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65节:暗护萧逸

第165节:暗护萧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尴尬在一顿早饭中完全消除了,早饭后蓝月亮开车,蓝天、陈璐、任妍卉坐在车上一起赶往金碧辉煌的蓝天集团办公楼去了。

    签署了十几份文件之后,蓝天在OA系统里了一份授权书。在授权书里,蓝天明示道:自今日起,蓝天集团一切决策均有集团总裁陈璐、集团副总裁任妍卉处理,蓝天本人将不再对蓝天集团的任何决策发表个人的建议。

    发完授权书,蓝天下到28层来到总裁办公室。走进陈璐的办公室关好门后,蓝天迫不及待地把陈璐拥进怀里,好一阵的亲吻抚摸。蓝天的亲吻和抚摸,激起了陈璐满怀的,俩人差一点就在集团总裁办公室里那个了。好在陈璐虽然难抑,可她并没忘这里是自己的办公室。陈璐恋恋不舍地轻轻推开蓝天说道:“别这样,这是办公室耶。”

    “真的舍不得呀,可是时间却总是这么匆忙。璐璐,我已经跟狮子说过了,让他过几天再给晴儿进行两到三次的恢复治疗。另外,等晴儿完全康复了,还得麻烦你给她找个好大学去进修。”蓝天的手没有离开陈璐身体,继续抚摸着她说道。

    “我知道了,这些事我都会做到最好的。只是你、你一定要把萧逸照顾好,还要争取让他尽快地恢复记忆。还有大哥家的事你也别忘了,我会每天把他们的各种情况发邮件给你的,你也要及时地回复啊。”陈璐说着就又依偎到蓝天的怀里。

    “璐璐,我真后悔听你的话。不然我就会更早一些拥有你,好好、好好地爱你。璐璐,我求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以后所有的辈子,你永远都做我的老婆好吗。”

    “这么长时间做你老婆,你不烦呀?”

    “不烦,我永远都不会烦的。”

    “天,我的蓝天,求你今天再好好爱我一次再走行吗?我舍不得你。”

    “嗯。”蓝天应道。

    海南海口内山别墅,酒足饭饱之后失忆中的萧逸冲着套房的门外喊道:“哎,我吃完饭了,有人收吗?”

    喊声或后许久,门外都没人答话。

    哎,今天是怎么了?平时一个个的女人唯恐我走丢了的似的,盯着我、看着我、跟着我,今天怎么却一个人都没有了呢?难道跟自己长得很像的那个人公司或者店铺里面真的出了很大的事啦?失忆中的萧逸心里想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岂不是自己出走的最好时机?

    在等了半天都没有人搭理自己以后,失忆中的萧逸环顾了一下琼海大酒店总统套房一眼,然后便简单地收了一下,把一些衣物和其他一些物品装进一个包里,又随手从冰箱里拿了几瓶饮料,然后失忆中的萧逸便乘套房专用的电梯下到了一层。失忆中的萧逸随意地拎着装满衣物的背包,看也不看大堂里值班的美女,迈开大步走出了琼海大酒店。

    在酒店外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失忆中的萧逸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去文昌。”

    出租车司机一听便说道:“哟,老板呀,这个时候去文昌恐怕”

    “不就是钱吗要多少。”

    “不是呀老板,关键是这一路上不太平呀。”

    “不太平?”

    “是呀,老板,前一阵子原来的‘海一帮’突然起了内讧了。可就这一下子,原来各据一方的那些人又都分开了。这些日子整天打打杀杀的,弄得哪儿都不太平。”出租车司机说道。

    失忆中的萧逸听了眼珠一转,随后说道:“老哥,你放心地开你的车吧,我保你从今以后没人敢跟你过意不去的。”

    “老板这话是怎么说呀?”

    “老哥,你不认识我吧?跟你说我就是‘海一帮’的老大,只要以后有人敢找你麻烦,你说这是‘海一帮’老大萧逸的车,我看他们谁还敢拦你。”

    “老大?您是‘海一帮’的老大?以前我听一个兄弟说您坐过他的三轮我还不信呢。今天听您这么一说,我信了。老大甭管您去哪,我都稳稳地把您送到地。不过老大您可不能像我那个兄弟说的啊。”

    “你那个兄弟说什么呀?”

    “他说您坐了他的车还非得给他钱,弄得一帮兄弟们骂他。”

    “干吗要骂他呀,哪钱是我非要给的。”失忆中的萧逸为了弄清那人为什么挨骂便编了个瞎话问道。

    “干吗骂他,谁不知道您给我们做了多少事,给我们出了多少气。而且我听人说,每次出海的费用还都是您自己掏腰包。您说我们能要您的钱吗?所以呀那小子拿了您的钱以后,就再没人坐他的车了。”出租车司机说道。

    失忆中的萧逸虽然不记得这些事情,可是一听这位司机话就立刻想到那个人的本意绝非如此,于是就说道:“老哥,坐车给钱天经地义。如果我坐车不给钱,那我岂不是跟以前的黑帮就没有区别了吗。大家靠糊口都不容易,所以呀老哥等回去以后一定得要把话跟大家说清楚才是呀。”

    “老大呀老大,黑帮我见的可是不少。但是我绝对没见过向您这样的老大。老大,别的我不说了,您的钱我也要了。不过咱商量一下,到了文昌以后您就给我一张10元的票子行吗?”

    “干吗要一张十元的票子?从这儿到文昌,我怎么也得给你两张百元大钞呀。”

    “老大,看来您不是真心要坐我的车。您若是真心坐,您就给我一张十元的票子,这样我回去跟弟兄们说了才有面子呢。”

    “嗯,好吧。到了文昌,我就把身上带的最小的票子给你总行了吧?”

    “哈,老大这么所咱心里才痛快呢。老大,您坐稳了啊”出租车司机说着便把车速提到了120公里小时。

    ……

    在文昌溜达了两天,失忆中的萧逸断定确实没人跟踪自己以后,便挤上开往三亚的大巴。到了三亚,失忆中的萧逸没有耽搁地直奔码头。到了码头买了张最近开船的船票,便登上开往湛江的轮船。

    经过近一天航行,失忆中的萧逸终于离开了海南这个美丽的海岛踏上了大陆的土地。

    下了轮渡,失忆中的萧逸出了码头搭乘一辆出租车便赶往了长途大巴车的车站。

    “去往广西的车就要发车了,有去往广西的乘客请尽快上车。”

    “去往广州的车就要发车了,有去往广州的乘客请尽快上车。”

    “……”

    “开往贵州的车就要发车了,有去往贵州的乘客请尽快上车。”

    去广西、去广州?还是去贵州?失忆中的萧逸迷茫地想着:干脆先去广西,到了广西再做决定好了。

    决定好以后,失忆中的萧逸便来到开往广西的大巴车前。

    “老板,您是去广西吗?您还真有眼力,就知道我们这车好是吧。来,您请里面走。这几个卧铺您随便选一个,选好了您该干吗就干吗,咱一会儿就开车了。”大巴车卖票的小伙子把萧逸拉上车以后说道。

    “兄弟,你这车我肯定坐了。不过你得告诉我准确的开车时间,要是时间长我就下去吃点东西,然后再买点什么。”失忆中的萧逸对卖票的小伙子说道,说着便递给他一张50元的票子。

    “哥子,这车大约得三个小时以后开呢,您没见这车上连您算上才十几个人吗?”

    “那我就先逛逛去,顺便吃点东西,两个小时以后回来。对了老哥,别等我回来你这车就开走了呀。”

    “您放心,我保证等您行了吧?”

    去往广西的大巴车快要开的时候,一个帅气的男人跟着一个精干的汉子和一个五短身材但却是神采奕奕的汉子上了这辆大巴。随后吃过晚饭的失忆的萧逸也上车。

    卖票的看到萧逸上了大巴车便说道:“哥子,你回来啦,你坐好,咱这车马上就要开车。”

    “哦,看来我回来的刚刚巧呀。”失忆中的萧逸的上了车来到自己已经选定卧铺位把身上背着的包往卧铺里面一放,随后自己也躺倒在大巴车卧铺上。

    天快黑的时候,开往广西的大巴车终于启动了。躺在卧铺上的失忆中的萧逸因为喝了点酒便随着摇晃的大巴车睡着了,而躺在他卧铺旁边的三个人却一边查看四处一边又注视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失忆中的萧逸被一阵繁杂的吵闹声给弄醒了。坐起身一看,原来是大巴车已经进入到一个镇甸要打尖休息了。

    上车前就已经吃饱喝足了,所以失忆中的萧逸并没有急着随乘客们去往路边的小店去吃饭,而是等人差不多都下车了才起身下车去方便一下。

    长途大巴的规矩是,只要停车打尖那么车上所有的人就都必须下车,以防有人留在车上进行行窃。想上车,就一定要等司机、卖票的和绝大多数乘客回来一起上车。

    失忆的萧逸不吃饭,方便完了不能上车就随意找了地倚靠在一棵树上吸起烟来。

    “借个火可以吗?”一个身材不高但是看着却很精干的人来到失忆的萧逸身边,他手里拿着一根烟对失忆的萧逸说道。

    “哦,给。”失忆的萧逸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递过去说道。

    “谢谢,您也换一根?”那人接过打火机点着烟后说道。

    “不就是借个火吗,别客气。”

    “您也是坐这趟车?我怎么没见到您呀。”

    “可能是我上车躺下就睡了的原因吧。”

    “老哥去那儿呀?”

    “我买的是到终点站得票,别说了,赶紧再点一支吧。这么长时间没抽烟,可憋坏我了。”失忆的萧逸说着又掏出一支烟接上火吸了起来。

    “是,我也是憋坏了,可又偏偏没带火,幸亏遇上您了。再点一支,过瘾呀”精干的汉子也再点上一支烟陪着失忆的萧逸一起吸了起来。

    这时从路边小饭店里跑过来一个十六、七啷当岁小伙子,他的穿着一件笨白色汗衫和一条黑色的水裤,头上留着两边短中间长的发型,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典型的海南仔。他跑到失忆的萧逸和那个精干汉子的身前后,呼哧地说道:“老、老大、大哥,借个火行吗。”

    “哦、给,”失忆的萧逸把手里的打火机递了出去说道:“这年头是不是时兴吸烟不带火呀?”

    “嘻嘻,老、老大、大哥,我带了,就是忘车上了。谢谢您啦,给你火。”海南仔把打火机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后递还给了失忆的萧逸。

    “快抽吧,一会儿就开车了,”失忆的萧逸接过打火机放进衣兜里说道:“你们在这儿抽吧,我有什么可买的东西没有。”

    精干的汉子和那个海南仔对视了一眼后都没说话,而是把眼光锁定失忆的萧逸的背影。

    远处一个长发飘逸帅气十足的男人正盯着这边看着呢。

    “上车啦,上车啦,两分钟不上车这车可就开了啊”大巴车卖票的小伙子站在车门处喊道。随着喊声大巴车的乘客们陆陆续续地上了车,各自找到自己的位子或躺或坐归置好自己的东西。

    “车老板,还有坐吗?”大巴车已经启动,车门就要关上的时候车下跑来两个人冲着卖票的问道。

    “还有一个铺位,可是你们两个人?”卖票地说道。

    “没事,我们睡觉时挤挤睡就行了,天亮了我们轮换着坐小板凳就可以。”

    “可是那样我也得收你们两个人的钱。”

    “没问题,谁让我们有急事呢,就这样了。”

    “上车吧,往中间走,”卖票的指挥着刚上车的两个人来到大巴车中间的一个铺位,:“对就这个铺位,你们去哪?”

    “到头。”

    “两个人300。”

    “啊?这么贵呀,能不能优惠点?”

    “你们上车前就已经说好了,坐就这钱,不坐就下车。”

    “好、好,给你300,给票。”

    “下车时会给你票的,躺好了吧,车要加速了,”卖票的拿着钱走回到大巴车门处说道:“各位乘客请系好安全带,夜间行车注意安全,熄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