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宇宙的游戏 > 第三三零章 维斯拉摩审判之剑

第三三零章 维斯拉摩审判之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是一块空旷之地,无边无涯,仿佛没有永恒的鸿蒙天地,又仿佛又是能装天地的永恒之心,这是黑魔族第一战者---天魔的问天之地。[][]{,。}

    虚无掩盖了一切的真相,又或者真相本就是虚无。

    我就这样漫无目的处身在这样一个没有真相,也没有目标,甚至不知对手是谁的禁忌世界里。

    时间似乎在瞬间已经逝去,又仿佛时间在这里本是一个永恒。可是终极毁灭的倒计时一旦开始,又怎会为某个人做片刻的停止。

    寻找真相成为了希望的唯一。

    “天魔,何为战者?”

    我沉声问着。

    “哈哈哈哈,须执手中之剑,问天之大道。”

    天魔大笑着做了回答,这个回答究竟是天魔的心,还是人之心?

    “天魔,能否给我打败你的提示?”

    我微笑着说了这样一句突兀的话,天魔大笑道:

    “本尊早已参悟天之大道,没有谁再能打败我手中的天魔之剑。就凭你,也想打败本尊?哈哈哈哈!”

    “是吗?既然这么肯定,你为何要将大旗旭日的本原神识放出,与黄龙傲苍穹一博?你可知为何进入这个由你制定一切规则的禁忌空间的不是傲苍穹,而是我?”

    天魔突然停止了笑声,疑惑道:

    “那个男人的实力明显比你强一筹,龙魂舞的绝技或许能有一丝与本尊抗争的希望,为何却是你进来了?”

    我不由微笑道:

    “要悟天之大道,就先要悟人之心。所以进来的——不是他,而是我。”

    手中神佑之剑的光辉再次闪耀,我大吼一声:

    “神剑分身刺!”

    光剑若脱疆之马,刺向虚无,光剑已经分身四剑,分别出了金,红,绿,五彩的光芒。 ⒈由四把圣剑天子剑,天道剑,天问剑,天情剑融合而成的神佑之剑终于实现了第一次进化蜕变,由分而合,由合而分。

    绚丽的剑光刺穿了禁忌空间,落日的光辉如闪烁的星点一般在整个禁忌空间中漂浮不定,带着七彩的光辉。

    四把圣剑若游龙一般,将整个禁忌空间刺出了晃若银河一般灿烂的世界,每一个星点都折散出落日的点点光辉,在这点点光辉的背后,我看到那个手握天魔剑的男人,此刻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除了那正在汹汹燃烧的渴望与愤怒之焰,我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

    四把圣剑若飞舞的精灵一般,在一道耀眼的华光过后,已经四剑合一,悄然入掌。我微笑着,不再言论一句。

    那个手握天魔剑的男人在飘荡的落日光辉的光点后若隐若现,晃动的影子若旋转的彩灯,拉深变短。他平静的道:

    “本尊低估你的实力,你手中的神剑居然能击破本尊的禁忌规则。很好,很好,哈哈哈哈!”

    天魔大笑着,说道:

    “来把,你有资格与本尊一战!”

    说完话,我只觉那个男人和那把着炙热魔光的天魔剑合二为一,若霹雳闪电一般,带着滔天的杀气与热浪,如汹汹燃烧的陨石星辰,须臾间攻向我的胸膛。我大吼一声,已经腾空飞起,只觉双脚若地狱魔火烤过一般炙热疼痛。

    “轰”一声巨响。天魔剑带起的剑芒一旦击中,已经在我的身后燃起了一柱冲天的火浪,火浪周围禁忌的空间若裂出万千丝花的玻璃水晶,溢出了燃烧的火花。

    身处半空,未待转身,天魔剑的第二击已经击出,只觉身后传来若地狱火海倾压的感觉,满眼映着烈焰的红芒,已经避无可避,咬牙将幻影分身之术使出,悬浮在半空的幻影已经消失在天魔剑带起的火海中。又一柱冲天的火浪在身前不远处汹汹生起。天魔在火浪面前不由一滞,却听见我在背后微笑道:

    “你没打着,我在这里。”

    天魔闻声转头,看见我正在远处挥舞着手中的光剑做挑衅状,不由大怒,怒吼了一声,眼中的火焰越的强烈,再次闪电般击出,我忙堪堪躲过。天魔紧接着再次击出,我再躲过。就这样在瞬间我已经躲了天魔数百次的攻击。

    整个禁忌空间已经陷入了团团燃烧的火浪中,火浪逐渐蔓延滴落,汇合最后形成了一片可怕的天地火海,天魔越来越疯狂的咆哮声在禁忌的空间响彻,滔天的战意已经被激起。

    在一击落空后,天魔一颤,若触电一般,乱舞着手中的天魔剑,每一次击出总能带出若火龙一般的火焰。我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冷声道:

    “天魔,你已经无法控制你的力量,更无法控制那个人的灵魂,你还是马上离开那具人类的身躯为好。”

    天魔狂笑着,眼中的火焰之光闪隐不停,他大吼道:“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厌恶这具肮脏的人类之躯!”

    “啊——”

    那个男人痛苦的大叫着,“砰”一声扑倒在汹汹燃烧的火焰面前,火焰中的恶魔幻影降临了这个禁忌的世界,恶魔张开了身后正在火焰中燃烧的一对翅膀翅膀,它在瞬间幻化变大了十数倍,恶魔燃烧的凶眼中,放着如炼狱一般的复仇之火。

    那男人手中的天魔剑已经飞落天魔之手,天魔剑在恶魔的巨手中,逐渐伸长变大,火焰的剑身中开始隐现神秘的花纹图案,正是古黑魔的鸿蒙之语:维斯拉摩审判之剑。维斯拉摩是古黑魔语中精神智者,或智慧者的意思。这把天魔剑难道就是维斯拉摩审判之剑?它出现在这颗兰色星球出现,就是为了审判这个兰色星球上所有的生命吗?对生命智慧的审判?这就是天魔的终极大毁灭的原因?

    我忽然间陷入了整个逻辑的困惑中,这一切不是想象那么简单。或许我们都误会了终极大毁灭的本意,就好比我们一直误会了死亡对于存在的意义。

    维斯拉摩审判之剑只是一把准则定数之剑,此刻它只不过落入了天魔的手中,是人类自己不小心让它落入了天魔的手中。我呆呆的望着这个逐渐成形的天魔和它手中的那把闪烁着血红光芒维斯拉摩审判之剑。

    天魔突然举剑咆哮,在它的胸膛心脏处,隐现出一个炙热燃烧,急旋转中的旋涡星魂,强大的牵引之力从它胸膛的旋涡星魂中出,吸附住了周围正在汹汹燃烧的火焰。火焰如同鲸吸一般,被旋涡星魂吸了进去。

    我大喝一声,将黑暗星魂的力量充斥全身,抵抗着这旋涡星魂出的强大吸附力量,望着那具熟悉的男儿身躯,此刻却若弱丝一般就要被那旋涡星魂吸走,我不由大急,咬牙飞身拦住,将他牢牢抱住。

    却见他枯涩的看了我一眼,低声道:

    “你别管我,它的弱点就是那里。”

    我点点头,将他带到远处,在一块还未着火的地方放了下来。飞身到了天魔的跟前,却见它的胸膛心脏处已经不见方才隐现的旋涡星魂,周围的火势似乎被它方才这样一吸,似乎弱了不少。

    不待它出手,我手中的神剑若闪电一般直刺天魔的心脏,天魔挥巨剑挡过已是不及。

    “噗嗤”一声,半截神剑的光辉已经没入恶魔的心脏,正待暗喜,却听见恶魔出了可怕的笑声,他如山岳一般挡在面前的强壮胸膛,忽然泛出了耀眼的红芒,剑身上立刻传来了强大的牵引之力,它胸膛处旋涡星魂出的热浪气流如万马奔腾,将我瞬间抛出数里之外,幸有黑暗星魂的力量一直护着身躯,方未被那可怕的热浪气流烤成干地瓜。

    当我从火海边缘一角挣扎着爬起,全身满是灼烧的疼痛,手中的神剑之剑,已经落入了天魔之手,它正在狂笑着。

    在狂笑声中,整个禁忌空间开始了不可挽回的坍台,火焰如史前洪水一般蔓延着,几乎再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在这同时,外面的落日神庙也开始了不可挽回的命运,落日神庙连同熔岩旋涡之塔,在升腾的死亡裂古的地狱烈焰中,逐渐开始沉没倾覆,死亡裂谷周围的大地已经瞬间喷出数百座燃烧的火山,滔天的火山灰遮蔽了新大洲2/3的天空,外大气层中闪烁了数万艘逃离的人类飞船点点的光辉。或许这些光辉将很难再现这颗逐渐淹没在红光与黑雾中的兰色星球……

    时间为终极毁灭最后的倒记时五分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