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54节:雨夜密谋

第154节:雨夜密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天等萧逸坐下后便说:“兄弟,我来海南之前见过敏姐了,喏这是敏姐给你的信。”说着蓝天便将一封信递给了萧逸。

    “噢,大哥真是用心呀,敏姐怎么说?”萧逸没有看杜敏给他的信而是直接问蓝天道,同时他心里也对蓝天做事的风格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嗯,来之前,我也去见了我的干爸黄镇岳。”蓝天没有回答萧逸的提问,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哦?”

    “通过敏姐和我干爸,我了解到不少内情,”蓝天看了一眼萧逸说道:“第一呢,敏姐说了,她虽不方便出面,但是只要是你我兄弟俩做出的决定,她都全力支持并表示不惜一切代价。”

    “噢,谢谢敏姐了,是我牵累她了。”萧逸真心地感激那个给了他一切的女人。

    “什么话,”蓝天看了一眼萧逸说道:“我干爸让我拜会一下你的干爸梁副司令,并让我给他带句话。兄弟,我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直达最上面。但是具体的内容,因为组织原则我不便跟兄弟你说,请你原谅啊。”

    “大哥能跟我说这些就已经是违反组织规定了吧?这话过去了,就当大哥没说,我既没听说也更不知道。”萧逸说道。

    蓝天看着萧逸好半天,才继续说道:“兄弟智睿呀,对,我什么都没说。好了,下面我给兄弟几个建议还有我的一些想法。”

    “嗯,大哥请讲。”

    “第一,一帮独大的局面必须尽快化解,你不管用什么招或什么方式,在保证你能暗中控制的局面,让人在你的‘海一帮’内挑起内讧,然后将‘海一帮’一分为三或四,各据一方分庭抗礼。你要做的就是抓住其中实力较大的一帮,然后就是紧紧抓住分开以后各帮派的老大和他的核心组织,做到能合能散,明白吗?”这是蓝天给萧逸的第一条妙计。

    “大哥,这个计策太棒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萧逸听了蓝天的话兴奋地说道。

    “你呀,只是当局者迷,假如你能跳出圈外去想,也许会有比这更好的招,或者在当初就定下这种格局了。”蓝天并不是捧着萧逸说,而是指出了萧逸在做事之前考虑的不周全。其实蓝天并不知道,这个一帮独大的“海一帮”是怎么来的。

    “呵呵呵,大哥,您接着说。听了大哥的话,我这心里亮堂多了。”萧逸揉了揉鼻子说道。

    “第二我听说你要组建海南商业发展银行,有这事吗?”蓝天问道。

    “有这个想法,可是目前我都快焦头烂额了,也顾不上了。”萧逸老老实实回答说。

    “哈哈哈,你呀,看你现在的样子真像个没长大的小兄弟呀。”

    “这不是在大哥跟前了吗,在别人面前心里再怎么着也得挺着的。大哥,我真的很累呀。”

    “哈哈哈,好了兄弟,大哥来也只是帮你捋顺思路,事还得你自己去做。我和敏姐等人只是你外面的强援,让一些趁机想搞点什么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我知道的,你不说我也得说,有些事还真的不能让你们出面。如果全都出面了,那好多事就更不好办了,连个回旋余地都没了。”萧逸道。

    “哈哈哈,就说你是个聪明人吧,你也不用非得让我都知道呀。哈哈哈”

    “哈哈哈哈,我呀也就是在大哥面前卖点小聪明。哎呀,好久没这么开心地说过话了。”萧逸非常感慨地说。

    “兄弟,没有任何一个上位者是轻松的,所以你也就别埋怨了。”

    “哈哈哈,好,我不埋怨了。大哥,我跟您说,我都想过放弃这一切,做个整容后找个地方清闲去呢。好、好,我不抱怨了,大哥您接着说。”萧逸说着看到蓝天眼神严厉地看着自己,就急忙改口说道。

    “海南商业发展银行必须尽快地建起来,人脉方面我可以帮你一下。另外蓝天集团、杜氏集团都决定参股到你的银行里来,如果你能拉上海南政府或海南国资委和其他一家银行也参股进来,那么谁还能动的了你?”蓝天继续给萧逸说着他的计策:“海南商业发展银行一旦成立,蓝天集团在T市就马上呼应让银行尽快地进入T市。”

    “大哥,你太伟大了,我爱你。”听完蓝天的第二计,萧逸几乎是蹦起来说道。

    “别,你家里有一群老婆等你呢,再说我也没那个嗜好。哈哈哈哈”

    “哈哈哈,大哥别说没有那嗜好,就是有恐怕也没拿时间吧。外面的那个嫂子我就不说了,与我们联系的那个薛惠玲恐怕也是我的嫂子之一吧?”

    “你小子,真就像敏姐说的,不能让你高兴,一高兴就没正文了。”

    “我这不是给自己活跃一下气氛吗,嘻嘻嘻。”

    “下面还有正事呢,听不听?”蓝天也没过多地责怪萧逸,任谁被巨大的压力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喘口气谁不得活跃一下呀。

    “听、听、听,大哥我好好听着呐。”萧逸听了蓝天的话急忙坐好说道。

    “萧氏集团目前正要进入海南地产的一级市场,参与土地整理和进行控制性规划事宜对吧?我从薛惠玲给我的报告中知道,你目前的资金周转比较困难。所以我想投入大笔资金参与进来,以萧氏集团与杜氏集团、蓝天集团三方合作的模式共同去做这件事,你看如何呀?”蓝天说出了他的第三条计策。

    “太好了,大哥和敏姐这么做,无疑是想外界宣布你们是我的坚强后盾。这对我萧逸来说,可谓是、可谓是…,嗨,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描绘了。只是这么做会不会给大哥和敏姐带来麻烦呀?”萧逸先高兴后担忧地说道。

    “商业合作,何来麻烦之说呀?”蓝天说道:“既然你同意了,明天、哦,不,已经是今天了,咱们分别通知有关人员草拟合作协议,协议拟好给敏姐发一份过去。然后在一周之内搞一个隆重的签约仪式,兄弟你说可以吗?”

    “大哥—”萧逸没说话,只是喊了一声“大哥”便紧紧握住了蓝天的手,眼里的眼泪在打转,只是萧逸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

    “哎呀,好恶心人呀。”蓝天故意抖开萧逸的手开玩笑地说。

    “嫂子大哥他欺负我——”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两个男人的笑,再次冲出了这个房间。

    雨过天晴了,海南早上的太阳便有放射出火辣辣的光来。

    梁红玉让“玉宇琼楼”的厨师们准备一桌丰盛的早餐,等蓝天、蓝月亮洗漱完毕后,便带着他们穿过大街走进酒店。萧逸是随后赶到的,之前他给干爸梁副司令打过去电话,说是T市蓝天集团董事会主席蓝天奉黄镇岳之命求见。梁副司令一听就对萧逸说:你赶快带客人过来,我在司令部等着。

    吃完早餐,萧逸、梁红玉、蓝天、蓝月亮四人便不在隐秘行踪,而是大摇大摆冠冕堂皇地登上了梁红玉的军用吉普向海军大院驶去。

    之前,蓝天以及要求萧逸隐秘行踪是有两个考虑。一则是蓝天虽然满怀热情地来了,但是不知道萧逸的态度。如果萧逸确实不想与蓝天合作,或者不想把蓝天拉下水,那么蓝天就没必要暴露自己了;其二就是因为萧逸身份的关系,他的一行一动都是很敏感的。所以不想节外生枝,以便使各种事都在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

    现在没问题了,萧逸与蓝天结为异性兄弟了,而且双方和三方合作的事也都确定了。所以此时蓝天不但要亮出身份,而且还要与萧逸到处公开亮相。而且昨天夜里,两个人还制定了一个T市蓝天集团董事会主席考察海南投资环境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需要萧逸的另一个准大嫂英华的配合。电视台这个传播非常广泛的媒体,能够在第一时间内把一些“新闻”送到许多人的眼前,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一小部分人。

    军用吉普这次没有停在海军大院门口,因为车上坐着蓝天呢。梁红玉在大院门口停车、登记、换证后,再次上车把车直接开到了司令部大楼门口处。

    车一停稳,萧逸便跳下车给蓝天和蓝月亮打开车的后门,并说道:“大哥、大嫂,请—”

    “姿势不对呀,首长下车不是得有人护着头顶吗?”蓝天看到萧逸的假殷勤便逗趣地说道。

    萧逸回道:“我这不是才刚练吗,请首长多担待一下啊。”

    “呵呵,这俩人在一块怎么都变成大男孩了?”蓝月亮在一旁看了以后说道。

    “就是,月亮姐,大哥平时在集团、在家里是不是也这个样呀?”梁红玉看到萧逸现在真的是很开心,就跟着说道。

    “呵呵呵,他呀在家就是个无赖,比5岁的孩子还淘气呢。而且每当家里做了他爱吃的饭菜,等到吃饭的时候他就讲笑话给我们,弄得我们笑的肚子疼的都没法吃饭了,结果一桌子的饭菜全都让他一个人给吃光了。你说这么大的人啦还总那么孩子气的,……”蓝月亮刚说到这儿,就听蓝天在前面说道:“公开场合,不宜讨论家庭私事。况且身为蓝天集团的高级员工,怎能妄议领导呢?嗯—”

    “哈哈哈哈,”蓝天的话惹得萧逸笑得差点没摔趴下。

    “呵呵呵,大哥可真逗。”梁红玉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这是海军司令部,这么放肆地笑影响会很不好的。所以萧逸和梁红玉笑了两声便急忙忍住了。

    梁副司令今天破例地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迎接着蓝天,萧逸看到了感到很惊讶。军区的一把手来了,也没见他如此出迎的。于是萧逸加快了脚步来到梁副司令身前,站定以后恭敬地喊了声“爸,蓝天来了。”随后扭头对蓝天说:“大哥,这是我爸,军区的梁副司令。爸,这位是蓝天,是——”

    “哈哈,蓝天,听黄老说过的,来,进屋坐下说话。嗯,蓝天老弟,黄老近来身体还好吧?”梁副司令不等萧逸介绍完,便对蓝天招呼道。

    “梁副司令好,我干爸身体还好,就是馋酒喝。没事总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目的就是——”

    “喝酒,是吧。哈哈哈,老首长还是那个毛病,没酒就不痛快呀。”蓝天没说完,梁副司令就又抢过话来说。

    干爸今天是怎么地了,不但抢话说,而且感觉对蓝天也十分的尊敬,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呀。

    “来、来、来快坐下,臭小子看什么呀,去拿烟倒茶去。哈哈哈,蓝天老弟这一来,我的心病算是没了。萧逸这臭小子,就是命好呀。得你这贵人相助,虽不敢说后事无忧了,可算是没什么了。”梁副司令出了口长气说道。

    “梁副司令,我跟萧逸是兄弟,您是我的长辈,您这蓝天老弟的称呼,晚辈可是不敢当呀。”蓝天接过萧逸递来的烟转递给梁副司令并给他点上以后说道。

    “什么?他、你,你们怎么成兄弟了?”梁副司令问道。

    “爸,是昨天夜里,大哥跟萧逸见过面以后结拜的。”梁红玉在一旁解释道。

    “胡闹吗,黄老是我的老首长,我与黄老如同父亲一般的。蓝天是老首长的儿子,就是我的兄弟吗。你们这么一磕头,这辈分岂不是乱了吗?”梁副司令着急地说道。

    啊?敢情还有这么一说呀,萧逸一听便愣住了。

    “伯父,您跟我爸的事是您们之间的事,我们兄弟她们姐妹之间的事,是两回事,您呀就别往一块参合了。”蓝天改了称呼后对梁副司令说道。

    “这怎么行呀?回头老首长见了我还不得打我**呀。”小孩犯错打**是正常的,说出来也不好笑。没想到这位威震海南叱咤风云的老将军竟然也说出打**的话来,就显得好笑了。只是萧逸、蓝天等人忍着不敢笑而已。

    “哈哈哈,行了,等见到老首长再蓝天老—、嗯,蓝天呀,黄老有什么话交代吗?”老将军不是一个拘泥的人,他见蓝天如此说也不好在说什么了,就换了个话题问道。

    “有,他让我跟您和司令、政委”

    “等等,勤务兵请司令和政委来。哈哈,你不提我还就给忘了。咱们政委啊,刚当兵时就是给黄老当勤务兵的。嗯,蓝天呀,等他们来了你在一起”

    借这个档口,梁红玉把蓝月亮介绍给了梁副司令,她说:“爸,这位是蓝月亮,我月亮姐姐,是大哥的夫人。”

    “伯父好,”蓝月亮一听梁红玉介绍她就站起来向梁副司令问好。

    梁副司令看了蓝月亮一眼后说:“好呀,蓝天福气可是不小呀。我虽不懂武功,可是也能看到出月亮一身内外兼修的功夫啊,而且最难得的是内功外放外功内敛,做到这一点可是不易呀。小玉呀,以后有时间可要多跟你这位姐姐请教呀。”

    “伯父夸奖了,月亮哪有您说的那么强呀,”蓝月亮谦虚地说道:“不过以后到可以跟小妹在一起好好地切磋一下,到时候小妹可得手下留情呀,谁不知道你这霸王花的威名和厉害呀。”

    蓝月亮刚说完话,就听门外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老伙计,又来什么贵客了,急急忙忙地把我们都给喊来了?”

    “哈哈哈哈,你进来看不就知道了吗?”梁副司令卖关子地说道。

    “司令好、政委好。”听到外面的说话声,萧逸和梁红玉急忙迎到门口。见到两个身材魁伟的人进来以后,便问好道。

    “哦,萧逸和丫头来了。咦,这两位是”刚才那个洪亮声音的人先跟萧逸和梁红玉打个招呼,随后看到了蓝天和蓝月亮便向梁副司令问道。

    “猜,猜不出来,中午罚你请客。”梁副司令像个小孩子似得说道。

    “哈哈哈,我认罚,快告诉我吧。”

    “哈哈哈,蓝天呀,这位便是我们的政委,”梁副司令指着说话声音洪亮的那个人说道,随后又指着另一位说道:“这位便是我的顶头上司,军区司令。老伙计,这位是蓝天,是老首长黄老的义子。”

    “啊?是吗,蓝天老弟,老首长身体还好吧,他还经常偷着喝酒吗?”政委握着蓝天的手说道:“我呀,当年给老首长当勤务兵的时候,可是没少给他偷酒喝。哈哈哈哈”

    “蓝天老弟好呀,黄老好吗。老弟这次来,是黄老让过来的?”军区司令说话虽然不想政委那样高门大嗓,可是却也浑厚有力。

    “政委、司令,两位首长好,我爸的身体挺好的,就是没改偷酒喝的毛病。我这次来一半是我爸让来的,一半是因为我这个兄弟。”蓝天不紧不慢不慌不张地说道。

    “哦,哈哈哈,萧逸呀你小子可真是好命呀,有黄老这位大贵人相帮,我们三个老伙计算是有个交代了。嗯,蓝天老弟,黄老没让带话来?”政委先是一惊随后便开怀大笑地说道。

    “有,我爸说了,萧逸此举乃保家卫国之壮举,谁当初让他这么干的,谁就得把人给我保到底。”蓝天说着话时脸色十分的严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