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零章 一封休书。。。

第二七零章 一封休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站在水晶台阶,那月华下的女子,她是那般楚楚可人,她是那般令人怜爱,她看着我和晚霞,脸上带着微笑,仿佛解释着什么,嚅嚅说道:

    “我―我―我。去看”

    却见晚霞已经一把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轻笑道:

    “星儿,该你的永远属于你,除非你放弃,否则谁也抢不走。看,我把人活生生的给星儿你领来了。人口并未走失。”

    我干笑着,风铃脸微红,轻斥道:

    “讨厌,晚霞姐姐,你都说些什么?”

    我微笑道:

    “风铃老婆,你在这样等我多久了?”

    风铃马上找到了新话题,气道:

    “谁等你这个大笨蛋,我是等我的姐姐的。”

    却听见她已经咯咯的笑了起来,忽然脸色黯然下来,对着晚霞的耳边悄悄说着什么,用古怪的目光打量着我,我疑惑道:

    “铃儿,你在说什么悄悄话呢?怎么这么神秘啊?让我也听听。”

    说着我凑了过去,却被她手轻轻的挡开了,斥道:

    “臭老公,走开点。你去前面开道!我和晚霞姐姐有事情要说。”

    却见晚霞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用眼光扫了我一眼,说道:

    “星儿,你太顽皮了,你难道不知道馨月宫的规矩吗?”

    却见风铃两只大眼狠狠的瞪我一眼,说道:

    “你快去啊!难道还叫我和晚霞姐姐去开道不成?快去!”

    忽然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怔怔看着了我。我干笑道:

    “是是,老婆大人的话,我怎敢不听?”

    我抬头望了望这像过山车一般蜿蜒曲折的水晶台阶,疑惑道:

    “前面是不是什么机关埋伏,飞禽走兽?”

    风铃轻斥道:

    “快去啊,一个大男人不要这么婆婆妈妈行不行?这剑你先拿着,记得还我。”

    我苦着脸,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那把发着微微五彩光的天情剑,说道:

    “老婆,我要那把天道剑,这把天情剑基本没有什么实际攻击力。”

    风铃突然却仿佛没听到我的话一般,眼睛一红,咬了咬嘴唇,说道:

    “老公,我大哥他―他果真走火入魔了吗?”

    我一滞,忙道:

    “铃儿,谁告诉你的?你别瞎想?”

    晚霞默默的搂着她,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风铃沉默了片刻,她的手忽然悄悄的抓了抓衣角,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突然抽泣了起来,悲声道:

    “你别骗我了,其实我看见了那把天道剑,就知道我们大旗家有人会出事的,天道出,天魔活,你从来就把我当孩子一般看待,却没有真正爱过我,这天情剑我现在已经还了你,你的任何东西我再也不要了。”

    我错愕不已,大惊道:

    “铃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一把上去搂住了她,晚霞也失惊道:

    “星儿,你在说什么?”

    却见晶莹的泪珠沿着她的苍白冷漠的容颜缓缓流下,她久久无语,面对我和晚霞的质问,看着我搂着她颤抖的双手,她再次咬了咬嘴唇,突然冷笑道:

    “星际浪子,我大哥是不是中了你的诡计,这把天道剑本该他才配拥有,可是却出现在你的手上。PaoShu8你为何对我隐瞒我大哥的已经入魔的事实?你说啊!你为什么骗我。”

    我不可置信的听着,分开了搂着她的双手,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风铃,看着这一个本不该陌生的最心爱的女人。她居然这般看我。我苦笑道:

    “铃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难道在我们之间还有必要存在这样的误会吗?我不告诉你兄长他的事情,是因为我担心你―”

    “你是担心我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卑鄙虚伪的人,星际浪子,我怎么瞎了眼,会爱上你这样一个无耻之人!”

    她用着最无情的话打断我的解释,她冷笑着:

    “天情剑是你费尽心血拿到的,自然属于你,可是这把天道剑却是属于我们大旗家的,我必须拿走。星际浪子,这里就是我们恩断义绝的地方!晚霞姐姐,小妹这里有一封休书,拜托你转交这位先生。”

    说着,她拿出一封信,不由分说,晚霞手中递,晚霞吃惊道:

    “休书?星儿,你这样开玩笑可就真过火了。”

    我心撕裂一般,看着面前突然冷漠的她,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

    “你为何不直接把这休书交到我手中,此刻我就站在你跟前?”

    风铃眼眸忽然闪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脸色越发的苍白,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原来她是在生我的气,我不该隐瞒她,疯一般上前抱住她,说道:

    “风铃,我错了,你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我真的不该欺骗你,可是,我怕你知道了真相,怕你会伤心难过啊!”

    怀里的人儿颤抖着片刻,那一刻,我感受着她跳动的心,原来她的心从未沉寂,可是,终于还是在那最后一刻沉寂下来,她冷声道:

    “放开我,我们再也不可能了。让我走吧。如果你愿意,请把天道剑借我,以后我会还你的。”

    我一呆,原来那些曾经的痴情在现实面前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原来自己一直都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怔怔的看着她。

    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笑,正是那阴魂不散的心魔,他一直在等待着我的崩溃。他嘲笑着。

    “你从来都这般的懦弱,这个女人爱不爱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果真相信宇宙世间会有那永远不变的真爱吗?更何况是这个女人她已经不相信你了,当一个女人不再相信一个男人的时候,她自然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吧,难道你会觉得放不下你那卑微的男人尊严吗?既然她不再爱你,你现在已经充满了怨恨,那么你就勇敢点,就去毁了她吧。如果你没办法选择,那么就让我代替你去做选择吧,你这个懦弱的家伙。”

    我疯狂道:

    “你住嘴!你这个不懂人事的恶魔!你怎知我会有怨恨?你怎知她不爱我,她只不过-只不过是误解我罢了。你给我滚出来,我要杀了你。”

    我眼前一片迷溺,在黑夜中,独孤一人,在苍茫的原野上,寻找那失去的路。渴望着一种救赎,仿佛失去信仰的教徒,在燃烧着自己最后的灵魂之火,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黑暗之手在抚摩着我,全是心魔复活的狂笑,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天赐的良机。……

    终于在最后一刻沉沦了下去,或许真的太累了,永久的沉沦或许才是真正的解脱。该自己表演的一切都结束了吗?……

    直到,直到一个深深的吻,留住了浪子黑暗中沉沦的灵魂,我睁开眼睛,惊喜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是铃儿,是我的铃儿,原来她是生我的气,原来她是想知道我其实多么的在乎她,她明亮清澄的眼眸一直藏着男儿永远不曾离去的心,我微笑着,默默道:

    “铃儿,你别吓我,你果真要离开我,我却不会放你走的。”

    我满足缓缓的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留给的芬芳与痴迷,一个美丽的仙子在我面前跳起了在灵魂中的那最痴情的舞蹈---那是属于浪子的风铃之舞。她轻舞着,她欢快着,她挥洒着最温柔的爱,就在那冰冷刺骨的月神宫,就在那异星的土地上,就在天下帮那后山孤独的小亭上,就在那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耳侧响起了悠扬的琴声,仿佛一条平淌的溪水在心中缓缓流过,又或许一阵微风下的一阵深夜幽香感染自己的灵魂,更或许是那天际一片含情的星光,在恋人耳畔述说一段不老的红尘往事。

    心或许终于平静了下来,突然琴发出了一声异响,我从一片青绿中豁然而起,惊道:

    “铃儿!你在哪?”

    四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那心跳动的声音,忽然传来一声女子轻柔的叹息,正是那一直弹琴的仙女,她孤单一人正坐在一片云雾朦胧的芳草碧绿间,身前是那发着宝光的七圣宝琴,她看着我四处张望的目光,站了起来,幽幽的道:

    “她走了。”

    我一呆,冲上去,一把抓住晚霞的双手,怒道:

    “她为何要走?你告诉我,铃儿她为何要走,是不是因为是你。是你逼走了她,我不是早告诉过你了吗?谁也别想挑拨我和铃儿的关系,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你说,是不是你!”

    晚霞冷冷的看着我,说道:

    “浪子,你把我看成了什么样的女人了?你觉得我会是这种女人吗?她要走,我能拦的住吗?”

    我一怔,放开了她,苦笑看着这片云雾飘渺的天地,看着若隐若无的一轮月华,枯涩道:

    “对不起,霞,刚才是我说错了话。可是我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走?我决不相信她已经变了心,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从此再不会和她分离的。既然她坚持要走,我也拦不住,可是我会找去她的。无论她身在何处?晚霞,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我这就去找她。”

    晚霞怔怔的看着,柔声道:

    “这才是我真正认识的那个浪子,你不用去找她,星儿她其实有说不出的苦衷,所以她必须暂时离开你。”

    我苦笑道:

    “以前和她一起经历不少磨难,她都没有抱怨过,更没有说过这样绝情的话,哎,都怪自己啊!”

    晚霞笑了笑,道:

    “怪自己什么?怪自己太花心,见一个爱一个?结果把老婆给气跑了?”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满是得意的微笑,气道:

    “我的五公主,你难道没有看到我一脸茫然,一脸心急的模样吗?对了,铃儿她走前悄悄的对你都耳语了什么?”

    晚霞微笑道:

    “自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我忙道:

    “你快告诉我。”

    晚霞微笑着,怔怔的看着我,突然道:

    “你刚才怎么了?一副凶神恶杀的模样,可把我们吓坏了。”

    我苦笑道:

    “没事,上次去梦幽岛,不小心着了对手的道,留了点后遗症。”

    晚霞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不是为了那个倭国女人才会这样的?浪子,有件事情我还是想提醒你。”

    我一滞,道:

    “霞,你说。”

    她微微思考了下,说道:

    “浪子,你以后无论如何也别和这个女人来往了,我担心--。”

    我一怔,脑海里浮现起那个绝美而冷漠的倭国女子,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霞,我听你的,现在除了你和铃儿,谁对我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保证。”

    说着轻搂着她,她笑了笑,气说道:

    “你还是别保证的好,世间哪有不贪腥的猫,不过,这次我就假装相信你了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刚才,是不是铃儿她救了我?”

    晚霞一滞,微笑道:

    “大笨蛋,你难道会不知道?铃儿对我说,到来世,她还会一直爱着你这个臭老公的。”

    我微笑着,突然意识到什么,失惊道: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来世?”

    晚霞看着我已经失去血色的脸色,突然叹息了一声,说道:

    “如果她转世的记忆数据还在的话,我相信她会记得你的。”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苦笑道:

    “不是要到120级才转职的吗?她现在连60级都还没到,她怎么能转职?”

    晚霞淡淡的道:

    “因为她必须要救她的大哥,所以她需要转世,可是星儿她怕自己会永远的忘记你,更怕你会伤心,所以她才会这样的。”

    我苦笑道:

    “这就是游戏里的转世的吗?消除以前所有的记忆数据。从此忘记了所有以前的记忆数据?”

    忽然想到什么,忙道:

    “风铃给我的休书呢?快给我!”

    晚霞轻笑着:

    “你拿来干什么?我已经丢了。”

    我微惊道:

    “你是说铃儿她――可是”

    晚霞淡淡的道:

    “她不是把天情剑给你了吗?忘记了这把天情剑能记忆前生今世的情?”

    晚霞忽然微笑道:

    “午夜时分,云雾散,仙冢现。你陪我一起去赴云梦仙子之会吧?我相信我哥哥嫂子他们早就等不及了。星儿她会回来的,你就别担心了,浪子,你看--”

    她玉一般无暇的柔荑指向了不远处一朵忽然出现的五彩云,一阵清风,一缕幽香,一轮月华,一幕星光,一段记忆,向我们敞开了沉封的印记。……

    原来---缘分果真是上天注定的,可是自己还能找到她吗?又或许,我们将在茫茫红尘再次错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