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04节:情浓如蜜

第204节:情浓如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可心,你看这儿多美呀,我给你照张相吧,就在这儿。”

    “你还照,上次你给人家那么一照,弄得全村的人都笑话我呢。”

    “那次是照电视,这回是给你照照片,而且这次照完了我绝对不给别人看的。可心,上次的事我不是给你赔礼道歉了吗,你怎么还记着呀。”

    “就记着,人家记你一辈子,谁让你让我当众出丑来着。”

    “谁说丑呀?谁敢说可心丑我就跟他玩命,可心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温柔的女孩啦。”

    “你就会哄人家,别说人家不美也不那么温柔,就算是又有什么用。人家从小就没上过几天学,而且学的那些东西还不如你一天说的呢。像我这么没文化没知识的人,谁会看得起,又有谁会在乎人家呀。”蓝可心幽幽地说道。

    她的话刚说完,在一旁的张恒便接口说道:“我看得起,我在乎你。”

    “你又哄人家啦,人家不过是个山里的妮子,啥都不会,又很傻,……”

    这时的张恒再傻也明白了蓝可心的心在说什么了,他咬了咬牙猛地一把握住蓝可心的手说道:“可心,我爱你,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孩,而且还那么的温柔美丽,……”

    “唉也就是说说而已,到时候你走了,人家还不是空欢喜一场吗。”

    “可心,如果你能接受我,我愿意在月亮湾住一辈子。嗯就算因为工作得去别的地,我也一定带你一起去。可心,只要你愿意,这辈子我都不让你离开我。”

    “可是人家真的很怕,哥,抱抱我行吗,我真的害怕。”

    “可心,我不想发誓,因为誓言往往是被用来破坏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愿意,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来的。可心,我爱你。”张恒紧紧地蓝可心拥在怀里说道。

    “哥——”蓝可心深情地喊了一声,便反身抱住了张恒。

    这是两天以后由蓝可心做向导,张恒勘察山地实际情况时,两人坐下来休息时说的一番话。

    “咳、咳,”正当张恒和蓝可心陷入情不自禁之中时,一个极不和谐的咳嗽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了起来。

    “老大,你怎么在这儿。啊,月亮姐也来了。”惊慌失措地松开蓝可心之后,张恒看清了咳嗽之人便嗔道。

    “我们不来,谁替你去向三叔公提亲呐?臭小子,得便宜还卖起乖来了。”蓝天轻敲了张恒的头一下说道。而此时娇羞的蓝可心早就扑进蓝月亮的怀里,再也不敢抬头看人了。

    开完玩笑后蓝天正经地说道:“其实我们也不是故意跟踪的,你们刚上山乡里就派人送来一份文件,说是有关‘Z省蓝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文件以及县里、乡里给予的相应优惠政策全都批下来了,我们来是让你俩赶到乡里去办理相应手续的。当然如果你俩不愿意去,那就只好我跟我太太去了。”

    这时蓝可心抬起头悄声地跟蓝月亮说:“姐,你看我姐夫呀,哪有这么逗人家的呀。”

    “呵呵,逗人家?逗谁啦,我怎么不知道啊?”蓝月亮也学着蓝天刚才说话样子说道。

    “姐亏了人家把你当成好姐姐,你也这么欺负人。”蓝可心又把头扎进蓝月亮的怀里说道。

    “呵,听妹子这么一说,姐可真的很怕呀,哥,你抱抱我行吗,我真的很害怕。”蓝月亮又学起蓝可心刚才语气说道。

    “你跟姐夫都不是好人,净欺负人家。”蓝可心娇羞道。

    “可心,咱们走,不理他们啦。可心,别生气啊。等他们入洞房的时候,咱们在报复他们也不迟。”张恒来了一招“媳妇娶进门媒人扔一旁”的招数,不过他可还没把蓝可心娶进门呢。

    “哥,人家虽然不怕,可是也想让哥好好抱抱。”待张恒、蓝可心跑远了以后蓝月亮扎进蓝天的怀里说道。

    “嗯,哥不但要抱,还有好好地亲呢。哈哈——”

    “那、哥也得向刚才那小子跟那小丫头说话一样的跟我说那样的话,哥说了,月亮就随哥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呵呵呵——”蓝月亮依偎在蓝天的怀里说道。

    “我家月亮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丫头了,我家月亮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娇美,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如今就依偎在我的怀里,所以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幸福的人了。”蓝天说着便把手放在蓝月亮身体最突出的哪里,然后便在哪里温柔地揉捏起来。

    “哥人家愿意,噢哥,那、那边有、有个山洞……哦——”受到蓝天的侵袭,蓝月亮便语不成声地呻吟起来。

    ……

    “可心,因为我们在T市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过几天我们便要返回T市了。以后张恒便以‘Z省蓝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的身份,管理和经营这里的一切了,你愿意帮着他吗?”

    两天以后,“Z省蓝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所有的手续全部办结以后,蓝月亮和蓝天一起叫来蓝可心问道。

    “啊?他真的会留在这里呀?”

    “至少两三年吧,跟你说张恒是蓝天集团蓝天咨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为了拓展并扶持这边的事业,是暂时安排他过来的。当然以后也许他会长期地留在这里的。”蓝天说道。

    “我、我愿意,可我什么都不会呀。”蓝可心惴惴不安地说道。

    这时蓝月亮插话道:“妹子,就是因为有很多事你不会、你不懂,所以我跟你姐夫才找你来问你呢。”

    “啊?姐,你既然知道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那你们还问我干吗呀?”蓝可心不明了。

    “妹子,你跟张恒相爱是一回事,可是帮他做事又是一回事。如果你真心的想帮他,那么你就得去学习。学习管理、学习经营,学习开拓自己的眼界、学习去思考问题,总之你若想帮他就要去学习很多东西。”蓝月亮道。

    “姐,我想帮他,更想去学。可是——”

    “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就好,昨天你姐夫跟T市联系了一下,决定让你到T市商学院去进修。怎么样,你想去吗?”蓝月亮说。

    “啊?让我去大学里去学习呀?我、我——”蓝可心完没想到蓝月亮会说出这样的来,所以她十分吃惊说道。

    “对,是让你去大学进修学习,进修学习的时间至少一年吧。”

    “一年啊?这——”蓝可心听说得去学习至少一年,便“啊”了一声然后便低下了头。

    看到蓝可心的表情,听了蓝可心的话,蓝天便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于是便张口问道:“可心妹子,我知道你跟张恒刚刚处于热恋之中,这个时候让你们分开确实有点残忍。另外你也有担心是吧?月亮湾有那么多漂亮的姑娘,你担心你走了以后,张恒会爱上别的姑娘是不是?”

    “是,”听蓝天这么一问蓝可心随口就应道,应完才觉得把自己的心事全都暴露了,便急忙改口道:“啊,不、不是。”

    “可心妹子,这一年对你对他都是一个考验。如果你们是真爱,那就要相信对方,同时更要相信自己。有句古诗是这么说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年以后你们见面了,若是都还深爱对方,你们自然会走到一起的。如果你们其中一人或者是两个人都不爱对方了,那也就说明你们现在都很冲动,也说明你们没有缘分。可心妹子,我想你不愿意找一个只因为你漂亮而冲动爱上你,以后又会抛弃你的人吧?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说张恒是那样的人,对于张恒我还是了解的,我坚信他对你是不会变心的。”蓝天语重心长地说道。

    “妹子,你别怕,让你去的那个大学,还有一个跟几乎是一样的一个人。她也是一个十分美丽并且很聪明的女孩,只是因为她自小有病才没能跟班上学。你去了以后,我们安排你跟她住在一起,跟她在一个班里上课。她比你上课上的早,你有什么问题,有不会的可以问她。还有到了周末,你还可以和她一起回姐家。需要实习,就到你姐夫的公司里去。再有呀,你想张恒了可以给他写信,他也会给你写信的。过些日子等咱们月亮通了电话,有了无线信号了,你们还可以打手机、发短信。再往后你学会了电脑,你们还可以上网说话,还可以在网上看到对方呢。有很多你现在看着神奇的东西等你去学呢,呵呵呵。”蓝月亮再消除蓝可心另一半的顾虑说道。

    “啊?真的呀,行,我听姐夫和姐的安排。可我爷爷哪儿——”蓝可心又一个问题抛了出来。

    “呵呵呵,傻妹子,不是有张恒了吗?再说了以后月亮湾60岁以上的老人全都安排住进养老院,不用你担心的。到时你到时候得给三叔公写信,别让三叔公惦记着你才是。”蓝月亮说道:“另外以后或许一个月、或许两个月我会回来一趟的,回来以后会好好照顾三叔公的。”

    ……

    “可心,你决定啦?”

    “嗯,月亮姐和姐夫说的有理,而且我若想帮你做事,就得学会很多知识。总不能让天天一个累着,我却独自享清闲吧。”

    夜晚,当月亮湾的人全都赶去看电视的时候,张恒却和蓝可心躲到一旁说着悄悄话。

    “嗯,我支持你去。那以后我给你写信你会给我回信吗?”张恒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我给你写信你必须得回。就算你不爱我了,也得告诉我。”蓝可心回道。

    “你是我的宝知道吗?可心跟你说,我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女孩动过心。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发誓,但我要告诉你,这辈子如果不能娶你,那我就不会有结婚的那一天的,而我的生命中就绝对不会再出现第三个女人的。”

    “啊?第三个女人?如果我算是第二个,那第一个女人是谁呀?”蓝可心听到张恒的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问道。

    “想知道吗?如果你想知道那你就得让我抱着说。”张恒说着便又去要搂抱蓝可心。可是蓝可心却在一次挣脱了出来,心里有些发酸地说道:“谁想知道,爱说不说。”

    “任何一个女人,在她的生命里都会有一个男人。任何一个男人,在他的生命里同样也会有一个女人。他们就是……”

    “他们就是爸爸妈妈对不对?”蓝可心把自己投进到张恒的怀里说道。

    “我的可心真是太聪明了,可心不会因为我刚才卖关子生我的气吧?”张恒紧紧搂住蓝可心问道。

    “当然生气啦,你一说你的生命里不会再出现第三个女人这句话时,人家的心都快碎啦。不行,人家得罚你。”

    “罚吧,可心想怎么罚我都行。”

    “嗯,那人家就罚你向那天在山上,姐夫对月亮那样。我也要你那样对我,……”蓝可心说完,便把头扎进张恒的怀里再也不肯抬头了。

    整理发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