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十二章 解除婚约

第二十二章 解除婚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韩念道:“他说过是什么事吗?”

    明美摇了摇头:“少爷,我不知道。

    是做了什么,让父亲生气了吗?

    也许是过于失望,伯爵对韩念在帝都的所作所为都懒得理会了,今天却一反常态。

    略为思索,他对身旁的雷奥斯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待会我们再一起吃饭。”言罢便大步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前往客厅的路上,韩念暗自思索着。

    平时伯爵要训话的话,地点通常也在内院,现在却选择客厅,说明肯定有外人,莫非今天调戏了帝都哪个王公贵族的千金小姐,对方兴师问罪来了?

    带着疑惑的韩念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到了客厅。

    踏进大门,立时便见到了伯爵大人与爱丽丝夫人,韩念眉头又是一皱,如非大事的话,父亲母亲不会都在这里,再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想。

    而在父母亲的对面,坐着四位陌生的客人。

    客座中,居的是一个年近花甲,白苍苍的老妪,拄着根龙头拐杖,虽已上了年纪,不过精神颇为烁楽,自有一股富贵之态。

    次座的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面白无须,保养颇好,在年轻时应是个英俊小生。

    再下的是五十多岁的女子,脸寒如水,浑身上下散着一股冰冷透骨的气息,令人不敢靠近,她腰间还挂着一把晶莹雪白的长剑,剑柄与剑鞘都是白色的,看上去就像冰霜所做的一般。

    末座的却是一个妙龄少女,与韩念一般年纪,貌极为美丽,韩念走遍帝都大街小巷,这种档次的所见却是不多。

    这少女的脸容,越看越是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韩念有些困惑,如此美丽的女子,只要见过一面,他就绝不会忘记才对。

    脑中灵光一闪,是了,是她!

    上一次韩念见到这女子时,尚是七岁,对方也同样年纪,只是个幼女而已,韩念当然不感兴趣,而且距上一次见面已有八年了,女大十八变,已走进育期的她外貌身材大变,难怪韩念认不出来,只是觉得有点面熟。

    这个女孩,是他的未婚妻——贝拉!

    韩念刚生下不久后,便被帝都的人誉为神童,前途未可限量,更有无数欲攀附韩家的帝都权贵提出欲将女儿或孙女许给韩念为妻的请求。

    最后伯爵替儿子选择了当朝御史的女儿贝拉,帝都中另一个公认很聪明的女孩子,这样韩念四岁的时候,便有了未婚妻。

    由于韩念对政治联婚极为反感,因此只是在被迫的情况下见过贝拉见面,那时双方都还是小孩子而已,而且,据说贝拉八岁之后,便随一位大地剑士外出修行了,从没回过帝都。免费提供

    分别八年,再次重逢,贝拉也长大**了,难怪韩念一时间认不出来。

    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就是当朝御史,贝拉的父亲了,他的变化倒不是太大,韩念是识得的。

    为什么贝拉今天会来到韩府,而且是在父亲以及其他人的陪同下呢?

    难道,自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双方家长要完成这门亲事了不成?

    然而结婚是喜事,明美与府中下人不应该遮遮掩掩的才对。何况,客厅中的气氛很凝重,没有半点喜气。

    就在韩念寻思着的时候,伯爵大人出声了:“韩念,你过来!”

    自从得知韩念身怀九阴绝脉之后,伯爵大人就不像以前那样亲切地叫“念儿”或“我的儿子”了,总是直呼其名,这一迹象也表明,将来的爵位继承者,也很可能是韩龙。好在韩念天生乐观,也没因失宠而伤心。

    “是,父亲!”在这样的场合,韩念不敢放肆,规规矩矩地走到伯爵面前。此时他觉父亲的脸色有些阴沉,而母亲也是一脸忧愁,还有点微微的恼怒。

    韩念不免诧异起来,母亲可是个很有涵养的女性,很少会失礼的,是什么事令到她都怒形于色了?

    “韩念,我给你介绍一下,”伯爵大人指着客座居的老妪:“这位是御史大人的母亲,珍妮夫人。”

    韩念行礼道:“珍妮夫人,你好。”

    那老妪瞥了韩念一眼,微微颔算是答应。

    伯爵接着又转到次座之上:“御史大人,你是见过的了。”

    等到韩念行过礼后,伯爵大人开始介绍那个浑身散着冰冷气息的女人:“这位是天空剑士,尤朵拉女士!”

    听说贝拉跟着一位女老师修行,看来看是她了,不过传言其老师只是大地剑士而已,难道这些年来已突破了?

    末座的自然就是贝拉了,在伯爵大人介绍她时,她漂亮的明眸也停在韩念身上,不住地打量着。

    给长辈行过礼后,爱丽丝夫人道:“念儿,你坐下吧。”

    “是,母亲。”

    当韩念落座之后,伯爵大人道:“珍妮夫人,御史大人,尤朵拉女士,韩念也在这里了,有什么事的话,请各位就直说吧。”

    客座的三个长者对看一眼,最后却是那个冷冰冰的尤朵拉先话了:“是这样的,伯爵大人,你也知道贝拉是我的徒儿,我也很高兴能收她这样一个聪明的孩子为门人。在修习冰霜斗气的过程中,得益于天赋,贝拉一直都很顺利。可是近来,我现她的进度突然慢了下来,而且总是心不在焉的。作为老师的我当然很关心,在追问之下,听说贝拉在儿时,已定下了一门亲事,不知可否有这回事?”

    “是的,尤朵拉女士。”伯爵面无表情地回答,对方很明显是明知故问,他们今天就是冲着这来的,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得到伯爵回答后,尤朵拉又继续道:“听说婚期就定在贝拉十六岁生日,只有那么半年不到了,为此贝拉总是神不守舍,导致冰霜斗气的修习进度缓慢……”

    尤朵拉叹了口气:“贝拉是我的得意门人,才十五岁的年纪就已经到了剑士六级的水准,并且处在迈进七级的边缘……”

    她的话让伯爵也悚然动容,十五岁就到了七级剑士的门槛之前,简直就是天才了。

    “伯爵大人,你也是一名大地剑士,应该清楚的,六级剑士到七级剑士之间的分界点有多么重要,以贝拉目前神思不定,心有旁骛的糟糕状态,这个坎恐怕是很难迈过的,心理上的障碍,恐怕会让她一生成就仅止于此。为了贝拉的将来,我不得不前来请求伯爵大人你答应一件事。”

    “什么事?”

    尤朵拉犹豫了一下,然后吐出四个四破天惊的字:“解除婚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