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二五七章 天之大道复活的准则

二五七章 天之大道复活的准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黑雾挡住了那个奇怪的少女,眼中隐约可见是那少女幽魂一般舞动的倩影。PaoShu8忽然想起了聊吧=先生笔下破旧古庙里的那个魅影,正是书生宁采臣眼中那个正在弹奏幽魂曲的聂小倩。……

    古庙深深,琴声幽幽,仿若那月魂星华下漫步的深夜精灵,她只会出现在子夜时分,没有一丝阳间的烟火气息,带着一丝神秘的蛊惑。……

    黑雾从眼前飘过,传来了无数陌生灵魂的颤动。就这样跟随着她,突破了黑暗的迷雾,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原来,最难通过的迷宫却是人的那颗心。……

    不知过了许久,心中因无助无力而升起的怒火慢慢平息。正当想微笑着面队一切的时候,心魔再次从心底复活过来,他冷笑道:

    “你为何会感到无助和无力,难道仅仅因为被这个女人剥夺了你的自由活动的权利吗?不!决不是这样的,你伪装着,想证明你无所谓,想证明你内心并不孤独,并不绝望,可是天道剑获得的结果却是永远断了你的一个梦,也断了你最爱的那个女人的那一个梦,你即使有天拥有了神佑之剑,打败了镜面圣王又如何,你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能改变别人的命运吗?你就是一个---”

    突然那个奇异的少女突然转身道:

    “你也给我闭嘴!”

    一道幽幽的蓝光,从她的眼眸发出,直射我的左胸,就听见心魔怒叫一声,就此嘎然。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奇怪少女,简直不敢相信她能知晓我的心中心魔的存在,更能用这种方式让他住嘴,不知道她能不能帮我将心魔赶走。

    她漠然的看着我,淡淡的道:

    “你想让我帮你赶走你心中的心腹大患是吗?”

    我忙点头,却发现自己能动了,可惜口还是不能言,她淡淡的道:

    “这也是我能办到的。”

    我惊喜的不能言语,这个宇宙世间有谁愿意有一个人分享自己所有的秘密和呢?话说回来了,我现在本就不能言语,发言权已经被面前这个少女所剥夺了。去看

    她看着我的惊喜的表情,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突然伸出一只柔弱无骨的手,一道蓝光闪现,出现了一把古朴的七弦宝琴,琴段配有七物,竟是圣龙,凤凰,麒麟,白虎,青鸟,朱雀,紫象。我不由震惊不已,这可是大龙传说中天籁七圣宝琴啊,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一层朦胧的黑雾中跪坐下,身前的有一张低矮的案几,案几上的宝琴带着一丝飘舞的灵动,在少女的指下或许能奏出宇宙世间最美妙的灵魂之音吧。

    她轻拂琴弦,优雅的手法身姿仿佛本就是琴魂,几许琴音,几多感慨,她淡淡的道:

    “你可听过〈〈洪荒曲〉〉?”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突然她淡淡的道:

    “想听吗?”

    我一怔,却见她再次撩拨琴弦,仿佛圣龙在东方洪荒时代从混沌中苏醒,龙啸八荒,也是沧海桑田,惟有发出最强声,才能知龙之怒。

    忽然我心中一声颤动,心中大声道:这可是圣龙之怒吗?对!在那个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时代,圣龙之怒才是最强的改天之力。

    我的灵魂就这样在圣龙的怒吼中拜服,沉迷着……

    忽然琴音清鸣,满目竟是九天凤舞,洒下天黄之光。忽然她轻声唱道:

    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

    秋收冬藏

    闰馀成岁

    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

    露结为霜

    金生丽水

    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

    珠称夜光

    果珍李柰

    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

    鳞潜羽翔

    龙师火帝

    ……

    我的心已经沉去,仿佛进入了一个洪荒英雄的年代,圣灵频现,万物争荣,人类在未知的天地间探索,洪荒赞歌实则就是不屈生灵与天抗争的战歌。那里曾经也有我祖先不屈的奋斗,或许这才是最终的天之大道:为了生存与延续,决不服输。……

    少女已经停下了她手中的赞曲,默然道:

    “我来到这片星域已经数千年了,见证了许多文明的兴旺与毁灭,惟有这颗地球星的东方大龙的文明得以延续,生生不息,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一呆,这个古怪的少女怎么问起了这样的问题,我苦笑的指了指我的嘴巴,表示我现在没办法开头说话。

    她突然轻笑了一声,宛若黑夜中悄然绽放的幽兰,在冰冷的黑夜里带来了一丝不经已的芬芳与温柔。她轻声道:

    “你很了不起,四圣武器以及那棵玄黄洪荒时代遗留下来的圣龙之珠,你已经拥有了三件。”

    我一呆,心中惊道:难道火星上龙珠圣女所持有的七彩龙珠,竟然就是圣龙之珠吗?正想着,就听见她淡淡的道:

    “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天月她为何要如此帮你?难道她就不怕族人的报复吗?”

    我苦笑着,暗道这个问题我哪会知道,你不是全知道我心中想些什么的吗?

    就听见她低笑一声,默然道:

    “也是,你怎会知道呢?宇宙中每个生命存在都有它们存在的必要和意义,每个活着的生命和灵魂都有它们活着的理由。可是我呢?”

    我突然一怔,就听见她淡淡的苦笑道:

    “我为何存在着,拥有的意识?要知道我本就是游戏虚拟的数据流,这数据流本是为了游戏的公平平衡所设,可是,凡是游戏又哪来的公平,既然不公平,我存在着又有什么意义?”

    我忽然间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也明白了天月离开所说的话,面前这个古怪的少女原来是为了维护游戏公平平衡而设置出来的准则。这个准则应该是由那些玛雅人在编制这个宇宙的游戏所制定的准则,准则就像人们所规定的法律法规,本该是死的,可是面前的这个少女却是已经拥有思维的准则了。突然间,我心中传来了阵阵的不安,因为准则一旦变活过来,按照它的思维方式去判断我们的行为,那么我们这些玩家在本为我们设立的准则面前或许将无可适从。

    她幽幽的道:

    “你害怕了?我不是你们现实中存在的生命,也不是天月那样的存在?我就是一个本应该没有思维的准则,却莫名的拥有了思维。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说完,她轻轻的指了指我,淡淡的道:

    “本该罚你一天也不能说话,可是你能告诉我,我这个准则为何又对你网开一面了吗?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了。”

    我不由畅快的深吸一口气,长呼一声,咳嗽了下嗓子,发现发音能力已经康复,方放下心来,淡淡的道:

    “准则是万物彼此联系的规则,它的存在基于一个不稳定的平衡,当万物已变,准则也会随之该变。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拥有了自己的准则意识,可是我却明白你或许是生命意识形态再一次超越。你甚至有可能超越宇宙的四大族,超越创造你的那些玛雅人。”

    少女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我要这些干什么?我只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拥有自己的意识?”

    我缓缓的看向那把在黑雾中发着神秘宝光的七圣宝琴,淡淡的道:

    “你能告诉我,你为何会弹奏这曲〈〈洪荒曲〉〉吗?你要的问题答案或许就在这里面。”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