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二九三章 天问剑

第二九三章 天问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无数的恶念在心头生起,眼中燃烧起嗜杀与毁灭的火焰,浑身被万千邪恶所占据。

    九魂君主那无比可怖的魔影此刻越发的清晰可辨,苍白无比的脸上有一双发着耀眼绿芒的魔眼,他冷漠的俯视着一切,在一种莫名的精神力量的感染下,灵魂邪恶的一面被无穷的放大,扩展着。

    贪婪,,杀戮,毁灭,疯狂……

    无数的邪恶念头已经缠绕着我的灵魂,我的身躯。我死死的咬紧了牙,手中冰冷汗水已经慢慢滴落。

    九魂君主忽然发出了一声恐怖的魔音,从他的身上瞬间分出了方才那九个奇异的魔魂,围绕着我急速的飞转着,每个魔魂似乎都带着一种极其强烈的邪恶精神力量,如同吸铁石一般牵引着,磁化着我的灵魂。九魂魔君再次幻化成九幽魔剑的模样,原来他早已经和这把来自恶魔地狱深渊最深处的魔剑早已经血魂相融,他就是这魔剑,而这魔剑就是他。

    魔剑发出了更加耀眼的绿芒,将我连同整个恶魔祭坛一起覆盖。

    在灵魂即将崩溃的那一刹那间,我似乎听到了心魔的愤怒声:

    “该死的混蛋,你不听我的话,看!这就是你的必然下场!”

    我忍着难以想象的苦痛煎熬,在眼前闪现起那美丽女子期待的眼神,终于发出了一声怒吼:

    “永久狼化!”

    黑暗的天空忽然闪现过了一道红云,红云不停的翻滚着,隐现出了一双红芒的天狼眼睛,发出了一道强烈的红芒直射下来,瞬间打在我的身上,身上有一种野性的力量在不断生起,血液如同沸开的水,在每一根血管中疯狂的汹涌着,灵魂被血腥的念头取代着,很快我就陷入了一场昏迷,不应该是陷入了一场梦。

    天狼星狼神的图腾力量在内心终于彻底的复活,那需要献祭者的心甘情愿。我知道从此刻起,我的游戏生涯已经开始了一次剧烈的改变。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已经是一个半兽人,一个狼族人。我并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选择,会用这种方式去面对所发生的一切。可是我内心清楚,这一切早在游戏开始时已经注定的选择。这是自己逃避了许久之后命运的必然选择。

    我听到了一声惊天的天狼吼,那是自己狼化后所发的,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旁观者,一个失去了对身躯掌握的旁观者,每一种生灵,每一种生命存在都有自己无法理解的潜能,此刻我知道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激发着我身躯的潜能,或者这就是天狼星天狼神的力量。

    在一瞬间我的身躯幻化变大,变成了一个高大十数长的狼人,手中忽然出现了两把巨大的圣剑,一把天子剑,一把天情剑。

    似乎听到了心魔疯狂的笑骂声:

    “你他吗疯了,你真他吗是一个白痴!天狼星的狼神力量可是不入流的力量,你居然选择了永久狼化。一会九魂老贼会连你的肉和骨头嚼个干净。”

    我很想笑一笑,可是我知道现在这个幻化成狼人的身躯已经不属于我掌控了。有一种隐藏的精神已经代替我控制了这一切,发出了惊天怒吼,手中的两把圣剑挥舞着,砍向了身边旋转飞舞着的九道魔影。

    魔影的精神力量在天狼族人面前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心魔似乎看出了其中的玄妙,大笑道:

    “哈哈哈!没想到啊,当年的一只不入流的天狼,它遗留的天狼力量居然是九魂老贼的天生克星,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是一直都潜伏在你的身躯内心最深处吗?哈哈哈!”

    我很想告诉他一句,这是一种奇妙的本能,可是这一切已经由不得我了。

    九幽魔剑似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操控着,如流光般射来,穿过了狼人的身躯,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穿来了灵魂的阵阵巨痛,似乎看见了一只啸狼的疯狂怒吼,更加强大的战意在血液中沸腾。身边的九个虎视眈眈的魔影,似乎感到了一种天生的天敌惧意。

    九魂君主再次在恶魔祭坛上空幻化**影的模样,他疯狂的怒吼着,用古黑魔族的语言叫喊着什么。

    心魔仔细的聆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笑道:

    “原来如此啊!哈哈!这就是天意啊!由人的邪恶黑暗一面而生成的九魂君主此刻本该是复活的大喜日子,却没有想到按照天意送到恶魔祭坛面前的第十个魔影献祭者却是一个甘愿成为半兽人的地球人类玩家!哈哈!这就是天意!”

    九魂君主那九个魔影再一次飞上黑暗天宇,围绕着九幽魔剑不停的旋转着,很快幻化成了剑影光球,忽然间整个恶魔祭坛下那无数的阴魂鬼影陷入了一种极端的恐慌,强大的空间撕扯牵引力从剑影光球中传来。无数的阴魂鬼影从恶魔祭坛下被强行吸了飞起来,朝剑影光球飞去,在耀眼的绿芒中很快化为齑粉,消失在虚无间,成为九魂君主力量的一部分,他正在吞噬着无数阴魂鬼影的最纯精神力量。

    心魔发出了一声恐怖的怒吼:

    “可恶,九魂老贼你居然修成了万魔噬魂鸿蒙,原来本魔军一直轻视了你!这万魔噬魂鸿蒙是不是当初让你走火入魔的根本原因。”

    失去了大部分黑暗星魂之力的心魔如同一片苦叶一般被卷裹着飞向了剑影光球。九魂君主发出了疯狂的大笑声,面前的这份熟悉的力量,是来自他仇人的力量,此刻是一个彻底了结的时候。

    剑影光球在不停的吞噬着阴魂鬼影带来的营养,开始了剧烈的膨胀变大,几倍,几十倍,几百倍。

    心魔忽然明白了在劫难逃,在飞向了宿命的最后终结点,转头望向了已经狼化成狼人的我,大吼道:

    “你欠了我的债,我会重新拿回的。你准备最后的战斗吧!”

    转头面对着九魂君主幻化而成的剑影光球大吼一声:

    “燃我灵魂之力!星魂爆!”

    就看心魔的身躯在剑影光球爆炸开来,射出了无数道黑光,穿过了面前的剑影光球,穿过了无数的阴魂鬼影,甚至将整个恶魔祭坛的禁忌空间打成了无数道碎片,整个禁忌空间开始了不可挽回的空间坍塌。无数空间裂缝在整个恶魔祭坛上空出现。

    狼人似乎明白了此刻的危险,我正为他,也为自己着急着,他使用的身躯可是我的,我可舍不得就这样将身躯贡献在这里。

    却听见狼人发出了一声怒吼,手中所拿的天子剑,天情剑发出了两道光芒,一道是耀眼无比的金光,而一道则是一道绚丽夺目的七彩光芒,飞向了九魂君主。射进了那被心魔最后绝命一招星魂爆伤得不轻的幻化之身。

    天地在不停的撕裂坍塌着,忽然听到了九魂君主的嘲笑声,大笑道:

    “黑暗君主,你的一个魂魄的星魂爆炸力量又怎能伤害我的!哈哈哈,在万魔噬魂鸿蒙面前,你卑微的黑暗星魂之力又怎能伤害我?哈哈哈。”

    被两把圣剑的光芒照耀着的九魂君主开始不停的幻化,再次变成了九幽魔剑,九幽魔剑颤抖着,却听见一个熟悉的恐怖的恶魔笑声响彻了天地。

    那居然是现任的黑暗宇宙世界的最高统治者黑暗魔主,随着他的笑声刚落,一个恐怖的白骨骷髅巨头隐现在恶魔祭坛即将坍塌的黑暗天宇中,他大笑道:

    “九魂君主老前辈,晚辈想和你作个买卖,你交出万魔噬魂鸿蒙的本源令牌,而本魔主则保证老前辈的安全?你看如何!”

    九魂君主的真身在剑影光球中再次幻化出来,他冷笑道:

    “一个不入流的黑魔晚辈,不知从哪里偷了几样古黑魔遗留下来的魔族绝学,就以为自己是宇宙的绝顶高手,能驾驭宇宙一切力量了。”

    黑暗魔主的大骷髅头大笑道:

    “属于你的年代已经久远了,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交出万魔噬魂鸿蒙的本源令牌,要么本魔主将彻底的摸去你的所有存在。”

    九魂君主冷笑不语,黑暗魔主等了片刻,阴笑道:

    “既然老前辈不识抬举,就莫怪本魔主不客气了!黑暗之光!”

    一道黑光射出,直射九魂君主的真身,却听见九魂君主冷笑道:

    “你我的力量均来自同一个地方,你以为你偷学来的黑暗之光的魔族绝学就能伤我分毫吗?我看是你白学了。”

    黑暗魔主并没有被激怒,而是大笑道:

    “老前辈,你说的很对!可是你为何不反击本魔主,是不是也害怕了天昙族和圣武族的两把圣剑天情剑和天子剑的本源力量?”

    九魂君主冷笑道:

    “我承认我对这个地球男人手中的两把圣剑充满了忌惮,可惜他虽然拥有了圣剑,却无法真正掌控它们的真正力量,更何况---”

    九魂君主突然闭口不语,黑暗魔主替他接口道:

    “更何况只有当智慧一族玛雅人的第三把圣剑天道剑,一同出世时,九幽魔剑才会被真正净化成天问剑,而一直附着在剑身上的恶魔剑灵才会真正被封印,老前辈是这样吗?”

    九魂君主冷笑道:

    “是这样又如何,第三把圣剑并未出现!那么本君主永远是这九幽魔剑的主人!现在我就送你们两个人彻底湮灭在恶魔祭坛中吧。燃烧吧,万魔噬魂鸿蒙!”

    他话声刚落,却被第三把圣剑的鲜红光芒彻底覆盖,在不停坍塌的黑暗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被辉煌剑芒包裹着的美丽女子,她是那般的美丽,美丽到男儿永远也不可能将她割舍,她就是男儿心中最宝贵的情魂,永远魂牵梦绕不肯离去的那个白衣女子,此刻她已经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了在木然呆立已经彻底狼化的那个男人面前,她看了看手中的天道剑,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道;

    “浪子,我们说过的永远也不会分离的,是吗?”

    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万分焦急,大声的呼喊道:

    “是的,铃儿,你快离开这里!”

    却听见黑暗魔主以一种无法感知的方式对我说道:

    “你最爱的女人作出了她的选择。她的命运从此刻起将由你去挽救改变。”

    我冷声道:

    “你对她做了什么?无论是谁伤害了铃儿,我都将要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黑暗魔主大笑道:

    “很好,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我和她做了一个交换,我这里拥有你要的筹码。而我要的筹码到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那么我们开始吧。”

    他话声刚落,三把圣剑的剑芒光芒越发的强烈起来。忽然圣剑从手中脱落,若惊鸿般急射进了九魂君主不停的幻化的真声。

    “呃---”九魂君主发出了最后一声绝望的叫喊,在恶魔祭坛的上空“嘭”一声爆裂成万千绿芒。九魂君君主遗留下的无数的强大的游离力量终于冲破了整个坍塌的禁忌天空。

    似乎那美丽的女子被一团黑影带走。狼人的身躯在片刻后轰然倒下。

    我喃喃的道:

    “铃儿,你为何如此傻啊,我不是说过了吗,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该和恶魔做交换吗。铃儿---”

    在神智完全丧失不清前,似乎听到了游戏系统的提示声:

    “尊敬的地球玩家,恭喜您,您成功开启了地球地区的九星联体大任务,按照游戏的主题设计,地球玩家从此有资格参与宇宙游戏的大场景争夺和探索,地球人类的玩家将在三个月后不再受系统的保护,外星玩家将可以自由攻击或者奴隶地球人类玩家,地球人类玩家也可以自由攻击或者奴隶那些未受保护的异星玩家。”……

    我昏迷了不知多久,不过就在我成功获得地球第四把圣剑天问剑的同时,游戏系统已经开始连续不间断的发出了三天的游戏公告:一位名叫星际浪子的玩家,成功的让地球区人类玩家获得了参与星战的资格,尊敬的地球玩家,您作好了准备吗?外星人的大军将很快光临地球,让善良的游PC与你同在,三个月后,尊敬的地球玩家,您将为地球人的荣耀和尊严而战。焦点时刻即将到来,请耐心等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