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三一七章 击破镜面世界 (上)

第三一七章 击破镜面世界 (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或许世人总是喜欢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无论这东西是真实亦或虚无,总归爱看,喜欢看。直面自己内心的另一面,又有几个人会这样的抉择?

    黑暗之珠的幽光仍然在天阴山的天宇上方闪烁着,魔影依旧在天地间天若隐若现。似乎什么也没改变,因为什么都不曾改变。

    在迷雾散去后,我忽然发现方才的一切似乎就是一个梦。

    那少女依旧在那里沉默着,沉默的注视着一切,晶莹无暇的美丽眼眸中,除了那颗在天宇间依旧闪着奇幻光晕的魔珠,似乎什么也不曾看到。恶魔的笑声仍可让万物颤栗。

    也许果真就是一场梦,是这个身边的这个少女演绎的一场梦,我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望了望几个仍未苏醒的同伴,对身边的少女淡淡的道:

    “昙儿你就留在这里,等着轩辕姐姐她们醒来好吗?等着他们醒来,你们就立刻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了。”

    说着,我的手中再次闪烁着神剑的光辉,不再看一眼那个仍然在噩梦中煎熬的美丽女人。

    或许再痛苦的噩梦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可是我已经选择了继续战斗,那就只能继续战斗了。

    “燃烧吧!天狼族之魂!”

    天狼族的热血再次沸腾,渺小的身躯已经幻化。手中的神剑成为了最后抗争的信念。没有谁能阻挡天狼族战士前进的步伐,即使身躯就此倒下,神识从此湮灭,那也是天狼族战士无上的荣光。

    恶魔不屑的狂笑着,道道幽光从那面时空幻化之镜射出,幻化成了魔族的大军。魔珠中的恶魔终于从虚无中走出。那黑暗之珠镶嵌在恶魔的额头上,三只头颅一起向苍茫天地咆哮着。

    天狼族的战士冲了上去,那是勇士最绚丽的战斗之舞。

    “叔叔你回来!你打不过他的,你别去。”

    少女的哭泣从身后传来,那一刻几乎让脚步停止,正在犹豫着。再次传来了恶魔的狂笑声:

    “本王终于知道了自己究竟是谁,也终于知道如何从那虚无中才能走出。一切都将在本王的掌控中。现在唯一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

    话还没有落,就听见身后的少女一声凄厉的惨叫。

    是昙儿!我猛然回头,天狼族的幻化之身已经逐渐缩小,手中的神剑不再发着耀眼的光芒。

    恶魔额头上珠子已经朝昙儿射出了一道恐怖的黑暗魔光,将她牢牢包裹在魔光的光芒中,少女痛苦的叫喊着,心口处依稀隐见着一朵闪着银华的美丽花朵,这花朵似乎正在被人从泥土中连根拔起,就这样不停的颤栗起伏着。

    我不由惊怒道:

    “快住手!”

    朝那少女拼命跑去,她似乎看见我正朝她跑来,稚气的脸上挂起甜甜的微笑,似乎想告诉我,她并没有受道什么痛苦。我似乎读懂她的含义,她不想让我自责,因为我曾经怀疑过她,怀疑一个最诚的,最热少女的心。

    “昙儿!”

    我颤抖着,我忽然明白在她的整个世界中,我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是我将她从一个镜花水月的世界里,带到这个活生生残酷的真实的游戏中,我却一直没有留意到她的孤独与悲乐。

    这难道就是幽谷昙花的必然命运?深夜瞬间的绽放只是为留下一缕暗香,一丝芬芳,在黎明前的黑夜里选择逝去。又有几人会明白昙花的意,昙花的情——它本就是一个少女的心,虽是镜花水月,却曾经过拥有最美丽的绽放。

    “你是在为昙儿伤心吗?”

    朦胧中,少女轻声问道,我颤抖着,摇着头,柔声道:

    “不是,叔叔在想,以后该如何让昙儿脸上一直挂着这样甜甜的笑。”

    少女笑了,她娟美秀气的脸上果真挂满最甜的笑,最美的笑,无论什么样的痛苦与孤独都不能淹没这样最甜,最美的笑容,无论这一切都会是那般的短暂而匆忙。

    恶魔狂笑着,他从来就没有真正读懂过人的心,更不会明白人的心一旦选择骄傲的燃烧,那将是这个宇宙中不可抗拒的力量,最强大的力量。

    那在噩梦痛苦煎熬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她平静的注视着面前的这一切,突然淡淡的道:

    “浪子,你还有最后的机会。”

    这句话如同堕入万丈深渊的人抓住了悬崖边最后的一根枝节藤蔓。

    赫然转头望去,却是杏子那张绝世的容颜,她曾经冷漠的眼眸充满了一丝柔情,一丝决绝。我颤声道:

    “杏子,你快说,我该怎么救昙儿?”

    她没有立刻回答,却看了看那天宇已经逐渐成形的恶魔,又看了看已经在魔光的侵袭下,倒在地上的少女,冷冷的道:

    “要打败这个镜面恶魔,就必须进入他自己的世界。浪子,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突然她转身望向了一旁倒着像死狗一般的小强,冷声道:

    “小强,你给我起来,和你主人一起去战斗,再装死,我可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我不由一呆,却见小强果真躺在那里微微颤动一下,紧闭的眼珠子转了几下,此刻还是一动不动,看着它的神态,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好小子,你敢在关键时刻给老大掉链子。

    走过去,就是一脚,还没有踢到,小强已经“砰”地一声,转身跳飞了起来,刚起来就怪叫道:

    “好厉害的魔头,小强帅哥在此,看你往哪里跑!”

    我和杏子不由都苦笑了一下。我望了望那几个还在地上躺着不动的神仙仙女,以及仙犬们,暗道:对手太厉害,会不会他们也在装死避战?

    不过一切已经来不及再细想了。我立刻喝令道:

    “小强,变身!出发!”

    跨上黑暗圣兽,圣兽一声怒吼,一跃而起,朝天阴山主峰上那闪烁着幽光的黑暗水晶之柱直扑过去。

    方才杏子说得话的含义,我已经非常的清楚。要击败这个可怕的镜面圣王,只有唯一的法子,就是击碎镜面圣王本原所附着的那颗黑暗之珠,可是镜面圣王决不会让我轻易的靠近它,纵然靠近了也不可能击碎。天阴魔神显然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暗示我。那只有一个解释,那就让我想办法进入附着有镜面圣王本原真体的黑暗之珠里面去。最强大的敌人,也很难阻挡来自内部的进攻。

    此刻要进入到这颗黑暗之珠里面去,面前只有唯一一条通道,那就是天阴山主峰主祭坛上的那根黑暗水晶之柱。

    我心中所有的盘算,自然逃不过恶魔的魔眼。他冷漠疯狂的叫道:

    “魔族的儿郎们!替本王杀了这个人类,将整个星球彻底征服!此时不战,还待何时!”

    时空幻化之镜幽光闪动,无数魔影层层叠叠,将天地遮盖,万物淹没,甚至手中那神佑之剑的光芒已黯淡于黑暗的魔影之中,那是无数张狰狞恐怖的面孔。

    无穷无尽的魔兵已经从空幻化之镜中涌了出来,如同黑夜一般开始覆盖整个兰色的星球。万魔的军队开始朝整个人类世界咆哮。

    这是一场殊死的战争,胜利是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恶魔惬意的冷笑着。在他的冷笑声中,大吼着,挥动着神剑能爆发的最强大的光辉与力量,冲进如海浪一般涌动的魔兵,将他们化为一道道虚无,淹没进那祭坛的黑暗水晶之柱。

    化了一道光,直冲进那黑暗之珠的世界里,那是一个荒芜到没有任何存在与意识的诅咒世界。除了一个被束缚沉沦不知许久的灵魂。

    “你还是终于进来了,呵呵。”

    那个灵魂突然嘿嘿笑了起来。黑暗圣兽又变成平时的小狗模样,它跑过去了,围着那半解身子已经淹没在虚无中的灵魂,呵问道:

    “老头,你是谁?你怎么不死不活的呆在这个鬼地方,快说那个大恶魔在哪?再不说,看小强帅哥咬你一嘴毛?”

    那灵魂呵呵的苦笑了起来,说道:“你们是要找那个镜面圣王的魔头吧?我或许就是他。”

    “什么?就你这副德性,就想冒充大魔头?何况老头你也没长着三个脑袋啊?”

    我不由斥道:

    “小强,你给我闭嘴。”

    说完,我抱了抱拳,朝面前的这个长者的灵魂鞠躬问道:

    “请问老先生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那个灵魂仔细的打量我片刻,说道:

    “你很聪明。已经知道老夫有话要说了。你可知老夫在鸿蒙时代究竟是谁?”

    我思索片刻,淡淡的道:

    “能否让在下猜上一猜,我只问三个问题。”

    灵魂呵呵笑道:

    “你也有趣,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时间还充裕的话,就尽管问吧。”

    我微微一笑,说道:

    “前辈本来自黑暗的另一面。”

    “是的。”

    我点点头,又接着道:

    “这魔镜本是没有意识的?”

    “是的。”

    我思索了片刻,最后问道:

    “它是你的另一面?”

    灵魂沉默一会,说道:

    “算是吧。”

    我叹了一口气,又说道:

    “在鸿蒙时代曾经有一个伟大的研物术士。叫做光明创主,他创造了一面可以洗涤万物邪恶一面的神镜。这面神镜的光辉曾经照耀整个鸿蒙时代。”

    “是的,的确曾有这样一个人,也的确也有这样一面神镜,老夫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人类会知道这些事情。”

    我淡淡的道:“那是以为我知道一点玛雅族人的文字。”

    灵魂不由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玛雅人是宇宙生命进化中的一个奇迹,智慧的确能让生命实现进化与突变,但也可能会让生命步入歧途。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本就是孪生兄弟,老夫却极端的追求一面,而忽视了另一面,等老夫明白这个道理已经是太晚了。你们地球人类似乎在犯着相同的错误。”

    我突然问道:“如果镜面圣王果真在真实的世界里彻底复活了过来,会怎样?”

    “哈哈哈,不会怎样,正如宇宙的诞生与毁灭,毁灭过后的再重生。当不顾一切走到了最后的极端,你会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镜花水月里的梦。”

    我不由一怔,灵魂接着又道:

    “凡是爱美的少女,都喜欢照镜子,那个叫昙儿的少女,应该有一面很漂亮的镜子,不管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哭是笑,是美是丑,都应该经常照照才是。我将这面很特别的镜子送给她了,你就帮她拿回去吧。”

    我惊奇的听着,不由的苦笑起来。

    这时黑暗虚无的镜面世界忽然透出了耀眼的光辉,一个人的身影慢慢的在光辉中隐现出来。

    “他就是镜面圣王,只要打败了他,一切都会结束。别忘记这面镜子是老夫送的,哈哈哈哈。”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