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198节:机巧行事

第198节:机巧行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好半天蔡大伯才缓过劲来,他对想扶他起来的蓝天说:“别扶我,让我醒醒神,这简直就跟做梦似的。孩子他妈你掐我一把,哎呦,你怎么还真掐呀。哈哈,孩子他妈扶我起来。嗯、孩子他妈呀,你快去把三叔公几个他们请来,也让他们听听高兴高兴。几个老人有盼头啦,听了蓝天说的这事,我保他们还能再活十来年。”

    “大伯,这事在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在没有得到乡和县一级政府的批准之前不易张扬呀,否则——”蓝天害怕这刚刚有点影子的事传扬出去后,给以后办理各项手续时带来不利的影响,便说道。

    蔡大伯一听便说:“哦,是呀。不过三叔公他们不会乱说的,再说把乡亲们全都聚到一块,没有三叔公他们几个老人还真不行的。对了,蓝天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啊?”

    听了蔡大伯的话,蓝天想了一想便说:“大伯喊三叔公,那我跟月亮就该喊三爷爷吧。大伯一会等三爷爷他们来了,听听他们的想法再说。也许这事还真的要用上他们几位老人家呢。”

    如世外桃源一样的月亮湾,住着不到70户人家。70户人家全都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据说最早住在这里的人家,是在南宋金人打进中原时,为躲避战乱逃难到此的。那时月亮湾里就有30来户人家了,后来在元末明初时又有30几户人家因战乱而逃难到此,便就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因为月亮湾三面环山,仅有一条小路通往外面,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与外界几乎是断绝了联系。当时为了维持村里的秩序,村民们便推举德高望重并且年岁相对较大的老者来管事,村里的人称这个人叫做长者。当一位长者死了,村里的人再推选一位新的长者出来,就这样世代交替直至现在。

    蔡大伯名叫蔡国庆,乳名叫大娃。他正好是新中国成立的那天出生的,而名字却是后来隔了三十多年,乡里要月亮湾选举村长时才起的。而今蔡大伯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

    蔡大伯说的三叔公便是蔡大伯当选村长前的长者,所以尽管蔡大伯当上了村长,但是当月亮湾遇到大事小情的还是要跟三叔公等几个老一辈的人进行商议的。

    当三叔公听完蓝天的讲述之后,老人一拍大腿说道:“娃子,好、好哇,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早点死啊。娃子你跟大娃就领着大伙干吧,这村里70来户人家还是能听我跟大娃的话的。若是有谁不听话不服管,有我们几个老不死的给你撑着呢。”

    三叔公说完看着跟他一起同来的三个年岁跟他相仿的人说:“你们几个看到了吧,咱这月亮湾的小一辈哇,以后口袋里全都有钱了,小娃子们也能有学上了,幸亏咱月亮出息呀。那个娃子呀,别看咱们老的都快发霉了,可你若有我们能干的事不让我们干可不行。”

    “三爷爷,我这正有事想求您们呢。”蓝天和蓝月亮恭敬地给老人们端茶递烟的说道。

    “娃子,这个求字说的就见外了让我们干什么?”三叔公精神矍铄地说道。

    “三爷爷,我想请您和三位也要,还有蔡大伯去趟乡政府和县政府,您们到了政府那边就这样这样……说,这样这样办。另外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三爷爷,我和月亮这次回来是来给月亮的爸妈还有哥哥修坟祭奠来的,村里的规矩我们不太懂,所以请各位爷爷还有蔡大伯给主持一下,需要我们做什么、怎么做,就全听您们的吩咐了。”

    月亮湾因为跟外界接触较少,所以至今仍保持着质朴的民风,村里那家有事全村人全都会一起来帮忙,况且蓝月亮找了个好男人,那个男人不仅孝顺,而且还要帮着全村的人致富,所以给蓝月亮爸妈和哥哥修坟祭奠的事办得极其隆重,也非常的顺当。

    修好坟祭奠的时候,蓝月亮趴在爸妈的坟上哭得死去活来的,而蓝天则是从始至终一直规规矩矩的跪在坟前。当祭奠仪式完了之后,蓝天才起身走到蓝月亮身旁搂着她跪在地上冲着坟墓说:“爸妈,大哥您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爱护月亮的。爸妈、大哥,您们在天有灵,请您们守护着咱这美丽的月亮湾吧。”

    蓝月亮和蓝天这边祭奠完了,那边村民们也将坟墓旁的小木棚搭建好了。村民把一些应用的物品放好便各自散去了,蔡大婶临走时说:“丫头,一会儿我就叫狗剩给你们送水来,等饭做好了婶子就给你们送来。丫头不许再哭了,哭坏了身子该让你男人心疼了。”

    蓝月亮抹着眼泪“嗯”了一声,便和蓝天一起走进到木棚子里休息去了。

    三天后蔡甸镇乡乡政府院里来了四个人,四个人中的三位老者一进乡政府大院就开始连骂带哭、呼天抢地的闹了起来,随同他们前来的年岁略小的一位老者在一旁一边挨着骂一边劝解着。

    这四个人便是月亮湾的三叔公等三位老者和村长蔡国庆,他们是按照蓝天的安排前来乡政府“闹事的”。

    蓝天决定投资改造月亮湾并带着月亮湾的村民一起致富,可是他十分清楚越是穷的地方,那些政府官员就越会**,他不想给可能的贪官一分钱,更不想因为自己的投资造就出一批贪官来。另外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蓝天只想做事不想出风头。所以他便一手导演了一下的一部小“闹剧”。

    尊老爱幼是中华的传统美德,因此当三老闹起来时,坐在乡政府办公室里的几位“大员”便一起奔出来一边劝解老者一边从月亮湾村长这儿了解情况。

    “唉,他们这是倚老卖老,天天冲我喊着要致富发家,天天逼着我到政府这儿要救济。我一说政府也有政府的难处,要是都像你们这样都找政府要钱花要粮吃,政府还干事吗?再说政府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和粮来呀。”见有人来解劝了,蔡国庆便拉着一位“大员”诉起苦来说:“这不打昨天,不知道他们发了什么神经了,非要我带他们来政府这儿。说是他们有事要跟政府商量,您看这嗨——”

    这时乡长走了过来说道:“老大爷你们别着急,咱们先进屋好吗?”

    “进屋不进屋的无所谓,我们要借钱,找政府借钱,借了钱我们去买良种、买鱼苗、买树苗。我们不能看着村里在这么穷下去了。”三叔公倔强地说道:“可是这小子总是推三阻四地不让我们来,你说我们能不急吗?哦,对了,你是谁呀?你能主事吗?”

    “老大爷您别急,我是咱们乡的乡长。您看你几位大老远的来了,先进屋喝口水。有什么事慢慢说啊。”乡长很是恭敬地说道。

    “乡长呀,我们可找到你了,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呀。”三叔公一把攥住乡长的手说道:“你看、你看,就是那混小子,什么事都不办,还整天推三阻四的。我们今天来就是找政府借钱来了,我们几个老不死不能看着村里就这么穷下去,不然我们可都死不瞑目啊。”

    “老大爷,先进屋。来,您几位请坐。老大爷我跟您几位说,您们也知道咱们这个乡位于三省交界处,是咱们这个县最贫穷的乡了。省领导、县领导都很关注咱们乡,可事不得一点一点的办不是。再说了,别说咱们乡没有钱,就是有钱借给您们,也不是凭您们几位说说就行了的。”乡长把三叔公他们请进屋里以后说道。

    “啊?那得怎么才能借到钱呀?”三叔公装傻充愣地问道。

    “大爷,如果您们真的要借钱,那得找银行。而找银行借钱是需要有抵押的,如果没有抵押物那就需要有人来做担保的。”乡长解释道。

    “抵押有啊,把我们三个老不死的抵押了不就行了吗?”三叔公继续装傻道。

    “哈哈,老大爷,抵押呀是用您们拿出与借的钱同等价值的物品来抵押的,人是不能用来做抵押的。那样是违法的,大爷。”乡长继续耐心地解释着。

    “那、那乡长给我们做个担保也行呀,你是乡长,你担保肯定行。”

    “哈哈哈,大爷,一来正因为我是乡长,才不能给您作担保。二来作担保的人必须有钱,而且他的资产要大于您们借的钱。三位大爷,您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可这事不像您们想的那么简单。您们看这样行不,您们先回去,我跟乡里的领导好好商量一下能不能尽快拿出一套解决月亮湾贫困问题的解决方案来。”

    “乡长,你刚说有钱的人给我们担保,我们就能借到钱是吗?”

    “嗯,大爷原则上是这样,不过……”

    听了乡长的前半句话,三叔公便一拍大腿冲院子里喊道:“大娃,快滚出去把月亮那丫头给我叫进来。乡长你也知道咱们村的那个叫月亮的丫头吧?她可是找了个好男人,她男人不但人好而且还有钱,我们今天来就是她开她男人的车送我们来的。乡长,让月亮那丫头的男人给我们担保总行吧?”

    嘿嘿,老爷子,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别说不知道那人有没有钱,就算他有钱又怎么可能给你们穷的叮当响的破村子担保借钱呢。不过这只是乡长心里想的,他可没说出来。说出来?说出来还不惹得几个老家伙蹦起来呀。再说就算蹦起来也不要紧,万一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是自己担待不起的事呀。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