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一章 月露飞蛾

第二七一章 月露飞蛾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馨月宫共有三殿,分别是紫晶殿,无痕殿,以及沧月殿,这三殿是允许外人参观膜顶的,另外还有一内室,叫月熔厅,却非等闲之人能进,因为月熔厅外面有四个至少150级PC仙子小姐把守。

    月琴的琴声悠悠的继续飘舞着,引着本已茫然的人,寻找着一丝黑幕缝隙里的出路,可当以为寻找到时,却已经陷入另个茫然。

    紫晶殿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文化,四周全是难以想象的画面,我干笑着,看着一尊尊的仙子栩栩如生的玉石雕像,以及紫晶四周一幅幅纯净无暇的仙子画面,神态各异,却仿佛活生生一般站在自己的眼前,正用款款的优雅和无限的风情让浪子的心永远就在这里留下来一般,我喃喃道:

    “乖乖,此刻我才明白做男人可真幸福啊。”

    觉身上一疼,却是一直依偎在怀里,不肯自己睁眼走路的紫凤凰使劲的掐了我一下,威胁道:

    “你应该不疼吧?”

    我裂着嘴,苦笑道:

    “不疼,不,是很疼!”

    晚霞睁开了双眸,望四周扫视一番,低声道:

    “你看到了什么?”

    我忙斟酌一番语句,微笑道:

    “自然是一帮活灵活现的仙子哦,而且个个都这样赤条条的,以诚相待,这个我估计是一般男人的最爱。”

    晚霞轻哼一声,反问道:

    “一般男人的最爱?这么说你不喜欢了。”

    我忙道:

    “喜欢是喜欢,可是她们都是假的,我却更喜欢我的霞儿。”

    晚霞轻斥道:

    “谁是你霞儿?”

    我一滞,却听见她已经轻笑了起来,柔声道:

    “如果你果真喜欢这样叫,等没人在的时候叫吧,在人前我却不喜欢你这般叫我,这样会很没面子的。”

    我一呆,苦笑心道:这个丫头好面子都成这样了,和风铃简直是两个脾气性格的,却听见她神气奇怪的道:

    “浪子,要不你现在再仔细的看看她们究竟是什么作成的?”

    我忙罢手道:

    “不看了不看了。”

    “你就再看看嘛。我批准了”

    晚霞轻笑着道,我瞟了远处一尊绝对是用粉红玉脂晶石作成的仙子雕像,有一种想上去轻拂一般的冲动,她的紫眸眼神传着一种摄人的魅力,而紫晶殿其他所有的玉石雕像的眼睛却无论如何没有如此神妙。

    似笑非笑,似愁非愁,仿佛期待情人的眼神,又仿佛女子天生的幽怨,那一刻男儿的魂魄已经进入了这美丽仙子凝固的瞬间,更仿佛就是发生在片刻前的永恒。

    我缓缓的离开晚霞,仿佛入梦一般朝着这眼神走去,忽然心一痛,那一刻一个千万前本逝去的美丽仙子的名字却砰然跃上心间,甚至我感觉到一个沉寂的灵魂被这个美丽的仙子万千惆怅的眼神给惊醒,他疯狂着,他仰天大叫着,他无穷愤恨着,就因为心中这个美丽的仙子。PaoShu8

    她正是那痴情郎君在千万前就已经苦苦等待的女人,那早已经化为极北冰海边上永远期盼,永远希望,却永远失望的一尊被诅咒,又或许被祝福的冰冷石像。

    “紫忧,原来你却在这里。……”

    我似乎听到自己封印已久的另外一个灵魂的心跳---痴情郎君,原来他如同种子一般在灵魂深处扎下根。颤抖着,仿佛陷入了永世的悲哀,用我那无力的手,为她轻拂她面颊边一丝的凌乱碎发,可是,这一切已经注定了枉然。

    她突然活过来一般,对我轻轻一笑,瞬间美丽的容颜,山盟海誓的诺言却变成了一具枯骨,她变成了一具红粉骷髅。

    原来这才是永久的真实,情丝如同齑粉一般飘落,红尘中再也不见。

    当知道了真相,我却疯狂着,怒吼着。不!这绝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传来了伊人的幽幽叹息,让我从无穷的灵魂磨难暂时解脱,我跑了过去,搂着她,轻颤道:

    “霞,我从来都没有这般害怕,可是刚才那一刻,我却真的害怕了。”

    晚霞明亮的双眸仿佛世间中那一盏天神的明灯,她柔声道:

    “浪子,你害怕什么?害怕自己知道了真相?”

    在她娇柔却无比的坚强的肩背,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

    “为何我会这么害怕知道真相,霞,你能告诉我吗?”

    晚霞沉默了片刻,低声道:

    “或许我们和所有的凡尘中人没有什么两样,因为我们都有生命不舍的牵挂,浪子,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希望你也对我说,可是我却害怕这般说出来是那样的不圣洁,那样的不郑重,又或许一个女子一生一世期待的就是那句话。”

    我一怔,明白晚霞的意思,缓缓抬起了身子,忍着久久不能平息的心悸,柔声道:

    “霞,你想让我说吗,我现在就说,我―”

    却见她用玉一般温柔的手,轻轻压住了我想说的话,她柔声道:

    “什么都别在说,好吗?我也害怕最后的真相。”

    她顿了顿,急忙离开我的怀抱,急速朝紫晶殿后面的一道走廊走去,我怔怔看着她的窈窕背影,却听见她低声轻斥道:

    “傻子,别发愣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再说,你呆在这里,我可不放心。”

    我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忙苦笑应一声是,最后扫视了下紫晶殿里别样的风情,心道:各位,再见……

    迅速的赶上晚霞,此时悠悠的琴声早已离去,满是我和晚霞脚步踩在仿佛是浮萍一般悬浮在半空中的精美花纹石格上,这里连接着馨月宫里的两座宫殿紫晶殿和无痕殿,高空上冰冷的风轻拂着,简直不敢望石格下面的地面望去,一摔下去,估计就是一个粉身碎骨,反正身上的装备是要掉不少的。晚霞边走边微笑道:

    “浪子,你现在听到了什么声音没?”

    我停了下来,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一番,苦笑道:

    “霞,我可什么都没听见,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条路太危险,我怕摔下去可不好受。”

    晚霞忽然在刻有一朵紫露杜鹃的石格上停了下来,突然大声道:

    “浪子,美吗?”

    我低着头,注视着脚下的路,应声干笑道:

    “我的霞儿,当然美,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美,是非常之美。不过我们还是赶紧走人吧?”

    却听见晚霞轻笑着,斥道:

    “讨厌!我不是让你说我美不美,我是让你看云雾过后,月华下的云梦泽美不美。”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俯视着这片神秘的天地,此刻已是星稀月明,多情的月华同翩翩起舞的仙子,将清凉芬芳的月魂之光洒了下来,微风中,忽然听到虫鸣低语,花木吐蕊。突然听到晚霞惊喜道:

    “浪子,你快看下面,月露飞蛾它们正要在黎明前化蛹成蝶了!看见了它们的五彩幻化之光了吗?红,橙,黄,绿,紫,对!现在是红光,是它们的第一次蜕变。”

    我不可思议的俯视着下放云梦泽茫茫古木青草间忽然出现点点暗淡的红光,很快更多的红光瞬间出现,如同洪水冲过原野,整个云梦泽的夜空就在这无数几乎一起迸发的月露飞蛾的微微红光中染红了,月华的风采也悄悄隐起。

    那一刻,是属于这无数渺小生灵辉煌的一刻,可红光片刻就褪去,云梦泽再次黯淡下去,正暗自叹息着美丽的短暂,却见一片橙色的光幕瞬间出现,晚霞惊喜道:

    “浪子,它们蜕蛹展翅了,向我们飞来了,喂,你们好!美丽的精灵!”

    我这才恍然过来,方才这道由无数飞娥组成的红色光幕,此刻却发着离我们很近的橙色光芒,原来它们要在太阳出来前,飞向黑夜中的月华星空。

    很快橙光隐去,黑夜中,我听到了无数月露飞蛾颤动翅膀发出的轻微的“嗡嗡”声,它们似乎在一起演奏同一部命运曲---要么飞向天空,成为一颗美丽的流星,要么死在烈日中,化为一道清烟,这是它们注定的命运,来去都是那么匆忙,和红尘万千的生灵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忽然想试着它们中一个的命运,于是我伸手在身边抓住一只月露飞娥,它很小,小的来,就仿佛是南国丛林里深长的一颗红豆,张着两对斑斓圆弧形的翅膀,让我想起了梦儿,她也有这样类似的翅膀,可以带着她自由的翱翔,让我无法将她拥入怀中。它有一对美丽的复眼,身上的发出的光芒,就来自这对美丽的晶体。我似乎体会到手上这停止不动的小精灵的害怕,我微笑道:

    “别怕!我只是想改变下你的命运,昙儿她会喜欢你的,更会帮助你获得更长的生命。”

    却听见晚霞严声道:

    “浪子,你快放了它,它并不需要别人的改变,快让它和同伴一起飞,否则它永远都是不幸的?”

    我疑惑道:

    “为何?”

    晚霞叹了一声,幽幽道:

    “因为现在它至少还有梦,蝼蚁只要用梦,就让它们为梦而活吧,或许梦也会成真的。”

    无数的精灵换上了黄装,从我的身边飞了上去,飞向九天之上,看着手里的这只小小精灵,我低声道:

    “对不起,我耽误了你一会,我这就放你走。”

    手轻轻望高处一抛,它化成了一道黄光,挥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飞走了,越飞越高。

    看着越飞越远的月露飞蛾,显现出的绚丽光辉,在心中突然荡起了别样的涟漪,忽然明白了什么,东方的天空缓缓的升腾起了一颗明亮的繁星,牵引着黎明的到来。

    我突然大笑着,对着天幕之上,最美丽的紫光,大声道

    “加油!我的朋友!”

    晚霞吃吃笑道:

    “浪子,你喜欢云梦泽吗?”

    我一怔,忽然明白她的意思,微笑道:

    “喜欢,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喜欢。”

    晚霞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斥道:

    “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就是用这样的甜言蜜语骗了星儿的?弄得她要死要活的。现在又想用这样的话让我受你欺负是不是?”

    “星儿”?我忽然一滞,黯然无语,怔怔的看着远方。沉默了片刻,晚霞柔声道:

    “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了话。”

    我忙道:

    “没有,没有,是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她,此刻我死皮赖脸的想让你们一起跟着我,本身就是我错了。”

    晚霞轻笑道:

    “你明白就好,那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对她,还有我吗?”

    我一呆,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样子,苦笑道:

    “你说,我照办就是!”

    晚霞轻哼了一声,说道: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了,所谓君子一言,四马难追,我也不会要求浪子你什么的,只希望你到那一天,像一个铁血汉子一般去战斗,更明晓大是大非,千万别被什么感情纠葛。该下定心的时候一定要下决心,一旦下定了就别再犹豫,好吗?”

    我楞楞的道:

    “霞,你看你都说些什么嘛,你担心夫君我心慈手软,腿脚没劲是不是?好!我在这里郑重保证,我一定辣手无情,见一个杀一个,保证对敌人铲草除根,寸草不生!”

    晚霞轻笑一声,轻骂道:

    “臭德性,我们快走吧,天都快亮,估计我哥哥嫂子他们都等得花儿都快谢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咯咯的轻笑着,说完转身上前,轻挽我的一只手,踏在这如同浮萍一般的石格路上,走向了无痕殿。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