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09节:蓝姓之秘

第209节:蓝姓之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此时最紧张的莫过于蓝月亮了,她一会儿进屋里躺在床榻上的三叔公,一会儿又跑到院门口朝东张望着。

    当她看到蓝天从远处走来的身影时候,先是跑进屋里对躺在床榻上的三叔公说:“三爷爷,您放心吧,什么事都没了。您躺着别动啊,我去接我哥去。”

    “唉月亮呀,又让你男人费心了。月亮呀,你男人是个做大事的人,以后你可千万不能跟他耍小性啊。”三叔公在床榻上欠欠身道。

    “嗯,三爷爷,月亮记下了。哎您别动呀。”蓝月亮见三叔公要起身便急忙说道。

    “哈哈,你不是说没事了吗?再说即使有事,爷爷这么躺着就能躲得过去?来,丫头,扶我起来。哦,好了,你去接你男人吧。”三叔公欠身坐起来后对蓝月亮说道。

    “三爷爷,我回来啦。那小俩口一会儿就回来,对了,他们回来后您可别说他们呀,尤其是我可心妹子您就更不能说啦。”蓝月亮还没出屋,蓝天却已进了屋。

    “娃子,快坐,月亮快给你你那人倒茶。哎烟呐,怎么不让你男人抽烟啊?”一见蓝天,三叔公的精神头就恢复了一大半。

    “三爷爷,没您这样的,自家的孙女不疼不说,还偏偏这么使唤人家。人家不管了,人家要去看可心妹子去了。”蓝月亮嘴上这么说,可手却没闲着。把茶给蓝天端过来后,又递给蓝天一支烟甚至还帮着蓝天把烟给点上了。

    “哈哈,哈哈哈。”三叔公听了蓝月亮的话,看着她手里的动作后便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三爷爷,您别怪呀。月亮这是高兴的,她平时可是从没跟老人顶过嘴的。”蓝天吸了一口烟说道。

    “不怪,不怪,说句过时的话,月亮这丫头给你做啥事都是应该的。月亮呀,趁着他俩不在,我就跟你们说说月亮湾蓝姓人家的事吧。唉这事可是压了我很多年了,这事重着呢,压得我呀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三叔公结果蓝月亮递来的一支烟点上以后说道:“娃子呀,月亮虽然是生在这儿的,可是有很多事她也是不知道的。月亮,咱这月亮湾一共有几户姓蓝的?”

    “三爷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算上我们家一共有17户人家姓蓝,对吧?”蓝月亮想了想说道。

    “嗯,不错,可是你还能说出每一家的情况吗?或者说咱们这17家姓蓝的每一家都出过那些事吗?”三叔公紧跟着问道。

    “这我就说不好了。三爷爷,我只知道几乎每年姓蓝的人家都会死人,而且每一家人,都没有过老少三代同堂的时候。不是老人亡故的早,就是向您这样这样的,儿子、儿媳和孙子都很早地就亡故了。”蓝月亮想了想后说道:“可能最惨的还得算是我家,我没出生是我爷爷、奶奶和我二叔就都亡故了,而后又因为我使得我爸妈和哥哥——”

    听蓝月亮说完,三叔公突然跪倒在地遥望西北边的天空说道:“丫头,别哭,更别自责啊。你爸妈和哥哥并不是因为你的事而死,或者说你的事也只是个引子。即使你没事他们也不会活过今年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千百年前的一件事。而月亮湾姓蓝的人家跟本就都不是这个姓,这就是报应啊。老一辈做的孽也该了了,兰陵王啊,你也应该看到了,千百年了你的奴仆们该还的账也算是还清了吧,求你别在难为这些孩子们了。他们不该再受那些诅咒的了,不该在承受本不该他们承受的一切的。”

    三叔公突然举动和他说的话,让蓝天和蓝月亮着实的愣住了。

    听了三叔公的话,蓝天便努力地去想有关兰陵王的事迹——

    兰陵王名高长恭(公元541年 573年),又名高孝瓘,骁勇善战。他前后因各项战功被封为巨鹿郡、长乐郡、乐平郡、高阳郡等郡公。据说因为面相太柔美不足威赫敌人,每每打仗都要带上狰狞的面具。最著名的一次是救援洛阳,他带领五百骑士,冲过周军重重包围,突入洛阳城下,城上齐兵认不出谁来了,怀疑是敌人的计谋,兰陵王摘下盔胄示之以面容,城上军心大振,很快敌人被迫撤走。为庆祝胜利武士们编了《兰陵王入阵曲》戴着面具边跳边歌。

    而最让蓝天痛惜的是武平四年(公元573年)仅33岁的兰陵王最终还是没有躲过“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宿命,饮下北齐后主高纬派使者送来的一杯毒酒后命绝身亡的结局。

    蓝天努力搜索着自己记忆中有关对兰陵王生平事迹的点滴,并极快地汇总了五个重要的记忆点——

    第一是兰陵王暧昧不明的身世

    第二是兰陵王柔美的容貌与狰狞的面具

    第三是兰陵王骁勇善战及威名美誉

    第四是兰陵王最后悲惨的命运

    第五是兰陵王流传至今的千年古曲

    想起来这些之后,蓝天也就更加迷惑了。兰陵王之死实乃北齐后主所为,几乎跟其他的人没么关系呀。可是为什么三叔公却说这是报应呢?还说什么这是老一辈造的孽,为什么要说“兰陵王啊千百年了,你的奴仆们该还的账也算是还清了”这句话呢?

    看到蓝天和蓝月亮满脸的疑惑,三叔公起身坐到椅子上说道:“娃子,其实许多事流传下来的说法,跟实际的事实是有很大区别的。据老一辈留下的话说,兰陵王确实是被北齐后主给毒死的,可是当时兰陵王身边的二十大护卫高手若不是受到别有用心的挑拨,更主要的是他们若是真的对兰陵王忠心不二,那么即便是北齐后主送来了毒酒,兰陵王也不会就这么饮鸩而亡的。”

    “三爷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蓝天和蓝月亮一起问道。

    “据说兰陵王身边有二十大护卫高手,当时人称二十虎。兰陵王救援洛阳所带领的五百骑士中,冲在最前面并且杀敌无所令敌军闻风丧胆的便就是这二十虎。后来因为兰陵王功高震主,便假意纵情酒色以躲祸端。二十虎不明就里,以为兰陵王居功自傲、骄奢淫逸,不在想着国家大事了,便有些心灰意冷了。这时便有人前来出言挑拨,那人还让北齐后主分别加封了他们的官职,然后又将他们分散开分别便派往不同的驻地驻防去了。一开始二十虎并没有接受北齐后主的封赏,他们也曾一起找到兰陵王。但是当时兰陵王因为身侧有后主的密探,所以很粗鲁地将二十虎赶出了王府。至此二十虎才真正的心灰意懒,便一起上表拟告职归林。兰陵王知道了便派人秘密找到他们,告诉他们目前国家处于动荡之中,让他们不可以用一时之短见而误了家国大事。经三番劝住无效,兰陵王便冒大不韪亲自召了见他们,做最后一次劝说。那时兰陵王身边歌姬环绕,珍馐美酒相伴。心灰意冷的二十虎哪听得进去兰陵王的劝告呀,便一起杀了几名歌姬、捣毁案几、泼掉美酒欲扬长而去。兰陵王见了便说:你们可以杀了我,但却不能毁了国,更不能让黎民百姓再入战火之中。二十虎仍是不听,兰陵王最后只得威胁道:如果你们真的就此而去,那么你们以及你们的子孙,世世代代都将为你们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的。”

    三叔公说到此已经是老泪纵横、话不成声了,蓝月亮急忙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三叔公,然后又端过一杯热茶来,让三叔公喝口茶缓缓。

    三叔公缓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就在二十虎离开没几天,北齐后主便让人给兰陵王送去了毒酒。当是二十虎即便不在兰陵王的身边,但只要他们人在京师或者分别驻守在边关,北齐后主是绝对不敢如此做的。可是,悲剧究竟还是发生了。二十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赶到兰陵王府,从兰陵王身边的人得知真相之后羞愧难当,便欲一起自裁以谢天下。”

    三叔公说到此顿了一下后又继续说道:“兰陵王身边的家人跟二十虎都很熟悉,他见二十虎如此便急忙拦住道:你们可以一死了之,可是谁来给兰陵王下葬呢?谁来保护兰陵王的遗孤呀?二十虎听了,便一起跪在兰陵王的尸体前发誓,即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世世代代都要受兰陵王的诅咒、即便是万劫不复也要保护好兰陵王的遗孤。同时二十虎便同时改姓为兰,但是又觉得自己都不配姓那个兰字,便就去了这个草字头的蓝天的蓝字了。他们安葬好兰陵王后,便悄悄地带着兰陵王的遗孤来到了这个月亮湾住了下来。经过多少世多少代之后,二十虎的后人还有兰陵王的遗孤和他的后人,全都忘记了自己家以前姓什么了,也都忘记了那一家是兰陵王的遗孤了。可是自此以后,月亮湾蓝姓的每一家人,都没有过一家人健全地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那家有人夭折,就是有人不到中年而亡。即便是那家有人能够长寿一些,他的儿女也会莫名其妙的突然死去。岁月凋零呀,原来二十家的人家现在只剩下17家了,至于那三家是全都故去了,还是为了躲避诅咒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啦,那就不知道了。月亮呀,可能你自小就没见过可心的爸妈吧?那是因为可心的妈妈生她时难产死去了,可心满月那天她爸爸失足掉下了山崖。而你的爸爸妈妈,在你三岁的时候就差点一起坠崖而亡,你哥哥四岁的时候被一颗突然倒下的大树压在下面,若不是当时有人在那儿经过,你哥哥也早就死去了。所以,月亮呀,我一直怀疑你家可能便是兰陵王遗孤的后人。”

    “啊!怎么会这样呀?”蓝月亮长大了嘴巴说道:“三爷爷,要说有谁可能是兰陵王的后人,那也得说我哥才是。您看我哥英俊潇洒、气概非凡的,而且我哥的武功可高呢。”

    “月亮说什么呢,三爷爷说的是月亮湾的事,我才来这儿几天哪,怎么跟我又扯上关系了?”蓝天插话说道。

    “哎、哥,你没听三爷爷说还有三家不知去向了吗?没准你就是那三家中一家呢。也许是他们为了更好地保护兰陵王的后代,而有寻找到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地呢?没准就是哥的家乡那一块呢。”蓝月亮坚信蓝天就是兰陵王的后代,这样蓝天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于是他打断了蓝月亮的话说道:“月亮先不说这些了,三爷爷您刚才说要我去办一件事,这事不会跟您刚说的兰陵王有关吧?”

    “还真的是有关,娃子,爷爷想拜托你把爷爷写的一篇祭文和求告兰陵王的信带着,然后寻找到兰陵王的寝宫。爷爷请你代替爷爷在兰陵王的寝宫前几点一番、宣读祭文和求告兰陵王的信,读罢就将祭文和求告信一起焚化。如果兰陵王还有怨气,就让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往我一个人身上发泄吧,别再难为蓝姓的孩子们了,他们受的苦受的罪已经够多的了。”三叔公说着便从床上的一个大木箱子里拿出两个信封递给了蓝天。

    蓝天接过三叔公递给的信封说:“三爷爷您放心,我一定找到兰陵王的寝宫,我也一定会按您说的那样去办的。不过我还想在写一篇祭文,我要告诉兰陵王如果当初他十分信任二十虎,把自己的苦衷说出来,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会少些悲剧。而兰陵王也将会为华裔大地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他的英名也会流传更广永存万事的。再有,我要说的是三爷爷不必再为此事操心了,您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且您做的非常非常的之好。所以我还要告诉兰陵王,如果在他明白事情的真相,以及二十虎因为尊重他和对自己行为的忏悔以蓝为姓,千百年来承受着心里责难和来自他诅咒的双重压力,过得全然不是正常人生活。如果他不停止以前的一切、自毁诅咒,那么我将……”

    “娃子,万事不可鲁莽呀。我相信兰陵王在天有灵,在我们告诉他真相和现在的实际情况以后,一切都会过去的。而兰陵王仍将是我们心中的王,我们心里的英雄。”

    整 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