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十七章 “英勇”的小偷

第十七章 “英勇”的小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某些手法高明点的盗贼还会在盗窃的那一瞬间放回与被盗物品同等质量的东西,一般就是石头,以免因重量的前后差异而失手。

    “等我一下,楚琳姐!”韩念一溜烟地跑出餐厅,来到僻静之处,做了个手势,便有三道人影不知从哪里出现,来到他的身前。

    伯爵大人对儿子的安危很是重视,每逢韩念外出时,身边总会有几位家族亲随在暗中保护着,就算生了什么事,也能及时出面。不过,这些随从们均清楚韩大公子对此很是反感,所以他破天荒的召集着实令大家颇感意外。

    “猎狗,刚才撞了我一下的那个人,你有注意到吗?”

    猎狗精于追踪之术,是三位亲随之,闻言点头道:“是的,少爷。”

    刚才那一撞,其他人都可能认为是意外,但是在追踪的领域里,任何的意外都可能是人为刻意造就的,所以他早就留心了。

    “那么,你还能不能找到他?”

    猎狗自信的道:“可以,少爷,刚才我在他身上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水,这种药水除了专业的追踪者外通常不会被其他人觉,在一天的作用持续时间之内,我都能沿着气味寻找其踪迹。”

    韩念冷哼了一声:“很好,那就立刻把他给我揪出来吧,该死的小偷!”

    如果偷的是钱还好,至少生在伯爵府的韩念对钱没什么概念,但这可是给楚琳姐的礼物,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竟敢下手,还害得自己当众出糗,韩念十分恼火。

    那种药水其他人确实闻不出来,至少韩念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味,而猎狗则东嗅西嗅,这样在帝都七转八拐之后,来到了远离繁城中心的地方,房屋渐趋破旧,就是全大6最繁华的格林帝国之都,也免不了有穷苦之处。

    最后猎狗来到了一间土坯做成的民房前,低声对韩念道:“少爷,气味很浓烈,而且没有继续延伸开去,应该就在这里了。”

    韩念将耳朵贴在门上,依稀听得里面有人在说话。

    “爷爷,你看,刚才我偷到这对耳环,好像很值钱的样子呢。”

    说话者的声音并不是太老成,年纪应该不大,不过似乎还有同党。

    只听得另一把声音咳嗽了几下:“这,这是周六福只卖给贵宾的量产版饰!只对有一定地位的上层人士销售,其他人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你怎么偷到他身上去了!

    “不会吧,爷爷,我见那个小公子衣着华丽,想来应该是有钱人,但他身边却没有随从。爷爷,你不是说,但凡有头有面的贵族公子小姐,出行都必带随从,以保证安全的吗?”

    “这个,我也想不通,不管怎么样,得手了就好。”

    “爷爷,卖了这副耳环,我们能得到很多钱吧,真是太好了!”

    听着两个盗贼在里面讨论如何销赃,韩念再也按捺不住,一脚踢在木门上。那木门原本就被虫子蛀得腐了,再加上韩念完成斗气基础的第一阶段聚力为精后,力气比起普通的壮年大汉来也不堪多让。这一脚下去,木门顿时就吱呀声中倒了下去。

    “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韩念大声嚷着,风骚地走进房中。猎狗几人虽听不懂他口令的意思,不过少爷本来就是怪小孩,偶尔口吐几句奇怪话很正常,唯恐有失的他们赶紧跟上去。盗贼虽说是怕见光的老鼠,但是狗急跳墙也会咬人的,千万不能让少爷被伤到了。

    这间民房是表里如一的破旧,里面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就一张只有三条腿的木桌,木桌上的碗都缺了一个角,看上去比乞丐的好不了多少,两把凳子手工粗糙,拼拼凑凑,看来是自己打造的凳子。

    浓重的药味传来,在屋角的火炉上,正挂着一个瓦罐,药味便是来自那里。

    被撞到的时候韩念并不是太留意,现在才看清那盗贼的真面目,是个少年,年纪看上去与韩念也差不了多少,身材苗条,扎着一束马尾,面容很清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

    里边的小床上,还躺着一个老人,白苍苍,脸上满是皱纹,浑浊的眼珠看不到丝毫的神采,已是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他的一对手,齐腕处都被斩断了,没有手掌。此外,老人的前额,还烙着一个触目惊心的疤痕。

    毫无疑问,这个老人,就是那小鬼的同党,因此房间中就他们两人,而且老人的断腕与额上的那个疤痕也说明了这点。

    格兰帝国对盗窃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但凡被抓住的盗贼,必处以双掌之刑,并在额上烙出伤疤,这样此人的盗贼身份将被所有人所知,遭受万众唾骂,不止**遭重创,精神也得背上永远无法放下的枷锁。

    “乒”那正欲倒药汤的小盗贼见到破门而入的韩念等人,顿时脸容变色,手中的瓷碗掉倒在地,摔得粉碎:

    “竟敢偷我们少爷的东西,真是好大的胆子!”两个高大的韩府亲卫抽出佩剑,大踏步走了上去。那小盗贼已吓得呆了,眼中尽是惊恐之色,手脚抖,哪里说得出话来,盗贼被抓住的后果他很清楚,老盗贼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不起,那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是我教唆他去偷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吧卧病在床的老人挣扎着支起身体,但这个简单的动作却似费了他很大的力气,咳嗽得更为激烈了,甚至还一下子摔倒在地。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小盗贼见状忙跑过去将他扶起,痛哭出声来。

    见到逼上前来的两个亲卫,他咬牙大声道:“不,东西是我偷的,与爷爷无关,我愿意受罚!”

    “老的教,小的偷,你们都逃脱不了关系,都跟我们回去吧。”

    亲卫正欲将两人擒下,却听得身后有人道:“等一下。”

    说话的是韩念,这里也只有他才能话事了。

    那老人见状,心知韩念乃众人之,拼命哀求道:“小少爷,你大人有大量,请你放过这孩子,他是无辜的,都是我这把老骨头贪心,才会教唆他去偷

    “不,小少爷,冒犯你的人是我,爷爷从来没唆使我!”

    “好了,”韩念摆摆手阻止了抢着为对方辩解的两人,这一老一少甘愿冒着被处刑之险承担,主动承担责任,品行肯定不差,应非单纯为了贪念而去行窃的,被迫走上这条为人所不齿的路,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只因他们实在穷困不堪,而且老人还患病了,急需钱买药治疗,也许是这样,那小盗贼才被迫行窃的吧。

    都是可怜的人啊!

    叹了口气,韩念对亲卫道:“我们走吧。”

    两位亲卫愕然:“少爷,这两个盗贼……”

    “什么盗贼?”韩念打断了他们,一脸的疑惑,还左顾右盼道:“哪里有盗贼?”

    亲卫也并非蠢材,立刻明白了韩念的意思,小少爷并不想追究两个盗贼的责任。

    韩念干咳一声道:“对了,猎狗,母亲那边,今晚你觉得应该如何汇报呢?”

    猎狗忙道:“哦,是的,少爷,今天你一直呆在楚家餐厅,除了餐厅的老板,宾客之外,就没接触过其他人了。”

    韩念满意地笑了:“很好。”

    老盗贼与小盗贼听着几人的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位贵族少爷,就这么轻易放过了自己?

    生怕韩念改变主意,老盗贼连忙感激涕零的道:“谢谢你,笑少爷,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给身边的小盗贼使了个眼色,小盗贼楞了下,会意过来,立刻走过来,将那副珍贵耳环递给韩念,满脸的羞愧:“对不起,少爷,我再也不敢了。”

    在耳环被取走的同时,小盗贼却感觉手中还被塞进了一样东西,待要询问之时,韩念已随着几个亲卫径自走了。

    愕然地张开拳头,是只精美的小袋子,袋口中闪烁着白光,倒了出来,赫然是一堆菱形的晶体,散着美丽炫目的光芒。

    钻币!

    比金币还要远远值钱得多,只在帝国上层社会中流行的钻币!

    小盗贼又惊又喜,那贵族少爷非但放过了他们,而且还反赠了一大笔钱,这简直是,就像在做梦!

    小盗贼用力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很痛,不是做梦。他真的有钱了,而且还是连想象都不敢的一大笔钱,可以为爷爷治病了!

    韩念此时已到了外面,也许亲卫都不会理解他为什么要赦免在格兰帝国名声狼狈,人人喊打的盗贼,但他自己很清楚。

    在前世,他也曾经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病重至死,却没有钱医治,那是世上最为悲惨,最为痛苦的事情之一。

    地球对待盗贼的法律不是那么严格,至少不会断腕,也不用烙额,然而,韩念却没有为了母亲而去偷钱的勇气。

    那些钱,就当做是为了向那个“英勇的小偷”致敬吧!

    某些手法高明点的盗贼还会在盗窃的那一瞬间放回与被盗物品同等质量的东西,一般就是石头,以免因重量的前后差异而失手。

    “等我一下,楚琳姐!”韩念一溜烟地跑出餐厅,来到僻静之处,做了个手势,便有三道人影不知从哪里出现,来到他的身前。

    伯爵大人对儿子的安危很是重视,每逢韩念外出时,身边总会有几位家族亲随在暗中保护着,就算生了什么事,也能及时出面。不过,这些随从们均清楚韩大公子对此很是反感,所以他破天荒的召集着实令大家颇感意外。

    “猎狗,刚才撞了我一下的那个人,你有注意到吗?”

    猎狗精于追踪之术,是三位亲随之,闻言点头道:“是的,少爷。”

    刚才那一撞,其他人都可能认为是意外,但是在追踪的领域里,任何的意外都可能是人为刻意造就的,所以他早就留心了。

    “那么,你还能不能找到他?”

    猎狗自信的道:“可以,少爷,刚才我在他身上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水,这种药水除了专业的追踪者外通常不会被其他人觉,在一天的作用持续时间之内,我都能沿着气味寻找其踪迹。”

    韩念冷哼了一声:“很好,那就立刻把他给我揪出来吧,该死的小偷!”

    如果偷的是钱还好,至少生在伯爵府的韩念对钱没什么概念,但这可是给楚琳姐的礼物,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竟敢下手,还害得自己当众出糗,韩念十分恼火。

    那种药水其他人确实闻不出来,至少韩念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味,而猎狗则东嗅西嗅,这样在帝都七转八拐之后,来到了远离繁城中心的地方,房屋渐趋破旧,就是全大6最繁华的格林帝国之都,也免不了有穷苦之处。

    最后猎狗来到了一间土坯做成的民房前,低声对韩念道:“少爷,气味很浓烈,而且没有继续延伸开去,应该就在这里了。”

    韩念将耳朵贴在门上,依稀听得里面有人在说话。

    “爷爷,你看,刚才我偷到这对耳环,好像很值钱的样子呢。”

    说话者的声音并不是太老成,年纪应该不大,不过似乎还有同党。

    只听得另一把声音咳嗽了几下:“这,这是周六福只卖给贵宾的量产版饰!只对有一定地位的上层人士销售,其他人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你怎么偷到他身上去了!

    “不会吧,爷爷,我见那个小公子衣着华丽,想来应该是有钱人,但他身边却没有随从。爷爷,你不是说,但凡有头有面的贵族公子小姐,出行都必带随从,以保证安全的吗?”

    “这个,我也想不通,不管怎么样,得手了就好。”

    “爷爷,卖了这副耳环,我们能得到很多钱吧,真是太好了!”

    听着两个盗贼在里面讨论如何销赃,韩念再也按捺不住,一脚踢在木门上。那木门原本就被虫子蛀得腐了,再加上韩念完成斗气基础的第一阶段聚力为精后,力气比起普通的壮年大汉来也不堪多让。这一脚下去,木门顿时就吱呀声中倒了下去。

    “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韩念大声嚷着,风骚地走进房中。猎狗几人虽听不懂他口令的意思,不过少爷本来就是怪小孩,偶尔口吐几句奇怪话很正常,唯恐有失的他们赶紧跟上去。盗贼虽说是怕见光的老鼠,但是狗急跳墙也会咬人的,千万不能让少爷被伤到了。

    这间民房是表里如一的破旧,里面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就一张只有三条腿的木桌,木桌上的碗都缺了一个角,看上去比乞丐的好不了多少,两把凳子手工粗糙,拼拼凑凑,看来是自己打造的凳子。

    浓重的药味传来,在屋角的火炉上,正挂着一个瓦罐,药味便是来自那里。

    被撞到的时候韩念并不是太留意,现在才看清那盗贼的真面目,是个少年,年纪看上去与韩念也差不了多少,身材苗条,扎着一束马尾,面容很清秀,大眼睛,长长的睫毛。

    里边的小床上,还躺着一个老人,白苍苍,脸上满是皱纹,浑浊的眼珠看不到丝毫的神采,已是风中残烛,随时都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他的一对手,齐腕处都被斩断了,没有手掌。此外,老人的前额,还烙着一个触目惊心的疤痕。

    毫无疑问,这个老人,就是那小鬼的同党,因此房间中就他们两人,而且老人的断腕与额上的那个疤痕也说明了这点。

    格兰帝国对盗窃的惩罚是非常严厉的,但凡被抓住的盗贼,必处以双掌之刑,并在额上烙出伤疤,这样此人的盗贼身份将被所有人所知,遭受万众唾骂,不止**遭重创,精神也得背上永远无法放下的枷锁。

    “乒”那正欲倒药汤的小盗贼见到破门而入的韩念等人,顿时脸容变色,手中的瓷碗掉倒在地,摔得粉碎:

    “竟敢偷我们少爷的东西,真是好大的胆子!”两个高大的韩府亲卫抽出佩剑,大踏步走了上去。那小盗贼已吓得呆了,眼中尽是惊恐之色,手脚抖,哪里说得出话来,盗贼被抓住的后果他很清楚,老盗贼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不起,那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是我教唆他去偷的,你们要抓,就抓我吧卧病在床的老人挣扎着支起身体,但这个简单的动作却似费了他很大的力气,咳嗽得更为激烈了,甚至还一下子摔倒在地。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小盗贼见状忙跑过去将他扶起,痛哭出声来。

    见到逼上前来的两个亲卫,他咬牙大声道:“不,东西是我偷的,与爷爷无关,我愿意受罚!”

    “老的教,小的偷,你们都逃脱不了关系,都跟我们回去吧。”

    亲卫正欲将两人擒下,却听得身后有人道:“等一下。”

    说话的是韩念,这里也只有他才能话事了。

    那老人见状,心知韩念乃众人之,拼命哀求道:“小少爷,你大人有大量,请你放过这孩子,他是无辜的,都是我这把老骨头贪心,才会教唆他去偷

    “不,小少爷,冒犯你的人是我,爷爷从来没唆使我!”

    “好了,”韩念摆摆手阻止了抢着为对方辩解的两人,这一老一少甘愿冒着被处刑之险承担,主动承担责任,品行肯定不差,应非单纯为了贪念而去行窃的,被迫走上这条为人所不齿的路,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只因他们实在穷困不堪,而且老人还患病了,急需钱买药治疗,也许是这样,那小盗贼才被迫行窃的吧。

    都是可怜的人啊!

    叹了口气,韩念对亲卫道:“我们走吧。”

    两位亲卫愕然:“少爷,这两个盗贼……”

    “什么盗贼?”韩念打断了他们,一脸的疑惑,还左顾右盼道:“哪里有盗贼?”

    亲卫也并非蠢材,立刻明白了韩念的意思,小少爷并不想追究两个盗贼的责任。

    韩念干咳一声道:“对了,猎狗,母亲那边,今晚你觉得应该如何汇报呢?”

    猎狗忙道:“哦,是的,少爷,今天你一直呆在楚家餐厅,除了餐厅的老板,宾客之外,就没接触过其他人了。”

    韩念满意地笑了:“很好。”

    老盗贼与小盗贼听着几人的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位贵族少爷,就这么轻易放过了自己?

    生怕韩念改变主意,老盗贼连忙感激涕零的道:“谢谢你,笑少爷,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给身边的小盗贼使了个眼色,小盗贼楞了下,会意过来,立刻走过来,将那副珍贵耳环递给韩念,满脸的羞愧:“对不起,少爷,我再也不敢了。”

    在耳环被取走的同时,小盗贼却感觉手中还被塞进了一样东西,待要询问之时,韩念已随着几个亲卫径自走了。

    愕然地张开拳头,是只精美的小袋子,袋口中闪烁着白光,倒了出来,赫然是一堆菱形的晶体,散着美丽炫目的光芒。

    钻币!

    比金币还要远远值钱得多,只在帝国上层社会中流行的钻币!

    小盗贼又惊又喜,那贵族少爷非但放过了他们,而且还反赠了一大笔钱,这简直是,就像在做梦!

    小盗贼用力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很痛,不是做梦。他真的有钱了,而且还是连想象都不敢的一大笔钱,可以为爷爷治病了!

    韩念此时已到了外面,也许亲卫都不会理解他为什么要赦免在格兰帝国名声狼狈,人人喊打的盗贼,但他自己很清楚。

    在前世,他也曾经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病重至死,却没有钱医治,那是世上最为悲惨,最为痛苦的事情之一。

    地球对待盗贼的法律不是那么严格,至少不会断腕,也不用烙额,然而,韩念却没有为了母亲而去偷钱的勇气。

    那些钱,就当做是为了向那个“英勇的小偷”致敬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