目前还没有对咱家的电话进行监听。小弟,不管那些人是保护咱们还是为了什么,我们都感觉很不舒服。这事你一定得要个说法。还有我今天跟你说给你看病的人,是T市蓝天集团董事会主席蓝天。他已经到了海南想跟你见个面,另外他让蓝天咨询的副总薛惠玲带来十二个字:一帮独大、功高震主、何以为生。说他很想见你,并问你是否想跟他见这个面。蓝天还说他想到的你一定也想到了,只是你在局中未必能想通这事。如果你想见他,那你今夜就化妆潜出别墅,由小玉带你前去。”

    “呀,!今天我也给自己总结了十二个字,叫:一帮独大,功高盖世,意气横指。这也与蓝天的分析很相通呀。只是在这个时候,把人家拉进来跟我一起承受本不该承受的,我心不安啊。”

    “哥,你的心情我很理解,我想如果蓝天没有那种能力,他也不会敢来海南与哥相见的。另外,从他要秘密与哥见面这一点上看,他是有想法的。而且既然是秘密相见,即使事情不成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的。所以,我赞同我姐的想法。”梁红玉一边分析一边劝解着萧逸。

    “你们说的都对,可是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不能把朋友拉下水呀。你们让我好好想想行吗?”萧逸明白冯莉和梁红玉的心,可是他也不能去做不仁不义的事的。蓝天的心他领了,而且很感动在自己的心里万分地感谢蓝天。萧逸虽然没见过蓝天,蓝天也没见过萧逸,但是偏偏就是这个没有见过面的人,在如此微妙的时刻来到海南要见自己,这份情真的比泰山还要重许多呀。

    有朋如此,人生值了。萧逸心想。所以他才不想把蓝天拉下水,所以他才求冯莉和梁红玉让他冷静地想一想。

    “嗯,好吧,即使你不想见他,咱也给人家一个回话好吗?”冯莉说道。

    “嗯,姐,做人的基本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不过,我若是真的不见他,就必须要演好戏,不能给他带来后顾之忧的。嗯,你们去吃饭吧,我一个冷静一下。对了把左卿给我喊来,一个小时之内谁也别来打搅我啊。”

    “好吧。”冯莉与梁红玉答应一声便一起离开了萧逸的书房。不一会儿左卿便来了,她一手拿着烟一手端着一杯茶来到萧逸跟前说道:“哥,我来了,是不是又遇到难事了?”

    “嗯,卿儿,我要想事了,你来帮帮哥好吗?”

    “嗯,我知道,刚才莉姐和小玉姐跟我说了,”左卿一边脱去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道,她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后,便又解开萧逸腰间的皮带,帮他把裤子和内裤全都脱掉了,然后一只手便握住他的男根拨弄起来。等到萧逸的男根昂然而起以后,左卿便叉开双腿坐到了萧逸的腿上,一手扶住那昂然的东西对准自己的哪里后便缓慢地坐了下去。

    “哦—”、“喔—”萧逸的书房里同时发出两声呻吟声。

    这是萧逸遇到难题思考的方式之一,而且这个叫左卿也十分愿意帮着萧逸这样思考。

    “卿儿,你恨哥吗?”左卿坐在萧逸身上许久以后,萧逸突然问道。

    “恨哥哥?哥,你怎么会这么问呀?”左卿像是在惩罚萧逸的问话,故意扭动了一下**。然后又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恨这个字,因为我从哥这里得到了幸福和快乐,还有就是实现了我梦寐以求的事业。我怎么会又怎么能恨哥呢?”

    “可是,哥花心,一下子找了这么多老婆。哥也很无赖、很坏,设计让一些人破产流落街头。哥还很残忍,杀死了很多的人。就像上次我跟你们说的哪个梦一样的,在现实都发生了。”

    “这么多老婆,哪一个都是心甘情愿地跟着你爱着你,而且哥从来也没骗过谁。即使非要找出个错,那也是哥曾经对莉姐隐瞒过一些事情。至于说哥设计让那些人破产,是因为他们先做了小人并使用手段抢夺了本不该属于他们的东西和钱财,对那样的人我还说哥轻饶了他们呢。再说哥杀的人吧,难道他们不该杀吗?难道我们对那些侵占我们的海、我们的岛、我们的家的强盗还得远接高迎吗?杀了他们,那是他们罪有应得。该杀!”

    “哈哈,看你说的。按你这么说哥岂不成了圣人啦?”

    “哥不是圣人,也永远做不成圣人的。哥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不过却不是一个平平庸庸的凡人。哥是有血有肉有骨气有担当,义薄云天的男人。”

    “瞧你这张嘴,现在变得更能说了。可是呀,卿儿,我虽然不后悔自己的做的。但是这些事的背后,却也不那么简单呀。我甚至有可能会被当成替罪羊给抛出去顶罪而丢了性命的,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人不怕惹一身骚要来帮我,你说哥该怎么办呢?”

    “虽然有句话说是:己之不予勿施于人。可是还有句话说是:患难见真情。如果人家来帮哥是处于真心、真情,而哥却要拒绝这份真情,拒绝人家的真心,那么哥就显得虚伪了。”

    “哦,这话怎么说?”

    “哥,你想呀,哪个中华男儿不想站在第一线保家卫国抗击侵略之敌?只是有些人无论是机会还是能力,想做可是又没法做,所以只能靠声援来表明自己的心情了。可是对于有能力,能做也敢做的人来说,让人家加入才是对人的尊敬呀。哥呀,英雄不能只要你一个人当,保家卫国也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常言不是说:一个人即使是浑身是铁,可又能打几颗钉吗?哥能力强,你能护得住整个南沙群岛吗?即使你护得住南沙,那么西沙群岛呢?”

    “卿儿,这些都是谁教给你的?”

    “哥,你是怀疑我的智力吗?平时我不说,只是不想给哥扰乱哥的心态,再者那时也没有人过来帮哥。今天不同了,一是哥在问我,二是有人要来帮助哥,所以我才敢跟哥说这么多的。”

    “好卿儿,你说服哥了。来,让哥好好地爱爱你—”萧逸说着就往上一挺自己的腰臀。

    “喔—,哥呀,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呀?喔——”

    ……

    海南的天气一般变化不大,可是今天的夜晚却突然刮起了风下起了雨。就在这风雨之中,内山别墅的院门开了,随即一辆车便驶了出来并且急速而去,这时就见别墅外几个人影浮动,紧接着一辆车追踪着刚刚离去的车而去。与此同时,别墅院落的后面突然闪出两条人影,人影闪出别墅的院墙后地上了一辆停在那里的车。人上了车,车门还没关好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前疾驶而去了。

    雨幕之中,载着萧逸和梁红玉的车绕了一个圈,停在了府城逍遥城的门前,萧逸与梁红玉下了车快速地跑进逍遥城里,而那辆车再次快速地开走了。

    通过内部通道,萧逸与梁红玉走向一个很隐蔽的房间门前。梁红玉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四下以后,隔了大约也就是5秒钟的时间,房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身高比梁红玉略高,身材与梁红玉相仿,年龄也差不多的一位美丽的女子。

    那女子看到萧逸和梁红玉便轻声地问道:“萧先生、梁小姐是吧?”

    “是的,我叫梁红玉,这位是萧逸。请问你——”梁红玉答话说道。

    “哦,快请进吧,有话咱们里面说好吗。”那女子让进萧逸与梁红玉便把门重新关上并在门上放置了一个黑色的小东西。

    这个房子是个套间,那女子一边带着萧逸他们往里间走一边自我介绍说:“我叫蓝月亮,是随我哥蓝天一起来的。”

    “啊?你就是蓝月亮?Z省武警女子特警队的那个蓝月亮?”梁红玉一连三个问号地问道。

    “是,就是我。我也知道你是海南武警总队的霸王花高小玉,现在是梁副司令的义女、萧逸的夫人梁红玉。”

    “啊?月亮姐都知道啦。”

    “是,我好生羡慕你呀,小妹。”

    说着话来三人来到里间屋的门口,蓝月亮站住脚对梁红玉说:“还是让萧先生一个人进他们两个男人需要单独的谈话,咱们姐妹俩就在这外屋聊聊天吧。萧先生请进,我哥蓝天在里面等候着你呢。”

    “谢谢你,美丽的嫂子。”萧逸冲蓝月亮点头致意地说道,说完便敲了两下门。

    门开了,里面闪出一个与萧逸一样身材修长,浑身散发着英气的男人,只是那个人比萧逸的身材略高一点而已。

    那个男人冲萧逸伸出了右手说道:“蓝天。”

    萧逸也急忙伸出右手与他的右手相握说道:“萧逸。”

    “萧兄,里面请。”

    “蓝兄请,感谢蓝天兄远来,兄长之高义,小弟愧领了。”

    “哈哈哈哈,”听了萧逸的话,蓝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说道:“你我兄弟,虽未谋面,可是却心仪已久了。哈哈,萧逸兄能来,足见你我的兄弟情分呀。来,快请坐。”

    “蓝天兄,有道是大恩不言谢。可是萧某还是不能免俗,在此当面谢过蓝天兄了。”萧逸说着眼角里淌出两行热泪。

    “哎,萧兄呀,我听说面对群凶和恶贼,你游刃有余将其**于掌骨之上。面对m国的护卫舰,你的小船犹如鸡蛋碰石头一般的危险,你也毫无慌张。今天怎么做出这女儿态来了。萧兄呀,我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今后你我兄弟携手,那这世上还有什么能难倒咱们呀!”蓝天抚慰并激励着萧逸说道。

    “大哥,只是因为兄弟我的事把你给拉下水,我这心里愧疚呀。”萧逸实话实说道。

    “哈哈哈,萧兄是条汉子,难倒我蓝天就是女人?萧兄再如此说,便是看不起我蓝天了。”

    “敢问蓝天兄贵康呀?”

    “噢,我只记得我属龙,大约是四月初九的生日。”

    “哦,好呀,小弟也属龙,生日是八月初八。如此蓝天兄便是萧逸的大哥,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哈哈哈,好兄弟,如此大哥才高兴呀。来,咱们一起祭拜天地,结为异性兄弟。从今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齐心协力、共遇敌寇。”

    “好,大哥,请——”

    两人说着话便一起朝北跪倒,只听蓝天说道:“窗外虽大雨滂沱,但明月却在心中。今日蓝天与萧逸叩拜天地,结为异性兄弟。从今以后相互扶持、相互激励,有难共当、有福同享,齐心协力、共遇敌寇。”

    蓝天说罢,萧逸紧接着说道:“大哥高义、远赴海南,如南海观音、救助众生,我萧逸今日与大哥蓝天结为异性兄弟,当与大哥患难与共、祸福同担,蓝天者永远为萧逸之长兄,为萧氏后代子弟之长辈,并共同听训与大哥,永世不得反悔。如违此誓,天地共灭之。”

    “兄弟言重了,来,兄弟请起,咱们还有许多要事相谈呢。”蓝天伸手要去搀扶萧逸,而萧逸却早把双手伸过来扶住蓝天并说道:“大哥请起。”

    “哈哈哈哈,兄弟,咱一起起身。”

    “好,大哥,起。哈哈哈哈”

    屋外的两女不知道屋里面的两个男人在说些什么,不过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开怀和爽朗笑声,让二女听了不禁对视一眼,随后都露出莞尔的笑容。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