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一五五章 人生几何?

第一五五章 人生几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浪子!你的事情怎么样?”

    良久,雄霸来到了我的面前,我苦笑道:

    “可以接受信息了,却不见风铃她的回音。”

    雄霸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没有关系,迟早都要知道答案的。如果你着急的话,就先去找风铃吧。救人一事,我已经做了安排。”

    我忙道:

    “不!我一定要去,何况—她可是晚霞的亲嫂子,我想为晚霞做点什么?”

    雄霸一呆,突然哈哈大笑道:

    “浪子啊!你和我的性格还是有很大区别,你太婆婆妈妈了,做事老拖泥带水。难道不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误人误己的吗?”

    我干笑的道:

    “性格就是这样了,也很难改了。不是有句古话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我这种不识时务的人。”

    雄霸一楞,笑道:

    “保持自我的秉性,有何不可,有何不益?一个善变的人,是没有办法让别人,让自己真正认识自己的。浪子!我就不劝你改变什么了。不过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罗嗦浪费了。我们走吧!”

    我也笑道:

    “知我者,雄霸兄长矣!你可真是我的伯乐啊。”

    “切!”一声响起,我一看是小强从胸口包裹出伸出了一个兔耳朵狗头,我边上马,边骂道:

    “小子!给我老实点,你现在就好好休息,给我睡个两天两夜,让你一次性睡个饱。等二日后,得给我使劲卖点力气!我可告诉你,救不到人来,我可给你好看!”

    “老大!你这叫强买强卖!我想睡觉的时候,你偏偏鬼哭狼嚎不让我睡觉,我不想睡觉的时候,你却要我使劲的睡!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强不满的道,我一楞,晕!这小子想翻天了是不是?我得拿出绝活来吃住你。我笑道:

    “我在天情洞可听见有一个家伙叫一个怪物妹妹叫什么来着?哦!是叫小咕噜妹?还是叫大咕噜妹?要不要我去告诉给那只叫小花的白虎听。”

    “得!老大,我服了你!我就好好的睡觉吧!不过要不要我以后见了风铃嫂子,或者晚霞嫂子,再或者杏子嫂子告诉她们,老大在天情洞是怎么样大展威风,又弄了个叫梦儿的怪物MM当老婆的!”

    强得意的说着。我一呆,忙拿鞭子抽了下战马的**,战马撕鸣,一阵风的跑上前去,又忙对这个兔耳朵大爷赔笑道:

    “小强,这样我们会两败俱伤的,你也知道你的风铃嫂子能踢能打能哭的,就别告诉她了,我也不在那只小花母老虎面前,揪你的底,我们和平共处好不好?”

    “老大,我这亏吃大了,还有那个晚霞嫂子,还有那个杏子嫂子面前呢?你拿什么来交换?”

    强继续的道,我一楞,这都哪跟哪,正待怒斥。突然,前面疾马飞弛的雄霸突然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杏子?你们刚才说的是哪个杏子?”

    我一呆,这都什么啊!难道要我告诉你那个叫杏子的,其实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在飞往月球的宇宙飞船上,那个被小强称做很酷,很暴力的那个日之国最大帮会黑玫瑰会社的老大中岛杏子?正待准备搪塞几句,就听见那个多嘴的兔大爷已经大声吆喝道了:

    “雄霸大帅哥,那个叫杏子的,就是日之国最大帮会黑玫瑰的老大中岛杏子小姐,大帅哥!你也见过的,就是在那艘飞船上,我的这个老大,和她有过一手相握之缘。”

    雄霸听到这里,突然猛拉缰绳,黑色战马撕鸣一声,前蹄抬起,就停了下来,我忙也是拉缰绳,将马停了下来。赫!差点就和雄霸的马撞在了一起。

    我吃惊的看着他,干吗?怎么一副古怪的表情?小强也不满意的咕哝着。

    他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把我看了一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声的道:

    “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浪子啊!浪子!你真叫我开了眼界!哈哈哈!傲苍穹啊!傲苍穹!你以后肯定会被这个浪子给活活气晕的!哈哈哈”

    我吃惊的道:

    “兄长!你什么意思?”

    雄霸突然转过了头,眼中带有了更多的笑意上上下下看了我一番,突然伸出一个大拇指道:

    “好兄弟!比你大哥强多了,你要是真的想娶那个叫中岛杏子的倭女当你老婆或者情人,我坚决支持你?”

    我苦笑道:

    “兄长!你不是拿小弟来开心吧?你也知道那个女人是水火不近,刀枪不入啊!杀伤力可是高的吓人的,更何况我都和你的结义五妹扯不清楚了,还有风铃。”

    “停!打住!以后的事情,以后我们再说。浪子有件事情,我还是要问你。”

    雄霸突然郑重了起来。我一呆,忙道:

    “兄长,你说!”

    “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的帮忙,你愿意吗?”

    我苦笑了下,想起了风铃,想起了她和我还没有实现的星际冒险,只得道:

    “风铃她—”

    “不用说其他的什么情啊义啊的!我只问你愿意不愿意?我不希望我的兄弟一无事处。”

    雄霸骑在马背一双正散发精光的坚定眼睛就这样紧紧的看着我,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战马打着响嚏,喘气声。

    我一呆,“一无事处?”“一无事处?”这句话风铃也曾经说过,我心中一动。沉声道:

    “我愿意!”

    雄霸一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满是欣慰和笑意,骑着马靠了过来,使劲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声道:

    “这才是我雄霸的好兄弟!男子汉,大丈夫,在哪里不能做出一番大事业来!好兄弟!走!我们这就去救人去,等救了人,带上你的老婆们,跟着为兄一起去开创一片新天地!要让他知道,这天下,不是只有他才有真正的好兄弟!我雄霸也有!好兄弟,和大哥一起放马扬鞭一程!你就给我使劲的跑吧!”

    “啪”一声脆响,雄霸居然拿着他手中的鞭子,对着我跨下的战马就是**上使劲一大鞭子。战马悲切的嘶鸣,疯一般飞跑了出去。我大叫道:

    “老大!你是不是要玩死我是不是?我的骑马生活技能才过了学童级,规定的马匹时速不能超过每小时30公里,现在这速度,我都不知道多快了。乖宝贝,你慢点,你慢点!”

    上的缰绳根本就拉不住这受惊不小的战马。小强也叫道:

    “大帅哥!你是不是想玩死老大啊,你想玩他,也别拉上我啊。”

    就听见后面的雄霸也是快马加鞭赶来。一阵大笑,迅速的赶了上来,骑到我的身侧。大声道:

    “浪子!来点不?”

    我手忙脚乱的看了过去,不禁赫然,这个雄霸兄简直太酷了吧?一只手套着马缰绳,一只手则拎着一个大酒袋,他已经扯去了蒙面,对着嘴咕咚咕咚就是一阵鲸吸,酒倒是没有撒出去多少,真的是大嘴吃八方啊。我忙苦笑道:

    “不用了,不用了。你慢饮,你慢饮!”

    暗道:你不知道酒后不能驾驶交通工具的吗?照你这个喝法,去测体内酒精含量值,你明天就会被永久吊销驾驶执照!他看着我不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猛喝了一口后,大唱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概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咽,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我一呆,这个不是大龙古三国历史时期的盖世枭雄曹操的《短歌行》吗?看着前面那个狂放不羁,男儿魁梧不屈的身影,在这天地间驰骋,他仰天长啸:“天下归心!”

    “天下归心!”

    “天下归心!”……

    不由豪气也起,对着那还没完全掌控受惊的战马,就是使劲一鞭子!我也要放马而歌一曲自创的《浪子之歌》。

    却听见“扑通”一声,紧接着“哎哟!”“哎哟!”两声,就听见小强抱怨道:

    “老大,你不会骑就别瞎骑,想学人家雄霸大帅哥,也要掂量掂量下自己有几斤几两。看!想耍酷,耍出了一个大跟斗了吧?小心我回去告诉那帮大大小小的嫂子去,看她们怎么笑话你。”

    “闭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