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96节:月亮湾弯

第196节:月亮湾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听了蓝月亮自言自语的话,蓝天不由得暗自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蓝天掏出他那部特制的黑色手机不同了天鹰的手机号。

    “喂,老鹰,我在张家集附近,有几只苍蝇追着,你赶快查一下。另外如果你和老虎没有特别紧要的事,就弄辆Q7到Z省省城高速路口等着,帮我甩掉讨厌的苍蝇。记住只是甩掉先别动他们,凡事等我办完正事再说。”

    随后蓝天又给张虎打过去电话嘱咐道:“虎哥,我在高速上碰到几只苍蝇,暂时没事,不过却提醒了我一件事。你赶快排鹰堂的兄弟们赶往出入T市的各个路口严密监视,不排除他们可能利用我不在T市时搞些小动作。另外,麻烦女子铁卫进入我家和我干妈家以及幼稚园等薄弱之处,严加防守。”

    打完电话,蓝天靠在座椅背上闭上眼开始琢磨起来:究竟是谁跟踪自己呢?是章家的余孽?还是与他们有关系的**哪方面的人?如果是他们,那他们跟踪自己想干什么呢?杀了我,还是什么?

    如果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呢?是陶氏的人,还是谁呀?自己身份唯一暴露的地方只有陶氏,可是陶氏都已经全部垮台进了监狱了呀,他们怎么还会有这么大能量,找人来跟踪自己呢?再说,若是陶氏的报复,那他们会很干脆地把自己报销了算了,干吗只跟踪不动手呢?

    如果不是他们,那会是谁跟自己有仇呀。

    蓝天苦苦地思考着,可是就是想不出个头绪来。

    “哥,你想抽烟就抽吧,我不嫌烟味。哥,这速度行吗?不会被摄像罚款吧?”蓝月亮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蓝天听到蓝月亮的话起身一看迈速表,立刻惊了一身的冷汗。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蓝月亮已经把车速提到230迈了。

    “月亮,这是夜路,别开这么快。就算赶路也用不着这么玩命呀。”蓝天看完迈速表说道。

    “哥,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了,我就想镖车。可惜,没有车能跟咱比。”蓝月亮略微减缓了一下车速道。

    “哈哈哈,改天哥跟你镖车,让你玩个痛快行吗?可今天咱不用这么玩命。”蓝天劝解地说道。

    “知道了哥,真啰唆,让人家多玩一会儿都不行。”蓝月亮娇嗔道。

    “不是不行,以后有机会月亮想怎么玩都行,可今天不行。哥可不想让我的月亮半点有失的,月亮你得记着你是哥的宝。”

    “知道啦,哥——”

    **的疾奔,到天快亮时已经恢复本来面目的奥迪Q7驶进了Z省的省城S市。来到高速公路的路口,蓝天远远地就看到一辆一样的奥迪Q7还有一辆路虎两辆车停在路边上。

    “过收费站后靠右边停车,”看到前面的情况,蓝天对蓝月亮说道:“一会儿你告诉路,我开车你睡一会儿。也许等你醒了咱就到家了。”

    “嘻嘻,哥,这的路可绕呢。告诉你也没用,还是我开吧。再说快到家了心里特兴奋,一点都不了困。”蓝月亮说道。

    “哦,那好,一会儿我开车月亮妹子给我指路总行了吧。”

    “行,哥就知道疼我,这**你不是也没睡吗。”

    “你把车开得跟火箭似的,我敢谁呀?哈哈哈。”

    “哥——,大不了到了酒店月亮随便你欺负就是了。”

    “欺负?哈,我爱还爱不够呢,不过等到了酒店,我还是得惩罚你一下的。你把我的心都快给吓出心脏病来了,不报复一下怎么能行呀。哈哈哈哈”

    过了收费站,蓝月亮把车停在路边,蓝天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

    “老大,你们到了。那几只苍蝇甩掉了?”通,一个声音便立刻传了过来。蓝天看了一眼摇下车窗的那辆车说道:“没,说,哪儿安全一点,我开车跟着,等到哪儿再说。”

    “好,老大你跟着,咱们一会儿见。”那辆车的车窗又摇上了。

    “月亮,来,换个位置,我来开你指路。”蓝天没有下车,而是在车上把蓝月亮抱过来,然后自己再跨坐到驾驶的位子上的。两辆奥迪Q7、一辆路虎开动之后,又有几辆不同品牌不同牌照的车出了高速公路的收费站,这样便就有一大列的车队行驶在高速公路的辅道上了。

    这队车队行驶了约几公里的路以后,两辆奥迪和那辆路虎便脱离了车队朝一个僻静之处开去。不一会儿三辆车便全都停下了,蓝天、蓝月亮一起下了车,天鹰也从前面的那辆奥迪下来了。

    “老大,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还没走到蓝天的跟前,天鹰就急急地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弄翻了几辆车,点了几个人的**,就急忙过来了。老鹰,你是怎么安排的?”蓝天解释了一句,随后问道。

    “两辆奥迪,一辆一会儿奔上海,一辆留在省城兜圈子。老大我给你准备了一辆军牌的越野和一辆本地牌照的普桑,你选吧。”

    “那就选普桑吧,这车哪都有,也不扎眼。我同意你的想法,不过在可能情况多弄点有用的东西。不过千万不可莽撞,凡事都得等我回来再说。”蓝天接过天鹰递过来的车钥匙说道。

    “明白,不过老大想过没有,他们是怎么跟上你的?跟踪你又是为了什么呢?这些不弄明白那行呀?”天鹰说道:“老虎已经在市区里布控了,我会令对方毫不知觉清情况的。老大一路平安,我就在这儿等你回来。月亮姐,我有事不能给伯父伯母磕头了,你替我上三炷香吧。”

    “嗯,我会的,姐就不说谢谢的话啦。老鹰你和老虎都要小心啊,别让我哥和我担心,等我们回来。”蓝月亮应道。

    “嗯,记得啦,谢谢月亮姐。”

    “一直、左转,哎——,该又转了。行了,剩下的只有有路你就跑吧,跑到头就到家了。”普桑车上,蓝月亮坐在副驾驶座上指挥着蓝天行驶的方向。

    到了下午快五点的时候,车下的路没了,放眼望去全都是绵延不绝的群山。

    “到了,哥,这车开不进去了。里面的路全都没有一米宽的,而且全都是石头坑洼不平的。”

    蓝天听了蓝月亮的话便停下车拉住手刹后下了车,看着翠绿色的巍巍群山,蓝天问道:“月亮,你们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呀?”

    “你猜?猜对了有奖。”蓝月亮回道。

    “这儿叫月亮湾,”蓝天还没来得及回答呢,没想到路旁的树林里却有人答话了。

    “月亮湾,好美的名字呀。”蓝天没有理会树林里的声音,看着眼前美丽的风景独自赞叹道。

    “嗨,有个好名字有啥用呀,到头来一个村的人还不是穷的叮当响吗。”蓝天刚赞叹完,树林里便又有声音传来。

    这会蓝天注意到了,刚才的话不是蓝月亮说的,于是便将身体扭向树林,想要问一声。可是没等他说话,却听蓝月亮喊道:“喂,是蔡大伯吗?蔡大伯,是我、是月亮回来了。”

    “哎,月亮呀,你可别吓唬我呀。月亮呀,你们一家遇难了咱们村老少可是没少帮忙呀。要怪只能怪咱们穷又没势力,我们知道你们一家冤,可是我们也是没办法呀。”树林里的那个声音有些发抖地说道。

    “蔡大伯,您说什么呀?我没事,好好的呢。我遇到了好人,治好了病还报了仇呢。蔡大伯,你出来呀。”听到树林那个人的话,蓝月亮急忙解释道。

    蓝天听了树林里那个人和蓝月亮说的话,并开口说道:“老伯伯,我是月亮的丈夫,我们这次回家来就是来拜谢乡亲们的,另外就是给我岳父岳母和大舅哥修坟造墓祭奠来的。月亮没事,她的病全好了。老伯伯,没事,您别怕啊。”

    “真的?月亮,你真的好了回家来妈来了?哎呀,老天有眼啊,月亮,快、快让我看看。”随着话音一个头上缠着青布围头的白胡子老汉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老汉看了一眼蓝天随后便把目光锁定在蓝月亮身上,上下左右前后的打量一番后,那老汉说道:“真的是月亮回来,你不是鬼,你有影子。也太好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蔡大伯,我好好的,没事了。对亏了我哥,哦,就是、就是他——我男人救了我。蔡大伯,您和村里的伯伯、婶婶们都好吧?”蓝月亮热泪盈眶地说道。

    “嗨,还不是那样,饿不死凑合着活着。月亮,你、你男人他?”蔡大伯萧索地说道。

    “蔡大伯,您好呀,我叫蓝天。本来早就该来给我岳父岳母和大哥上坟的,更该早点来谢谢伯伯、婶婶的。”蓝天说道。

    “没事,只要有心就行了,咱们不怪罪的。月亮,这车——?”蔡大伯说完指着蓝天来开的普桑问道。

    “蔡大伯,这山路太远了,为了早点赶来才借的这车是。”蓝月亮答道。

    蔡大伯听了便说:“噢,可是这车没法进到村里去呀,这么着吧,你叫你男人把车弄那块平地上去,我回村叫几个人来给你们看着。”

    “大伯不用的,您想有谁会来咱们村呀?这车就放在这儿啦,不用看。”蓝月亮拦阻道。

    蔡大伯听了蓝月亮的话直摇头说道:“哎——,这可不行,听说这车十好几万呢,要是丢喽,咱拿啥陪人家呀。”

    蓝天听了就说:“大伯,这车有锁,一般人打不开的,把它放这儿不用人看的。再说麻烦乡亲们,我心里也不好意思呀。”

    “哎,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是月亮的男人,是咱们村的女婿。女婿可是贵客,咱可不能慢待喽。月亮,带着你男人回村去。别担心,一会儿我就叫人来看着这车。”蔡大伯说着便领头往前走去。

    蓝月亮还想说什么却蓝天止住了,也就只好跟在蔡大伯身后往村里走去了。

    转过一道山弯,蓝天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住了,这个月亮湾如同陶渊明所述的桃花源一般,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几十家人家的住房镶嵌在半山腰上。傍晚的烛光如天空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光亮,一湾湖水如新月一般盘桓在村前。山风夹着湖水的清新扑鼻而来,深深地吸上一口真是透人心脾呀。

    这是多么难得的世外桃源呀,它怎地却这般贫瘠呢?蓝天心里想。

    “老伯,月亮湾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像月亮的小湖吗?”蓝天问道。

    “嗯,猜的不错。这个村就是因为这个月亮湖而得名的,不过现在这个湖呀大不如以前啦。”蔡大伯叹息道。

    “哦,那是为什么呀?”蓝天有问道。

    “以前呀湖水充盈,湖里鱼虾甚多,每年两季捕捞足够每家人吃的了。可现在湖里的鱼虾越来越少了,而且湖水每年也都在下降,我们的日子也就越来越穷啦。”蔡大伯继续叹息着。

    “那,村里就不想想办法?”

    “办法是想啦,可是就是因为穷,没有钱,有办法也没用呀。”

    “哦。”蓝天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闷头走了30几分钟,就听蔡大伯说:“到了,月亮呀你家这两年没人,房子也都塌了。这样吧,如果你男人不嫌弃就住我家吧,给**妈修坟祭奠的事只能明天再说了。”

    “行,我们就住您家了。大伯,现在村里的人家都吃晚饭了吗?”蓝天应完又问道。

    “嗯——”蔡大伯扫视了一下村子,然后说道:“应该还没吧,你看各屋不还冒着烟了吗。”

    “大伯,我带了几瓶酒,还有一些吃的,如果您家方便就请乡亲们来您家,我这个做女婿的给伯伯、婶婶和哥哥、姐姐们敬杯酒您看如何呀?”蓝天诚恳地说道。

    “哦,我还说家里没酒招待你,不好意思的呢。行,咱穷,也就不讲这个礼数了。你有这个心,那我就去叫人啦。月亮快带你男人进屋呀,你婶子在家呢。”蔡大伯半惭愧半高兴地说道。

    ……

    小村里从来就没有这么热闹过,即使是哪家儿子娶媳妇也没有把一村子的人聚到一起喝酒的时候。

    一顿酒下来,月亮湾的老少爷们全都认可了蓝天这个女婿。

    很少喝酒的男人们,一个个全都醉醺醺的在老婆或者孩子的搀扶回家去了。看到眼前的这一切,蓝天的心里特别的酸楚。

    “月亮,陪我到外面走走吧。我真的早就该来,早就该来呀。”送走了酒醉的乡亲们,又扶着蔡大伯回屋躺好,蓝天对蓝月亮说道。

    “嗯,哥,村里的人习惯了,你也别太——”

    “月亮,话不能这么说呀。你没看刚才你还钱的时候,乡亲们是是什么表情吗?他们很穷,几百块钱、甚至几十块就能过上一年,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接你递过去的钱。他们不知道钱是好的吗?他们不知道这钱的用处吗?月亮呀,你虽然有话憋在心里不说,可是我还是能知道的。就算是感恩,我们也得为月亮湾做点什么,你说是吧?”

    “唉——,哥,你别说了。咱来的这一路你也看到了,刚进村的是时候你也看清楚了。这山环里,三面都是山连条都没有,而且山里的人质朴,没太多文化和知识,全都是靠山吃饭靠腿走路。村里的许多人,甚至都没走出过村子。要想改变它,难呐。”

    “没信心?好先不说这了。对了月亮,你的名字是不是因为月亮湖才起的呀?”蓝天差过话头说道。

    “嗯,小时候我没名字,家里一直就叫我丫头。其实蓝月亮这个名字还是蔡大伯给起的呢。那是征兵入伍的时候,我体检合应征入伍了。带兵的中队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蓝丫头。中队长笑着说,哪有大名叫丫头的?这时在一旁的蔡大伯说,这丫头长得俊一笑起来眼睛就跟我们这个月亮湖似的,就叫她蓝月亮吧。”

    “嗯,蔡大伯还真会起名字,你平时眼里清澈得跟湖水一样,笑来眼睛弯弯的真的很像月亮湖。月亮,来,靠着我坐这儿。”蓝天搂着蓝月亮说道。

    “哥,不行的,要是被村里人看见了,得笑话死我了。”蓝月亮虽然很想依偎在蓝天的怀里,但想起村里的习俗便挣脱出来说道。

    “哦?哈哈——”蓝天被蓝月亮的话和举动逗笑了,笑过之后他又说道:“月亮,明天给爸妈和哥哥上完坟,咱们是再住几天,还是就走呀?”

    “哥,我想住两天,这一走也会就再也没有回来的日子了。这山这湖这里的人,全都在心里还真舍不得呢。”

    “嗯,那咱就多住几天。也好让月亮陪着哥多玩玩,踏着这美丽的山,寻找乡亲们说的那些古人留下的痕迹。”

    “哥,还真别说,小时候听老人给我们讲故事,说是三国、宋朝,还有明朝的时候,官兵们都在这里打过仗呢。好像说这月亮湾原来叫葫芦谷,敌深入埋伏歼敌的最好的所在。**的时候,小鬼子在这里也吃了不少亏呢。后来小鬼子都不敢往这儿来扫荡啦。”

    “噢,是吗?哈哈,这可真的风水宝地呀。”蓝天搂着蓝月亮说道,蓝月亮一开始挣扎了一下,随后便温顺地依偎在蓝天的怀里不动了。蓝天则继续说道:“月亮我决定了,我要试着改变这里。你帮我做,行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