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66节:损人把戏

第166节:损人把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巴车又开始飞快地在夜路上驰骋起来,而车内除了一片呼噜声之外,便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巴车就这样一夜无话地行进着。

    天亮了,大巴车在一个较大的镇甸长途车站停下了。车一停,卖票的就高声喊道:“各位乘客醒来了,车到了×××站,在这里停车15分钟,请乘客们下车洗漱吃早餐。15分钟后,嗯、就是7:50准时开车啊,大家记好时间,谁误了上车一概不负责呀。”

    失忆中的萧逸行李很简单,就是一个随身携带的挎包,所以等人们走的差不多时,他才拎起挎包最后一个下了车。

    “老、老大、大哥,这顿早餐我请啦,算是谢您昨晚的借火之情了。”海南仔等在大巴车的车门边上,看到失忆的萧逸下车了就上前说道。

    “不用了,借个火算不得什么。”失忆的萧逸说道,说完便不再理那个海南仔自顾自地往一个公厕那边走去。

    失忆的萧逸走后,精干汉子走到海南仔的跟前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个帅气的男人后,低声地跟海南仔说了几句,海南仔听了便一闪身走了。

    ……

    “要开车了,赶紧上车、上车”大巴车卖票的又开始喊道。

    人上齐了,大巴缓慢地驶出了这个小站。

    “嗨,各位,大清早挺无聊的,我们来做个游戏怎么样?”中途上车的那两个人中的一个说道,那个人的脸长的就像是一张方块一样。他边说边掏出了三张扑克牌,把三张牌的正面朝向车里的人转了一圈后又说道:“大家看到了,三张牌一张红桃、一张方块还有一张是红桃A。你们看”方块说着把三张牌扣下,然后双手不停地挪动着三张牌,最后停下手说道:“不管谁,只要猜中三张牌中那张牌是红桃A,我就输给他100快钱。要是猜不到,那就请猜不对牌的那位给我50块。怎么样各位”

    “切,你这小把戏,谁哄你玩呀。”方块的同伴躺在一旁讥笑着说道。

    “滚,我又没跟你玩,再说了每次玩你还不是都输给我,”方块说道:“各位有兴趣就玩玩,没兴趣的话那我就睡觉了。”

    “我要是出100,那我赢了你给200吗?”坐在前排靠左侧车窗的一个乘客坐起身问道。

    方块一听就扭过头去说道:“没问题,全车的人都可以作证。你们无论谁想玩,都是赢二输一。就是说你们可以,赢了我呢我给你们的双倍,输了我呢我只拿你们下的注。不过为了公平,每个人可以随意,也可以分开押每一张牌,这样公平吧”

    “要的,格老子的,老子就是喜欢这个样子地痛快。”车右侧中间挨着方块他们的一个铺位上响起了一个四川口音。

    此时先前那个乘客已经来到方块的跟前,他找卖票的要过一个小凳子坐到了方块的对面说道:“洗牌,,好,100块我押最左边这张。”

    方块用左手压着那张牌,右手伸到左手下面,慢慢的两只手合在了一起夹着那张牌说道:“这位老哥押的是这张牌,对吧?好这位老哥的运气如何。开”纸牌在方块的右手上翻开,那个乘客一看傻眼了,方块右手上的牌是张红桃。

    “老哥,不好意思了,这100快钱?”方块装模作样地说道。

    “拿走,再来”

    “好嘞,洗牌啦,您看好”方块把三张亮开、扣下,然后又开始左右来回地倒蹬着。把三张牌分开摆好后,方块便说道:“老哥,可以了。”

    “嗯,左面?右面?中间?左、右、、左、右,我还押最左面这张,这次我押200。”

    “呵呵,老哥持之以恒呀。来,咱们先间这张,中间这张是方块。再右边这张,大家看好”方块拿起最右边那张牌,猛地掀起翻开,“红桃A,各位看到了吧,红桃A。对不起老哥我又赢了,这钱”方块说着话便快速地把三张牌收到了一起拿在手里。

    “拿去,拿去。邪门了,我盯的紧紧的就是最左面那张牌呀。来,再来一把。”

    “老哥,别来了,再来您回家没法跟老婆交代了。”方块正色地劝那个乘客道。

    “MD,我就不信邪,再来一次,输了我认了。”

    方块一听便说:“好,老哥您可就这一次了,输赢您都不能玩了。”说着方块便又开始洗牌了。

    三张牌倒腾来倒腾去的好一阵子,然后方块才把三张牌摆好。“老哥,可以了。”

    “500,还押最左边这张。”那个乘客掏出500块钱狠狠摔到我扑上说。

    “老哥,您不再想想?再押错了您可就输了800啦。”方块说道。

    “不改了,就是它啦。开牌”

    “好这位老哥的运气怎样呀开,哈哈哈,老哥,你赢了。您押两次左边都错了,怎么还押这张呀?看来老哥是个很专一的人呀,1000块您拿走,好了您不能再玩了,再玩我可就输惨喽。”方块很大方地掏出1000块连同那个乘客的500块一起递给他说道。

    “哈哈哈,不玩了,睡觉去了。哈哈哈,不费劲赢了700块,泡个好妞都够了。”那个乘客美滋滋地拿着钱走了。他刚离开小板凳,身后便有五、六个人围上了方块。

    方块的小把戏刚一开玩,失忆的萧逸便睁开眼睛看着他洗牌、摆牌和最后开牌,然后又闭上眼继续睡自己的觉了。看到失忆的萧逸顶着方块看了一阵又睡下以后,海南仔和精干汉子又对视了一眼,然后便一个人躺下继续睡觉,一个人来到方块的跟前。

    不大一会儿功夫,方块以收获数万元要收摊不玩了。的人自然不干,可是又没人再能拿出钱来继续押。双方开始争吵起来,方块的同伴听了猛地从卧铺上坐起来吼道:“MD,吵什么吵。赌钱吗,有赢就有输,愿赌服输才是道理。刚才我兄弟也输了钱,你们怎么不吵吵啊?噢,我兄弟赢钱了你们就眼红了不干了是吗?好,不干的跟我来,TNND。”

    那人极其凶恶地说完,原先跟方块闹在一起的几个乘客便都没了声音。可就在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大巴车的后面传来过来:“如果不使奸不使诈不用骗,赢了钱自然就像你说的一样,可是用使奸使诈和骗的方式赢了钱就不那么光彩了吧?”

    “谁TMD活腻歪了,敢在这儿乱放屁。”方块的伙伴大声喊道。

    “这车上怎么有狗叫呀,车老板我不坐了,退钱我要下车。”话虽然滑稽,可是那个声音却很阴冷。

    “MD,刚才是你放的屁吗?”方块的伙伴冲着出声的方向,眼睛紧紧盯着失忆的萧逸吼道。

    “哎呦,这狗怎么叫声越来越大了。哦,我知道了,总听人说叫唤的狗不咬人。所以这只狗叫就叫吧,不过车老板我还是要下车。这人怎么能跟狂叫的狗在一辆车上呢。停车、停车”失忆的萧逸说着便从卧铺上起身,拎着随身携带的包就往车门哪儿走。

    方块的伙伴见萧逸要下车,便站在过道处拦住他说:“小子,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打开车窗自己跳下去,二就是跟老子玩玩。”

    “这车不停跳下去不死也得弄个半残,我不跳。跟你玩可以,只是不知道玩什么?”

    “你TMD装疯卖傻是吧?跟老子玩,就是老子一刀剁了你。”方块的伙伴也够凶狠的地,话没说完就已经掏出一柄一尺二寸长的短砍刀劈向萧逸。

    “啊!”看到那刀挥起寒光的人都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但是惊叫之后听到的不是有人被砍伤的惨叫声,而是一样的“啊”的一声。

    原来,那刀砍出去以后,刀的寒光一瞬即逝。方块的伙伴持刀的那只手的手腕,不知怎么就被挨砍的人给捏住了,随后那个人的手一使劲,方块的伙伴所持刀的刀尖便回转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胸膛。随后那个阴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你还可以叫,记住叫一声这柄刀便往前进三寸。三寸?哦,三寸正好扎进你的左胸内一寸。好了,叫吧。”

    所有的人都傻了,所有的人都在想一个问题:那个人是怎么弄的,怎么一下子就把砍向自己的刀变成了把刀尖指向持刀的人了呢?

    方块的伙伴也傻了,作为当事人之一他也没弄明白这刀怎么就忽然变成刀尖指向自己了呢。那个人捏着自己的手腕的人还想让自己继续叫,MD,那个王八蛋才愿意叫呢。我就不叫,看你能怎么样?

    “不叫了?你不叫了那我该怎么办呢?对了,你刚才好像还说从车窗跳出去是吧?那位愿意帮个忙把你们手边的窗户打开,这位老兄想跳出去,帮个忙可以吗?”阴冷的声音有点见暖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