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六六章 古梦四物

第二六六章 古梦四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云梦泽,一个逐渐消失在传说和记忆中的上天垂青之地,带着古老的沧桑与凄美的爱情,用曾经的英雄豪情壮志和女儿的妩媚多情,演绎了一幕幕仿佛还徘徊在宇宙世间的生命赞歌。可惜宇宙世间已经几度沧海桑田,记忆已经湮没,又或许隐藏在某一角落,等待着,等待着。……

    她还是那般的美丽,仿佛还是那只飞舞在九天之上骄傲的紫凤凰,又或许她从未改变,唯一改变的恰恰是自己,她轻声道:

    “你还好吧,梦幽岛一别,或许我们都该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事情。”

    我苦笑的看着前面的几个身影,淡淡的道:

    “我们是该好好想想了。不过不是现在,谢谢你,你对我的帮助,我会找机会报答你的。”

    她娇柔的身躯一颤,脸色苍白下来,低声道:

    “我们之间果真只剩下了这报答二字了吗?”

    看着眼前这个悲伤的美丽女子,曾经是我一个无法忘怀的梦,或许梦已经醒,又或许我们本就活在梦中。我强忍着心中挥之不去的忧愁,对着自己的心,也对着她的心使劲的捅了一刀。冷声道:

    “是的,我们之间果真只剩下了这些了。”

    说完,我迈着如铅一般的双腿,从她身边走过,却忘了她此刻在古梦松下洒下几滴清泪,远处的高山上是一片南国的竹林,青幽的竹根上是班驳的泪痕,这是舜天子的妻子娥黄女英伤心的泪痕。

    一步步远去,不能回头,直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死浪子,你给我站住!”

    我一呆,微笑的转头往向我跑来的一个窈窕身影,柔声道:

    “铃儿你来了?”

    她气冲冲的跑到我身前,一脚就揣了过来,我默默忍受着,看着她双眼朦胧,显然她曾经使劲的哭过,而此刻却发着无名的火。我赔笑道:

    “铃儿你这是―”

    她冷笑道:

    “晚霞姐姐如此待你,你却如此负她。我怎么会和你这样喜新厌旧的男人好呢?”

    我一呆,怔怔无语,心道:铃儿啊,铃儿啊,那你叫我怎么办?既然我已经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我绝不能在我们之间搁上别的人。

    她看着我发呆的样子,怒道:

    “快去给晚霞姐姐道歉,否则,你以后别想见我。PaoShu8”

    说着,她说着转身就要气冲冲的离开,我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说道:

    “不会这么严重吧?铃儿你干什么?”

    她哼了一声,说道:

    “我最恨那些虚情假意,寡情薄义,喜新厌旧,见一个爱一个的混蛋,老公你恨不恨这样的混蛋?”

    我一呆,赔笑道:

    “铃儿,我恨恨!”

    风铃这才停住她想跑的小腿,转身微笑道:

    “其实,晚霞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

    看着她满脸古怪的神情,我一阵心虚发毛,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我轻叹一口气,低声道:

    “铃儿,你在考验我吗?”

    她微笑道:

    “老公。你忘记我曾经说过的话了?其实只要我愿意,你愿意,她愿意,谁也管不着,更何况,是我欠了她的。”

    说完她脸色黯然下来。我忙转移话题,问道:

    “铃儿你看了我给你的东西吗?”

    她突然一怔,急声道:

    “他,他,他现在在哪?”

    我看着风铃满是急切的期盼,或许我该给她一个美丽的梦吧?于是,我微笑道:

    “前辈他获得玛雅人的垂青,拥有了永恒的生命和一生不灭的事业,或许某一天,在宇宙的某一个角落我们会遇见,又或许他一直在关切的注视着世间的一切,注视他的亲人,他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她缓缓的点了点,突然想起什么,怒道:

    “臭老公,快去赔礼道歉去,否则我给你好看。”

    说着比画下她准备擂人的小拳头,和小飞腿。我一看,撒腿就跑,连忙称是。

    朝后面而去,却见晚霞迎了上来,我一怔苦笑道:

    “晚霞,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

    她脸色依旧苍白,楞楞的看着我,突然默默的道:

    “你是不是还在记挂着梦幽岛上,我对那个中岛杏子说的那些话吗?其实我是因为关心你,爱你,不想你为人所误,后来,后来,我的兄长告诉了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原来她也是一个可怜人,或许她内心的伤――”

    我心一热,一把扶住她柔弱的肩膀,说道:

    “晚霞!”

    她脉脉的看着我,仿佛还是那曾经华山绝顶上让我情迷,让我无法自拔的那个人儿,突然我一颤,缩回了双手,转头茫然着,半响后,她轻声道:

    “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我忙道:

    “晚霞,你说,你说。”

    她突然又轻叹一声,幽幽的道:

    “或许还不是时候吧?我们走吧?”

    ……

    眼望着眼前的四物,不由楞住了,古梦松下有一低矮平台,上刻三字,年代久远不知何意,平台一侧有一纵横交错的石棋盘,棋盘上还轻落几子。不远处还有一尊头顶高冠,身影形单,满眼悲怆,愤而问天的长者雕像,再远一点,还是一尊雕像,不过样子很奇特,犬首人身。

    傲苍穹微笑道:

    “浪子,你可识这四物否?”

    我苦笑道:

    “其中三物,我或许猜个几分。”

    “你说来看看。”

    众人把注视的目光都抛了过来,我看了看,微笑道:

    “上古有四谱,《洪荒谱》,《黑暗女娲谱》,《炎黄神龙谱》,《落魂谱》,这三字可否就是‘落魂谱’三字?云梦泽本是落魂问天之处。”

    说着我手指了指那低矮平台,傲苍穹和身边的馨月夫人,对望一眼,转头大笑道:

    “没想到浪子你对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多有涉猎?那你再来观这盘旗?”

    我皱着眉头,看着黑白寥寥数子落位竟如此奇绝,苦笑道:

    “我对棋道不是很精通,看这黑子中元的落位,以及白子剑走偏锋的下法,非今日弈者之术,不过却让人耳目一新,不觉豁然开朗。”

    傲苍穹微笑不语,用手在棋盘落位上轻点一下,竟然出现一白子,他沉声道:

    “这是天机棋局,由自己和天而下,天永远执黑子,而人永远执白子。究竟是人定胜天,还是人定知天?”

    他话声刚落,棋局上忽然已经显现一黑子,仿佛是一个看不见的奕者正与之博奕。我一呆,却听见傲苍穹哈哈大笑起来,轻搂着馨月,说道:

    “我曾与天争锋,却不知顺天之力,幸而有高人指点,才明晓天地棋局一二,真要感谢这位高人啊。哈哈哈。”

    说着他深情望着身边的女子,那一刻,或许她才是他眼中的一切。晚霞噌道:

    “大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儿女情长起来了?”

    和晚霞几乎一直手牵手的风铃也咯咯乱笑着,却见傲苍穹大笑道:

    “两个小丫头片子,以后你们就会懂的。浪子,你可否试试你的天机命运局究竟如何?”

    我微笑道:

    “多谢盟主美意,可是在下觉得还不是下的时候。”

    傲苍穹点了点头,来到那悲怆长者雕像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众人也朝着这雕像深深的鞠了一躬,傲苍穹微笑道:

    “你也识得此古人?”

    我沉声道:

    “九闾大夫屈原贤者。”

    傲苍穹轻叹一声,将目光转向一侧的犬首人身。我沉声道:

    “这可是古楚人的始族芈熊?帝妃耳痛,脱一物,犬首而人身,入云梦泽,三十旬返,而认炎黄之祖?”

    傲苍穹称声道:

    “正是芈熊,云梦泽的守护大神。”

    风铃突然轻笑起来,我疑惑道:

    “铃儿你笑什么?”

    风铃微笑道:

    “今天我终于明白这狗熊的来历了?你看看这位芈熊的模样像不像狗熊?”

    我忙道:

    “别瞎说,小心,他可是云梦泽的守护大神。”

    却突然听见一声刺耳的大笑响彻天地,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冷笑道:

    “小姑娘,小心守护大神割了你舌头。”

    却见傲苍穹,馨月脸色难看起来,风铃失惊道:

    “谁啊!别吓我,我可告诉你,这里有大龙第一高手。”

    那个阴侧侧的声音冷笑道:

    “大龙第一高手?是傲苍穹他吗?他配吗?”

    忽然我吃惊的道:

    “他是不是天阴门的门主天阴魔神?他也来了?”

    “哈哈哈!你们都来了,我怎就不能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