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92节:老将出山

第192节:老将出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听了任妈妈的话,蓝天心里万分的激动,他深深地为一个母亲博爱的心怀感动了,他跪在地上规矩地给任爸爸、任妈妈磕了一个头道:“蓝天谢谢爸妈,……”没等蓝天的话继续往下说,忽然任妈妈叫喊起来:“哟,这是什么味呀?雪儿呀,是不是扑锅啦?”任妈妈说着便朝厨房快步走去。

    原来蓝天再向任爸爸任妈妈述说时,雪儿就一直躲在厨房门口偷听,听的入神了就忘记灶台上煮饺子的锅了。煮饺子的水开锅了沸腾得溢了出来,水与火相遇产生了一股难闻的气体。

    听到任妈妈的呼叫,雪儿才回过神来说道:“妈,没事,是饺子汤溢了一点。”雪儿说着又急忙往锅里兑了些冷水,然后又把抽油烟机打开抽走了难闻的气味。

    “起来吧蓝天,你小子呀,把所有男人想的事全都干了。行了,这事就不说了,不过一会儿我可得罚你几杯解解气。”看着任妈妈走去厨房,任方杰对蓝天说道。

    “谢谢爸,陪爸喝酒是应该,喝多少都行。”蓝天站起来,先是拿出一盒烟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任方杰并给他点上,然后自己也抽出一支点上坐到任方杰旁边的沙:“爸,还有件事得跟您商量一下。”

    刚要吸一口烟的任方杰听到蓝天又有事,急忙停止了吸烟看着蓝天说:“啊?你还有事瞒着我们呀?”

    “不是,”蓝天笑笑说道:“爸,今天我对各个集团进行了重组,……。我想请您出任大董事会的财务总稽核,监督、检查各集团、各公司的财务工作,并且给银行信贷业务进行总把关。我知道您身体不太好,可是我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就贸然地在会议上提名由您来担任这个重要的职位了。你”

    任方杰从任妍卉哪儿了解了一些蓝天集团的情况,可是当他听蓝天说他现在执掌着四个集团一家银行,手握200多亿资金时,还是惊讶地把嘴张得大大的。这神情被端着几样酒菜走过来的任妈妈看到了,任妈妈便问:“怎么老头子,该不会蓝天又有什么事吧?”

    “哦、嗯,有事,是有事。”还没回过味来的任方杰机械地应道。

    “蓝天呐,我妍卉的爸爸都把当儿子看,你还有什么事就全都一块说出来吧。能原谅的爸妈是不会难为你的。”任妈妈端着菜略带不高兴地说道。

    “妈,您误会了,我是想请爸出山担任我们的财务总稽核。刚才只是跟爸介绍了一下公司的情况。”蓝天解释道。

    “哎呦,老头子,你可吓死我了。看你那样儿我以为蓝天又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呢。”任妈妈把端着的菜放下后说道。

    “你以为不是惊天动地的事呀?你知道蓝天请我去做什么吗?财务总稽核,知道吗?这就等高检察院的检察长。”

    “呵呵,给你个棒槌还就当针使啦,蓝天的公司是很大,不过你也把自己抬的太高了吧。孩子请你是看得起你,你就别满心愿意浑身轴吧了。行了,饺子一会儿就熟,你们爷俩先就着菜喝点酒吧。”任妈妈不明就里地说道。

    “唉——,老太婆呀,蓝天的公司若是向小卉原来说的那样,我是绝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啦。那样我也有个事做,省得整天五脊六兽的了。可、可是蓝天他——他说的太让人惊讶了,而且这么大、这么重要的事,我怕弄不好耽误了孩子的事的。”任方杰深感责任重大所以才如此说,而他的话更加坚定了蓝天请他出山的决心了。

    “爸,您做财务工作的经验是没人能比的,而且——”蓝天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叫门声,蓝天便停住了话头起身去开门去了。

    门开了,任妍卉和陈璐的脸同时露了出来,两人一起拿眼神询问着蓝天:怎么样啊?

    蓝天笑笑道:“爸妈原谅我这小混蛋了,我正跟爸说请爸出山的事呢。爸有些犹豫,你俩来了正好帮我劝劝爸。”

    “哦,你是好命呀,那天我妈听说你有好几个老婆的事,都快气疯了。幸亏璐璐把你干妈和刘妈妈请来,听了两位妈妈的劝解,并且亲自看着我捧出巨蚌,见识了那巨蚌的神奇才算应允。”任妍卉在门口悄声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你们干吗不告诉我呀?”蓝天郁闷道。

    “告诉,你岂不是更得意了?”陈璐插话道:“我们就是想给你点颜色,另外也想看看你是如何应对这件事的。再说了,这事就算叔叔、阿姨应允了,你不来负荆请罪,岂不是让他们别扭一辈子呀。”

    “,两位太太教训的是。在妍卉这儿获得了经验,等到再去你家请罪时,我就知道怎么办啦。”蓝天讨好地说道。

    “就我妈那样的母老虎,不把你吃了算你命大。”听了蓝天的话陈璐张口便道,说完又觉得这么说自己的妈妈不好,就又说道:“哈,我是比喻的,其实我妈不怎么厉害的。嘻嘻——”

    “来了还不进屋,在门口嘀咕什么呢?”听到开门声,可是等了半天没见人进来,任妈妈便朝着门口说道。

    “妈。”

    “阿姨。”

    任妍卉和陈璐把蓝天推到一旁一起跨进屋来朝任妈妈喊道。

    “哎—,这么大声干吗,把我那两个宝贝孙子惊醒了,饶不了你们。”任妈妈笑呵呵拉着任妍卉一手拉着陈璐道。

    “呦,俩宝贝来了,雪儿来了吗?”任妍卉问道。

    “姐,我在呢,你们回来的正好,妈包的饺子刚煮好。”雪儿端着一盘饺子探身说道,随后便走进餐厅里去了。

    “雪儿你别忙乎了,快去照看孩子吧,这儿有我跟妈呢。”任妍卉跟雪儿打完招呼便又搂着自己的妈妈小声地说道:“妈,您不生蓝天的气啦?”

    “生气?我生气管用吗,你们不但生米煮成熟饭,而且——,”任妈妈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蓝天的话就急忙问道:“对了小卉,蓝天说你有喜啦?快告诉妈是不是真的。”

    “可能是,今天蓝天给我号脉说是。”任妍卉把脸贴在妈妈的怀里小声说道。

    “哟,蓝天还会号脉呀?看着这小子能的。那他号完脉说是就一定是啦,小卉呀,以后你可不能疯疯癫癫的了。你得……”

    “我知道了妈,妈我去看看我爸去,还有事跟爸说呢。”

    任妍卉一回来,她跟她妈妈便成了这套房子里的主角了,其他的人只能是甘当配角。

    “阿姨,让妍卉跟叔叔说话去吧,煮饺子的事我来。”陈璐把包和外套挂在衣架上便走进了厨房。

    “先吃吃饭,你们说的的事我再想想。家里今天难得这么热闹,蓝天陪我好好两杯,璐璐来了快坐,不用你赶着忙乎。哎—,雪儿,孩子还睡着呢?趁他们睡,你也赶紧过来吃。不然他们醒了够你折腾的,小卉去拿酒。”任方杰出了客厅一边往餐厅一边招呼着,在他身后是面面相觑的蓝天和任妍卉。

    “爸妈您们坐,哥和陈总坐这儿,我挨着我姐坐。”摆好了碗筷后雪儿招呼道。

    “哎,雪儿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你管妍卉叫姐,管蓝天喊哥,怎么却管我喊陈总呀,这多生分呀。不行,你也得叫我姐,而且还得叫我大姐,我比妍卉大半岁知道不?雪儿妹妹。”陈璐故意挑雪儿的理说道。

    “是呀,雪儿,咱们是一家人,陈总陈总叫着把她给叫沉了还得减肥。你呀别拘束,也叫她姐好了。”任妍卉打趣道。

    陈璐听出了任妍卉话里的含义了,就反嘴说:“我沉不沉没准,但是几个月后肯定有人会很沉很沉。呀,再过几个月恐怕现在的身条也保不住了。可惜一个大美女就这样被某人给迫害了。呵呵呵——”陈璐说完便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才意识到任方杰也在座呢,便就急忙解释道:“叔叔,对不起呀,我们平时逗惯了,您可别在意呀。”

    “哈哈,没事,这才像一家人吗。不过做大姐的欺负妹妹,不是不得罚你喝杯酒呀?”任方杰不以为意道。

    “阿姨,您看叔叔欺负人,哪有这样护着自己的孩子的。阿姨,我认您做干妈行不,要不以后叔叔跟妍卉合伙欺负我就没人护着我啦。”陈璐故意耍贱道,说完有回过头来对任方杰说:“叔叔,如果您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就陪您喝,而且您喝几杯我也喝几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了陈璐的话,任方杰没有说话,而蓝天、看看陈璐又看看任妍卉,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大笑不语的任方杰,任妈妈先是沉不住气地问道:“哎,老头子,你傻笑个什么呀?你怎么越老越没正经了。”

    “哎,老太婆,我服了,真的服了。你知道璐璐为什么要陪我喝酒吗?她这是帮着蓝天再给他求情呢。”任方杰止住笑声说道。

    “帮蓝天求情,求啥情呀?”任妈妈不解地问道。

    “你糊涂啦,刚才蓝天请我去做他们的财务总稽核,我不没答应吗。小卉回来了劝我我也没应,这不被璐璐看出来了,所以她也跟着替蓝天求情呢。”

    “刚就跟你说了,孩子们请你做事,是看得起你。在孩子们跟前,你可别摆你那臭架子呀。告诉你,你若不识抬举,可别怪我们这个家不招你呀。”任妈妈气急地说道。

    “唉—,老太婆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你知道蓝天让我稽核的是什么吗?他要做四个集团一家银行、200个亿总资金的财务总稽核。老太婆呀,我知道这是孩子看得起我,这么重的担子你说我能考虑清楚吗?对了,刚才跟你说的那些,你可别出去跟人瞎吵吵去呀。”

    “啊?这、这、这,哎呀,老头子这事你还真的得好好考虑,可千万别做不好事在孩子添乱呀。”任妈妈听了任爸爸的话,才算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头子不肯答应蓝天的请求了。

    “爸妈,先不说这事了,今天难得一家人团聚,我敬您二老一杯,算作我的赔罪酒。爸妈,请——”看到气氛有些僵持,蓝天便起身端起一杯酒说道。

    “蓝天呐,你敬我跟你妈的酒,我们喝。不过那个‘罪’字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从璐璐和妍卉一起进门到现在,我看出了她俩的心,也知道了她们之间非常的融洽。蓝天,这来之不易的福气你一定要珍惜呀。看到她们这样,我想其他几个女孩子也一定都非常不错的,所以我以前所有的担心,现在全都没了。蓝天呐,那天你带着你的几个媳妇来家里,咱们一家再好好团聚一下啊。来,蓝天,喝一杯。”任方杰十分开明地说道。

    “谢谢爸的教导,爸妈您们请——”

    “哈哈,这酒喝着痛快,干——”任方杰忽然一股豪气升起,他干完一杯后对蓝天说道:“蓝天,我这个人做事的时候认真的很,凡是不符合规定的在我这儿是坚决通不过的,……”

    睿智的蓝天、聪明的陈璐那还听不出任方杰的话来,所以没等他说完便一起端起酒杯起身道:“爸(叔叔),我们要的就是您的认真、您的原则,谢谢您爸(叔叔),我们敬您一杯。”

    任妈妈也听出了话音,她急忙阻止道:“老头子,这事你可得想好呀,这么大、这么关键的事你行吗?”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要行,财务上的事、可能有的漏洞,如蓝天所说都逃不过我的双眼。给孩子们把好财务关,让他们放心地去做事,我不干谁干?!”任方杰道。

    解决了一大难题,蓝天放松了心情陪着任方杰喝起酒来,待一顿饭快要吃完的时候,雪儿突然开口对蓝天说道:“哥,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雪儿,有什么事想说就说,在自己家里有没外人,说吧。”蓝天应道。

    雪儿看看任方杰,又看看任妈妈然后说:“那我就当着爸妈和两位姐姐的面说了,哥,我不想让两个孩子随爸的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