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四七章 天之大道第一阶独角兽王

第二四七章 天之大道第一阶独角兽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缓缓的沿着审判之塔的台阶走着,每一步都在奇异的花纹台阶上留下了浅浅的足迹,花纹是那玛雅人智者的语言,讲述着一个个宇宙曾经的故事。去看就这样孤独一人跋涉着,仿佛穿越了永恒。……

    来到一个突出的巨大平台,这里是天之大道的第一阶,眼前的视野一下变得宽阔,不由一怔,因为我看见了一只饥饿的苍鹰,一只可怜的鸽子,和一个年轻的地球僧人,站在巨大平台的中间,他们似乎在激烈的争论着什么,仿佛没有看见我的到来。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佛家故事:佛祖释迦牟尼一次外出,正好遇见一只饥饿的老鹰在追食一只可怜的鸽子。鸽子要求老鹰放了自己,因为自己的命只有一条,而老鹰却说如果放了你,我就得饿死,我的命也只有一条。释尊慈悲心起,就把鸽子握在手中,藏于怀中。老鹰说:

    “释尊你大慈大悲,救了这鸽子一命,难到就忍心我老鹰饿死吗?”

    释尊说:“我不忍心你伤害这无辜的鸽子,也不想你白白的饿死。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是佛祖就取出一个天平,一边放鸽子,另一边放上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肉。

    这鸽子看上去虽小,但无论释尊怎么割,割多少肉似乎都无法托起它的重量。

    当释尊割下身上最后一片肉的时候,天平终于平衡了。天地风云为之变色,真正的佛祖诞生了。……

    我暗道:难道这三位就是佛祖诞生故事里的那三个主角?或者现场的“真人秀”表演?仔细的听着他们的争辩,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几位。我咳嗽了几声,打断他们的话,说道:

    “各位,你们在讨论什么?”

    老鹰,鸽子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不耐烦的道:

    “去去去。我们在讨论当年我们祖先的恩怨,你是一个凡者,不能明白我们的辩论深奥道理。”

    我一怔,那个年轻的和尚回头对我合十微笑道:

    “施主从何处而来?”

    我苦笑起来,这不是佛门那套标准的辩锋案例吗?我只好合十赔礼道:

    “在下从来处来。去看”

    他微笑点了点头,又问道:

    “去往何处?”

    我一怔,思索片刻后,淡淡的道:

    “心之所寂,即是去处。”

    他微笑道:

    “好一句心之所寂,即是去处。佛祖舍肉喂鹰的佛迹,施主可曾知否?”

    我淡淡的道:

    “略知一二。”

    他淡淡的问道:

    “可获禅机?”

    我淡淡的道:

    “佛之慈悲心可见一二。但佛却不见天之大道。”

    他一呆,忿道:

    “尔乃凡夫俗子,岂知佛之?胆敢妄言佛不见天之大道?”

    我微笑道:

    “是吗?老鹰以鸽子飞禽为食,鸽子却以萤虫为食。救得老鹰,鸽子之命,却断送了萤虫之命。佛曰:众生平等,那萤虫之命就该绝不成?”

    年轻的和尚一怔,忙解释道:

    “若佛见萤虫即将丧于鸽子之口,也必将救之。”

    我大笑道:

    “能救今日之命,可否能救他日之命?佛之慈悲,为谁慈悲?”

    他冷声道:

    “你敢怀疑佛祖?”

    我淡淡的道:

    “我不怀疑佛,可是我却怀疑那些借佛之名,愚弄世人的假僧人。我更怀疑你,你就显出你的真身吧?”

    说着,我大退了几步,拿出了手中的孟浪宝剑。他一怔,忽然满是痛苦之色,喃喃道:我的真身?我的真身?

    忽然他仰面大笑了起来,全身奇异的抖动着,发出了情红的光,片刻后幻化成一个青面獠牙巨人,足足有三十米高。看着他头上的一个猩红大角,和胸口特有的一个巨三角标志,手中更是拿一个闪烁着血红光芒的远古战钺,依稀流淌着涓涓的鲜血,我大惊道:

    “你是独角人的先祖图腾―独角兽王!”

    他发出刺耳的哈哈大笑,说道:

    “地球玩家,你还是比较有见识。我就是独角兽王!我要感谢你,从这个地球和尚的灵魂禁锢中把我放了出来。我终于有机会重回独角星,拿回我所有一切了。”

    我大惊道:

    “你说什么?我救你?”

    他大笑着,说道:

    “是的,你救了我,你问了一个佛祖永远也不能回答的问题:茫茫众生,救得了鸽子一命,也救得了鹰一命,却无法救得了那些数不尽的萤虫之命。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本是宇宙生命存在的准则,那何必背上慈悲的包袱。所以我要感谢你,可我却要杀了你。强大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准则!卑微的地球人类,你就是那只可怜的蝼蚁,那只渺小的爬虫。你就接受命运的审判吧。这才是大道!你就接受我的感谢吧!哈哈哈哈!”

    我淡淡的道:

    “你的感谢方式,蛮有趣味的,可惜你高兴的太早了,我打不过,我还能跑。”

    看着独角兽王一脚踩了下来,竟是排山倒海之势,忙一扭身,幻影术使出,从独角兽王卡车一般的大脚下躲过一命。就突然听见半空中传来两个陌生少女,你一言,我一语的叱责声。一个少女骂道:

    “你这个大笨蛋!叫你快走,你却自作聪明,居然编排起佛祖的不是,这回可好了,把怪物放出来了吧?”

    另外一个少女连忙说道:

    “是啊!是啊!你怎么这么笨呢?”

    我不停的躲闪着独脚兽王的大脚压顶,无暇看她们究竟是谁,可是我却知道她们应该就是那只苍鹰和那只鸽子的真身。

    独角兽王被我灵活躲避的身法,和抽空对着他脚跟的袭击给彻底激怒了,竟然并拢双脚,举着那可怕血红光芒的远古战钺,迅捷的腾空跳跃而来,就像火星撞地球一般声势浩荡,卷裹起了阵阵旋风。暗惊道:

    “这一下下去,不成照片才怪。”

    想到这里,迅捷跳了开去。就听见“咣”一声剧响,整个巨大的平台也引起剧烈晃动。我好心的大叫道:

    “你轻点,用不着这么的大劲,小心这塔倒了。摔死了你可不怪我!”

    却听见那首先说话的少女“噗嗤”笑了起来,说道:

    “鹰儿,你说这个笨蛋,自己逃命都还来不及,居然还关心起要杀自己的怪兽起来。”

    另外一个也笑了起来,说道:

    “鸽姐,我们要不去帮帮他吧?虽然他非常令人可恨,可是佛祖当年教导我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土。我们也去积点功德。”

    那个被喊作鸽姐的道:

    “其实这个笨蛋也说得非常有道理的,我当初也要吃无数的萤虫,才能活命下去,我杀的生比起小鹦妹妹你来,其实更多。如果我们都没有得道,那么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着杀生,被杀生的命运,也许他会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那个叫鹰儿道:

    “好吧,姐姐,我们就去救他,可惜他放走了这嗜杀的怪兽,不知会有多少生灵为此遭受涂炭。”

    我好不停歇的躲闪着这越发凶怒疯狂的独角兽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两个陌生的少女在说什么,更不会想到她们真实的身份。直到台阶边缘的半空处出现了一个血红的空际旋涡,旋涡中发出了一道血红的光芒,瞬间覆盖了这恐怖的独角兽王,仿佛无形的天网,硬生生的将他卷裹着,从我的身边拖拽而去。那把吓人的血红光芒的远古战钺却留在台阶上,记忆着这发生的一切。

    他怪笑着,远远传来一声长啸:

    “地球人类!我会感谢你的,我会感谢你们的!下一次,就将是独角族和你们地球族之间的生死一战!那时,我将好好的报答你们。”

    在血红的空际旋涡中,这可怕的独角兽王身影慢慢消失而去。血红的空际旋涡也慢慢变小,隐去,直至化为虚无。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却有一把重达数吨发着血红光芒的远古战钺,上面残留着无数生命的鲜血,还有两个陌生的少女,她们正在好奇的看着我,仿佛我就是一只怪兽,亦或我本就是那只怪兽,或许因为人本是兽进化而来。天之大道,究竟只为人而设,还是为万物而设?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