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15节:非常之举

第215节:非常之举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蓝月亮眼里含着泪,嘴角却挂着笑,头上蒙着盖头低着头,走起路来如风摆荷叶的一般。

    蓝月亮的泪,蓝月亮的笑,全是因为高兴和激动。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心爱的哥——蓝天,这么地爱她、宠她,并且为了她而入乡随俗地按照月亮湾的规矩举办这场盛大的婚礼。

    不过今天的蓝月亮跟以前的蓝月亮全然的不同了,她心中的有感动,但是她已经能把感动埋在心里,而不会像从前一样哭诉出来了。她知道她的哥不喜欢她那样也不要她那样,她的哥要的就是她开心、快乐和幸福。

    “姐,你慢点,看你急的像是嫁不出去似的。”搀扶着蓝月亮的蓝可心看到蓝月亮走路急急的样子便小声地在她耳边道。

    蓝月亮听了便低声地回道:“这哪是我急呀,你要是不那么推着我走,我能走这么快吗。你该不会是急着上台见张恒去吧,出息样,才一个小时没见就急成这样啦?这要等到你出嫁时,恐怕不用人搀扶你自个飞着就来了,还我。”

    “哎呀姐——,行,咱慢慢走,看谁着急。”蓝可心嘴上这么,可脚下却没有一点放慢脚步的意思。

    手牵红绳,蓝天和蓝月亮双双来到台上。见他俩一上台,三叔公便从坐着的椅子上起身走到张恒的跟前低声地跟他了几句话,随后张恒便喊道:“吉时已到,请三叔公主持婚礼。”

    刚刚上台时三叔公还有些拘谨呢,可是当听到张恒喊出“吉时已到,请三叔公主持婚礼”时,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严肃的神情略带着一丝喜悦另外还有一些令人看不懂的表情。三叔公先是走到蓝天身侧跟蓝天了两句话,随后便按照礼数开始了婚礼仪式。

    ……

    婚礼仪式其实很简单,鼠帅在此就不再赘言了。唯一不同的是,蓝天是当着所有的人面掀开了蓝月亮头上的红盖头并紧紧地拥抱了她一下。

    在县委张书记、刘县长纷纷讲话表示了祝贺以后,婚礼也就将近尾声了,这让心里十分着急的领导们松了一口气。可是此时却听张恒又道:“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新郎、新娘讲话。”着便把话筒递给了蓝月亮。

    蓝月亮接过话筒道:“我没有太多的话,唯一想的就是感谢月亮湾,感谢今天在座的所有的人。我想我爸我妈和我哥他们一定会在天上看到的,因为有了你们才有了我的今天。”到此,蓝月亮已是热泪盈眶不下去了。

    蓝天轻轻拍了拍蓝月亮的香肩,顺手接过她手里的话筒道:“我太太因为感动所以现在心情特别的激动,她想的话就由来替她吧。在以前的一天,命运把月亮抛向了一个苦难难捱的境地,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她的战友还有在座的乡亲们帮助了她。你们把自家攒的几十、几百的血汗钱全都拿了出来帮助月亮,才使她度过了那道鬼门关。月亮要感谢你们,我更要感谢你们。因为没有你们那我也就不可能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好的妻子啦,所我和月亮这次回来就是来报恩的。”蓝天话一完,台上台下立刻议论成了一片。

    而蓝天完话便要屈身下跪给月亮湾的乡亲们叩头谢恩,但他的身躯刚一做出动做,他身边的蓝月亮便急忙拉住他小声道:“哥,不能跪。你要是一跪,那三叔公他们怎么办?你总不能让他们跪下吧?”

    “哦,”蓝天回头看了一眼三叔公他们,又看了看蓝月亮。蓝月亮对他点点头道:“哥,不是咱们不能跪,只是现在不是跪的时候。哥,你总不能看着快90岁的三叔公他们也跪下吧?”

    “好吧,”蓝天顺从了蓝月亮的话,然后站直了身体道:“也许对于城里的人来几十块钱根本算不上什么,几百块钱也就是那么回事。可是我知道对于月亮湾的人来,别几百块钱就是那几十块钱都有可能是这个家一辈子的积蓄。拿出一辈子的积蓄来帮助月亮,那不叫倾囊相助,而是应该叫倾家荡产的相助。我们这次来了以后我问过蔡大伯,蔡大伯月亮湾的家家户户全都给月亮家资助了。可是当我们怀着感恩的心去还钱的时候,却没有一家人认更没有一家来拿这个钱。如此大恩大德,叫我们怎么能报呀。跟大家,那天看到此情此景我哭了,这是我打记事以来少有的第二次哭。也因此我们才制定了一个报恩计划,计划的第一部分就是先让月亮湾富裕起来,每家每户都能住上好房子。那些房子大家都已将看到了,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就去找这个张恒的,我相信他一定会把房子建到你满意为止。光有房住还不够,因为我知道大家口袋里没有钱。光有钱不行,还得有文化。有了文化,我们还得知道更多的国家大事。光知道了国家大事也还不行,我们还要参与其中。所以我们便把计划一个一个罗列了出来,刚才张恒已经跟大家了。我要重复的是恳请你们把孩子都送进月亮湾的学校,让他们去学习然后走出大山闯荡世界。不过大家不要为孩子们出去了,月亮湾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发愁。我相信到了明年,一定会有很多外村姑娘想要嫁到月亮湾的,也一定会有很多小伙想要来月亮湾当倒插门女婿的。到那时,你们一定会后悔没多生几个娃。”

    “哈哈哈哈”蓝天的话一完,立刻引来一阵大笑声。

    众人笑过之后,蓝天又继续道:“近日我们请来了许多专家,他们分别对月亮湖、对月亮湾的大山和土地都进行了科学的考察。专家们为我们提出了许多建议,而且你们的月亮丫头已经安排人进行针对性的各类种子的都买了。这些以后都回由蔡大伯慢慢的跟大家,我要的是蓝月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不是月亮个人的,这个公司是月亮湾的。凡是月亮湾的村民、年满18岁以上只要你们愿意便可以加入这个公司。公司将会根据你的年岁、特长安排你去做你能力所能及的工作,不管是种植还是畜牧,不管是看护月亮湖还是看守停车场,公司给予你们的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不低于5钱。还有一件事,专家们咱们月亮湖里产出的鱼,是最美味也是营养最高含维生素最全的鱼。更难能可贵的是月亮湖里的鱼完全没有污染,专家估计每斤鱼市场售价约在50快钱以上。还有我们这大山里的中草药等等,我们月亮湾有很多的宝,我们要有计划地配置这些宝,让它们持续地生长,让它们给月亮湾挣更多的钱。所以我们商量以后决定,按月亮湖现有的形状,把月亮湖扩大一倍。把山泉引入月亮湖,让月亮湖不但成为世上最好的山泉水,更让它给月亮湾养出更多的鱼来。”

    看到太台下的人们听得有些发痴了,蓝天便拉回话题道:“因为激动,我的话也多了。我替司仪一句话,婚礼结束,请大家入席和喜酒,谢谢。”

    蓝天完朝台下拱了拱手,然后才领着蓝月亮走到坐在台子上的张书记、刘县长等人跟前。一走进蓝天便拱手道:“各位领导对不起呀,这习俗之事我这个外来的女婿不敢破坏,还请各位领导不要责怪蓝天迎接来迟呀。”

    “哈哈哈,一开始心里还真的有些怪,不过若非如此我们又怎么能亲眼看到如此精彩的场面呢。”见蓝天领着蓝月亮走到近前,张书记起身道:“蓝天呐有件事你也不能怪我哟,听了蔡家集乡的回报以后,我便派人对你们进行了调查。接过只调查出蓝月亮去往T市了,并且在T市的蓝天集团工作。刚才你自称蓝天,我也就完全明白了。”

    “张书记、各位领导请到后面帐篷里就坐,蓝天有话想跟几位领导。”蓝天并没去接张书记的话头,而是巧妙引导着道。

    “好,今天我要好好向你讨教一下酒量,我听你还没真正醉过是吧?”张书记随着蓝天的引导一边走一边道。

    “哦?看来张书记的工作做得很细呀,没醉过这话是假的,不过我确实没醉过几次。哈哈,看来张书记也是酒中仙呀。”听了张书记的话,蓝天心里就是一愣。看来他的调查工作做得还真的不简单呀,只是不知道他跟张建国是什么关系。不过这话蓝天怎么可能当着众人的面去问呢。

    走到帐篷门口的时候,蓝天对张书记道:“张书记请,我去安排一下三叔公他们就过来,月亮你先替我照顾一下各位领导。”

    “哦,你忙,照顾老人家是应该的。”张书记大度地道。

    离开帐篷走到一边后,蓝天掏出了他那部黑色的手机。拨通号码后蓝天便道:“你速去找张建国,找到后拿你的这部手机给我回话,我有急事。”完就挂掉电话,坐在一块石头上点上一支烟等着回话了。

    一支烟刚抽完,黑色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喂,你小子不想活啦,竟敢出卖我。”电话一接通,蓝天就假意地吼道。

    “哎,干吗呀你,连问都不问候一声,一开口你就骂上了。”电话那边张建国道。

    “少来,狮子你在一边一定能听得到,一会儿这小子要是有半句假话,你就立刻把这小子给我弄死。”蓝天冲着手机吼道。

    “我听着呢,你杀我立马就杀,不过老大我得问一句,究竟为嘛杀他呀?”电话那边天狮抢过道。

    “他把我给出卖了,你该不该杀?”蓝天继续吼道。

    “哦,要是那样,他该杀。不过老大他把你出卖给谁啦?”天狮继续憨厚地问道。

    “谁,我还不知道呢,你把手机给他,我有话问他。”蓝天缓和了一下口气道。

    “你甭问,我全还不行?”张建国接过手机后道:“我是Z省蔡家集的人,张建华是我哥,也是那的县委书记。他向我打听蓝月亮的事,你我能不实话吗?不过,我可没把你的事全跟他呀,你若就这么把我杀了我觉得冤枉,还是特冤枉的那种。”

    “哼,我猜就是你,你哥一要跟我比比酒,我就十之**想到你啦。跟我你哥还有那个刘县长的为人,不许有半句假话。否则这辈子你也别想娶洪梅大姐了。”蓝天心气平和了很多道。

    “哎,你杀行,但是你却不能阻止我娶洪梅。你若是再敢这么威胁我,我还就什么都不跟你了。”张建国也不含糊地回道。

    “行,你既然不想让你哥多挣些政绩往上爬,你既然敢拿娶不娶红梅姐跟我打赌,好吧,你等着吧。这辈子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不信你就试试。”蓝天威胁道,不过完话以后他自己也偷偷地笑了起来。

    “哎,你、你可是我们的大老板呐,怎么连句玩笑话都听不进去呀?行、行、行,我我还不行。我给我哥打80分,除了他急功近利之外,做事想事还是想着老百姓的。不过他的急功近利也情有可原,毕竟他为政的这个县很贫困,而在Z省县一级的领导中他的学历和能力又是最高的,可以理解吗。怎么老大,我哥找到你头上了?”张建国如实地道。

    “他的弱点和他优点。”蓝天又问了一句。

    “刚不是了吗,他的弱点就是有些急功近利,哦,还有就是看不起为官昏庸者。优点吗,他确实是想干出点名堂,这其中也包含着为百姓做点实事。”

    “行了,你的命暂时留在狮子手里,如果我查证不实,你可就要小心了。还有以后他再找你打探一些事,你的嘴巴最好闭严实点。”蓝天完便挂断手机朝帐篷那边走去。

    走进帐篷以后蓝天对张建华(张书记)道:“刚才我去看三叔公他们三老,他们书记、县长第一次来月亮湾,非要过来给书记、县长敬酒。我个人觉得让几位老人家过来有点那个了,就替书记答应了他们一会儿书记亲自过去给他们敬酒去。您”

    “哈哈,尊重老人是中华民族的美德,这样我这就去,嗯、你们就不要去了,这么多人去还不惊着老人家们呀。你们坐,慢慢喝点运动着,一会儿可得好好地跟新郎喝几杯。蓝天,走——”张建华精明跟猴子似的道……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