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07节:男儿担当

第207节:男儿担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恒无精打采地拎着几个袋子回到帐篷里,把袋子往一旁一扔便就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上了头。

    “哎怎么啦你,怎么这副德行呀?”正在画图的陈嘉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看张恒,一见他这副样子就问道。

    “画你的图吧,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给卖了的。”蒙着被子的张恒气嘟嘟说。

    “哎你懂不懂好赖呀?当你是哥们才问你的,不愿意说拉倒。”陈嘉回了一句便又埋头画起图来了。

    “……”

    过了一会儿,陈嘉听到从被子里传出抽泣的声音,便放下手中的画笔走到张恒的床前一把掀开蒙着他的被子说道:“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你这样啊?再说了一个大老爷们蒙着被哭算什么呀?”

    张恒一把抢过被子继续蒙着头道:“谁要你管,狗拿耗子,滚一边去。”说完便又继续抽泣起来。

    “我不想管,可是你弄出的声音影响我的思路,影响我的设计,你知道吗。”

    “爱咋地咋地,我就这样,受不了去外面画去,或者搬别的帐篷里去。”

    “哎我说你这个人,吃错药了吧。怎么跟条癞皮狗似的呀?”陈嘉赌气道。没想到他刚说完,帐篷门口就响起了蓝天的声音:“啊?谁跟癞皮狗似的?哈哈,哟这谁呀,大白天的蒙着被子?”

    “癞皮狗。”陈嘉随口应道。

    “你才癞皮狗呢,”张恒猛地撩开被子冲陈嘉吼道。

    “哈哈。可是陈嘉连眼圈都没红,倒是你这个眼圈要烂、头发像鸡窝的人有点像。起来,洗脸、梳头打起精神再回来,瞧你那点出息,真不是个男人。”蓝天说道:“陈嘉,别跟他一般见识啊。这小子感情受点挫折,就混的不行了。看他这样子啊,我还真的替蓝可心考虑考虑。”

    “老大你知道啦?”听蓝天这么一说,张恒“呼”一下从床上蹦到地上问道。

    “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你月亮姐看到蓝可心从山口那边哭着跑回家去了,其他的一概不知。先去洗脸去,我可不愿意跟癞皮狗说话。”蓝天说完便坐到一把椅子上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

    张恒听话地洗完脸,又整理了衣服和头发才回到蓝天的跟前,不等蓝天问他就把刚才在山口哪儿一切全都跟蓝天说了出来。

    “就这?没准这是人家可心考验你呢?”蓝天听完了说道。

    “不是,可心哭的时候完全是一副伤痛欲绝的样子,而且可心淳朴善良绝对不会装模作样的。再说,就算是可心想考验我,也不会这么做的。老大,你是没看可心刚才哭的样子,太让人心酸了。”

    “噢,就算是这样,你蒙着被子哭就能解决啦?拿着东西跟我提亲去,就算有事也得当面问问清楚呀。不过你小子要做好心理准备,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可心心里一定有很大的苦衷。现在我问你,你敢保证不管蓝可心有什么事你都爱她一辈子绝不抛弃她吗?”蓝天掐灭了烟站起来说道。

    “能!”张恒干脆地答道。

    “行,那好,一会儿见到三叔公,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许插话,并且还要保持冷静和镇静。第二不管今天的结果如何,你都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第三不管三叔公答不答应你的提亲,你都要像以前一样对待三叔公、对待蓝可心。你能做到吗?”蓝天严肃地问道。

    “能!”张恒依然是干脆地答道。

    “三爷爷在家吗?我哥跟我看您来啦。”蓝月亮、蓝天在前,张恒提着几袋子东西在后,三人一起来到三叔公的家门口。

    “进来吧,哈哈哈,大忙忙的别总惦记着我,快到屋里坐。”听到喊声,三叔公从屋子里走出来道。

    “三爷爷,这几天把您累坏了吧?”蓝天上前一步走到三叔公跟前搀扶着他说道。

    “没事,这人干事啊全凭精气神,只要有了精气神干啥都不累。再说我不也干啥吗,”三叔公说着看见了张恒,就又说道:“你小子也来啦,我问问你是怎么把我家孙女给气成了那个样子啊?哈哈哈。”

    “爷爷,我——”张恒刚一张嘴就被蓝天给拦住了,只听蓝天说:“三叔公,这小子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就打他骂他,不过您可千万别生气呀。哈哈,我跟月亮的婚礼可全指望您了。”

    “哈哈哈,不气,不气,来,走坐吧。那个月亮呀,那丫头在她屋呢,你替爷爷她去啊。”三叔公对蓝月亮说完,又对张恒说:“茶去。”

    支开了蓝月亮和张恒后三叔公对蓝天说:“娃子,你来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可是可心那丫头命苦啊。虽然我满心高兴地想应下这门亲,可是——唉——”

    蓝天接着三叔公的话问道:“三爷爷,张恒这小子您老可是认可?”

    “认可,看得出他是个好小子,办事、做人都不错,而且对可心也是真心实意的好,可心要是真能嫁给他,我这个当爷爷的也就真的放心了。”

    蓝天听了不解地问:“那您还”

    “唉娃子,这世上蓝姓的人不多,爷爷不知道你祖先是哪的人,也不知道你们这蓝姓从哪儿传承的。可是我却知道月亮湾所有姓蓝的人家是怎么回事,只不过知道这个秘密的除了我之外,就再也没人知道了。这事以后也要慢慢跟你说,等也有说出了这个秘密以后,爷爷还希望你能想办法帮爷爷了却一桩心事呢。”三叔公说道。

    “三爷爷,只要是蓝天能做的,我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的。但是万一蓝天没做到,还请爷爷不要怪罪蓝天呀。”蓝天应道。

    “娃子,只要你尽力了,做不到做不成也都无所谓了。尽力了,也就没有遗憾了。爷爷只是不想让这延续了几百年的事,再给后代的孩子们添麻烦而已。”三叔公宽慰着蓝天说道。

    “三爷爷,蓝天明白了。可是这事跟可心妹子的婚事有关吗?”蓝天又问道。

    三叔公听问便说道:“娃子,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又糊涂了?没关系我提它干吗呀。唉,都怪我呀,也是因为这事的时间很长了,慢慢的淡忘了,要不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关于蓝姓秘密这事以后爷爷再跟你说,但是三爷爷想告诉你的是,就是因为这事才又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嗯是在可心八岁那年吧,有一天可心上山去放羊,顺便要摘点草药和野菜回来。可心呐看见了一株长在山崖上的灵芝便就想去摘,可没想到灵芝没摘着她却一失足掉下了山崖。也算是可心命大呀,半山腰上的一颗小树和一块凸起的石头把她卡在了半山腰。该吃饭了,她爸妈见可心还没回来就去找。绕了几个山才在可心掉下去的那座山的半山腰看到她,他爸妈喊着村里的人一块把可心救了上来,她才算捡了一条命回来。可是,可是万没想到的是,可心被那块凸起的石头救了命,可也破了她的身了。当时把可心救上来以后她的下半身几乎都被血给染透了,叔叔们连夜抬着他她赶到乡里的卫生院,大夫们给她止住血后又把她送到了县医院。可心的伤是治好了,可她、她,大夫说可心这辈子都可能不能人道了,更别说生娃娃啦。娃子,你说谁会娶一个不能人道不能生娃娃的女人呐,而且她还破了身。”

    “三爷爷,我敢百分百的肯定,但也敢有80%以上的把握,如果仅仅是您说的这些,张恒那小子不但不会对可心有单点不好,而且还会更加地爱护她的。三爷爷……”蓝天听了三叔公的话便释怀道。

    可是他的话没说完三叔公便又说道:“娃子,你是过来的人了,即便是你、你再怎么喜欢你的女人,可是她不能同房、更不能给你生孩子,时间久了会怎样?别怪爷爷年岁大了,思想老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事啊。再说这只是其一;嗯在说其二之前我问你,月亮那丫头跟了你以后,你身边就多出了许多麻烦是吧?这就是月亮湾蓝姓的宿命呀。因为你是极阳之体,而且你还有两个极阴之体的女人,所以月亮才没给你带来更大更多的伤害。若不是如此,恐怕你的命早就被月亮给带进阴曹地府了。张恒那小子是个好孩子,可是他却不是极阳之命,所以可心真若是跟了他会给他带来极其悲痛的结果的。”

    蓝天听了刚要开口说完,就听房门“哐当”一声从外面给撞开了,接着就见张恒“噗通”一下跪在三叔公的跟前说道:“爷爷,请您原谅我在外面偷听。爷爷,俗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爱可心、可心也爱我,我们俩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快乐。爷爷我爱的可心,并不是因为可心漂亮。可心不但聪明,而且她特别的淳朴、善良,就算如您说的那样又怎样呢?爷爷,您别怪我们年轻人啊,说句最直白的话,就算我跟可心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又会怎样?我们一样可以相爱,一样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的。爷爷,说的这些话绝对不是一时的冲动,以后更不会后悔我今天所说和想要做的。爷爷,我恳请您成全我跟可心吧,我不想再让可心生活在痛楚之中了。”

    整 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