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74节:上门认亲

第174节:上门认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见方姿和方强他们都认真地点了点头,蓝天就又说道:“来,吃水果、喝饮料,大家别拘谨呀。嗯,方姿,我想问问你,你根据那些指标判定这家企业生产的空调、微波炉等产品是具有市场生命力和竞争力的?”

    “是这样,我们在了解到这家企业的产品系列以后,便到各大商场里去了解各类产品的销售情况以及对产品进行了详细的了解。通过询问我们了解也看到,这些产品外观精美、功能使用,而且价格也低于同类产品,经过我们随机抽样访问,在50个顾客中该企业产品知名度达到80%,已经购买和想购买该品牌产品的顾客有35人,比例为70%。”

    “我还想问,你们随机抽样访问的地点在那儿?向你们介绍产品的销售人员又都是谁?”蓝天继续问道。

    “嗯,抽样访问时,基本是在各商场电器产品转销区域,给我们作介绍的是这个品牌产品的销售人员。”方强回答道。

    听完方强的回答又看了看他丝毫没有问题领悟到什么以后,蓝天轻微地摇摇头继续问道:“好,我想问一下方姿,你是T市人是吧?如果你家想买一个微波炉,那么你会去到哪儿购买呢?还有当你到了微波炉专柜前,看到哪里陈列着比如:海尔、美的、格兰仕以及这个品牌的微波炉时,你的第一选择会是那个?你会按照销售人员的介绍和推荐去选择吗?”

    方姿见问就不假思索地说道:“我的第一选择是格兰仕,因为它是比较早生产微波炉的企业,经过几年的产品研发和包装以及品牌的建立,是信得过的产品。至于销售人员的介绍和推荐,也只是做个参考,但基本不会影响我的选择的。”

    “那么不管这个微波炉有多么漂亮,价格多么实惠你都不会选它了?”

    “是的,第一我不知道它,第二即使价格有差别但也相差不大,……”说到此,方姿顿了顿又说道:“哎呀,连我自己都不会购买的产品,我怎么能说它具有市场生命力和竞争力呢。嗨——”

    看到方姿一脸后悔的样子,任妍卉插话道:“呵呵呵,来,大家都吃水果呀。其实我在作具体事的时候,也总是把自己陷入一个圈子里面去的。那样一来,全局观没了,而且还会因为感情上的原因,不能够客观地对所做的事物进行评介。”

    “哈哈哈,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事得一点一点地做,急不得的。这样吧我临时交给你们一个事,明天你们都去医院去看看病去。”蓝天缓解着包间里的气氛说道。

    “看病?我们没病呀?”听到蓝天交的话,包括任妍卉在内,所有的人都不解地问道。

    “是呀,看病。我们为企业做咨询服务的,要把自己当成一名医生。通过看病,你可以学习医生给病人看病时的过程和他的行为举止。你们还可以观察一下,当一名医生带着他的亲戚、朋友看病时与他在正常情况下给其他病人看病时有什么不一样。明天一天你们都要泡在医院里,晚上回来后你们便在一起议论、总结。然后重新开始这项业务的全部工作。”

    “是,明白了。”方姿、方强等人齐声并且响亮地答道。

    “哎—,你们看,光顾说话了,这么多水果、饮料都没动呢。我有个提议,咱们让蓝天请咱们唱歌去好不好?方强你去问问酒店里有没有KTV,哎、你们动包呀。”今天一天都处于兴奋状态的任妍卉要继续着她的兴奋说道。

    “哇,好耶,快呀——”

    痛痛唱完歌,蓝天携着任妍卉回到他们住的酒店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本来想跟任妍卉一起洗个鸳鸯浴的蓝天,却因为任妍卉的害羞给推了出来。不过浴室里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和随后传出的哗啦啦的水声,另蓝天实在忍受不住了,于是他先脱了衣服所后找了一个曲别针走到浴室门口。把曲别针弄直**门锁里,蓝天一边转动着门把手一边用曲别针去往锁芯里捅。

    然而浴室的门随着他按动门把手悄然打开了,原来任妍卉根本就没在里面反锁住浴室的门。

    “哈哈,”蓝天惊喜地扑进到浴室里去了,……

    “明天咱就去看爸妈好吗?”**舒缓以后,蓝天拥着任妍卉说道。

    “明天就去,那就他们在这儿能行吗?”仍旧闭着眼沉浸在享受的任妍卉说道。

    “怎么不行,你还总想像老母鸡似地护着他们呀?”

    “你才老母鸡呢,人家不是担心他们做不好事吗。”任妍卉在蓝天的胸口轻轻咬了一口道。

    “哦,我说错了,我的宝贝是美丽的白天鹅。不过我的嘴犯了错,你该咬我的嘴才是,干吗惩罚我这健壮无辜的胸口呀?”

    “咬你嘴?美得你。啊,别弄我呀,呵呵,受不了啦。”任妍卉双手乱舞地阻挡着蓝天伸向她身子的双手。

    看到任妍卉舞动一会儿便娇喘连连的,蓝天停止了动作重新搂住任妍卉问道:“哈哈,明天咱是坐飞机去还是乘火车呀?还有你跟爸妈说了咱要去看他们了吗?”

    “嗯,要是有夜里的火车就坐火车去,要是没有那就乘飞机去。”

    “干吗要做夜里的火车呀?”

    “你、你不是想跟人家在火车上那个吗,夜里没人……打搅。”任妍卉说话的声音低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了。

    “啊,我的好宝贝,我爱死啦。”蓝天很劲地亲了一下任妍卉高兴万分道。

    “去,天,跟你说个正事,这两天我享受了做女人、做你妻子、你女朋友最大、最开心的快乐。我知道就连陈璐也没能这样享受的,所以你一定也要把这样的快乐给她们每一个人,别让任何一个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受委屈,好吗?”

    “嗯,我一定,我的好宝贝,你让我、我……”

    “行了,别假装激动了。有一笔账我还没跟你账呢。”

    “算账?算啥帐呀?”

    “我问你,你白天是真心陪我逛商场的吗?”

    “当然是,对天发誓。”

    “哼,你假借陪我逛商场,其实你是在做市调是不是?不然,你怎样对那些产品了解的那么清楚呀?”

    “天地良心,我冤枉呀。”

    “嗯——,你还嘴硬不承认是吧?好,我一会儿就给陈璐打电话,把这两天你怎么陪我、哄我,怎么做那个、怎么一块洗澡的事全都告诉她,看她怎么飞过来收拾你。”

    见过威胁人的,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威胁人的。不过这招对蓝天却十分管用,如果任妍卉真的把她说的全都告诉陈璐,那陈璐准得打火箭过来收拾他的。当然蓝天更相信任妍卉是绝对不会跟陈璐说这些的,不过既然受到了威胁,蓝天也只好举手投降道:“其实,其实我也只是顺便看了一下,就算是搂草打兔子吧。”

    “啊,你说谁是草谁是兔子呀,看我怎么罚你的。”任妍卉说这话便不顾自己赤身扑向蓝天,而蓝天就势张开双臂把她抱紧怀里,……

    蓝天和任妍卉是乘下午的航班飞抵上海的,因为当早上任妍卉给妈妈打电话说要带着男朋友去看他们时,任妍卉的妈妈便亟不可待地非要他们赶紧飞过去。看来蓝天想跟任妍卉在夜间飞驰的火车里那个,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哎呀,我家姑娘越来越漂亮啦,你去T市这么长时间可把我跟你爸想坏了。怎么样在那边还好吧?嗯,看到你了就知道你在边不错。”

    当任妍卉按响自家门铃后,一个文雅的女人走了出来,任妍卉还没来得及喊“妈”,她便被那女人拉住双手说个不停了。

    这时门里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哎,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不让姑娘进屋呀?小卉呀,你男朋友跟你一起来了吗?”

    “哎,对呀,你男朋友呢?怎么没看见他呀。”

    “爸,”任妍卉先冲屋里喊道,然后又对拉着她双手的女人说道:“妈,这一上来光听您说话,而且您还堵着门拉着我的手,您让我怎么给您介绍呀。蓝天,这是我妈。妈,他就是蓝天。”

    “妈,”上海弄堂里的房子过道都很窄,所以任妍卉的妈妈跟本就看不到任妍卉身后的蓝天。听了任妍卉在介绍自己,蓝天便探过头去喊了一声。

    “哎——,快进来、进来。”任妍卉的妈妈听到蓝天的叫声,又看到一张俊朗的面孔急忙闪身说道。等蓝天一进屋,她又急忙说道:“那个蓝天呀,这是小卉的爸。来,快坐下歇歇啊。”

    “爸,妈,您二老一切都好吧,我跟小卉来的太急,也没给您们带什么像样的东西。爸,我听小卉说您有风湿病,就特意地给您带来了几瓶专门治风湿病的药酒,还有给您补身子用的野生老山参和几颗天山雪莲。爸,这点东西不成敬意,还请您别怪罪呀。”

    药酒是天狮独家秘方炮制的,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大约得五、六百一瓶吧。成型的野生老山参,没有八千、一万的是绝对买不到,而那几颗天山雪莲估计也要几万块钱才能买到。而最难得的是,蓝天送给岳父全都是野生的真品和希贵的东西。

    把东西放到茶几上以后,蓝天又打开行李箱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盒子。这是一个金丝楠木制成的锦盒,光看这个盒子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一定十分贵重了。

    “妈,这是给您的,这是用天然野生珍珠加上一些药材炼制的美容护肤品,就说功效很不错,愿您用了它永远年青。”蓝天双手把金丝楠木的锦盒递到任妍卉的妈妈跟前说道。

    “啊?你带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呀,那你干吗还非得逼着人家去商场给爸妈买礼物呀。”任妍卉吃惊地看着蓝天相变戏法一样,从行李箱里拿出这么多稀世真品送给爸爸,用埋怨的口气说道。

    任妍卉的妈妈不知道那个锦盒和锦盒里的东西有多贵重,但是摆在茶几上的东西她却是知道。于是她也跟说道:“哎呀,来家看看我们就行了,买这么多东西干吗呀。小卉呀,等你们走时都带回去,给蓝天的父母用啊。”

    任妍卉的爸爸也跟着说道:“哎呀,这东西太贵重了,再说我哪风湿病不算啥,这东西你还是留着给你爸妈用吧。”

    “爸、妈,您们就别客气了,这也是我和小卉应该做的。爸、妈,您们就当是儿子孝敬您们的,小卉快帮爸妈把东西收起来呀。”蓝天恭敬地说道。不过任妍卉爸妈的话。却让他的眼里却起了一层雾水。

    “爸妈,蓝天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您们就把他当儿子吧,儿子孝敬爸妈是天经地义的,对吧。”细心地任妍卉看到了蓝天眼里的雾水,悄悄地递给蓝天一块手帕后说道。

    “哦,蓝天呐,我们不知道,你、你,好了,不说让人难受的事啦。东西我们收下了,小卉妈,走,咱快去给孩子们做饭去。”任妍卉的爸爸说道。

    “爸妈,您们别忙呼啦,这一做饭折腾的就没时间说话啦,今天老爸请客,咱们下馆子去。”任妍卉为了调节气氛调皮地说道。

    “外面哪有家里舒服呀,再说东西我都弄得差不多了,就等你们来炒呢。小卉你陪着蓝天,我跟你爸去弄菜去。”任妍卉的妈妈舍不得亲情浓浓的气氛。

    “妈说的对,小卉你陪爸妈说话,我去炒菜吧。”蓝天说着便脱下外套挽起了衬衣的袖子。

    “哎,这可不行,哪有第一次来家就让你动手的,快去歇着吧。”任妈妈拦阻道。

    “妈,您就让蓝天弄吧,他做的饭菜可好吃了。跟你们说呀,吃了他做的饭菜,我保证你们以后不会下馆子去的。”任妍卉推着自己妈妈坐到沙发上,然后又领着蓝天来到厨房里。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