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七九章 天问宫真假门 上

第二七九章 天问宫真假门 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眼前是传说中的无数悬浮于天地间仙山宝地,在云山雾海间若隐现,天宇之上飞舞着无数的神鸟,它们是天空中最早出现的自由精灵。脚下是看不见低的云雾,却有如实质一般。云雾中幻化生长出无数只有在神话里才会出现的灵草仙花。有艳丽如西子美色的紫罗梦兰,洁傲如雪山神女的幻梦莲花,风情万钟如秦淮晓月的缠绕九丝草,更有夺天地造化,改写生死的轮回花,还魂草此类神物。只见整个云海天空已经被无数宝物发出霞光映照生辉。仿佛瞬间来到了那个只有神魔与开天英雄的古老时代,又仿佛来到了永远未知的未来时代,这或许才是无数生命进化的最终向往。

    我正呆呆的看着,就听见晚霞在旁边低声道:

    “浪子,你在这里等着,我飞上去看看。”

    我正待说话,却见她身后再次幻化出凤凰七彩神羽,如同蝴蝶一般飞上了高空。看着她远去的倩影,不由叹息了几声,暗道:我包裹中也有件能带我飞上天空的紫金飞衣,可惜有时间上的限制,等时间一到,飞行效果就会失效,标准的二手货,以后的飞行需要该靠什么来维系呢?小强!哈哈,对,死小强,可别让它继续沉迷在小咕噜妹的温柔乡里而不可自拔了,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怪兽,圣兽的也得赶紧让它干活了。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远处传来女子的惊呼声。是晚霞!我心咯噔一下,忙望去,却见晚霞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正闪烁着万丈金芒,手拿三丈惊天神剑的金PC战士,飞一般从云朵朝晚霞追来。厉声大喊道:

    “何方毛贼,竟敢擅闯天问宫禁地?”

    声如洪钟,震的耳朵隐隐发麻,我急声问道:

    “霞,这个家伙是谁?快过来!”

    只见晚霞风一般跑到我跟前,还没待说话,那金PC战士已经一步飞跳到离我们三米远的地方,“蹦!”一声,把脚下厚厚的云层激飞起一大片,哈哈大笑道:

    “小姑娘,你接着跑呀,本帅仙最喜欢追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了。”

    却听见晚霞怒骂不断,看见我一脸的笑意,一怔,疑惑道:

    “浪子,你笑什么?你还快替我骂他。否则有你好看的。”

    我呵呵一笑,将包裹中抽出的天子剑指了指这个足有三丈高的大汉,大吼道:

    “哥们,你眼光不错,不过要追我老婆,首先得问我答应不答应吧?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滚蛋,要么我们公平决斗。PaoShu8”

    晚霞和这个金PC武士均是一呆,晚霞首先反应过来,斥道:

    “臭小子,你都在说些什么糊涂话?你拿我当赌注了不成?”

    我还没说话,却看见那个金PC武士义愤填膺的道:

    “那里来的毛贼,差点就坏了本帅仙的名声。小姑娘,本帅仙是和你开玩笑的,好!在下这就告辞!”

    说着,双腿一蹬,飞一般的离开了,看着消失在云海中的这个不请自来的帅仙,我笑了笑,说老实话,这位兄长一脸的横肉,眼含杀气和狰狞,应该没本人帅,居然自称帅仙,自信心倒是强的狠。

    却听见晚霞哼了一声,理都不理我,从身边走过,我一呆,暗道:是不是我玩笑开过火了,惹她生气了?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她冷冷道:

    “你干什么,放开!”

    我陪笑道:

    “霞,你生气了?”

    她淡淡的道:

    “你说呢?换是你,你生气不生气?”

    我一呆,放开她的手,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声,我低声道:

    “霞,你误会了,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有一个比我更有资格,更爱你的人,还到你身边,我是不是该退出?”

    她浑身一震,厉声斥道: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忙道:

    “霞,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说,我和风铃之间已经不可能割舍了,你我这样下去,我会觉得非常委屈了你。”

    晚霞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望着这片神奇的云山雾海,幽幽的道:

    “浪子,你忘记了,这本是一个游戏?何况既然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又怎会觉得委屈呢,既然是游戏,我们就把我们之间的游戏进行到底吧?无论是怎样的结局,那只是一个游戏的结局。”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将她揽入怀中,高空的风迎面吹拂而来,云蒸霞蔚间是无数琼花碧草传来的异香。

    忽然包裹里的光脑里发来了一条信息,我的心突然一阵慌乱,一阵不由的慌乱,晚霞疑惑道:

    “浪子,你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看着那条信息,正是风铃所发,只有短短十数字:那个给我打电话的陌生男人是你吗?

    陌生男人?的确,在游戏的世界里,我们并不陌生,甚至彼此相知相爱,可是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却是那般的陌生。都活在彼此的心灵孤岛中,成为彼此的陌生。可是,什么样的真实才算真实,什么样的陌生才算陌生?

    本是一个虚无的游戏,我们都投入了太多的心血和真诚,那么这样的游戏难道不够真实吗?本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们却又戴上了彼此陌生的面具,因为我们都害怕伤害,更害怕利益的得失,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处于一个真实世界下的不真实。

    我突然大笑着,晚霞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浪子,是不是星儿给你发信息了?”

    我一怔,点点头,晚霞奇道:

    “这里可是天问宫的地盘,是一个禁锢的失落世界,怎可能和外界进行沟通呢。我―”

    她突然发现说出了太多的秘密,正用不好意思的目光望着我,我微笑着看着她,柔声道:

    “霞,什么也别说了,让我们继续精彩玩下去吧,的确,这本是一个游戏,我们都在意太多了,你说是吗?”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我们就去闯天问宫第一关吧?九十九道真假门。”

    我一呆,想起了曾经在圣者宝库经历的镜花水月大阵,那里面的真假世界果真比较精彩,不知道这天问宫的九十九道真假门又如何?

    晚霞轻车熟路的带着我在云海中穿梭,很快来到一个悬浮有无数发着宝光天石的天空禁地,的确这本是一块禁地,禁止一切人和生物行动的禁地,当我和晚霞踏进那真假门的时候,整个世界似乎在那一瞬间禁锢了下来,人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手脚再也不动半分,除了还能跳动的灵魂,什么也不能动弹了。

    我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不由苦笑,我和晚霞跑这里不是找罪受吗?突然我感觉到晚霞奇怪的声音,她低声道:

    “浪子,浪子,你能感觉我的问话吗?”

    我忙道:

    “我能?”

    突然一怔,因为我似乎突然看见一个人,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回答着,而我自己除了那跳动的灵魂,却什么不能控制了,我感觉我飞到高空,正看着自己,那一刻,我的灵魂莫名的颤抖着,因为我看到了自己,而眼前的这个自己决不是克隆,而是实实在在的自己。

    那一刻,我似乎听到一个古老的谶语:我是谁,谁又是我?我是我眼中的我,又或者眼中的我是我,我为何是我,我为何又不是我?我是众生之我,又或是我生之我?……

    难道这就是天问宫真假门最后的真谛吗。

    忽然晚霞的美丽身影在那个“我”身边出现,带着温柔的笑,柔声道:

    “浪子,让我们走吧?”

    那个“我”微笑的点点头,和那个女子连抉而去,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孤独伫立在真假门门前我的,留下自己以为曾经熟悉的欢歌笑语,就这样离去了。

    不知为何掉下了眼泪,在天问宫这片奇异的天地永远没有白天和黑夜,只有飘来飘去的云雾,以及那些永不枯萎的琼花异草。渐渐的,什么也看不见,没有也不存在了,或许这就是无谓的熟视无睹吧?原来当太真实的时候,却是最终的虚无。

    心慢慢的平息,那无数半空悬浮的宝光天石本是无光的,它们的光辉却原来是来自,来这里,不来这里又有何区别,它们照样存在着,它们照样按照自己存在下去的理由存在着。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吧?

    无数的宝光天石开始了的旋转,很快形成了一个气浪旋涡,卷裹起无数云雾,越旋越快!突然,“砰”一声惊天巨响,这由天石云雾构成的气浪旋涡如同散裂的礼花,在天宇间震荡飘闪开来,在光华过后,化为了碎粒。

    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能动弹了,还没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听见系统的提示声:尊敬的玩家,恭喜您,根据您的感悟力强弱水平,您和你的同伴具备了挑战九十九道真假门的资格,请在游戏规定的时间内找到自己的同伴,记住每道门背后,都藏有您想不到的惊喜!祝您好运。

    我一怔,这时我才彻底的看清了周围的景致已经发生了滔天变化。所处的空间是一个正方形的房间,前后左右各有四道电子门,分别标着奇怪的符号,我忽然心一震,想起了什么,这些符号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对!是审判之塔,可是它们各自代表什么意义呢?

    一时摸不着头脑,我苦笑了下,暗道管它们呢,先推开一道门试试,先找到晚霞再说,对了,给我挑战时间是多久,不错,三天游戏时间。

    才九十九道门嘛,不着急,应该能很快找到晚霞,说着,我推开左侧一道门,却没想到苦日子开始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股大力给硬生生吸了进去,迎接着就是一声怪兽的怪笑,和比卡车轮胎还大的怪物巴掌给抡了过来!后面的门自动给死死关上了。

    哎,战斗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