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67节:打车劫钱

第167节:打车劫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愿意,我愿意帮忙,您等着我这就开窗户。”找失忆的萧逸借过火的海南仔说道,说着便打开了他身边的一扇车窗。

    “哈,谢了,就当你找我借火的补偿了,闪开了。”失忆的萧逸说着一手提着方块的伙伴的衣领一手抄起他的双腿,话音未落一个人影便从海南仔的眼前飞过。

    “啊”车里的人一起发出一声惊叫“哎呦、我的妈哎”随着人影的窜出,车窗外响起一连串的喊叫声。

    此时方块不干了,他往失忆的萧逸跟前一跪说道:“爷、爷呀,我们只是耍个小把戏,求您别杀我。”

    “哈哈,我怎么会杀你呢,你那同伴只是摔了一跤不会有事的。而你,只要继续跟我玩一把,就一把行吗?”阴冷的声音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温热了。

    “不、不、不敢,我这点小把戏怎能瞒得过爷您的法眼呢。”方块汗流满面地说道。

    “玩,我说玩你就得玩,不玩多没意思呀。来,做好、洗牌。嗯,对,你的手别抖,潇洒点吗。对了,就这样,我特别喜欢看你洗牌。”暖暖的声音任谁听了心里都会很舒服的,可是唯有这方块越听越流汗越听心越颤。

    “我下10万押你这里没有红桃A。”刚刚变暖的声音忽然间又阴冷了下来,这声音让所有的人听了不但冷,而且还感觉不可思议:没有红桃A,大家刚才都明明看见了,有吗。

    方块一听萧逸的话脸上闪出一丝喜色,可是他的嘴里说道:“爷呀,我可不敢跟您这么玩。你出10万不过九牛一毛,可是我、我上哪去弄20万来给您呀。咱不玩了行不?”

    “不玩也可以,那你就把刚才赢的钱都统统地给我拿出来。否则,这事没完。”

    “爷,您这不是逼我我吗。好,既然您要玩,我就陪您一把。不过先跟您说好了,就这一把行吗?”

    “行,不过,这牌得由我来开。”失忆的萧逸说了一句很普通的话。

    可是这句话却如同在方块耳边响了一个炸雷一般,方块“急中生智”地说道:“没这规矩呀,我是,这牌得有我来开。”。

    “你是不错,可你不是一个规矩的。现在牌你已经都排好了,谁来开还不是一样吗?”

    “可是、可是……”

    “可是如果我一开牌你就露馅了是吧?”阴冷的声音此刻更加显得无比的阴冷。

    “是呀,如果你没鬼干吗怕人家开牌呢?”海南仔在一旁说道。

    “好,你开就你开,不过开了牌你可得认呀。”方块无可奈何说道。

    “自然,不过你也得认啊。”失忆的萧逸说道,说着他便伸出右手按住中间的一张牌,然后慢慢地按着牌的底部搓起,随后猛地一下摔下。

    “啪”,牌被摔下后众人看到那是一张红桃,随后失忆的萧逸又按住左边的一张牌,同样是慢慢地按着牌的底部搓起,随后猛地一下摔下,众人一看是一张方块。然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右面的最后一张牌上。

    这次失忆的萧逸没有像前两张牌一样,而是直接地把牌挑开,然后看也不看地说道:“是方块还是红桃呀?”

    “你使诈,揍他。”一个押输了几千块钱的乘客看到掀开的牌是方块以后便率先喊道。

    “揍他,MD没想到老子跟你没完。”

    “……”

    “你们都闭嘴、住手,该打该骂在这个时候也轮到你们。如果你们不贪心又怎么会被他骗去那么多钱呢?骗局揭穿了你们来精神了,早干嘛去吗了?”失忆的萧逸先是冲群情激奋的人一顿呵斥,随后便对方块说道:“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拿出二十万来,二是自断手脚筋脉然后从车上跳下去。不过这之前你需要做的事把你身上的钱都给我掏干净,好了你选吧。”

    阴冷的声音冷的不能再冷了,这让处于将近35度高温下的方块浑身上下冷汗直流。支支吾吾半天,方块也没做出选择。这就让失忆的萧逸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失忆的萧逸不得不亲手搜遍方块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最后将一堆钞票塞进自己身上的挎包里。然后双手齐动,只听到“咔咔咔咔”的四声响,随后整个大巴车里的人都听到了连续四声的惨叫,紧接着刚刚把方块伙伴丢出去的那个车窗又是一道身影飞出,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声传进了大巴车内。

    拎着挎包回到卧铺的位置躺下,失忆的萧逸再也不理睬车厢内的吵扰声径自睡了。

    “喂,这钱你不能拿走。”一个的乘客在众多人的怂恿下来到萧逸睡着的卧铺旁说道。

    “哦,我为什么不能拿?”失忆的萧逸脸冲着车厢里侧问道。

    “这些钱是我们的…、我们刚才输的。”

    “既然是你们输的,那么这钱就已经不属于你们了。你们还是想想是怎么输的钱吧,要是你们真的聪明,你们就知道该找谁算账了。走吧,我要睡觉了。”失忆的萧逸一动不动躺着说道。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那几个输了钱的乘客听完萧逸的话立刻挤向大巴车前排左侧的一个卧铺。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我可没骗你们啊,是、是你们自己愿意玩的。你、你们不能因为我赢了钱就怀疑我。”大巴车前排靠左侧的那个乘客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说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我们什么都还没说呢,你怎么就断定我们是来跟你算账的?”海南仔夹在人群里说道。

    “是呀,你不做亏心事,干吗怕我们呢你跟刚才那两个人是不是同伙?好好说饶了你,不好好交代也把你扔下车去。”人群里一个人接着海南仔的话说道。

    “不用跟他废话,直接把他的钱掏出来大家一分,然后再把他扔下车去了事。”海南仔又出主意道。

    “对,不跟他废话,来,把他扒光了。”

    ……

    随着三个靠小把戏骗钱的人被分别扔出了车外,闹唤的人们也都各自躺倒在自己的卧铺上安静下来了。

    大巴车沉闷地开了一个多小时后,前面的路边上有几个大汉对着大巴车招手,司机一见就减缓了车速慢慢地在那几个人身边停了下来。

    大把车门打开,几个大汉把住车门冲着车上喊道:“听说车上有个凶人把我的三个弟兄从车窗给扔到了车外,呵呵、够横。是哪位呀,出来让爷见识见识。”

    车上没人应声,也没人动一动。尤其是刚才那几个的人,都把自己的头往卧铺里面扎。

    “怎么,敢做不敢认呀?这不整个一个怂人吗。别以为不说话装怂了我就不知道,”说话的人指了指萧逸卧铺的方向对身边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俩过去把最里面的那个小白脸给我拉出来,还有刚才有几个人洗劫了我一个兄弟,你们乖乖地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把衣服都给脱光,我就饶你们一命,否则谁TM也别想活。”

    就在那人的话音刚落,他指使的两个兄弟从车门处往大巴车里刚迈脚的时候,离他们较近的海南仔两个大跨步来到车门处。人刚到车门处便抬起一脚,一个横踹将车门处的三个人一起踹下了车。随后海南仔对大巴车的司机说了声“把车停好不许开走,否则我要了你的命”,说完便往车下一蹦来到那几个拦车的人跟前。

    “你们是东边的还是西边的?报个号。有道是不知者不罪,车上的那人你们惹不起也不能惹。”下车后海南仔站在那帮人面前说道。

    “你谁呀?”人群里一个个头不高但是却挺胖的人问道。

    “海一帮,想必各位有所耳闻吧?”

    “海一帮自然听说过,可是?”

    “还有海一帮的十三鹰各位应该知道人乃洪拳之鹰的弟子。”

    “啊?可是?”

    “我们老大不慎摔了一跤便突然失忆了,为了尽快地恢复他记忆,所以让他独自出来走走。我和师傅以及海一帮近卫军的兄弟们奉命在暗中保护我们老大,我说的各位明白了吧?”海南仔说道。

    “啊!萧老大失忆啦?兄弟我们是东边线上的有事你说话。萧老大不仅是你们海一帮的老大,他还是咱们南海的英雄,所以也就是我们的老大了。兄弟,刚才三个小弟只是耍耍,别让老大放在心里呀。”那个矮胖子说道。

    “我说了,老大失忆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而且以他的个性也不会记仇的。好了,烦请各位兄弟跟下面的兄弟们打声招呼,老大所到之处避让一下,千万别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海南仔说。

    “老弟放心,在咱的地盘上我等兄弟知道该怎么做的。另外,还请老弟代问洪拳之鹰好。”

    “收到,各位再见。”海南仔说完话便重新登上大巴车。

    ……

    司机和卖票的被那群人叫下车以后交代了几句,这次大巴车开起来可谓是既快又稳当了。

    然而就在大巴车即将穿过广东与广西交接之处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意外之事,也就因为这件意外之事,让失忆的萧逸中止了旅途下车来到了广东与广西交界之处的一个小镇。

    萧逸的命运将再一次被迫改变,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呢?萧逸的记忆是否会因为这次命运的改变而恢复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