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商帅 > 第219节:巧言妙语

第219节:巧言妙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县城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吃完早餐蓝天和蓝月亮便又启程了。

    上了高速公路以后普桑一路直奔,将近中午时分,普桑就下了高速开进到Z省的省城。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宋、元、明、清的建筑比比皆是。

    蓝天和蓝月亮把普桑丢在路边上,搭乘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师傅一个酒店的名字,便就靠在座椅的靠背上闭上了眼。

    来到酒店,蓝天和蓝月亮连前台都没去,而是直奔电梯上到19层,找到1922房间,没敲门直接扭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老大、嫂子你们来了。”蓝天刚关好房间的门,就看天虎从客厅那边迎过来说道。

    “情况怎么样?天鹰呢?”蓝月亮忙乎着泡茶去了,蓝天一**坐到沙发上问道。

    “他去见一个人,顺便让人开着你那辆车围着城去转悠,一会儿就回来。老大,我一会儿就赶到上海去,虎哥那边的人已经出发了。”天虎从蓝天的手里拿过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后说道。

    “哦,办法你想好啦。行,我明天就在这边公开露面,配合你们那边的行动。我这边只是跟他们周旋一下他们究竟搞什么把戏,你只把天鹰留下就行了。对了老虎,此次去月亮湾遇到一件奇事,你帮我琢磨琢磨这事,……”蓝天把遇到兰陵王魂魄附体和兰陵王盔甲、宝剑以及兰陵王面具与自己融合的事说给了天虎。

    天虎沉吟了一会儿说:“老大,此时我也想不通。不过既然兰陵王的魂魄跟你说了关键之时自有应验,我想老大就不必为此费心思了。老大你那辆Q7就在酒店的地下车库里,车子又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和狮子赶过来会给你发信号的,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记住此次奔袭上海不为别的,只是要打草惊蛇,所以你一定把事态掌控好。再有就是尽量减少咱们兄弟的伤亡,行动结束后一个人都不能留在上海,不管死活。”蓝天拍了拍天虎肩膀嘱咐道。

    “我知道了,天鹰赶到上海后我让他跟凤组在一起并且全都化妆蒙面进行行动,这次如果真的有内情,那一定会牵连很广的。到时我怕事情就不太好办了。”天虎说道。

    “我来这儿之前跟上面联系了一下,他们也去找上次办理此事的国安了解情况去了。我干爸说了,这次坚决一网打尽,不管他是谁。”

    “好,有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另外,老大是不是申请一下,拘捕者格杀的指令呀?”

    “这个不用了,到时我们根据情况定,该杀的找个合适的理由不就行了吗。套跑了、失踪了、自杀了,什么理由不行啊。”

    “哈哈哈,好,这理由充足。老大我走了,再见。”

    “再见。”

    送走了天虎,蓝天关好房门便叫过来蓝月亮。把蓝月亮抱在怀里坐到沙发上,蓝天一手抚摸着她一边说道:“月亮,这几天咱们开车在省城里兜风、转悠着玩,到时可能会有几个或者十几个苍蝇恶心咱们。到要跟他们玩玩的时候你只能坐在车里,绝对不许你跟着打打杀杀的啊。”

    蓝月亮这几天不知怎么着,只要蓝天一搂她抱她抚摸她,她便全身酥软心里就忍不住想要,而且还恨不得整天腻在蓝天的身上。所以此时虽然蓝天说的是件很严肃的事,可是她却依然撒着娇把自己的身子往蓝天的怀里钻着并且一语双关地说道:“这可不行,哥不是说过要让月亮过足了瘾的吗。再说月亮永远都是挂在蓝天上的,怎么可以分开呢。”

    “你个丫头,现在越来越会说话越来越让哥喜欢的不行了。月亮哥又想要你了,对了月亮我怎么觉得遇到兰陵王的魂魄之后,这体内便总是**澎湃的呢。”蓝天低头亲了一下蓝月亮说道,说完便就没再抬起头来。

    一阵**的狂吻之后,蓝月亮得空说道:“我也是,自从哥被兰陵王的魂魄附体,还有那盔甲、宝剑以及面具和哥融合了以后,每次只要哥一碰我,我就、就**的不行。而且每次都特别特别的好,睡醒一觉便觉得全身有使不完的劲。”

    说完蓝月亮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便勉强欠起身来看着蓝天说道:“哥,你知道,以前你就特别的猛,幸亏月亮是习武之人而哥也温柔体贴,月亮才勉强能够承受得起。可璐璐姐、妍卉姐就惨了,她们说每次你跟你做完那事时候,整个人就都快虚脱了,得缓好几天才行。哥现在这样,连月亮都承受不住了,恐怕她们就更不行啦。哥,以后每天由两个人陪你好吗。”

    “啊?这样呀,可、可那——”

    “嗛,难道哥就没想过,左拥右抱一床三好?”蓝月亮撇了一下嘴道。

    “我——”

    “呵呵,说不出口了吧。再说了这一来是为我们好,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哥给的爱,而且还不会让身子过于乏累。二来也是对哥好,若哥总不能畅快淋漓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也不好。”蓝月亮解释着说。

    “哦——”

    “对了哥,还有一件事月亮不知该不该说。”蓝月亮说完了又想起一件事来。

    “什么事”

    “就是雪儿的事。”

    “雪儿怎么啦?”

    “哥,你以为你把雪儿安排的已经非常好了是吧?不错,但是雪儿的生活和她的两个孩子,哥确实安排的非常好了。可是雪儿的心里呢?我在幼稚园值班巡夜时,曾在雪儿的窗前经过。都半夜了,孩子也都睡了,可雪儿的房子里还亮着灯。我悄悄靠近她房子的窗户,却听到雪儿一个人在房里对着熟睡的孩子在小声的自言自语,她一边说还一边小声地抽泣。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在想那个人呢,可是后来仔细一听才知道她是在跟孩子们说哥的好,说自己的孤独和寂寞。”

    “哦,是吗?那以后你就多陪陪她,周末就接她回家住两天。”蓝天顺口说道。

    “不接她回家也许还好点,接回家了恐怕她就更难受了。哥,你难道还没听出来月亮想要说的吗?”

    “啊,你想说什么呀?”

    “哥,只有你能让雪儿不孤独不寂寞,只有你能让雪儿真正的快活起来,让她对以后有盼头活着带劲。哥,这么长时间了,我看得出雪儿真的是个好女人,而且你还她两个孩子的爸爸呢。哥,你就也要了她吧。”

    “啊?月亮你说什么呢,你——”

    “哥,如果你身边只有一个女人,不管她是我还是谁,那么那个人都不会做也不会想把别的女人推到哥的怀里的。可是哥不是普通的人,按说呢哥与兰陵王的魂魄相融了,那么哥就是王爷啦,伟大的王爷有个三宫六院的不是件很平常的事吗。再说以后我们慢慢都有孩子了,而你又精力旺盛,那你怎么办呀?难道哥还去外面——啊?”蓝月亮说。

    “哎呀月亮,你都说些什么呀,是不是找打呀?来,看哥的家法伺候。”蓝天说着便朝蓝月亮的**轻轻拍了几下。

    “噢哥嗯月亮先不说了。哥,趁狮子还没来,咱们去卧室”

    ……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了套房卧室里梦中的一对鸳鸯,先醒来的的蓝天看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起身穿上睡袍来到门口问道:“谁呀?”

    “先生,我是酒店餐厅的,给您送餐来了。”门外一个声音说道。

    蓝天透过门镜往外看了一眼,门外果然有一个侍应生穿戴摸样的人,旁边还有一辆送餐车。不过那人的神情却告诉蓝天,他绝对不是酒店的侍应生。于是蓝天便用广东话说道:“你送错了,我们没有订餐。”

    “哦,请问您是从T市来的蓝天先生吗?”门外的侍应生不甘心地问道。

    “不是,我是从广州来的。”

    “哦,对不起先生,可能是我搞错了。”

    侍应生走了,不过他是边走边回头地又看了看蓝天住的套房。

    “谁呀哥?”这时蓝月亮也起来穿好衣裳了。

    “是只苍蝇,没想到他们还真够快的,咱们刚住下,他们就找上门了,而且还指名点姓地说找我呢。”蓝天看着门外不屑地说道。

    “哦,这下可有的玩啦。哥,下面你想怎么玩呀?”蓝月亮兴奋地说道。

    “嗯,先吃顿饱饭,然后让我的月亮再休息一下。听完天鹰的情况汇报,再等天狮过来再说。”

    “嗯,哥最疼月亮了,行,全都听哥的安排,嘻嘻。”

    想谁谁到,刚念叨完天鹰和天狮,蓝天的黑色手机就连着响了两下。蓝天拿起手机回了一条短信,然后对蓝月亮说:“月亮收拾一下,他们马上就到。”

    “哦,起来时就把屋子收拾好了,我去泡茶去。”蓝月亮亲了蓝天一下扭身走回客厅泡茶去了。

    天鹰是乘电梯到16层,然后爬了三层楼梯到蓝天住的套房的。而天狮则是乘电梯先到20层,因为他开的房间是2022,正好在蓝天套房的上面。天狮进屋打量了一下,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把窗帘都拉上,这才悄悄地顺着楼梯来到19层走进蓝天住的套房。

    “狮子,你想死我啦。快让我这才几天啊你怎么养的这么肥呀?快告诉我,王玫和王晴是不是有小狮子啦。你也真不厚道,姊妹两人你个人全包了,也不知道给我留一个。”天狮一进门,天鹰便蹦过来跳到他身前嘚吧起来了。

    “还别说,王晴还真的总念叨你。”有了女人的天狮说话时嘴不像以前那么笨了。

    “噢,王晴念叨我什么呀?是不是想改嫁呀?”天鹰不明就里地问道。

    “她一郁闷就说,要是那个长的像老鹰的人就好了。”天狮继续设计着陷阱道。

    “哟,你怎么能人家郁闷呢。那她郁闷时想我干什么呢?”

    “她说,那个人要是在,我就给他拴根绳子,然后那她当风筝放。这活的人肯定比纸做的风筝放起来好玩。”天狮说完便急忙闪到蓝天身后去了,随即屋里便爆发出一阵的大笑声来。

    可怜自作聪明的天鹰到此才明白自己被天狮给耍了,可是看到天狮躲在蓝天的身后,另一侧又有蓝月亮在,也就不好扑过去报仇了。

    “好了天鹰,先把这儿的情况完你还得赶到上海去呢。”笑过之后蓝天说道:“哦,有件事让你一闹差点给忘了,我从月亮湾挑选了20个潜力很大的小伙子,现在他们正徒步赶往A军特种部队去接受训练去了。他们是第一次走出大山,一路上怕是会遇到很多问题。给这是跟踪器,你安排一两个人沿途看着点。只要没有重大意外就不要露面,如果有事也只能当做偶遇的样子。”

    “我明白了,一会儿我就去安排。”天鹰答道。

    他们这边热闹地说这话,蓝月亮却不声不响地泡好了茶,端着托盘走过来给天狮和天鹰一人递过去一杯茶,最后才递给蓝天一杯。

    “谢谢嫂子,嫂子就是比老大知道疼人。”天鹰甜言蜜语地道。

    “呵呵,不就一杯茶吗。对了你不说我疼人我还就忘了一件大事呢,我来时你那干妹妹托我给你带来一样东西,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啊。”蓝月亮说这话放下托盘便回卧房去拿东西去了。

    蓝月亮走后,天鹰正色地对蓝天说:“老大,这帮人鬼的很而且嘴还特别的硬,我们悄悄弄了他们一个人,可是使尽了各种方法,那人就是一句话不后那人趁我们不注意竟然咬破嘴里的毒药自尽了。真是终日打雁反被雁牵了眼了,丢人呀。”

    蓝天听了就说:“噢,有这样的事?看来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啊。”

    “是呀,看意思是受过极其严格训练的,而且嘴里藏毒,也说明他们属于某个秘密组织。联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我怀疑他们跟章氏有关。很有可能是潜藏在章氏集团里的那两个岛上的两拨人马,他们跟踪你的原因,恐怕也是找机会实施报复行动,因为上海的行动给他们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天鹰分析道。

    天狮听了便连连点头说:“嗯,我基本同意天鹰的分析,端掉章氏的同时,国安方面也将隐藏在章氏里的人一网打尽了。基地没了,人也全部被捕,这个损失可是真的不小啊。”

    “嗯,有道理,那么上海那边和章氏有什么动向吗?”蓝天接着问道。

    听到蓝天这一问,天鹰猛地从沙发站起来说道:“嗨,老大不问我还没那么大的气,你这一问呀可把我一肚子的气给引爆了。跟你说老大,你知道吗?章氏两兄弟全给放出来了,而且不但他们俩给放出来了,就连他们手下的几员大将也一块给放了。”

    整 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