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章 伯爵之子

第一章 伯爵之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皓月当空,星罗棋布,万里无云,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已经是午夜时分,很多人都已进入了梦乡,使得夜分外静谧。

    天空下的某所大宅院却不平静,灯火通明,院落中的许多仆人,或搬桌子,或打扫,或张贴,忙得不可开交,在院子大门外,停着密密麻麻的马车,装潢均极为豪华,其主人看来肯定非富即贵。

    如今,这些颇有地位的贵人们没有入场般在晚上去寻欢作乐,而是守候在院子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宅子中央的庭院,立着一位魁梧雄壮,年约三十的大汉,国字脸,天庭开阔,双目如电,不怒自威,龙行虎步,举手投足间,均散着令人敬畏的气势,沉稳笃定,仿佛一座在大地上矗立了万千年,历遍风吹雨打仍巍然挺拔的巨峰。

    很显然,这不应该是个平凡的人,而他也确实不是平凡人。

    如果声震神圣大6,令草原人闻风丧胆的铁血统帅,格兰帝国的韩无极伯爵都是平凡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恐怕就没有不平凡的人了。

    可是,这位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经历无数危险战役都镇定自若,从未惊慌过的伯爵大人,此刻却在庭院中走来走去,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午夜的帝都并不算太热,但他的前额上却不住地冒出汗珠来。

    如果他的部下见到伯爵大人此刻的情况,肯定很惊讶的。

    一个女婢拿着木桶从前面的房子中走出来,伯爵忙大步走到她面前,焦急的道:“小翠,还没好吗?”

    见到一向稳重的伯爵大人大汗淋漓的模样,女婢觉得有点好笑,当然她是绝不敢表现在脸上的:“还没有,老爷。”

    “怎么还不行呢?”伯爵大人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夫人她进去已经近一个多小时了。”

    女婢忍着笑道:“老爷,你别急,这种事,通常都是得花点时间的。哦,对了,夫人她流了很多汗,我得打些干净的清水送去才行。老爷,如果没其他事的话……”

    伯爵闻言忙道:“去吧去吧,你忙你的,夫人那边要紧,不用管我。”

    “是。”

    看着女婢远去,伯爵大人苦笑道:“见鬼,生小孩而已,为什么会比行军打仗还要紧张得多呢?”

    如果没意外的话,今晚将是韩无极伯爵的第一个孩子降生的日子,作为每个即将初为人父的丈夫,伯爵大人也免不了复杂的心情,有点期待,也有点担忧,患得患失。

    很快地,他就不仅仅是军队的统帅,帝国的伯爵,府邸的主人,还是一个父亲。

    身为父亲,就得肩负父亲的责任,伯爵大人心中却是一片茫然,要他运筹帷幄或高举长剑指挥士兵奋勇杀敌还行,可是教育小孩,他还没真想过该怎么做,也想不出该怎么做。

    知道爱妻有孕之后,他便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一直准备到今天,似乎还是不够充分。

    产房中又传来了隐隐的呻吟声,据说每个女人在生产时都会经历阵痛,确实没错。这是伯爵大人通过恶补之后,得到的一点可怜的相关知识,要说在这方面,伯爵大人之前是几与白痴无异的。

    呻吟声越来越大了,伯爵大人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他知道爱妻现在肯定很痛苦,要知道妻子可是身娇肉贵的千金大小姐,嫁人前还是嫁人后从来都没吃过苦,现在却饱受折磨,哎,但是没办法,这件事,不是任何人可以帮做的。

    可以的话,伯爵大人很想陪在爱妻身旁,与她一起承受痛苦。然而,伯爵夫人是个很矜持的女性,结婚十多年了,在行房时都从不允许伯爵开灯,如果此时在场的话,她肯定会羞赧的,不利于生产,于是接生婆委婉地建议伯爵大人最好在外面等候,以免误事。

    听着爱妻痛苦的呻吟声,时间实在太难熬了,伯爵大人简直就在活受罪,他觉得这样下去的话,在孩子出生之前自己就先要疯了。

    为了缓解内心的情绪,伯爵走出庭院,朝远处招了招手。

    一个白苍苍的老头走了过来:“老爷?”

    这个老头是伯爵府的管家洛迈,也是非常忠心的老臣子了,在伯爵大人的父亲,也是上一代伯爵英年时便已在府中做事,精明能干,将偌大的韩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直到现在,已有四十多年了,可说将青春都奉献给了韩家,深得器重。

    “其实,我想问你点事,”伯爵干咳一声道:“洛迈,当初你的大儿子卡尔斯出生前夕,你……有什么想法?”

    老管家了解伯爵大人此刻的心情,在战场上,他是士兵崇敬的统帅,在人们心中,他是豪气万丈的大英雄,现在,他只是一个不安的准父亲。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在未亲身经历之前,你永远都不会了解,就算我已有了两个小孙子,我还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洛迈微微一笑:“老爷,不瞒您说,在卡尔斯来到这个世界前的一个小时,我也像你这样走来走去,怎么也停不下来。”

    说到这里,两个大男人对视一眼,同时会心地笑了起来,伯爵的紧张心情也稍为放松了下来,至少,不是他一个人会这样的。

    洛迈接着道:“那时我很高兴,因为我的孩子,一个崭新的,犹如白纸般纯洁的小生命终于要降临到世上了,而这个小生命,是由我亲自创造的。”

    顿了一下,洛迈又道:“另一方面,我的心中充满彷徨,哦,我即将成为父亲了,我得给孩子换尿布,我得喂他吃东西,我得哄他睡觉,我得带他去玩耍,我得教他学习以及人生的道理,我将会失去很多时间与自由,当时,我甚至觉得,那个孩子是个小小的累赘。”

    伯爵点了点头,深有同感,洛迈的话说到了他心里去。

    “但是,我的忧虑是多余的,”洛迈语气一转,缅怀在过去的他,苍老的脸忽然焕了光彩:“当我第一次将卡尔斯抱在怀中时,我觉得前所未有的亲切与幸福,我愿意为他奉献出我的一切,时间,自由,甚至是生命。”

    伯爵沉默了一会:“哦,是这样吗?”

    洛迈笑道:“是的,老爷,您很快就能体验到了。”

    伯爵点了点头,又道:“爱丽丝已经进去近一个小时了,洛迈,当初你妻子生产时,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那倒没有,半个小时不到,卡尔斯就诞生了。”

    他的回答让伯爵一下子紧张起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听说许多女子都会遭遇难产,甚至一尸二命的,啊,光明女神在上,千万别让这样的事生在爱丽丝身上!

    洛迈看出了伯爵大人的担忧,宽慰道:“卡尔斯算是比较快生下的,一般都需要更长的时间,有些女子甚至生了一整天呢。”

    一整天,那岂非是要疼死?

    伯爵大人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我的孩子啊,你就别折磨自己的母亲了,快点出来吧。

    此时天空骤然大亮,一道粗大的闪电毫无预兆地劈在了伯爵府的产房上空,耀眼的光华使得很多人都暂时失明了。

    待恢复视力后,众人都怔住了,天空半点乌云都没有,这道闪电来得也太古怪了点。

    而伯爵大人已心急如焚地跨进庭院,闪电这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在某次战役中,他带领着士兵在雷雨中与草原敌骑作战,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幸好劈落在敌方的队伍中,那些凶悍的草原精骑,至少有三百多人立刻被殛为焦炭,还有几百人不停抽搐,口吐白沫,暂时失去了战斗力。凭借着闪电之助的伯爵干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却也明白了大自然的天威有多恐怖。

    而方才那道闪电比起在草原所见的还要粗大,其杀伤力毋容置疑。

    伯爵大人不敢往下想了,踏进庭院的他,现呻吟声已停止,产房中静悄悄的,伯爵大人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爱丽丝她……

    不过,那道闪电似乎并没给产房造成破坏啊,在草原战斗那次,地面可是被击出一个大坑,附近方圆几百米的草都枯萎掉了。

    正在考虑着应不应该进去看看之时,房门打开了,女婢小翠跑了出来,高兴的道:“老爷,生了,夫人生了!”

    光明女神庇佑,爱丽丝没事,伯爵大人舒了口气,然后急切的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女婢笑道:“恭喜老爷,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伯爵闻言大喜过望,虽说爱丽丝喜欢女孩,因为女孩子乖巧听话,不过一向对夫人言听计从的伯爵更希望会是个男孩,如果是男孩的话,以后就能继承父业,征战沙场,奋勇杀敌,为国效力了。而女孩嘛,多半只能在家中绣绣花,等着长大后嫁出去了。

    听到是男丁的消息后,伯爵大人开怀大笑:“好,小翠,你辛苦了,传我的话,今天府中所有下人,全都可以到账房去领取五个金币!”

    五个金币,足够普通人家生活舒舒服服地花上两个月的了,这可是一笔不少的赏钱,尤其对于清廉节俭的伯爵大人而言更是难得,女婢高兴得连声道:“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伯爵府的大门前迅挂上了大红灯笼,这是格兰帝国的传统习俗,如果生的是男丁,就会在门前挂上红灯笼;生的是女儿,不会挂灯笼;如果生下的是死婴,挂的则会是白灯笼。

    格兰帝国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红灯笼代表了喜庆,伯爵府外等待着的那些人见状便知伯爵大人喜得贵子,纷纷上门道贺。这也是格兰帝国的习俗之一,在生产这段时间里,外人是不能进入主人家的,否则便会带来坏运气。

    韩无极伯爵是当朝红人,格兰帝国的英雄,权倾一时,谁不想拉关系,这么重要的日子就是大好机会,岂能错过,就算不能进入府邸,还是有许多帝都的官员连夜等待,直到大门开放,于第一时间呈上贺礼。

    格兰帝国的皇帝不能亲来,却也派了使者送上礼物,对韩无极伯爵的重视可见一斑。

    伯爵府的下人们更忙碌了,来访的都是有脸面的大人物,怠慢不得,在招待的同时还得准备明早的喜庆。

    生下儿子,大户人家少不得是要大张宴席的,更何况是次得子,更要张罗得体面些才行。

    伯爵大人是不用亲自招呼客人的,客人们也都可以理解,毕竟此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走进产房中,迎面的是躺在床上的妻子爱丽丝,她的秀蓬乱,大汗淋漓,倦容尽显,不过眼中却流露出母性的光辉,慈爱地看着身旁,接生婆的手中,正以襁褓包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那是她与伯爵大人爱情的结晶。

    这个新生儿相当可爱,胖嘟嘟的他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盯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对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好奇。

    “爱丽丝,你受苦了。”走到爱妻的身边,伯爵大人爱惜地抚摸着她的长,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爱丽丝疲倦的脸绽出一丝温暖的笑容:“不,我一点都不觉得苦,这都是值得的,老爷,你看看我们的小孩,他真可爱!”

    伯爵大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旁边,接生婆正抱着那个婴儿,闻言道:“恭喜你们,伯爵大人,夫人,这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不过……”她语气又一转:“奇怪的是,这的孩子竟然没有哭呢!”

    伯爵奇道:“每个小孩在刚出生时都会哭吗?”

    接生婆对伯爵的白痴问题并没觉得好笑,她给许多将军的妻妾接生过,那些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汉子,有关生育的知识通常都少得可怜。

    “是的,正常的都会,如果小孩不哭,那是很危险的情况,可能被胎水塞住了喉咙,无法呼吸,可能会夭折,害得我刚刚还想拍打他的脚丫子,让他哭出来。不过我看到这孩子眼珠在骨碌碌地转动,很精神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

    产婆的话让伯爵与爱丽丝同时笑了起来,伯爵豪气的道:“就是这样,我们韩家的男儿,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只流血不流泪!”

    爱丽丝白了丈夫一眼:“老爷,你就知道打打杀杀的,现在他还小呢!”

    每次伯爵大人出征,她都会心惊胆战的,整天到教会去祈祷,希望丈夫能平安归来,因此她更倾向于女孩,如果生下的是女儿,长大后就不用上战场,让自己担忧了。

    可惜,始终还是生了个儿子。

    不过,儿子也不错嘛,看着小男孩那张红扑扑的苹果脸与黑漆漆的大眼睛,爱丽丝充满了爱意,她可以肯定,这个孩子长大之后,肯定是个聪明的,帅气的家伙。

    产婆将男孩送到伯爵大人面前,看着粉嫩的小婴儿,伯爵大人伸出去的手却又缩了回来,他有点犹豫,自己可是个粗人,会不会太用力,抓疼了他呢?

    爱丽丝见状埋怨的道:“老爷,你在想什么呢,你可是他的父亲。”

    伯爵这才将男孩接过来,小心翼翼地,就好像怀中抱着的是一件容易破碎的瑰宝,生怕掉到地上。

    将男孩稳稳地抱在宽阔的臂弯中后,伯爵大人才松了口气,看着怀中的孩子,无法言喻的亲切感顿时涌上心头,那是,血脉相连的亲情。

    噢,这就是我的儿子,我已经成为父亲了。

    铁血的统帅,却充满了柔情,此时伯爵大人深刻地理解了洛迈所说的话,确实,奇妙,他与这孩子只是次见面,却又那么熟悉,这是父子间天生的情感吗?

    就冲着这份微妙的情感,伯爵大人认为自己也能为这个小孩奉献出一切,时间,自由,甚至是生命。

    伯爵大人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将他抱了起来,在那稚嫩红润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谁料男孩却做出了奇怪的反应,他夸张地扭着头,想躲开伯爵大人的亲吻,苹果脸满是排斥,甚至还皱起眉头,吐出小舌,很恶心的样子。

    伯爵大人怔住了,而接生婆与爱丽丝则笑了起来,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有趣了。

    “他,他好像不是太喜欢我!”伯爵大人有点尴尬。

    “亲爱的,”爱丽丝嗔怪的道:“我想你的胡子扎疼他了,婴儿的肌肤,可是很细嫩的呢。”

    伯爵大人这才释然,摸了摸下巴,确实有点刺,他不好意思的道:“等会我立刻将胡子刨掉。”

    “我接生过那么多小孩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复杂的表情出现在新生儿的身上呢。”接生婆笑道:“伯爵大人,令公子一定很聪明。”

    “希望这样。”伯爵大人开心地笑了起来。要成为一个称职的统帅,光是骁勇善战是不足够的,还得用脑,儿子自然是越聪明越好的。

    如果伯爵大人知道怀中的小孩在想什么,也许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那小孩当时心中想的是:“靠,被一个大男人亲了下,恶心死老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