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10节:灵异怪事

第210节:灵异怪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如果说三叔公的话让蓝天的心归于了平静,那么蓝天的话就是醍醐灌顶了,三叔公也从以往的那种极度、而且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压抑中解脱了出来。

    在公元573年距今1500多年之前,兰陵王那样做二十虎这样想都不为错。但是当时代的脚步迈进到二十一世纪以后,许多的观念就该需要重新思考了。兰陵王的诅咒在那个时代或许不是错的,但是就算是还账也该到了尽时了。而且就算是在古代,一人就算犯了株连九族罪,也不过仅仅是处罚那一代的人。当然了,九族都被诛灭了,也就没有后代再可以处罚,也就不可能再被诅咒了。

    蓝天是按照自己的思维,也是抱着一个公平的态度跟三叔公说出那番话的。所以不但语言具有冲击力,而且也极富哲理。

    三叔公在说“娃子,万事不可鲁莽呀”这句话时,眼睛就一直盯着蓝天仔细地端详着。所以他的话刚一说完,便又问蓝天:“娃子,你刚才说你略懂中医是吧。那你跟爷爷说句实话,你是不是火龙体?而且你是不是有两个极阴体的女人?还有,月亮又是怎么完全清醒的,而她又是怎么比以前更、更加的好呢?”

    “三爷爷,我说了您可别笑话我呀。小子我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这么眷顾与我,竟然赐给我留个善良、美丽、温柔、聪慧的太太。嗯她们中有两位都曾被阴寒症折磨的很难受,可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您说极阴体的女子。”蓝天老老实实地回答三叔公的问话。

    “那就是了,那月亮又是怎么回事呀?”三叔公继续问道。

    “三爷爷,我跟您我哥曾经逮着一条鱼王,是一条有这么长、全身金色的大鲤鱼。后来我哥又把那鱼王给放生了,鱼王为了感谢我哥就送给他一个巨蚌。巨蚌里有七颗七彩珍珠,我是捧出那巨蚌后吞入了一颗蓝色的珍珠以后,才得以心神复明的。”蓝月亮抢话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比划着,彷佛她亲眼得见的一样。

    “哦,怪不得、怪不得呀。命,这就是命,好在老天慧眼如柱啊。”三叔公听了蓝月亮的话先是自己叨咕道,随后便问蓝天说:“娃子,有两件东西不知道你敢不敢不知你敢不敢试着穿上一穿?”

    “三爷爷,什么东西呀,难道看看也会有事?”在蓝月亮心里,蓝天是她心中的神。对于蓝天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丫头,多嘴了。”三叔公板着脸对蓝月亮说道,随后便十分期待地看着蓝天。

    “三爷爷,小子虽然不敢妄自菲薄,而且也有自知之明。但是三爷爷既然说了,那么小子便就斗胆的试一试。”蓝天起身给三叔公深鞠一躬道。

    “嗯,像,太像了。娃子,你等着啊。”三叔公再次端详着蓝天说道,说完便急急地奔向里屋去了。

    三叔公去里屋了,蓝天看着三叔公的背影摸了摸鼻子对蓝月亮说:“月亮,不会被你言中了吧?可这也、也太那个了吧?”

    可是对三叔公十分了解的蓝月亮,此刻心里却是十分的沉重。听了三叔公刚才的话,蓝月亮心里便敲起了小鼓,于是她便对蓝天说:“哥,不看也不试了行吗?你想月亮湾这么穷,会有啥稀罕东西呀。对了,可心和张恒俩人怎样了,咱得了。”

    “月亮,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是吧?没事,刚三叔公不是说了吗,命这东西奇怪得很,如果真的是有宿命的存在,那么你躲也是躲不开的。先看看三叔公一会儿会让咱看啥东西吧。”蓝天宽慰着蓝月亮说。

    “可是,我怕。哥,月亮求你了,加上婕姐她们一块求你了还不行吗?”蓝月亮摇晃着蓝天的胳膊央求道。

    “月亮,如果你都不相信我,那我的自信心也就全没了。哈哈,再说了咱还不知道三叔公会拿来什么呢,你就害怕什么呀。”蓝天信心满满地说道。

    蓝月亮听了敢要开口说话,却见三叔公拖着一个大木箱从里屋走了出来。三叔公一边拖着大木箱子往外走一边对蓝天说道:“娃子,来,搭把手。哈哈,人老不服老可真是不行呀。就这么个木箱子,在早年我一个人抗两个都行。现在连拖都快拖不动了。”三叔公见蓝天上前提起木箱并把它放到外屋的当中,就又对蓝月亮说:“月亮丫头,爷爷知道你担心。不过爷爷也告诉你,如果没把握我也不会往你男人试的。哈哈,这女娃呀,一旦有了自己的男人,她那一颗心可就全都扑在她男人身上了。可是这样,往往会做糊涂事的。”

    “三爷爷,您净故弄玄虚的,人家可不就害怕呗。不过您这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呀?不会是兰陵王的东西吧?”蓝月亮嘟着嘴说。

    三叔公听了蓝月亮的话便说道:“嘿嘿,你还真就猜对了。娃子,这箱子里装的就是兰陵王的东西。里面有一个兰陵王常戴的脸谱,再就是兰陵王穿的一身金铠甲,还有他的佩剑。娃子,你先打开箱子如看完以后,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心里有戴上脸谱和穿上那身铠甲试试的意思,那你就试试。如果心里没有,那就算了。记住,万事随心不可勉强。”

    “三爷爷,这箱子里装的是兰陵王常戴的脸谱、他的金铠甲和佩剑?这、这是多么珍贵的东西,说它价值连城一点都不为过的。您”蓝天惊疑道。

    “不错,就是那三件宝贝,爷爷我就是这一代的护宝之人。娃子,如果你与它们有缘,那么这些宝贝就全都属于你啦。来,打开箱子”三叔公说起三件宝贝时眼睛里放着光,但是说到如果蓝天若是跟宝贝有缘,宝贝就全归蓝天时,语气是那么的平静,眼神也是那么的平淡。

    “哦,可是三爷爷,小子蓝天无德无能,又怎么敢观瞻这三件宝贝呢?别说小子与宝贝无缘,就算是有缘也不敢将宝贝据为己有的。”蓝天有些战栗地说道。

    “娃子,怎么又看不开了呀?这可就不是你啦。大丈夫放得下可赞,但是还要拿得起呀。再说了,你若真与这宝贝有缘,那流传千百年来的诅咒也就会为此化解开了的。娃子,宝贝再珍贵也是有价的,人命再贫贱无都是无价的。娃子你若能救月亮湾蓝姓人家于灾难水火之中,那可是能用价来称量的?”

    “三爷爷,小子明白了。好,我便试试看。”蓝天说着便就去掀那只大木箱子的盖子。

    箱子盖才掀开一道缝,却就见箱子里“唰”地一道金光射出。那道金光投射到对面的墙上,显现出一个虚幻的人形。

    但见那个虚幻的人形,身穿金甲头戴金盔,脸上戴着一个狰狞的黑色金属脸谱。

    “啊?!兰陵王。”三叔公和蓝天同时惊呼道。

    三叔公是根据一辈一辈传下来的记忆来判断的,蓝天则是根据后世之人对兰陵王的描绘而做出判断的。蓝月亮也惊呼了一声,不过她只是颤抖地“啊”了一声,因为她并不清楚兰陵王的装扮。

    “不错,我就是兰陵王。”投射在墙壁上一身金盔金甲戴着面具的人形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终于来了,我可是苦苦地等了你一千四百多年呀。”

    “……”三叔公和蓝天看着那个金色的人形,听着他说的话,但是却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蓝月亮更是因为惊诧,而说不出话来了。

    “你、把箱子打开,穿上里面的盔甲,戴上面具。”那金色的人形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指着蓝天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哦,可是穿上了又怎样呢?”蓝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

    “去穿,穿上了,自然你就会知道的。”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怒气说道。

    “好吧。兰陵王你既然在此显灵现身了,那就先把你设下的诅咒给解除了吧。”蓝天一边打开箱子从里面往外拿盔甲一边说道。

    “本王显灵之时便是诅咒解除之刻,快穿。”低沉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哦,蓝千三替所有二十虎的后人谢过兰陵王啦,”三叔公听了那人形的话急忙跪倒在地磕头叩谢道。

    “你起来吧,念在你替本王做事和守护这本王魂灵的份上,本王还你一个心愿。你是想长寿还是想让你孙女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呢?”那金色的人形看到蓝天正在往自己身上披挂铠甲,低沉的声音便有了一些生气地说道。

    “谢兰陵王,小人再长寿也是如此了,如兰陵王能还小人孙女女儿之身,小人甘愿为兰陵王当牛做马。”三叔公听了那金色的人形的话,便不停地磕头道。

    “你去外面找你孙女找到了就在外面等候。本王与他的事说完,便唤你们进屋。还有那个女娃娃你也得出王的秘密除了他之外,不得让第三个人知道。”金色的人形发出的声音不再那么低沉了。

    “我凭什么出去?再说,谁知道你会不会使诈,等我们出去了你再对我哥做出不利之事来呢。”蓝月亮听说让自己也出去就不干了。

    “女娃娃,本王若是对他不利,你即便在这儿又能怎样?”刚刚不怎么低沉的声音,此刻又开始低沉起来,而且声音里还夹杂着一丝令人浑身发冷的感觉。

    “我不能怎样,也不会怎样,但是如果你想害我哥,我可以跟我哥在同一时间里去死。”蓝月亮不理会蓝天递过来埋怨她的眼神,大胆地冲着那人形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个女娃娃。本王身边当初若是也有一个象你一样的女人,那本王也就不会有如此悲惨的下场了。好,你留下,不过你要保证一会儿你听到的、看到的,全都不能对第四个人说起。否则本王便就让他死,却偏偏要你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饱受心灵之痛。”

    “哦,我答应也保证,兰陵王你真可爱。”蓝月亮一兴奋便有些口无遮拦了。

    “月亮,怎么说话呢?”将铠甲披挂好的蓝天微微地斥责了一句蓝月亮,这倒不是蓝天惧怕这个人形的影子,而是他从心里对兰陵王的尊敬。

    “不妨事、不妨事的,哈哈哈,本王喜欢这丫头,喜欢这丫头说的话。娃娃,披挂上这身铠甲后你有什么感觉?哦,对了,面具、还有那把剑,你把面具戴好,然后用左手握住那把剑。对现在你可以说了。”那金色的人形指挥着蓝天戴上兰陵王的面具,又让他将那把宝剑持在左手之上。

    “你是谁?为何与本王的装束一样?”

    披挂好盔甲、戴上兰陵王的面具、左手持定兰陵王的宝剑之后,蓝天看着墙上的人形开口便问道。

    蓝天的话一出口,便就让蓝月亮浑身一激灵,不过她在此刻不敢随意地插话。

    “哈哈哈,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咱俩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我乃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兰陵王,而你却是当世的兰陵王。”那金色的影子说道。

    “你是我?我是你?那你为何到今天才与本王会面?”身穿盔甲头戴面具的蓝天说道。

    “唉,这就是因果相报呀。一千四百多年前的我,因一时愚钝错怪了亲随护卫二十虎,因此在转世投胎之时,我的灵魂便被锁在了这张面具上。致使在一千四百多年的时间里,我的灵魂都不得与转世的肉身聚合在一起。

    唉,这肉身与灵魂两厢分离的痛苦实在是难捱呀,也幸亏二十虎和他们的后人,把我的面具和身盔甲保护的这么好,才没使我的灵魂破散开去。

    唉、原本以为肉身与灵魂相融是件遥遥无期的事了,不想却因为两个女娃娃,使我的转世肉身来到这里。更是因为兰陵王独特的本性,让你敢冒风险打开了只箱子。在你披挂上这身盔甲、戴上兰陵王的面具、手执兰陵王的宝剑那一刻起,你的肉身便与我的灵魂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哦、不,是兰陵王**与兰陵王的灵魂融汇融合了。

    你知道吗,过了今天以后,兰陵王便不会再又复活的机会了,兰陵王的肉身与兰陵王的灵魂不能融合,这相互分离的肉身和灵魂将会给这个人世带来巨大的灾难。这个日子距离越近我就越是害怕,虽然我用尽全力控制着躁动的灵魂,但还给蓝姓之人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哦,好、好哇,今天在这个最后的日子到来之刻,咱们终于融合了,灾难过去了,蓝姓的子孙将不再受苦受难了。这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呀,古人诚不欺我。一刻之后这个影子将永远地消失了,兰陵王,或者不管你叫什么,但是你都要继续着兰陵王该做还没做完的事情,还有就是替兰陵王的灵魂还人情债。

    兰陵王你要记住:只有经历了磨难并且能够生存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堪用之人。但是受尽磨难之后,仍不可以骄奢淫逸。有必要的温饱舒暖即可,若是让这些人过于贪图富贵,那么他们的下场将会更惨。你一定要记住这些。

    还有二十虎及其家人以及后人都取为蓝姓,而你也恰巧生于蓝姓之家,以后就由你组建一支蓝家军吧,兰陵王守护华夷大地的重任也就有你和蓝家军来完成吧。

    这套盔甲、面具和你左手上的宝剑已经与你融为一体了,这金色的影子散去时,你身上的盔甲、面具和宝剑也就会隐藏到你的身体里去了。它们在必要之时将会显现出来并发挥出它们惊天地的威力,助你荡涤人世间之污浊。你要好自为之呀,我去了。”

    话说完了,那投射在墙上的金色的影子也慢慢地开始淡化了,在他还有一点淡淡的影子时便朝院里喊了一声:“蓝千三,带你孙女进屋来吧。”话音落,人影散。

    三叔公找到蓝可心和张恒之后,便带着回到院子里并一直站在院子里等候着。没进院时蓝可心和张恒还都神智清朗着呢,可一进院子两个人便就全都呆头呆脑地一动不动傻站在那儿了。

    听到屋里的喊话,三叔公便急忙领着蓝可心走进屋里。此时就见一团金色的雾,围着蓝可心急速地转了一圈。就见一团金光将蓝可心完全地包裹了起来,随后那金光又电光火石一般地倏然散开,再也看不见一丝一毫的踪迹了。

    随着那团金色的雾倏然散去,只听蓝天“哎呀”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便身体朝后“噗通”一声仰面摔倒在地。原本穿在他身上的铠甲、戴在头上的面具和他左手执着的宝剑,也在这一刻全都不见了。

    见到蓝天突然倒地,蓝月亮急忙扑了过去并急切地喊道:“哥,你怎么啦?”

    被三叔公带进到进屋里的蓝可心,听到动静茫然地揉了揉眼问道:“爷爷,我啥时进屋的?”

    院子里地张恒听到屋里的喊上,神智突然一下清醒了,就见他他猛地窜进屋来大声喊道:“老大,老大怎么啦?”

    墙壁上的金色人影的不见了,蓝天双眼紧闭倒在地上,再往蓝天身上和大木箱子里看了看,兰陵王的盔甲、面具和宝剑全都不见了。三叔公便明白了一切。

    整 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