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三七章 死亡之岛 下

第二三七章 死亡之岛 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麦克先生,你我就此告辞,希望别在相见。我掩护你,你先走。”

    我边说边收回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宝剑,看着已经冲到跟前的香根莺尾盟的杀手,咬了咬牙,迎了上去。与这帮杀手斗在了一起,还好我会幻影术,浪子剑法也有了实质的突破,幻影般穿梭在杀手群中,无情的剑花带起了阵阵杀气。惨呼声不绝于耳,我从感觉最弱的一个西方玩家杀起,一个一个的按次序杀。

    心中的杀意在膨胀,再一次听到了在心头中复活的心魔一声冷笑,他在等待着我最后的疯狂。

    玛雅人的诱惑之果里悄悄藏着的那个沉寂灵魂在心中苏醒过来。这里是死亡之岛,这里通往世界另外的一端。……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在杀戮与鲜血中,怒吼道:

    “你们快离开这样,快离开!不要靠近我!”

    可是没有人会听一个如同鬼魅一般进行杀戮疯子的话,甚至包括那个麦克。

    我强咬牙,与心中试图占据我心灵的,来自一千多年前的那个玛雅人的意识纠缠着,那是一个玛雅少年,对,曾经他有一双死亡来临前惶恐与无助的眼睛,他渴望活下去,在玛雅神庙里,会有天神的庇佑,神庙里的大祭祀他能带来天神的祝福。

    可是,天神并未给他带来祝福,相反的,天神带来了贪婪与杀戮。因为这天神不属于玛雅人。玛雅少年悲惨的死去,杀人者更是为了多赚取几两金子,残酷的剥去了他的头皮,留下的只是一座深藏丛林里的一座被遗忘的建筑,一堆白骨,和一颗等待复仇的少年玛雅人的灵魂。

    杀戮还在继续,可是我不想再继续下去,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游戏里玩家死了还可复活,只要玩家资料的数据流还继续保留在这个宇宙里,一切都可重头再来,一切都还有可能,可是我却感觉到了一阵心悸,因为在现实的宇宙世界中,生命却是那般脆弱无助,真实生命只有一次,一旦死去,再也不可能复活。看着如此高度逼真的游戏,鲜血与死亡就这样在面前闪烁着,在这神秘的死亡之岛上舞动着死亡之舞。

    玛雅少年的古老意识似乎感应到了我灵魂的友善,我要告诉他,我是他的朋友,我对他们族人曾经创造辉煌的过去,充满了深深的尊敬与向往。我不会伤害他,请他也别再伤害别人。古老的意识就这样在杀戮的疯狂中,沉静了下去,沉寂进我的灵魂,溶进我的记忆。……

    从疯狂中逐渐清醒了过来,却看见惊骇的三个并排的西方玩家,正用看着一个恐怖的疯子目光打量着我,手中的武器颤抖着。地上是一片玩家被杀挂后暴出的装备或者材料。

    这里只剩下了三个西方玩家,一个是我刚才已经放掉的人质麦克,而另外的一男一女两人则分别是香根莺尾盟的两个领头人物大卫和梦露。

    他们喃喃着:

    “真不可置信,魔鬼!”

    我默默感受着那玛雅少年疯狂复仇背后那颗受尽伤害的心,我淡淡的道:

    “大卫先生你很聪明,用这种方法轻易欺骗了我。”

    大卫听到我叫他名字,竟不由退后了一步,我眼光扫视下三人,将目光停到那一副乔装过的麦克身上,我待开口说话,却见他忙辩解道:

    “浪子先生,我不想和你为敌,你们大龙功夫真的很厉害。”

    我一呆,苦笑心道:大龙功夫?这时梦露沉声道:

    “麦克,你是不是糊涂了?这根本就不是大龙功夫,这是大龙的魔法,是魔鬼才能会魔法。”

    我本待反讥她几句,可是看着一地的武器装备,心道:我已经杀了很多人,虽然这只是一个游戏,刚才被我杀的那些玩家,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杀他们,我更是本已经作好逃跑的打算,却被那玛雅少年的一双复仇的眼睛所蛊惑。

    叹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子,朝着金刚无敌刚才消失的悬崖走去,这西方三个玩家呆呆的看着我转身离去,一切似乎都出乎他们的预料。

    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响动,竟是梦露的呵阻声

    “站住,你这个大龙国的通缉犯!”

    我停了下来,茫然望着远处的那片海天一色,淡淡的道:

    “女士有事吗?是不是想为你手下人报仇?如果想的话,我随时奉陪。”

    梦露突然改变语气,笑道:

    “浪子先生,我找你报什么仇?是我们主动找上了门,你凭借一人之力打败了我们浪漫之国数十高手,你是值得尊重的人,更有资格成为我们浪漫之国香根莺尾盟的好朋友。亲爱的大卫,你说是吗?”

    我不由一怔,缓缓转身望去,却见这美丽的女子微笑着,这时大卫,麦克两人已经赶了上来。我再也没看见他们眼中任何的害怕与仇恨的目光。我疑惑的道:

    “你们难道不找我报仇了?”

    三人一楞,均是哈哈大笑起来,那个浪漫之国的第一美女梦露更是上前几步,走到我的跟前,一股幽香,一阵诱惑刺激我的神经,我警觉的道:

    “你要干什么?”

    梦露迷人的微笑着,道:

    “浪子先生,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对了,我们邀请你一起去寻找这圣剑可好?”

    说着,她伸出一只芊芊玉手,递到我跟前。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朋友身份来的未免太快了吧?

    我淡淡的道:

    “你们真的愿意和一个仇人成为朋友?”

    梦露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缓缓的放下手,道:

    “浪子先生,我对你们大龙的历史很有研究,发现你们大龙历史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好象你们的性格,特别喜欢记忆那些被外族打败的历史。更对打败你们的人充满了仇恨复仇之心。”

    我淡淡的道:

    “这是因为一旦忘记了历史教训,那历史上曾经的付出的惨痛代价还会重演。”

    梦露微笑道:

    “你们大龙国有很多玩家特别仇恨你们的东方大海上的邻国。”

    我一呆,沉思了片刻,淡淡的道:

    “凡是恨人者,他自己的身上往往有很多可恨之处。我们大龙国这些玩家,也包括了在下,我为什么恨他们,道理很简单:是因为我们恨我们自己,是因为大龙走了一段本不该走的弯路,落后了自然挨打,我们东海上的邻居趁我们落后强行送了我们一段刻骨铭心的屈辱史,可惜一切都成为过去,今日之大龙国不再是当年的大龙国了,大龙民族已经觉醒,没有外人能打败她,除了她自己。我们从来不怕被人打,更不怕别人的挑衅,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不断刺激提醒着我们的神经,提醒着我们某些方面的不足。仇恨不会是我们民族存在的全部,可是谁敢继续诬陷历史,为侵略暴行拼命掩盖美化找借口,我相信我们有权为我们的生存安全,以暴制暴。”

    梦露淡淡的道:

    “我们浪漫之国与米字之国曾经打了千年的战争,彼此的仇恨带走了多少条年轻鲜活的生命,最后我们通过惨烈的战争代价明白,战争永远没有真正的胜利者。”

    我冷笑道:

    “的确战争永远不会有真正的胜利者,但是为何却还是有这么多,这么多惨烈的战争?战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对待战争的态度和目的决定了战争性质。你们西方玩家就喜欢说一套做一套,就比如刚才,我若死你们之手,我相信你们此刻肯定高兴的庆祝你们的胜利。”

    梦露微笑道:

    “我们只和强者打交道,我们只会尊重强者。并愿意和强者成为朋友。浪子先生,你通过你行云流水的战斗实力和技巧,已经证明了你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探查圣剑这样的神圣任务,浪子先生,你也有权一同参与。”

    我淡淡的道:

    “可惜我们理念不同,大龙有句古话:道不同,不相为谋。诸位,这就告辞。”

    说着,我大步离去。看着我远去消失在悬崖边的身影。麦克微笑道:

    “如果说这个地球星上,哪个国度的人最难读懂,恐怕就是这大龙国人,据说一千个大龙人就有一千个不同的思维方式,一万个大龙人就有一万个不同的想法。这个叫星际浪子的真叫人捉摸不定。不知他究竟是我们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朋友?”

    梦露微笑道:

    “大龙国的确是一个奇妙的地方,哪里充满着许多我们看似对立的文化元素。懂得包容谦忍,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