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七章 玛雅女皇

第二七七章 玛雅女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股若有若无的幽幽气息在四周飘荡,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却能感觉它无处不在,没有阴深的感觉,也没有火辣的味道。可是我却感觉它非常熟悉,对,这是一股早已熟悉的感觉。

    三人都沉默了下来,等着玛雅女皇的出现,我明白这玛雅女皇从某种意义上说,代表着宇宙中最睿智深邃的智慧,她拥有最强大的智慧力量,反正在如此强大对手面前,自己也没有必要考虑其他,就以静制动,静贯其变的好。

    忽然整个异度空间发出了幽幽的蓝光,蓝光如同斑斓一般荡漾开来。形成了起伏跌宕的水浪,水浪潺潺形成了一颗颗水珠,水珠如同钢琴大师手下的美妙音符在空间中穿列成线,成为了水珠的音阶。每一颗蓝色的水珠就是一个虚无的故事,又或许是一场飘渺的梦。就这样闪烁着别样的光华。

    光华映照着身前女子别样的美,她没有担心玛雅女皇的到来,梦一般美丽的面容额上是她月牙一般美丽的图案,七彩繁星点坠而成的仙女霓裳此刻正发着别样的光华,与四周的水珠光幕交相辉映,是那般的美丽。

    她是那个曾经带给地球玛雅人希望和未来的天神玛雅芬可娜吗?为何此刻她的眼眸带上了深深的迷溺与哀愁,感染着浪子的心,就这样凝视着她,仿佛这会是永恒,她幽幽的道:

    “浪子,我就要走了,你能吻我吗?像爱你最爱的那个人一般吻我。”

    我的心瞬间崩溃,坍台,仿佛眼前就是曾经梦儿的离去。我忍着颤抖,点点头,将她的身躯轻轻的揽入怀里,那一刻,她不再是一个美丽的天神,而是那个玛雅少年一生都会为之守护的女人,她微笑着,闭上了眼。……

    传来一声叹息,仿佛来自灵魂,是如此的甜美,令人心动。我猛然一惊,天月柔声道:

    “谢谢,浪子你保重,我会在玛雅星上等着你的到来,你会救我的,是吗?”

    我正待点头答应,却听见雪莲花着急的道:

    “不可!浪子你千万别答应她!”

    我一怔,疑惑的道:

    “为何?”

    天月静静的道:

    “因为玛雅星和天情星座一样,是一个虚无的精神宇宙存在,游戏玩家要去玛雅星,首先必须经过黑暗宇宙魔鬼星的黑暗魔主的考验。”

    我微微一呆,疑惑的道:

    “这什么意思?”

    天月轻声道:

    “浪子,此刻你不正是在接受着考验吗?你不是还要去拯救你黑暗圣兽的星系吗?黑暗魔主那里有你需要的三件神器。去看打败了他,自然一切都会进入另外天地,可是我担心,要打败他,你却必先打败自己。”

    她声音低沉下去。那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正是玛雅女皇对子民的呼唤:

    “芬可娜,我的孩子,跟我回家吧?”

    却见天月身躯轻颤了一下,悲怒道:

    “谁是你的孩子,都是你害了我的母亲,让她堕入无比苦难的深渊。让我们再也不能相见。要我跟你回去,除非你毁了我的一切,将我的数据代码变成0和1,否则我决不会跟你回去!”

    玛雅女皇叹息了一声,柔声道:

    “我的孩子,你可知道黑魔族正在追杀你吗?第三次宇宙鸿蒙圣战就要开始了,我必须率领着我们的玛雅族人全力以赴,你也知道圣武族人在上一次鸿蒙圣战中已经和我们玛雅族成为了敌人,他们已经连手了,正想尽一切寻找着我们玛雅族人的最终秘密,孩子,还是跟我回去吧。我决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天月却冷笑着:

    “惺惺作态,你这个女人怎会如此的不齿呢?要我跟你回去,不可能!”

    玛雅女皇沉默了下来,淡淡的道:

    “你会流泪了,是吗?原来我们这些生命本体是数据流的存在也懂得流泪?天月,你的泪为谁而流?是面前的这个地球玩家?还是那个化为圣剑剑灵的男人?”

    天月惊道:

    “你要干什么?”

    玛雅女皇淡淡的道:

    “非常时刻,非常手段。”

    她话声刚落,水珠光幕中射出了无数的蓝光,瞬间将我们三人覆盖,仿佛湮灭在天际间一道极光,极光过后什么也不复存在。

    不知道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去往何方,只留下了一个梦,还是一个迷,那个女人为何不毁去我,甚至她或许只是宇宙精彩故事的一小部分。那一刻,我听到她低声道:

    “心若迷失,深渊过后还将是另外一个深渊。你需要找回自己失落已久的心,否则劫难永远会没有尽头。”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所有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行走在无数繁华过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每一个人都是那般行色匆匆,没有谁为谁停留耽搁,更没有谁注意着眼前逝去的景,有一个古老的信息传送厅就这样静静的伫立在繁华的街头,这应该是数百年前已经绝迹的电话厅吧?

    我需要去接一个来自另外一端陌生人的电话,他是一个迷一样的人,又或者本身他就是一个迷。

    拿起了黑色塑料的古老话筒,只听见“嘟嘟”的盲音,缓缓的放下,怅然着,期待着什么?那一头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我又将接受什么样的人生游戏?或者只是一个打错电话的误会,又或者这本身就是一个误会。

    几次拿起话筒,几次又放下。终于“滴滴滴”话筒响起,全身不由一颤,手哆嗦着,要接过这个等待许久的电话。可是我却始终却犹豫着。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终于拿起最大的勇气接起电话,却依旧是那“嘟嘟”的盲音,原来我们都在同一刻错过,却同时在不同的世界里等待着。

    行人渐稀,天色朦胧,我终于落下了最后的失望,我只能选择离开这个电话厅,这里不会有我要的希望或者失望。

    就这样离开了吧,突然耳后传来话筒再一次“滴滴滴!”的响声,我不由怔住了,“滴滴”声还在响着,犹豫的心终于在那一刻下定了勇气,我迅捷的拿起了电话,我知道电话的那一头究竟应该是谁。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女子甜美却又怒气冲天的斥责声:

    “我不是叫你别打电话烦了我吗?有什么事情去游戏里面说!你这个混球,本小姐懒得睬你。你以后别再烦我!”

    我静静的道:

    “我是星际浪子,是一个来自《宇宙游戏》的玩家。”

    那一头的女子突然惊呼了一声,惊道: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是谁?”

    我的心不知道为何在那瞬间平静了下去,我似乎知道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我微笑道:

    “我是星际浪子,我会在宇宙的游戏里会和你再相见的,是吗?请记得在宇宙的游戏里,我爱你。再见!”

    说完,我放下了话筒,走出了电话厅,看着黄昏下那一道晚霞,看着天空依稀显现的点点繁星,一道温柔的风,荡起美妙的风铃声,还有即将绽放在黑夜的花蕊芳草,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原来迷溺过后,才知道梦最终的故乡。

    原来我们都在游戏的宇宙世界里寻找着一个答案,一个不是十分完美的答案。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再一次看了看那古老的电话厅,一头扎进黑幕里,重新开始游戏。……

    玛雅女皇在无数水珠后面低声道:

    “你从来都觉得自己卑微,如同蝼蚁一般是吗?浪子。”

    我微笑道:

    “是的,以前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却不这么想了,永远不会!”

    她柔声问道:

    “为何?”

    我淡淡的道:

    “生命从来都是公平的。如果说有什么不公平的话,只不过是生命注定的贪欲,这贪欲本身也没有罪恶的,罪恶的是无劲膨胀的贪欲建立在权力力量上的不对等上,建立在了智慧的基础上。你需要我做什么?”

    玛雅女皇突然轻笑道:

    “你说的没错,每一个玩家在游戏中都会得到一些生命游戏的答案,而浪子你却得到了这个,非常好!智慧本是我们玛雅人的信奉力量,它本是中立的存在,可是信奉精神力量的黑魔族人和信奉物理力量圣武族人却要改变它,利用它,因此我需要你守护这块由天月幻化而成的智慧之石,将她带回我们玛雅之星,记住她的命运由你去改变!”

    说着在我身前凭空出现了一块菱形发着七彩色的水晶宝石,里面依稀映着一个月牙的图案,正是天月额头上那一轮月牙,我伸手缓缓将它揣在手中,久久无语。玛雅女皇淡淡的道:

    “你难道不问问别的问题?”

    我苦笑着,看着手中的这块智慧之石,淡淡的道:

    “她呢?女皇你又打算怎么处理?”

    玛雅女皇微笑道:

    “她叫雪莲花是吗?多么有趣的智慧进化啊,或许有天她能超越我们玛雅智慧的存在?可是现在―”

    我忙道:

    “可是现在如何?”

    玛雅女皇淡淡的道:

    “可是她放弃了她的进化轨道,因为她现在愿意为了真爱而甘愿毁灭,所以我应该成全她!”

    我怒笑道: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玛雅女皇又怎可容忍比自己更智慧的存在呢?那好吧,你就毁了她,你就毁了她!可是你要记得,在这个宇宙的游戏里,一切皆有可能,我会找回她的,让她重新复活。”

    玛雅女皇打断道:

    “所以我和你之间就做一个命运的赌注吧?她,我带走,我将她关押在玛雅星九阶智慧之墙的最高处。你可以现在就去救她,也可以在将来任何时候去救她,前提是你能否来到玛雅星!好,一切从这里正式开始。”

    她话声刚落,四周暗淡了下去,眼前一片晕黑,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喜道:

    “浪子!你总算醒了!快别懒在我怀里,快给我起来!”

    我一呆,是晚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