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18节:巧计安排

第218节:巧计安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属于蓝天和蓝月亮在月亮湾该做的事,全都做完了并且极大地超出了预期。蓝月亮心里十分的激动,来月亮湾时她就知道蓝天一定会有所为的,只是不知道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出来。

    为了把月亮湾的事做得更好,蓝天给了张恒四天的时间,让他把蓝可心送到T市交给陈璐,同时也让他把自己该办的事办了。

    送走了张恒,蓝月亮**持着月亮湾的事,而蓝天则是猫在三叔公的家里,与三叔公叫来的月亮湾蓝氏一族的年轻人一一见面详谈了起来,最后蓝天选择是20个身强力壮并且自愿跟随蓝天的17、8岁的小伙子。蓝天首先传授给他们一套**,让他们每天早晨和夜晚到深山里去练习。蓝天对他们说:你们有想不通的或者练习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来问。最后说:三天以后我要对他们进行考核,不合格者将只能留在月亮湾,但是蓝天却没有对他们说合格的标准是什么。

    其实蓝天自己也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他这么说只是想激励一下这20个17、8岁的小伙子,也想看看在这中无形的压力下,他们将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出来。

    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20个小伙子待在练功的地方等着蓝天来考核。如约而来的蓝天看了一眼站成两排的小伙子们,感觉到虽然仅仅是三天的时间,可是这20个小伙子却有着脱胎换骨一样的变化。只见他们一个个精神饱满、神采飞扬地站在那里,一个个看着蓝天的眼神也全都充满了自信。

    “考核第一项,你们自愿组合两个一组进行对打,胜者站到左边,负者站到右边,现在开始。”蓝天没有过多的语言,开场便道。

    “是。”20个人同时应了一声,然后便各自找到自己的同伴开始对打起来。

    蓝天站在一旁仔细观看着20个人的全身各部位的动作,不时点点头又不时地摇摇头。

    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一半的人躺在了地上,而另一半的人则是勉强地站在与他对打的同伴的身边。没有人站在左边,也没有去站在右边。

    “你们既然胜了为什么不站到左边去?你们躺在地上便是败了,为何不站到右边去?”看到眼前的情形,蓝天问道。

    站着的人听到蓝天的问话答道:“虽然他们被打倒了,可他们却不是败在我们的武功上。只是因为我们几个人平时力气大一些,他们的力气相对小一些才会这样。若是真正论我们这三天所学所练得,他们却要比我们略强一些。所以我们谁都没有赢,谁也没有输。”

    “好,”蓝天在心里暗赞一声,随后便说道:“第二项考核开始,你们看我手里有20枚硬币,一会儿我把它们随意一抛,我要求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把硬币全找回来。找到者胜出,找不到者出局。现在开始——”蓝天说着一抖手便将20枚硬币朝四面八方抛去。

    “呼啦”一声,随着硬币的抛出,20个人便也四下散开去寻找被抛出去的硬币了。

    硬币抛出后,蓝天一长身便上了一颗大树居高临下地观看着。

    蓝天让这20个人去捡抛出的硬币,是想检验他们的细心和耐心,同时也是在观看他们相互间关系如何。如果两个人同时发现了一枚硬币,那么他们是争、还是让呢?如果有一个捡到两枚硬币,而另一个人却一枚也没捡到,那么捡到两枚硬币的这个人又会怎么样做呢?

    十几分钟过去了,20个人陆陆续续地回来了。结果即在蓝天的预料之中,因为回来时,20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枚硬币。但是结果也在蓝天的意料之外,因为有两个人拿着硬币走到蓝天的跟前说:自己手里的这枚硬币不是自己的捡到的,而是别人捡到了两枚给了自己一枚。

    可是当蓝天问他们是谁给的他这枚硬币时,他们却死活都不肯说。

    看着他们低着头的样子,蓝天忽然“哈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蓝天道:“好,今天的考核到此为止,你们——”蓝天说到此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环视着这20个人,看着他们各自的表情。但见所有的人都是十分紧张的表情,蓝天一见便不再故意深沉了,他继续说道:“你们全部通过了。你们要记住今天,以后不管何时何地你们都要记住你们是一个人。现在你们回家去做一下准备,后天我将把你们送到一个地方接受那里对你们近乎残酷的训练。这一去也许三年五载的都不能回月亮湾了,你们有什么不放心的事就全都写下来或者去告诉你们的月亮姐。好了,解散。”

    “兰陵王,请受二十虎后人一拜。”蓝天的话说刚完,那20个人一起跪倒在地齐齐地给蓝天磕了一个头。

    蓝天见20个人一起跪下磕头便慌忙地说道:“哎,你们这是干吗呀,都快给我起来、起来。告诉你们,现在没有什么兰陵王了,我只是你们的大哥,以后带着你们去做咱们认为该做的事,遵守我们先人的承诺,完成我辈当尽的职责。兄弟们,以后你们叫我大哥就行了。”

    “是!大哥,日后我们便跟着大哥去做事,遵守我们先人的承诺,完成我辈当尽的职责。”20个人又一起应道。

    ……

    第五天的上午张恒回来,蓝天和蓝月亮也该动身回T市了。

    临行前蓝天先让他的20个小兄弟集合在村口,每人发给他们一套张恒带回来的迷彩服和一些简单的装备,比如水壶、毛毯、指南针、医用急救包、强光手电筒、军用铁锹,然后每人发给他们500块钱,又给了他们两张地图。

    在20个小伙子换好衣服,并在蓝月亮的指导下将各种随身携带的物品都背好、挎好、整理好之后一起来到蓝天的跟前。

    蓝天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对他们说:“你们看,这儿就是咱们的月亮湾。”说完又指着地图上的另一个地方说:“这儿就是你们要去的地方,大体上的路线我写在地图背面了,另外我还给写了一封信。等你们到了这里以后再打开信看,然后按照信里所说的去做。记住这也是对你们的一次考验,你们是第一次走出大山,你们要徒步去到这个地方。所以这十分的困难甚至是艰辛,但是我相信你们20天内一定能够到达目的地的。那里会有你们意想不到的结果等着你们呢,祝你们成功,出”

    “是!”二十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声。

    二十虎出发后,蓝天就蓝月山庄的开发建设的事,再次跟张恒做了交代,并且让张恒在给村民建的新房建好,村民们都搬进新家以后,在拆除村民旧房时一定要有计划地保留几个相对完好的小院。最后蓝天跟张恒说:“有一个让县里、乡里把你捧为至尊宝的想法,你想不想听?”

    “当然想听了,老大你就别卖关子啦。”张恒说道。

    “明天你去镇上和县里,你分别去找乡长、乡书记、刘县长和张书记,记住只有一二把手同时在的时候你才能跟他们说。你告诉他们,蓝月山庄和月亮湾修路、架缆车和修建过山车的工程已经开始招标了,我们的招标书除正常的规定之外,还加上了一条特别的条款,那就是中标单位必须在县里或者乡里注册分公司、开设分公司的基本账户并且进行税务登记。”蓝天神秘地说道。

    “噢——,我明白了。老大,你这是不掏自己的腰包,却又送给他们送了一份超级大礼呀。行,我一定把这事办好。”

    “还有你安排人尽快跟移动或者联通商量一下,把信号塔建起来。记住这事该花钱的就花点,最主要的是让这里能顺畅地与外面通话。行啦,别的就没什么了,我们走了。”蓝天说完便和蓝月亮一起上了车扬尘而去。

    蓝天没有在蔡家集镇上停留,而是开车穿镇直奔县城而去。

    当车平稳行驶时,蓝月亮侧身看着蓝天问道:“哥,你刚跟张恒说的是啥意思呀?干吗要让承包公司在县里或乡里注册分公司呢。”

    “哈哈哈,现在虽然是属地纳税制,但是如果承包咱们工程的单位注册地不在这里,而且以后结算也采取银行转账的方式,那么他们应该缴纳的税金就留在了他们的注册地了。而当他们在县里或乡里注册了分公司,而且也进行了税务登记,那么他们应该缴纳的税金也就留在这里了。月亮你算算,三项工程总造价得几千万呢,按的税率计算,那么他们该缴纳的税金至少得有几百万呢,这是一;第二呢,他们注册在此,注册资金等于是在此地进行的投资。所以咱们岂不是凭空送给他们一份大礼吗?这可是他们花钱都得不到的政绩呀。”

    “噢,我明白了。也就说通过哥这么一弄,让承包公司把原本该交到别的地儿的税都交到这儿了是不是?”蓝月亮说这话伸手去**了**蓝天的后脑勺,然后接着说道:“哥,真不知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你怎么就能想这么多呢。”

    “想知道?好一会儿到县城咱们住下后你给哥开了瓢,看看就知道了。哈哈哈——”

    “哥,你竟瞎说。敢给我哥开瓢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再说了,谁敢给哥开瓢我就跟谁玩命,嘻嘻。”蓝月亮笑道:“哥,既然是件这么好的事,那你干吗不去跟张书记他们去说呀?”

    “*呀你,咱们要是去说,那叫锦上添花,他们不会很在意的,而且效果也未必好。可是张恒去说就不一样了,张恒这算是张恒替他们想的,给他们增添的政绩和业绩,他们得买张恒的账,以后张恒再去办事就更顺当了。”蓝天解释道。

    “哥,等你睡着了,我偷偷给你开瓢你不会怪罪我的是吧?我还真想看看哥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啦。呵呵呵——”这话一说完,蓝月亮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到了县城找了一家看着好一点的酒店住下后,蓝天先给手机冲上电,然后便与蓝月亮一起洗了个鸳鸯浴。洗浴中蓝天自然是不肯放弃这个好机会的,在浴缸里、在淋浴喷头下、在浴椅上把蓝月亮好一通的折腾,所以当洗浴完毕后蓝天只得抱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的蓝月亮走出了浴室。把蓝月亮轻轻地放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蓝天说了声“月亮好好睡会儿吧”,说完便一个人往套房的客厅走去。

    来到客厅,蓝天先用黑色的了一条短信,然后便自己泡了杯茶、点上一支烟,坐到沙发里开始想在来时路上遇到的那次奇怪的遭遇。

    他们究竟是谁呢?他们怎么知道我要走这条高速并且时间掌握的那么准确呢?他们跟踪、拦截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呢?

    是陶氏的余孽?还是章家的走狗?抑或是那些以章氏集团员工隐藏自己真实身份的那些人?

    陶氏的人?应该不会,第一他们几乎是全家覆灭,在这个树倒猢狲散的世道里,是不会再有人替他们玩命的了。

    那么是章氏的人?他们不是全都被投进监狱了吗?怎么还会有人来指挥这次的行动呢?

    不是他们可又是谁呢?自己除了公开与陶氏、章氏作对之外,便没有在其他场合与人公开为敌了。

    蓝天陷入了苦思冥思之中,竟然忘记吸烟了。直到点燃的烟快要燃尽,烟火烫了蓝天的手一下,他才惊醒过来。而就在这时那部黑色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蓝天急忙拿起了一眼,随即便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天龙,你了解到什么了吗?”接通电话后蓝天说道。

    电话那端是天鹰,天鹰听蓝天再问便回道:“还没有,不过种种迹象表明,此事一定跟章氏有关。我已经派人去上海了解情况去了,最晚明天下午就能得到较为准确的消息。老大你在哪儿呢?”

    “我在一个小县城,估计明天赶到省城。你再弄几辆车等我,另外让狮子和凤组尽快赶到省城。这次如果真的是章氏,那么恐怕有些人就难逃干系了。告诉大家做好大干一场的准备吧。”蓝天回道。

    “嘿,太好了。我早就憋得受不了了,老大这次所有的行动你必须让我全程参加啊。只要你让我参加,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天鹰兴奋地说道。

    “行,行动结束后,我要你的命,这个条件如何?”

    “啊?老大,我可是你兄弟呀,这、这也——”

    “哈哈哈,你让老虎好好想想,然后制定几个方案。人一到就立刻展开行动。”

    “是,老大。”

    跟天鹰通完话后,蓝天又分别给陈璐、任妍卉和刘婕打过去电话,告诉她们月亮的事已经安排好了,他在Z省省城办点事,办完事就立刻赶回到T市去。

    几个电话打完了,蓝天沉思了一下又拨通了张虎的手机。

    电话通了,蓝天说道:“虎哥,是我。”

    “老大你可想死我了,你回来了吧。”张虎一听到蓝天的声音差点就要蹦起来。

    “没,我还在Z省的省城呢。虎哥,你安排一下立刻派人奔袭上海的石龙帮,我让老虎在那儿接应你们。虎哥你要记住,第一出发要绝对的隐蔽,不能让任何知道;第二要设计好撤退的路线,不能把视线引入到T市;第三我会让老鹰查一下石龙帮在上海的死对头是谁的,你们的行动便冒用他们的名义,告诉兄弟们不可说漏了嘴;第四你们谁都不能恋战,进入上海直奔石龙帮的各个巢**,进去以后就打、打完就撤;最后一点,这次行动虽然是由虎哥安排的,但是你不能参加这次行动。”蓝天吩咐道。

    张虎听到蓝天前面说的四点连声应是,可听到最后一点时便急忙说道:“老大,这怎么行呢。好几次的事你不让我去,我都听你的话老老实实地待在T市了。可这次远途奔袭,我不去还真的就不放心了。老大,你看这样行吗,我跟着去尽量不露面还不行?”

    “不行,虎哥不该知道自己了,T市的虎哥可是威名远扬呀。好多黑道上的朋友可都藏着你的照片呢,你一露面那就准保有人知道的。所以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完美,虎哥你绝对不能参与。不过虎哥我答应你,后面一定会有让你绝对痛快的事干的。”蓝天连解释带宽慰地说道。

    “老大,哪有那好事呀,就算有了你也会找出许多理由来搪塞我的。”张虎不满地说道。

    “哈哈哈,虎哥,没事的时候去海上练练,等到你不晕船了,那事也就来了。”

    “啊?真的?行,我就在信你一次。不过老大,你要是骗我,我可跟你没完啊。”

    “哈哈哈,行,一会儿你就联系一下老虎吧,我还有事去做。”

    “嗯,老大你可得多保重啊,我知道没有能伤的了你,可凡事就怕万一啊。”

    “嗯,谢谢虎哥了,我会注意的。好了虎哥,我挂电话了。”

    挂断电话蓝天把手机揣进口袋里,然后呷了一口茶,又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在心里把发生的事和自己的猜想整理了一下后,他又拨通了干爸**镇岳的电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