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六三章 倒霉的上帝使者

第二六三章 倒霉的上帝使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道道的黑光在死亡之晶中闪烁着,带着一声声的惨叫,和一幕幕的光影。PaoShu8很快现场只剩余三个人影,一个是我,而另外两个则是大旗旭日和那个所谓上帝的使者:灰衣主教。

    大旗旭日还在疯狂的叫喊着,仿佛正在发怒的雄师,那虚无的巨剑还在闪烁着幽幽的光芒,灰衣主教冷笑道:

    “知道我为什么不急于杀死你和这个男人吗?”

    我冷然道:

    “你不杀我,是因为我们还有你需要的东西。”

    说完,我挡在了失控的大旗旭日身前,以防突然发难。他阴恻恻的冷笑道:

    “说的好。我可以不杀你,只要你告诉我,你手中的宝剑叫什么名字,或许我会考虑放了你?”

    我心突然一紧,微笑道:

    “我手中所拿的正是天道剑。”

    他全身一颤,急声道:

    “可否容我一观?”

    我一呆,容你一观?这不是笑话吗?我大笑道:

    “这可能吗?你能否将你的法杖容我一观?”

    他阴冷的笑着,淡淡的道:

    “既然你们的目的也是抢夺天道剑,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下天道剑的真正微吧!”

    说完,他高举着手中的法杖,大声念唱道:

    “我仁慈的主啊!请赐予我开启圣剑的力量吧!圣剑请你复活吧?”

    他话声刚落,一道黑光从他的法杖上飞升而起,穿过了死亡之晶,直射苍穹,本已经被乌云覆盖的苍天,此刻更加的隐晦起来,脚下海面上的死亡旋涡再次出现了,本该蔚蓝的大海,此刻已经变成了黑墨一般,死亡旋涡带起了疯狂的黑浪,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死亡旋涡。

    天宇间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逐渐变大,在天宇间形成了一个翻转的黑暗星云,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不安,我厉声道:

    “混蛋!你干什么?快住手!”

    说着拿起手中的天道剑朝这个正手举法杖,正在作法的灰衣主教刺去。却见刚才他本模糊的脸庞,此刻却清晰的出现在我眼前,这是一张疯狂,绝望,愤怒,带着诡秘笑容,苍白的西方人的脸。他灰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是盯着未知的远方,不可掌控的未来,他看不到希望,于是他选择了黑魔的力量,让世界陪着他一起毁灭。去看

    手中天道剑的血红剑尖就要刺中他的胸膛,却被一股无形的力墙挡住了去路。竟不能再刺进半分。

    传来了一个陌生却有神秘的笑声,仿佛来自另外的一个黑暗世界,一个声音冷笑道:

    “愚蠢的地球人,你们所要争夺的所谓天道剑,难道不知道是天魔剑吗?哈哈哈。”……

    死亡之晶半空中悬浮的那把若隐若无的巨剑仿佛受到了感召一般,在剧烈的颤抖着,逐渐凝练有形,慢慢的收缩变小。忽然数道红芒从这已经变小的巨剑发出,激射到死亡之晶的已经剥落墙壁上,竟然打出了几条裂缝。死亡之晶开始了剧烈的颤动,在无边的黑色死亡旋涡上开始了最终的沉沦,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封印天魔剑的使命。

    灰衣主教望着天空中的黑暗旋涡,大喜道:

    “主人!天魔剑就要复活了,您的大业即将实现!恭喜主人,贺喜主人!”

    “哈哈哈!你说的太对了,我答应你的承诺一定会让你现实的,我会让你拥有一笔一身享不完的权利和财富,等我冲开这九九八十一道死亡封印,我会兑现我的承诺的,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夺过这个男人手中的天道剑,还有就是将他们两人的灵魂给我彻底禁锢了,将他们投入永恒的死亡旋涡!”

    灰衣主教大叫一声:

    “是!大人!”

    他低头冷笑道:

    “现在你总该知道为何我会不着急要你们两个的命了吧?因为天魔剑是天道剑的最大客星,我要拿到你手中的天道剑才会要你的性命的。别想自挂,这里已经被我的主人魔法所紧闭!你们死了也只能原地复活!”

    此刻我抽回了天道剑,才发现死亡之晶上下左右前后已经被一层浓黑的黑雾所包裹,我冷声问道:

    “你的主人他是谁?”

    灰衣主教回答道:

    “我的主人他是---”

    突然他一呆,惊恐的道:

    “对不起!主人,我多嘴了!请您原谅我!”

    说着竟然全身颤栗着,跪倒叩拜起来,就听见“主人”冷声道:

    “我能让你拥有一切,更能毁了你一切,你去拿下他们,这次我就宽恕了你!再有下次---。”

    未待说完,灰衣主教连叩几下,口中连道:

    “是,是,是,小人再也不敢了。”

    我看着刚才还耀武扬威,高人一等的灰衣主教此刻却是这般德性,不由叹息了几声。他手拿着法杖,缓缓的站起身子,看了我和大旗旭日几眼,冷笑道:

    “如果此刻,你向我跪下,叩几个头,说几句我喜欢听的好话,一会我会少折磨你们点。否则的话,我会让你们死去活来,享受下地狱最高级别的服务。”

    他恶狠狠的说着,我苦笑了下,指了指还在疯狂失控中的大旗旭日,淡淡的道:

    “他已经这个样子了,能不能。”

    灰衣主教狂笑道:

    “好啊!你想替他叩头,替他说我爱听的好话,我当然可以满足你的条件。来,像狗一样的爬过来,我喜欢,我非常喜欢,哈哈哈!”

    我冷笑心道:这就是所谓的上帝使者了,精彩非常精彩,剥取身上的皮,只剩下了贪婪与无知,向恶魔交换了灵魂的代价,将注定永久的代价。

    我吸呼一口气,低声道:

    “平常心,保持平常心,千万别被眼前的羞辱所激怒,他的弱点在哪?他的弱点在哪?”

    突然一呆,原来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我面前的这个敌人,我又怎能知道他的短处和弱点呢?可是我必须战斗,在敌人的面前哪怕是一点胆怯的懦弱都会挫败自己的信心。于是朝手心啐了一口沫,双手来回摩擦了几下,深一口气,咬紧了牙关,大叫一声:

    “天涯剑法第一式:浪子天涯!”

    朝那个被无形力墙所隔离的灰衣主教拼命刺出,他冷笑着,手中的法杖直指我的胸口,一道无形的力量以无可匹及之势将我活活抡撞到水晶墙壁,一阵发蒙,带起眼前的一片金星乱闪,忽然传来一阵巨疼,苦道:我的肋巴骨,我的肱二头肌,我的肱三头肌是不是报销了?

    就听见灰衣主教冷笑道:

    “如何?终于明白不自量力四个字该怎么写了吧?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挣扎爬了起来,思索下这段时间在大龙流行的抗倭名曲:《爷们是大龙蓬莱人》,哈哈大笑着,大唱起来:

    “爷们生在这天地间哟,快意恩仇在世间哟。爷们生在这天地间哟,快意恩仇在世间哟。”

    突然噶然而止,下面该怎么唱。却见灰衣主教皱着眉头,我呵呵笑道:

    “不好意思,我的声音比较大,却老忘记歌词该怎么唱了,反正意思我已经表达清楚了,你看着办吧!”

    灰衣主教一怔,冷笑道:

    “很好!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在下只好要你的命了!你去死吧!”

    “啊!――”

    一声惊天惨叫响彻整个悲惨的世界,却不是我所发,却是我面前的灰衣主教的突然变大的嗓门,看着他手舞足蹈着,苍白的脸上,暗暗希奇:不就杀了个人吗?至于这么兴奋吗?

    不对!我仔细看着他的表情,不是极度兴奋,而是极度的痛苦。就看见他扔下了手中法杖,惊恐的撕吼着:

    “主人,我不是按照你的一切要求去做了吗?为何还会如此待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却听见他口中所言的主人冷笑道:

    “忠心的狗,有一天却被主人所杀了,你说这狗冤枉吗?既然你愿意当狗,就必须接受狗的命运!”

    灰衣主教浑身颤栗着,冷汗不停的冒着,他正受着常人想象的痛苦与绝望,原来,他只是一条被恶魔眷养的狗罢了。可是,到他生命最后一刻,他却做出一个属于人的决定。

    他在痛苦中的大叫道:

    “他是天魔剑的主人,决不能让天魔剑回到他的手中,用战神的血脉封印这把魔剑!快!你们快!啊!”

    ……

    在最后的惨呼声中,一个黑影从那件灰白的长袍如同黑雾一般脱落出来,朝着那把已经凝练成形的天魔剑飞去,成为了天魔剑的又一个灵魂奴隶。

    我叹息着,淡淡的道:

    “无论你曾经作过了什么,改变永远不晚。”

    忍着巨痛,踉跄着朝一旁疯狂中的大旗旭日走去,看着手中的圣剑,苦笑道:

    “对不起,大哥!我必须借你血一用。”

    说着,举刀朝大旗旭日的结实的手腕处割去,暗道:当战神的后代,难免会皮肉受苦的。还是平常人的好。

    就在颤抖着割在他手腕上的须臾间,却听见一个声音叹息了一声,苦笑道:

    “浪子,你的刀法不纯,还是我自己来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