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四八章 天之大道第一阶白鸽莫雨

第二四八章 天之大道第一阶白鸽莫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看着拦住我去路的两个少女,正是刚才那只苍鹰和那只鸽子所幻化,一个全身着灰羽装,盘起的青丝长发。上有一只欲飞的苍鹰佩饰,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天宇正着翱翔的苍鹰大雕,正在寻觅着那无处可藏的猎物,无严而威,气势逼人;而另一个全身着白羽装,一脸柔和,一脸宁静,看不出的一丝诱惑。就这样和着陌生的两个少女对视着,淡淡的看着她们,至直许久……

    那个叫鹰儿的冷声道:

    “你为何不对我们说声谢谢?可是我姐姐打开异度之门,才把那个独角兽王赶走的。”

    我淡淡的道:

    “关闭了一道门,却开启了一道门。两位,我可曾求你们救我吗?”

    鹰儿怒声道:

    “你说什么?姐姐,你看他都说了些什么?我们救了他,他却埋怨我们多管闲事。”

    我忙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正待解释下去,却已经被她打断道:

    “你不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不想承认我们救了你,你的意思就是不想对我们的救命之恩表示下意思。”

    我一呆,古怪的看着面前这个气愤的少女,暗道:救了别人的命,难道需要别人报答吗?再说,我需要你们救了吗?不过对于这样的“救人一命”的义举,我还是比较感动的。

    我不由干笑了起来,说道:

    “好吧,美丽的小姐,你需要我怎样表示?我尽量满足。”

    鹰儿本以为我还要找理由拒绝这个事实,却没有想到我会这样爽快,怔怔的道:

    “你果真要表示。”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

    “你就大胆的说吧,我一定会砸锅卖铁来表示的。”

    另外一个的少女忍不住轻笑了起来,淡淡的道:

    “鹰儿你就不要逼迫别人一定要感谢自己了,弄得别人想上吊抹脖子可不好。PaoShu8”

    我苦笑的听着,哪有这么夸张的。鹰儿也笑了起来,说道:

    “你只需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的两个问题就好。”

    我点点头。她转头看向自己的那个鸽姐,只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于是清咳了几声:

    “佛祖当年因何舍身喂鹰?”

    我一怔,思索了片刻,淡淡的道:

    “为鹰之饥饿,鸽之生命,而放弃了自己的这具皮囊,以达神通。”

    两女对望一眼,鹰儿又接着问道:

    “你愿意效仿佛祖的当年的义举吗?”

    我摇摇头,淡淡的道:

    “不愿意。”

    她们皆是一怔,几乎一起问道:

    “为何?”

    我笑了起来,淡淡道:

    “宇宙万物皆有的规则,佛祖想在强弱之间找到平衡点,让双方都得到满足,这可能吗?真正的大道必须这个道理:昨日之强,并非今时之强,今日之弱,非来日之弱。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本是万物生灵注定的命运。可是在人类智慧的出现之后,这一切似乎都悄悄发生了改变。”

    鹰儿不解的听着,却听见旁边的那个白羽少女微笑道:

    “那以你之见呢?”

    我沉声道:

    “天之大道,却就在脚下。”

    说完,我大步而行,我再也不想浪费任何时间。

    鹰儿忙道:

    “你着急什么?难道你不要这把神器了?”

    我一呆,缓缓的看着台阶那把独角兽王留下的,发着耀眼血色光芒的远古战钺,苦笑道:

    “我可没有这个力气将它拿起,而且它也不该属于我,两位,这就告辞。”

    那个白羽少女大声道:

    “我曾经是你幼时屋檐上的那只白鸽,你还记得吗?那只叫莫雨的小白鸽。”

    我忽然一颤,转头望向她,却见她笑语如花的看着我,我喃喃的道:

    “莫雨,原来你就是我幼时那只一脸好奇,一脸害怕,想飞却不敢飞的那只屋檐下的小白鸽。可是,你最终还是飞了,飞了就也再也没有回来了。”……

    她轻笑着,大声的道:

    “哥哥,你去吧!”

    我点点头,微笑着,转身离去,忽然左肩一阵莫名的剧痛,转头望去,却见一个少女拿着一把碧水秋波一般的飞虹宝剑,已经深深的刺进我的肩,血已经流了出来,少女拔回了剑,微笑的看着我,我忍着剧痛,冷声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微笑道:

    “你刚才就果真相信我是那只小白鸽了?”

    我点点头,她淡淡的道:

    “那么现在呢?”

    我一怔,长叹一声,淡淡的道:

    “现在我仍然相信。在宇宙的游戏里,什么都不值得信,什么都值得信。因为我们都有更多的选项。”

    说完,我转身而去,再也没有回头,她大声道:

    “难道你不怕一切都是假的吗?难道你不怕到最后一切都是空吗?难道你不怕我从背后再刺你一剑吗?”

    我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淡淡的道:

    “那是你的选择,而这是我的选择。”

    身后沉默了下去,突然鹰儿惊道: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我一怔,心感到了阵阵不安,转头望去,却见那少女已经满是鲜血,她竟然自残己身,血流到那把远古战钺的锋利上,让血红光芒凭添几抹凄美艳丽,手上的鲜血就这样的流着,我惊道:

    “你干什么?别这样!”

    大步跑了过去,暗道:哪有动不动就拿刀拿剑的。她也许因为失血过多,现在满是虚弱苍白,透着别样的美丽,她轻笑道:

    “哥哥,我不清楚为何会复活在这个奇异的地方,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复活,更不知道我究竟是佛祖舍身救下的那只鸽子,还是哥哥幼时曾经喂养的莫雨,或者我本就只是一个系PC,却加上别人的生命印记。哥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究竟是谁?”

    我忍着泪花,轻声道:

    “这重要吗?”

    她点点头,看着我,默默的道:

    “在小白鸽莫雨的眼中,哥哥曾经就是它的天,就是它唯一可以依靠的。所以这很重要。”

    我一怔,颤抖着:

    “你不该如此,人类是用自己的利益取舍强加在万千生灵的头上,而从不顾及这万千生灵的感受,我只不过曾经喂了小白鸽米粒罢了,更何况你就是你,又何须去追究自己究竟是谁?”

    鹰儿怒道:

    “大笨蛋,你的废话可真多!你可知道,姐姐她是用神血炼化这把罪恶却又强大的远古战钺,让它成为你的护身神器。”

    我惊道:

    “你刚才说什么?”

    却见她正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我只好转头看向她怀中的那个苍白的少女,曾经的血红远古战钺已经暗淡下去,用少女的血洗刷着罪恶,她轻声道:

    “对不起,这把远古战钺在洗净罪恶,重新认主的时候,必须附上主人的精血。新主人才能真正拥有它。刚才那一剑。”

    说着,她面前幻化出一把飞虹宝剑,宝剑上附着一层层殷红,宝剑飞舞着,撒出了一层薄薄的红雾,笼罩凶器的身。许久后,一切都已经消失,而只留下了一根发着幽幽红光的掉坠,掉坠上有一枚古朴无华的戒指,竟不知何物。

    她柔声道:

    “这是独角人远古圣君卡拉比圣君的血魂戒。哥哥,它属于你了。”

    我怔道:

    “卡拉比圣君的血魂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