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八章 凤凰涅盘

第二七八章 凤凰涅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睁眼仰看着身前的美丽女子,她似乎为什么而生着气,撅着嘴,我笑了笑,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她不由斥责道:

    “快给我起来!”

    我微笑道:

    “我受伤了,不能起来了。PaoShu8”

    她一楞,疑惑道:

    “你刚才难道说的都是糊话吗?叫谁来着,天月?天月是谁呀,还有琴女是谁?快给我起来!”

    说着她用手使劲的推了推我的脑袋,我一怔,重新睁开眼睛,问道:

    “刚才我果真提到这个天月,还有这个琴女吗?”

    她轻哼了一声,说道:

    “好你个臭小子,原来早就偷偷背着星儿沾花惹草!快说她们究竟是谁?连人糊涂的时候都喊着人家的名字!臭小子,如果不是看在你一个人躺在这个鬼地方可怜的模样,我早一脚踢飞了你。”

    说着说着她突然轻笑了起来,我苦笑道:

    “幸亏侠女你脚下留情,否则可要冤枉死在下了。”

    她轻哼道:

    “少来!快给我起来,我的腿都被你压麻了。”

    我呵呵笑道:

    “这才是真正的温柔乡啊,我才舍不得起来!”

    她气道:

    “浪子,别胡闹了,我们现在呆在哪,你快仔细看看?我刚才看过了,感觉很不对。”

    她话声刚落,我忙爬了起来,正待打量下四周,却见晚霞还半坐,秀眉微蹙着,不肯起来,我疑惑道:

    “霞,你怎么了?”

    晚霞转头气道:

    “我的腿给你这个大猪头给压麻了!起不来了。”

    我一怔,柔声道:

    “霞,你对我太好了,我来帮你按按。”

    说着正准备蹲身下去,却见她连忙罢手道:

    “不用,不用,我―我怕痒。你还是赶紧看看这是哪?”

    我点了点,转身朝四周打量起来。却见这是一个空旷的大厅,没有一物,地板上却刻满了上古时代才会拥有的象形符文,正是大龙象形字最初的文化起源。大厅中央有一副巨大的太级阴阳图案,直径足有数十米之宽。在太级阴阳图案周围刻着无数的白点和黑点。我又仔细的来回探查了一番,皱着眉头回到晚霞的身边,她已经缓缓的站了起来,柔声道:

    “霞,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大厅,又或者是一个异度的空间,可能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

    晚霞疑惑的道:

    “这里会不会是天问宫?”

    我苦笑道:

    “我也不知道,对了,我记得我好象是被月魂法师给一招秒了,怎么我醒来就到了这里?”

    晚霞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我只记得好象做了一个梦,我醒来,就看见你躺在我身边。正胡言乱语的说着什么。”

    我点了点头,想到什么,忙道:

    “看看我们还能和别的玩家进行联系不?我打开光脑试试。”

    晚霞淡淡的道:

    “我刚才试过,已经不能联系了。”

    我一怔,苦笑道: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我们显然进入了一个异度的空间,又或者是一个被禁锢的空间。这里很可能就是天问宫,可是却又很不像啊?”

    我再次疑惑的打量着空旷的四周。忽然我惊道:

    “晚霞!你怎么了?”

    却见她脸上瞬间苍老了下去,青丝在那一瞬间变成银发,她在那一眨眼的时间里,从眼前的妙龄女子变成了一个垂死的老妪。她艰难的笑了笑,露出了脱光牙齿的干瘦的嘴,踉跄着就要倒去。

    我心犹豫了下,最终却一把扶住了她,她颤抖的看着我,低沉的问道:

    “你是不是嫌我变丑了,变老了?”

    我一怔,看着怀里这个已经老去的女子,她的美丽已经不复存在,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思索着,心挣扎了片刻,沉声道:

    “我的眼睛从来都是瞎的。可是我的心却从来都没瞎过,你是我的霞儿,就永远会是我那最美丽的公主。”

    她枯涩的笑了笑,低沉道:

    “那么你就吻我吧,就像在华山绝顶上,你就向天神证明你的心吧。”

    我点点头,注视着她,深深的吻了上去,良久后,怀里的晚霞忽然变得滚烫起来,就仿佛是开水一般,她惊叫道:

    “浪子抱紧我,我太难受了!求你抱紧我!”

    我忍着如同烈火炙烤一般的痛苦,死死的抱着她,沉声道:

    “晚霞,你别怕,死我也不会放开你!”

    她因为难以想象的苦痛在大声的惊叫着,我的心如同焚火攻心一般,希望这样惩罚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脑海里再次闪现起她和我之间许多过往的岁月,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就在一直发生着。

    就这样煎熬的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最终答案,她究竟为何如此。……

    全身的血液在沸腾着,在愤怒着,灵魂再次疯狂颤抖,心魔冷笑着,我拼命的压抑着,现在必须要做的唯一件事,就是将她牢牢的抱住,哪怕是一切的代价。

    ……

    一道耀眼如昼的光芒忽然从怀里的人身上发出,我不由的闭上了被刺疼的眼,最后的一丝力量已经耗尽,倒了下去,就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倒了下去,我蠕动着干裂的嘴唇,想对她表示我的抱歉,却已经没有办法办到了。一切就这样结束。……

    一滴甘露,又或者是一缕清风,就这样轻轻抚摩着男儿的身躯,男儿的心,听到了清风中凤鸣的瑞祥,看到了一个美丽的仙子,那果真是九天上翱翔的紫凤凰吗?我笑了笑,伸手想去抓住她的天之霓裳,她却娇笑着灵活的躲过了,带着了一片七彩的霞云。我叹了叹气,却见她低下头,微笑道:

    “浪子,谢谢你。”

    我一惊,从朦胧中清醒过来,面前的美丽仙子不是晚霞,又会是谁!,我紧紧的抱着她,低声道:

    “霞,是你吗?”

    她柔声道:

    “浪子,是我,我是你的霞儿。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放弃我的,就像我永远不会放弃你一般,无论生老病死,是这样的吗?”

    眼前一片朦胧,我忍着颤声,低声道:

    “是的,无论生老病死。”

    她轻笑着,柔声道:

    “浪子,你好好的看看我,我是不是更得美丽了?”

    我转头望去,在那片刻间,我几乎难以想象,我看到此刻的晚霞竟会如此的美丽,她的玉一般无暇的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只美丽的紫凤凰图案,她的眼眸中发着淡淡的美丽的金光,在用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身躯四周发着淡淡的,不可捉摸的金芒,拥有了世间所有女子不能拥有的神韵。她是烈火中涅盘重生的美丽凤凰,是给世间男儿最美的奇迹。

    她缓缓的拉着我的手,站了起来,轻笑道:

    “浪子,我一直都相信你!而你也一直都相信着我,所以我们才能拥有未来,是这样的吗?看,我拥有了凤凰七彩神羽,它能让我飞的更高,更远。”

    我这才发现晚霞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拥有了若有若无的七彩飘渺翅膀,那一刻,我似乎看见梦儿在我面前笑语如花着,她似乎在娓娓诉说着:

    “浪子,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你相信梦儿,那么梦儿会无处不在的。你看到了吗?”

    我微笑着,低声道:

    “梦儿,我看到了,你能告诉我这是你给我,给她的惊喜吗?”

    她没有回答我,在微笑中远去,她从来都是这样,不肯让我轻易抓住。

    晚霞突然柔声道:

    “浪子,你恨我刚才不告诉你吗?”

    我微笑道:

    “霞,我从来都没有恨你,更没有想过恨你。因为---”

    “因为你一直是爱我的,是吗?”

    我没有回答她,因为这一切不需要再有别的解释。她静静等待我的回答,片刻后她突然轻笑道:

    “浪子,你为何不问问我怎会在瞬间老去?方才又发生那般剧烈的变化?”

    我笑了笑,柔声问道:

    “霞,这里是月熔宫,实际也是天问宫一部分?确切的说着,应该是天问宫的第一层?”

    怀里的人儿一颤,微惊道:

    “浪子,你怎么会知道?这可是云梦泽馨月宫最大的秘密之一?”

    我一怔,居然被我蒙住了,我哈哈大笑起来,晚霞看着我一脸得意,气道:

    “臭小子,是不是你瞎猜的?”

    我笑道:

    “霞儿,你说对了一半。”

    她本待发作,却想到什么,柔声道:

    “浪子,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

    我叹了一口气,枯涩道:

    “我们之间,你还对我藏着掖着,我真伤心了。”

    她忙道:

    “对不起,是我答应我的大哥,大嫂的,我决不能向别人透露这个天问宫的秘密。”

    我疑惑问道:

    “霞,馨月宫三殿一宫建立在云海间,是不是就是因为要掩盖月熔宫是天问宫这个事实?这天问宫是不是决不是藏着一把天问剑那么简单?”

    晚霞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我也不知道,方才月魂法师她告诉我,我需要做一个选择,才能进入真正的天问宫。”

    我一怔,微惊道:

    “你是说刚才那四个超过150级的月魂法师吗?她们要你做什么样的选择?”

    晚霞怔怔的看我,片刻微笑着,柔声道:

    “要么选择相信浪子你,经历生死轮回,获得重生或者死亡;要么抛弃你,独自离开。”

    我心不由一动。紧紧的抱住了她,沉声道:

    “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而不是你,霞,我却何德何能?”

    她正待说话,却见大厅地面上那些无数的象形图案,以及那些无数的黑白点瞬间亮了起来,在禁锢的大厅飘舞旋转开来,越飘越快,越转越快,很快形成了一个旋转的气团,我紧紧的抱着晚霞,她的长发已经被大风刮起,死死的贴在我的脸上,只听见凛冽的风刮着二人的衣袖“噗噗”作响。

    我惊道:

    “霞!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到边上去!”

    话刚落,一阵狂风已经将我和晚霞一起卷走,二人不由的大叫着,只能彼此紧紧的抱着。耳朵全是“呼呼”的风声,眼前更是整个急速旋转的世界,我忙道:

    “霞!快闭眼睛!”

    边说边闭上眼,觉得全身气血翻涌着,如同喝下至少三斤高度的烈酒,是那般的恶心难受。不知过了多久。就感觉身子重重一摔,传来一阵疼痛,我不由“哎哟”叫了出来,却听见晚霞轻笑道:

    “好了!我们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天问宫!浪子,你快看!这就是真正的天问宫,云梦泽最美丽的地方。”

    我疑惑的睁开眼,仔细的望去,不由惊道:

    “啊!这就是天问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