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四十五章 精灵

第四十五章 精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管理大牢的官吏见到坎斯被押送进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同时明白城中的留言并非空穴来风。监察部的人前脚刚走,他就立刻后脚跟着汇报了几位男爵,令他意外的是,几位平日在城中作威作福,呼风唤雨的男爵们,对此事的意见全都一致,既没有表示出要对付督察,同时也没有就此将麦加城拱手让人的意思。

    他们丢下的,都是同一句话:“看看再说吧。”

    几位老大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样,就算掌管大牢的官吏与之关系交好,也是不敢私自释放的,这样可怜的胖子就只能待在牢狱当中。

    坎斯入牢的消息,不到一天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麦加,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群情振奋,拍手称快,大家都以为陛下英明,终于打算整治这帮无法无天的权贵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后他们的日子就会好过得多。

    新督察如何智惩知州的故事,虽然没有人亲见,却被编成了十几个版本,流传于街头巷尾之间,韩念的名声,短短几天就已水涨船高,被民众称颂不已,说得他好像专门来打救穷苦百姓的大慈大悲救世主般。

    韩念此时则整天待在督察府中,静静地等待,该干的已经干了,就看那些贵族的反应。

    最好的莫过于他们被自己的雷霆一击吓到破胆,乖乖地缩回龟壳去,这样就不用再花功夫了。

    然而,前天早上,他还得到一条消息,几位男爵已伙同城中其他重要官员联名上书,快马送到帝都,要求清查知州坎斯一案。

    这条消息,想来应该是贵族故意放出的,他们也想看看自己的反应如何。

    当然几位男爵是不会关心坎斯死活的,失去一个傀儡,还能培养第二个,他们只是想通过此事判断,新督察在麦加城的行为究竟是胡闹,还是得到帝国的暗许。

    这些贵族,相当沉得住气啊。

    韩念也有些担忧。既然是赌博。就没有人敢说能百分百地赢出。对方地账簿虽然是假账。但却有前任督察大印。假地也被弄成真地了。而自己算出地虽说确实是麦加城地真正收支。但却是一大堆废纸。

    假地成真。真地却变假。apa,%$,^net$这就是韩念地尴尬。如果帝都真地放任麦加城贵族所为。派人前来查办地话。那还真有点麻烦。

    不过。帝都距离麦加路途遥远。再加上了任何重要公文地审理都得经历复杂地流程。算下来地话。就是上面找人查办。也至少需要半月以上地。在这段日子里。必须干点事才行。

    他奶奶地。既然已经赌了。那就再赌大点吧!

    此时韩念心中已有了主意。你们沉得住气是么?老子就没事找事好了。

    不过。那些贵族只是幕后Boss。并非记录在麦加城系统档案上地官员。就算贪了多少钱。也不会记录在案地。而且。自坎斯出事后。他们就收敛了许多。就连那个飞扬跋扈地山迪男爵都规规矩矩地。想抓他们小辫子也不是太容易地事。

    嗯,该怎么样才能借题挥呢?

    韩念在督察部的书房中冥思苦想着的时候,听得有人来报:“督察大人,剑舞小姐求见。”

    剑舞,不就是坎斯的那个会舞剑,骨头柔得可以做出任何高难度动作的漂亮女儿么?

    略为思索,韩念便道:“让她进来。”

    过不多会,守卫就带着剑apa,%$,^net$舞来到了书房中,这个柔骨美女还是作上次宴会所见的打扮,一身白裙,俏脸蒙了层黑纱,只露出一对玛瑙似的眸子。

    韩念大喇喇地躺倒在身后的柔软的皮椅上,摇晃着双脚,一副轻松的表情道:“美女,找我有什么事?”

    剑舞半跪于地,开门见山地道:“督察大人,请你放过我的父亲!”

    听到这句话,韩念立刻明白了剑舞对联名上书一事的态度。

    想来她也肯定认为自己背后是帝国暗中指使,就算联名上书也无事于补,这才会亲身上门请求。

    “对美女,我一向都是比较心软的,但这个请求么,恕我无法答应。”韩念站了起来:“除非,你能给我一个可以信服的理由!”

    剑舞平静的道:“大人聪明机敏,明察秋毫,应该知道真正的罪魁祸,是麦加城的几位贵族。而我的父亲,只是他们的一件工具而已。”

    “这个我当然清楚,但是,光这个理由,还无法说服我。就算你父亲并非主谋,但他也参与到其中。”韩念淡淡的道:“说得难听点,他就是帮凶,根据帝国的法规,也必须受到惩罚!”

    “是的,父亲他确实做了些不应该做的事情,但都是迫不得已。如果他当初上任时独善其身的话,那些贵族们,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他。”剑舞顿了一下道:“事实上,父亲他也希望能够智力好麦加,让这里的人都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他是一个好人。”

    “好人?哈哈……”韩念像是听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那样:“很抱歉,一个人是好是坏,我可不能光凭一面之词就相信。更何况,剑舞小姐,你是坎斯的女儿,你自然要帮他说好话了。”

    “以下正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一个理由,其实,我不是父亲的女儿,确切点说,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剑舞突然间将云鬓解掉,在乌黑如墨的秀中,一对长长的耳朵突然间弹了出来。她的双耳,竟然远比常人要长得多,也尖得多,已经有些离谱了,就像兔耳那样。

    韩念征了下,失声道:“精灵!你是一只精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