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四章 月魂法师

第二七四章 月魂法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快,晚霞就带着闻讯赶来的傲苍穹,馨月夫妇二人。PaoShu8看见一池的本该纯净清澈的无痕水此刻却已经一团黑墨,甚至还发着一丝奇怪的味道,他二人均微皱起了眉,彼此对望了一眼。傲苍穹淡淡的道:

    “看来一切皆已注定,馨月你就别想太多了,这是云梦泽的宿命。”

    此刻我才注意到馨月夫人脸色早已经苍白无血色,一向豪爽无比,提得起放得下的黄龙傲苍穹却发出了一声叹息,说道:

    “馨月,我们走吧,正事要紧。”

    却见馨月默默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

    “看来我的使命也快结束了,没有了无痕水,云梦泽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云梦泽,只是想不到一切来的这般的突然。”

    她娓娓的说着,却感染着灵魂,我愧疚的道:

    “傲盟主,馨月夫人,我---”

    却见傲苍穹摆了摆手,沉声道:

    “方才晚霞已经把经过告知了,浪子,有句话,我想单独问你。”

    我点点头,随着他走出了无痕殿,云梦泽的天已经亮了起来,可是当我俯视昨夜依稀熟悉的这片美丽天地的时候,却不由一怔,似乎在瞬间一切都已经发生,满目疮痍,洪水泛滥,瞬间桑田变沧海,无数的古木芳草湮没在滔天的洪水中。

    我惊愕的道:

    “这―变化未免太快了吧?这洪水什么时候才能褪去?”

    傲苍穹淡淡的道:

    “这洪水暂时是褪不去了,看来从云梦古洞进天问宫的路是走不通了。”

    我一怔,疑惑道:

    “傲盟主,你的意思是,天问剑在天问宫?”

    傲苍穹点点,淡淡的道:

    “是的,有件事情我想问你,杏子――中岛会长她现在身在何处?”

    他用灼灼的目光望向我,“唰!”一下,就感觉脸皮微微发热,想起这个名叫中岛杏子的倭国女人和傲苍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岁月,她和我之间,我不由尴尬的道:

    “傲盟主,你―”

    傲苍穹却哈哈的大笑起来,片刻后沉声道:

    “做人就要提的起,放的下,浪子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想问她一个关于地球四圣武器最终隐藏的秘密。或许只有她才知道最终答案。”

    我微惊,忙道:

    “傲盟主,你说的是真的吗?她果然知道这四圣武器的最终秘密?可是据我所知这四把武器―”

    却见他罢手打断道:

    “浪子,这四圣武器绝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就说那把天子剑,我刚得到它时,心中也是无比的欢喜,可是当我拥有它越久,我内心对权力与力量渴望就越发的强烈,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我继续依靠这把天子剑,终有一天我会被这天子剑里潜伏的强大力量所奴隶,如果没有发生别的意外,或许明日的傲苍穹已经成为一个嗜杀成性的魔头了,其实道与魔的区别就在一线之别。所以,我从此决不能拥有这天子剑!”

    我苦着脸,大哥,你不想要了,所以就抛给我了。去看傲苍穹忽然想到什么,仰天哈哈大笑,突然大声的道:

    “有意思,有意思,一个本不该在棋局里的棋子,却完全改变了一切!浪子,我真的服了你!”

    说完他使劲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如同兄弟一般,大笑道:

    “你就是那颗游戏棋局中,那颗看似无关紧要的棋子,可是却是到了黑白生死决战最关键时刻的一步早已经安排下的妙棋。”

    我苦笑了下,心道:妙棋也好,臭棋也罢,反正当别人的棋子总归不爽。却见他叹息道:

    “其实我们都是那一颗颗棋子,或抛弃,或成为棋盘上的重要一子,浪子,如果你有天遇见她,请帮我问她一个问题,不死帝王岛上,为何只有一个女人的坟墓?天子剑为何会葬于这女人的身边?”

    我疑惑道:

    “傲盟主,你为何不当面问她呢?”

    傲苍穹淡淡的道:

    “因为不能由我问她,否则她的命运会非常的不幸。或许现在只有你能改变她”

    一个绝美冷艳的女子如同一把冰刀刺进我的脑海里,我苦笑道:

    “傲大哥,你未免太抬举了我。”

    他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我们正事要紧,看来,要进天问宫,我们只好硬闯月溶宫了。希望那几PC娘们一会下手的时候对我们轻一点。”

    我想起了什么,苦笑道:

    “我听晚霞说,她们都已经到了变态级别的150级以上。不知是真是假。”

    傲苍穹哈哈笑了起来,说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走!”

    说着,再次来到了无痕殿,大厅中央的那一汪无痕水依旧成墨黑色,刺鼻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大厅中。只见馨月,晚霞二女皆半掩着鼻子,轻皱着眉。

    傲苍穹把要进月溶宫的事情一说,馨月本已经苍白脸色此刻几乎变成了雪白,她怔怔的道:

    “傲,你不是没听说过月熔宫的厉害,我怕我们即使能进得去,却无法再出来了。”

    晚霞疑惑道:

    “嫂子,我听说这月熔殿是馨月宫一处非常奇妙的宫殿,连接着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悬浮空间,是吗?”

    馨月点了点头,却见傲苍穹叹息了一声,沉声道:

    “晚霞,一会你保护你嫂子,让她用月魂梦曲给这几PC仙子催眠,我和浪子冲进去,一定要在这几PC仙子苏醒前找到通往天文宫的路。无论成功与否,三日后,我们都必须赶到屈原神庙那里相见。好!我们现在就行动!”

    馨月知道傲苍穹的决心已下,无法改变,只好淡淡的道:

    “傲,一会你们小心点,尤其注意那个身穿蓝魂月霓裳,头带星月梦天羽,手拿月魂蓝法杖的月魂法师,她是精神干扰系的大魔法师,是战士职业玩家的天生客星。我的月魂梦曲可能很难将她催眠。”

    我吃惊的听完她的话,却见傲苍穹同意点了点头,突然晚霞害羞的道:

    “哥哥,我是法师职业的玩家,要不还是让我和浪子进去吧?”

    我反应过来,忙道:

    “晚霞,你还是别进去了,傲盟主,我一个人就成,游侠的各项抗性天生比别的职业有优势。”

    晚霞斥道:

    “臭小子!我不许你一个人去,我得看着你。”

    我心不由一暖,当时就想把她揽进怀里,却发现她的哥哥,嫂子就在眼前,抬起的手脚只好规矩的放了回来,傲苍穹似乎想到什么,沉声道:

    “你们都别争了,既然晚霞你愿意和他一起去冒险,那你就去吧?好,我们这就走吧。”

    我一怔,不会吧,晚霞的这位大哥是如此的一个开明人士啊,不过有逃避责任之嫌弃。

    很快就穿过了馨月夫人以前居住的沧月殿,却见富丽堂皇的沧月殿几乎是一片银装素裹,四周是用密密麻麻的精美的月光宝石镶嵌点缀,发着银白的光,绫罗在微风中挥舞,古朴的青铜古鼎冒着细细的青烟,送来檀香丝丝迷溺的味道,一张古朴的香案在嵌满点点宝石繁星的纱蔓后面隐约可见,香案后还有一张龙牙木榻,很是精美别致,显然一夜的入魂琴声就从这里发出。

    哎,真够叫人羡慕,我悄悄的对着身边的晚霞低语道:

    “霞儿,你的嫂子可真会享受。”

    晚霞一怔,我又接着微笑道:

    “你的哥哥更会享受。”

    她忽然明白我话里的暧昧意思,狠狠的掐我一下,我不由惊痛道:

    “哎哟!”

    前面的傲苍穹夫妇两人转了过身子,疑惑的打量着我,却见晚霞正在身边用审判官的目光望着我,我只好干笑道:

    “刚才被好大一只蚊子叮了一口,现在才发觉又麻又痛。”

    傲苍穹和馨月夫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笑了笑,转身接着走,却见晚霞等他们走远,气哼哼的道:

    “你才是那只讨厌的蚊子,每次说话都带着毒药。逮谁盯谁,连我哥哥,嫂子也不放过。你真够可以的,你。”

    说着她想到了什么,吃吃的笑了起来。我感慨的想起方才一步跳下无痕殿的金刚无敌,是不是他就是因为看不得别人的幸福圆满,受了一晚上的刺激,看着人家两口字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一时想不通,在黎明前借机溜走了。

    想到这里,突然一呆,我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小人起来了?一阵胡思乱想中,穿越一条紫晶玉石做成的飞鸿桥,来到一座正发着银光的仙子宫阙,正见如同月牙花瓣一般造型的月溶宫四周全是皑皑云雾,汉白晶玉的地面台阶上刻满了美丽细致的花纹。

    一座晶莹无暇的玉碑矗立在月溶宫前面不远处,上面书写着两行醒目的梅花纂字,仔细辨来正是:“天地禁地,擅入者死!”八个大字。

    字体苍劲有力,先声夺人,透着一股冰寒,不由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只见馨月夫人已经走到这玉碑的跟前,缓缓的俯下身子,手轻拂了一下,瞬间出现了一张案几,一团五彩蒲团,还有一把发着月魂宝光的月琴。

    她如玉藕一般芊芊十指轻轻的在月琴上拂了拂,幽雅天成一般,传来了丝丝清泉之音。她点了点头,就听见这时有众女子的声音几乎一起响了起来:

    “天地禁地,擅入者死!”

    话声刚落,只见四个分别身穿紫,绿,黄,蓝四色的美丽仙子手拿着发着宝光的卓越神级武器法杖,在一道凭空升起的五彩霞光过后,闪现在我们的面前,其中那个身穿蓝魂月霓裳头带星月梦天羽,手拿月魂蓝法杖的,蒙着一道紫蓝轻纱,眼睛仿佛弯月一般的明亮的窈窕仙子,应该就是月魂法师了。

    我们正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听见馨月夫人轻轻的拨动了琴弦,一曲悠扬婉转,催人入眠的月魂梦曲飘荡开来,配合着月琴特有的神力,此刻居然有如此威力,我不由眼皮千斤一般,昏昏然就想呼呼大睡,忽然心一惊,暗叫不好:这馨月夫人不会连我们一起催眠了吧?突然发现这些担心是多余的,没想到这个馨月夫人是如此这般的了得,她几乎把所有的琴音都覆盖到了四女身上,可是就是这么小小的琴音波及,已经具备如此威力。

    仔细观看那四个不请自来的仙子已经朦朦胧胧的闭上了眼睛,踉跄着,东倒西歪找不到南北,就要成为了醉仙子了。

    这可是至少150级PC啊,居然不敌馨月夫人手这么轻轻一拂,我的眼睛几乎看的要掉下来了,这太夸张了,我甚至怀疑傲苍穹这所谓大龙第一好汉也难敌这PC娘们的一招,就要凄惨挂飞到复活点,此刻却在馨月夫人的琴下如此服帖,可算是真的看了眼界了。

    傲苍穹也是浑身一怔,楞了下,仔细的看了看馨月的背影,沉声道:

    “你们快进去,我掩护!”

    我忙给他们二人和自己施展了一个60级的游侠辅助技能-圣光护佑,暗道:这种技能在这帮变态PC娘们面前估计也是摆设,算了,用上比不用上好。

    急忙从玉碑冲过去,从四PC身边小心翼翼侧身走过,生怕惊醒了她们,到月熔宫的这短短几步路却仿佛走了上一个世纪,终于来到了月熔宫的门口,却见傲苍穹守在门口,紧张的道:

    “浪子,晚霞,我守在这里,你们快去找天问宫的入口。后面的路,得你们自己多加小心。”

    我和晚霞重重的点了点头,从月光一般的光幕大门走了进去。还没有适应里面的环境,就听见一个女子蛊惑的声音阴冷笑道:

    “尔等小计,怎敌本仙子的精神障眼法,二位把命留下吧!”

    我和晚霞在同一个时刻一起惊道:

    “月魂法师!”

    一道月魂之光如同天网罩了过来,我暗叫一声不好,抽出包裹里天子剑拼命的挡在晚霞的身前。可是,一切的挣扎都是那般苍白无力,实力上的差距太大了!

    我感觉在那一刹那,我已经浑身瘫软过去,灵魂已经被这月魂之光击破。一切都陷入了永恒的黑暗虚无,甚至还来不及看身后的晚霞一眼,只记得她为我悲痛的惊呼,我却只能在最后一刻对她拼命笑了笑,这或许是我唯一能办到的。

    一切都结束了吗?就这样死去,却没有了一丝害怕的感觉,原来果真和睡梦一般。只不过等一切醒来又会在何方?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