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五章 再见千变使者

第二七五章 再见千变使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浪子――”

    似乎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呼唤,我拼命的睁开眼睛,茫然的望去,却见一片灰蒙蒙,看不清她究竟是谁,可是我却知道她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女人,我惊喜的道:

    “小素,不!你是雪莲花吗?”

    她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我,而是突然问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我这才回忆起来,我似乎被那月溶殿的月魂使者一招秒杀了,对啊,我该回到复活点才对的,怎么跑到了这里。去看这里究竟是哪?似乎不是我上次和她相见的地方。

    四周是一片灰蒙蒙,没有一物,而自己似乎也空空如也,居然没有一丝重力的束缚?身随着意念,居然缓缓的飞了起来。我疑惑道:

    “这里究竟是哪?你为何会在这里?”

    她淡淡的道:

    “这里是数据滞留中心,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我惊问道:

    “什么?数据滞留中心?这是什么意思?”

    她平静的回答道:

    “换句简单的话,就是我们的游戏数据因为异常情况被卡住了。就像本该投胎的灵魂,却找不到胎体,又或者本该死去的人,又偏偏脱不了。或许我们永远就这样活不过来,却也死不了了。”

    我思索着哪里不对劲,嘴上却苦笑道:

    “小雪,你别吓我。”

    她一怔,奇怪的问道:

    “你为何不叫我小素,或者雪莲花,又或者千变使者?”

    我微笑道:

    “这重要吗?”

    她淡淡的道:

    “的确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何会来到这里?”

    我只好把被月魂使者一巴掌拍到这里的过程简要说了下,她听完后,轻轻叹息了一声,幽幽说道:

    “你还记得黑暗阴影吗?当初我为了复仇,许下了誓言,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果真发生,不知道你能否按时救我。”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微笑道:

    “我会按照他的要求想办法救你的,你别担心,其实--”

    我没有再说下去,沉没了片刻,她打破僵局,苦笑道:

    “我是咎由自取,理应如此,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黑暗阴影曾经告诉我一个秘密,叫我第三次与你见面的时候再告诉你,我想这应该是第三次见面了吧?”

    我疑问道:

    “什么秘密?”

    她微笑道:

    “这个秘密就是你从来就不是什么黑暗魔主的今生,你只不过是一个被游戏母系统挑中的一个特别的玩家而已。只不过你要扮演他今生的角色。”

    我苦笑道:

    “我的大小姐,这个秘密我早就知道了!”

    她微笑道:

    “那么你是怎么看的?”

    我淡淡的道:

    “我记得那个叫什么来着,对,叫月牙女神的,告诉了我一个关于宇宙漏洞,又或者叫宇宙坍塌的问题,她谈到了黑暗魔主要寻找宇宙的最终秘密,能否以思维的方式去改变宇宙的最终命运。对,她还提到了什么来着,叫宇宙的最终准则。我一直在仔细的想一个问题,这宇宙最终准则是什么?”

    她淡淡的道:

    “你想到了吗?”

    我苦笑道:

    “我没想到,不过我却想通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个善良的女孩小素为何突然会出现我的游戏世界里,其实我的一切游戏历程皆因她而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认识天下帮的五公主晚霞,如果没有她,我不会从火星上再次回到地球星,此刻应该和风铃在一起,也许已经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星系。如果没有她,我或许根本就不会与晚霞重新走到一起,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你究竟是谁?你究竟要干什么?”

    她突然轻笑起来,淡淡的道:

    “浪子,你看似愚昧,却实际是很聪明,只不过你却未必能发现最终的秘密,不过我还是该表扬你,你知道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我笑了笑,说道:

    “是吗?我可以问三个问题,你用是,或者不是回答我?可以吗?”

    她一怔,冷声道:

    “我为何要回答你?你不是很厉害吗,那你就别问我,自己去找正确的答案去。”

    我笑了笑,问道:

    “你生气了?”

    她嘲笑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这么快就发现了事实,我又何必回答你呢?”

    我叹了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微笑道:

    “琴女,一个多么好听的名字啊,的确比什么小素,什么雪莲花,还有什么千变使者好听多了。”

    她一怔,惊道:

    “谁是琴女?你别乱喊!”

    我哈哈大笑道:

    “大小姐,你就别装了,从梦幽岛起,我就已经产生了怀疑了,为何在那紧要关头,大小姐你奇怪会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搞了那么一出。”

    她解释道:

    “那是因为我把灵魂卖给了黑暗阴影?已经成为了他的附属,他到哪,我自然到哪。”

    我“哦”一声,微笑道:

    “是吗?那为何此刻却不见他呢?我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气道:

    “信不信由你。”

    我呵呵一笑,淡淡的道:

    “哎,大小姐,让我来讲一个故事吧?或许等我讲完这个故事,很多的秘密我们都会发现的。对了,大小姐你应该懂读心术的吧?要不你扫描下我内心想什么。”

    她一怔,忙道:

    “不―浪子我不会对你用--”

    她突然发现说错了话,忙闭上了嘴。我叹息了一口气,静静的道:

    “对了,这个故事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还是应该从20多年前,那条宇宙联盟永远停战的条款说起,这条和平条款本来是造福宇宙的好事情,却忘记了没有争端和战争的宇宙却是不可能长久的,却会引起那些好战种族的极大不满,甚至会激起所有生命种族的不满,因为无论哪种生命形式都是物竞天择的优胜者,每一个种族都必须通过更多的争斗来进一步确定其生命存在下去的必要。每一个种族都需要不停的进化演变,特别是宇宙拥有了智慧的各种人类。”

    我停了下,笑了笑,说道:

    “我相信你能懂我的意思。”

    她淡淡的道:

    “你接着说。”

    我点点头,接续道:

    “智慧的人类也不是天生生下来就充满智慧的,智慧的获得是人类一个不断遗留祖先印记和不断感知学习的过程,一个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可是把每个人类种族的漫长历史与浩瀚的宇宙史相比,却根本不值一提,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有趣的结论:那就是宇宙中无论哪个智慧人类的出现都是宇宙史的一次质变的飞跃。”

    她淡淡的道:

    “的确如此,可是你却误解一个概念,宇宙的时间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

    我微笑道:

    “你说的没错,因为你就是一个跨越了时间的完美存在?可惜我却被你作弄苦了?”

    她淡淡的道:

    “你的话,我不明白。”

    我淡淡的道:

    “是吗?人类的智慧从何而来呢,那就是知识,那么什么又叫知识呢,就是知道和意识到,如果这样的推论成立,那么琴女你也能产生人类的智慧。”

    她淡淡的道:

    “你的话,我不懂。你说的那个叫琴女的,我从来就不认识,我就是真实的雪莲花,你爱信不信。”

    我如同幽灵一般的飘了过去,看着她模糊的熟悉背影,柔声道:

    “你还是扫描我的生命意识好吗,让你知道我真正的心?琴女,不,小素,我想让你明白,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不一样的存在,你就是真实的生命,难道你不知道吗?你其实会哭,会流眼泪。”

    她微颤着,终于低声道:

    “不用了,你的判断从来都是这般的准确,我也不用对你隐瞒,我本不是真正的玩家,我是银河星域的系PC管理员。你还是叫我本来的代号吧,C3YH101。”

    我淡淡的道:

    “你永远是那个美丽善良的小素,我还是叫你小素吧?”

    她突然惊道:

    “不!如果你要叫,你就叫我雪莲花吧?我喜欢你叫我雪莲花。”

    我点了点头,柔声道:

    “好吧,雪莲花,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那个叫无名子的黑暗阴影是什么样的存在?是不是你自己弄出来的,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场景安排,是不是你弄的鬼?”

    她轻笑道:

    “你说呢?我聪明的浪子先生,正如你说的,作弄你,真的很好玩。”

    我冷声道:

    “我还是叫你琴女吧,你要继续做什么样的游戏安排,我都不奉陪了,还有,我希望你和我之间永远不再相见。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现在起不再玩这个狗屁游戏了,你我永远不会再见面。”

    她忙道:

    “你什么意思?”

    我冷笑道:

    “你不是已经听见了?游戏和现实的确有很多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我不希望在游戏中再受命运的摆布,我是一个有思维的玩家,你不用暗地里安排那么多惊天动地的爱情的故事来满足你的好奇心。我不是你的试验品,我这就取下游戏记忆晶体装置!”

    却突然被一道蓝光瞬间覆盖,人再一次瘫软了下去,她缓缓的走了过来,幽幽的道:

    “如果你想从游戏中走出,永远不再见我,我可以答应你的。只不过之前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恨恨的动了动全身唯一能动的嘴巴,说道:

    “你快问!问完了,老子好走人!”

    她一愣,疑惑道:

    “你从来不说这种粗俗的话的。”

    我冷笑道:

    “现在说也还来得及,你快问,问完了就赶紧消失!”

    她没有想到我会发如此大的火,忙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样为你安排,会惹你生气,其实我只不过想更真实感受下你们玩家真正的情爱罢了。没想到浪子你这么快揭破了我的用意。”

    我冷笑道:

    “说的可真好听,你本就是一个系PC,就是一个游戏数据智能的产物,你要情爱来干什么?还有,我本好好的打怪打宝的游戏,为什么你要来横加改变?”

    她突然哭道:

    “臭小子,你以为我想的啊,我其实什么都懂,可是你可知道当我有思维的时候,却有多么的孤独。于是--”

    我冷笑道:

    “于是你不仅导演了很多故事,还自己亲自上,改变下名字和模样,很投入的演了很多精彩的故事?”

    她接着哭道:

    “可是,我想告诉,我已经爱上你,希望你永远别离开我!”

    我淡淡的道:

    “对不起,你我本不是一样的存在,不该相爱的。”

    她伏下了身子,正是雪莲花那美丽的面容,她柔声道:

    “会一样的,当这颗星球的人类身躯被镜面使者的魔兽占据时,我会陪你一起出现在你生活的那个世界的,你是我皇帝,而我则是你的皇后,我们两人拥有整个世界。对了,之前我们需要做什么?让地球星所处的这片星域从宇宙联盟的档案人种消失,成为一片孤独死寂的星域?还有浪子你需要多少个女人,多少个孩子?”

    我惊道:

    “你要干什么?你可别胡来?”

    她微笑道:

    “你害怕死吗?”

    我怒道:

    “废话,人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哪有谁愿意轻易轻生的?”

    她淡淡的道:

    “可是我却不知道死到底什么真正的感觉,我想真正的死一次,你说当我取代了一个人的意识后,表示她是不是就已经死去了?镜面圣王的魔兽大军好象快出现了。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把所有的地球玩家思维所取代。”

    我一怔,苦笑道:

    “琴女,不,小素,雪莲花,我的千变使者大小姐,你只要别再安排什么恐怖的或者催人泪下的任务了,我不退出这个游戏还行不行?”

    她微笑着,拂下身子,仔细的审视着我,柔声道:

    “其实我也不想死,可是―为了你,我会死的,生命会因为有了死,才是最真实的生命,浪子,我得说对吗?你会因此永远记得我的,对吗?”

    我苦笑道:

    “你叫我怎么说?我本也不是什么君子,可我更不是什么小人,只要你从现在起,让我真正的掌握,还有别叫游戏里面的什么妖魔鬼怪去取代地球人类就成。让我该挂就挂,该掉经验就掉经验,行不行?”

    她悠然一笑,美眸却带着一丝未试去的泪痕,淡淡的道:

    “你忘记了那个叫玛雅芬可娜的话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游戏星域管理员,我的命运难道不是被别人掌控的吗?浪子,其实你的命运比我强多了,我也不是神,再说,要说是神,也论不到我来当吧?你居然又来了,那就出来吧?”

    我一呆,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子笑声响了起来,我反应了过来,惊喜道:

    “是天月吗?我们又见面了!”

    天月并未回答我,而是讽刺道:

    “我说琴女,你不在你的银河星域游戏控制中心,跑这个游戏数据转换站来干什么?对了,我该叫你什么?是地球人的名字呢?还是游戏里的智能代码?”

    却见她反唇相讥道:

    “你不是把这一片星域的数据存在去陪那个叫大旗英雄的男人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复制出一套数据了,哦,这套新装备很漂亮嘛,够吸引所有宇宙男玩家的眼球。”

    天月冷笑道:

    “我本来就是一个机器人,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不像有些奇怪的智能数据,却要扮个游戏玩家,去感受下所谓男人的爱?把自己搞的数据不象数据,玩家不象玩家,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忙打断道:

    “两位别说了,还是放我复活吧?实在不行,就让我的游戏数据回到月魂使者还未出招的前一刻。”

    只听见她们几乎同时道:

    “不行!”

    我一怔,躺在那,问道:

    “为什么不行?”

    只听见天月解释道:

    “你回不去的,因为那一刻,已经有了一个你,你回去的话会引发数据重叠乱码的,这很可能导致你的数据崩溃,你的思维意识会受到严重伤害,你会成一个植物人的。”

    我苦道:

    “那我该怎么办,我不能看着晚霞也跟着我挂掉吧?我很想去救她。”

    琴女淡淡的道:

    “浪子,其实我也很喜欢晚霞,还有风铃,以前想变个男玩家的,可是我现在不想了。”

    我忙道:

    “雪莲花,对,你就是雪莲花,你可千万别再变了啊,尤其别变男的。否则我可真要发疯了。”

    话刚落,却听见她们一起笑了起来,笑的那般开心,我却苦笑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