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四十八章 我是一个魔法师

第四十八章 我是一个魔法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满满一桌佳肴摆在桌上,鸡鸭牛羊鱼虾蟹自是不必说了,还有从麦加城外打回的野味,山珍海味一应俱全,美酒清冽的味道从空气中飘散开去,让人垂涎欲滴,这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山迪男爵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就是一顿普通的家常便饭,也极尽奢侈,而且他也有奢侈的资本,祖辈以及他自己从麦加城搜刮回来的金币,足够维持这种享受的生活几辈子了。

    只是,面对着满桌酒菜,山迪男爵却提不起胃口来,这种状况不仅仅是生在今天,半个月前就开始了。

    造成山迪男爵胃口不佳的原因并非身体不适,而是一个女人,要知道,山迪男爵还是次体会到为了一个女人而茶饭不思的滋味。

    自从在那次宴会上见到剑舞绝美的容貌之后,山迪男爵便神魂颠倒,食肉无味,脑子中整天想着的,那是那张冷艳至极的俏脸。剑舞迷人的不仅仅是容貌而已,还有一种莫名的气质,都深深地吸引着山迪男爵,让他无法自拔。

    他早就知道坎斯有一个会舞剑的女儿,却从未得睹芳容,因为剑舞几乎从没踏出过家门,而且她脸上总是蒙着一张黑纱,对此坎斯宣称女儿脸上有无法见光的缺陷,才会不露真容。

    由于坎斯上任知府以来一直很识相,有不少的利用价值,其他几位男爵也比较倚重支持他,这样山迪也不敢强行掳走剑舞。再加上也许真的如坎斯所言,剑舞是位有着魔鬼身材的丑女,综合种种原因,山迪男爵倒是没为难她。

    但是,见过剑舞的真面目之后,山迪男爵就再也压抑不住了,心痒难耐,恨不得将这个尤物收入帐中。只是近日城中有些山雨欲来之势,人人自危,山迪男爵也不敢造次,只能强自压抑欲念。

    他出生以来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是无法到手的,如今见到一位绝世美女在前却无法下手,自是几乎狂,半月下来,受到的煎熬只觉前所未有。

    “男爵大人,这碟卤肉的味道很好,我叫厨师泡制了好些天的呢,你尝尝。”陪伴在身侧的一个美妾见到山迪男爵有些神不守舍,夹了块肉便递了过来。

    这小妾姿容不俗,而且颇为风骚,在床上更是狂野,很合山迪男爵口味,深得宠爱。

    然而现在看着她那张妖艳地脸。竟是没来由地感到恶心。俗不可耐。

    他一掌将那块肉连叉子甩出一边去。怒道:“滚。滚远点。别让我见到你!”

    那小妾不知山迪男爵为何大雷霆。顿时噤若寒蝉。满带委屈地走了。

    “妈地。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女人长得这么丑。简直就是倒胃口!”山迪男爵兀自喋喋不休。然后他悲哀地现。并不是他地小妾丑。而是剑舞实在太美太迷人了。与她一比。府中最美地小妾都比母猪好不了多少。

    山迪男爵甚至有些恐惧。自己已经对床上那事失去兴趣了。前些天几位妾侍无论如何卖力。用尽各种花招。竟然都没能让那玩意起来。

    而这些。都是因剑舞而起。也只有他才能解决自己地难言之隐。

    无论如何,这个女人都要搞到手!

    一个下人此时走了进来,对山迪男爵道:“男爵大人,剑舞小姐求见。”

    “滚!给我滚!别来烦我,告诉其他的人,谁要再踏进这里一步,他就死定了!”山迪男爵正在火头当中,还没听清楚下人说什么,立刻大声就将这个冒失鬼骂得狗血淋头,但是,他很快醒悟过来,连忙跑出门去,将那个下人追了回来:“你是说,剑舞小姐找我?”

    “是的,男爵大人!”

    山迪男爵大喜过望:“笨蛋,这个还用通报吗?立刻以最快的度把剑舞小姐请进来!”

    那下人心道,刚刚通报还被大骂了一顿,现在又说不用通报,男爵还真难伺候。

    想到即将能见到剑舞,山迪男爵方才的坏心情一扫而空,叫来一个女婢,兴冲冲地道:“叫厨师把菜给我热好,立刻送到厢房中!”

    不一会,剑舞就进入了男爵府,她还是蒙着那张黑纱,无法得窥面容。

    看着朝思暮想的玉人就俏生生地站在眼前,那比烈火还要的身材,比冰山还要冷漠的气质,都让山迪男爵情难自禁。他强忍冲动,装出绅士风度目不斜视地道:“剑舞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是的,男爵大人,你也知道,前些天,我的父亲遭遇奸人诬陷不幸入狱,我希望,你能帮我一把,将父亲他放出来。”剑舞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助,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更助长了山迪男爵的,他就原本就有着凌虐可怜美女的变态爱好。

    如果能美女这样一个大忙,让她以身相许当然是件十分美妙的事,然而山迪男爵却犹豫了。

    他不是只懂得逞英雄的傻子,眼下城中闹得风风雨雨,那个新督察如此强硬,很可能是帝国为了顾及脸面,不好亲自出手,而在背后指使的,最好就是静观其变,等联名的文书到达帝都之后,看那边有什么反应再做判断,究竟是帝国在幕后操纵,还是那个纨绔少爷的一派胡闹。

    因此,现在就轻举妄动的话,那可相当不智。

    剑舞见状幽幽地道:“我只道山迪男爵是大英雄,能为父亲伸张正义,打扰了,剑舞就此告辞。”

    “等等,剑舞小姐。”山迪男爵哪能让到口的美女溜走,连忙出声挽留。

    “坎斯大人爱民如子,清廉持政,他被那个督察陷害,我也是义愤填膺。但是,你知道的,剑舞小姐,这件事非同小可,急也急不得,这里人多耳杂,不好说话,不如你和我到安静的厢房中,再慢慢商议,怎么样?”

    剑舞略为犹豫,然后道:“好吧,就依男爵大人所言。”

    山迪男爵顿时心花怒放,心道到时进了房,老子耍些手段,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美女后悔也来不及了。

    山迪男爵脾气暴躁,府中下人对他的命令不敢怠慢,菜已热好,送到厢房中。

    “剑舞小姐,你还没吃过晚饭吧?先吃点东西好了。”

    剑舞皱起眉头道:“男爵大人,剑舞心忧父亲,实在没有胃口。”

    山迪男爵立刻劝说:“就算没有胃口,也得吃点嘛,如果饿坏了身体,到时你如何为坎斯大人筹谋。”

    剑舞听得他这样说,这才坐了下来:“好吧。”

    “我听说那个督察心狠手辣,坎斯大人在狱中受了不少折磨。哎,都怪那小子!”刚落座,山迪男爵就长吁短叹,为坎斯打抱不平起来。

    剑舞眼圈一红,看上去非常难过。

    “剑舞小姐,这些天你也受苦了,不过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早日将坎斯大人救出牢狱的。”山迪男爵说到这里,手就伸了过来,想借抚慰之名抓住剑舞的柔荑。

    可是剑舞却很警惕,倏地就收了回去,一方面,她内心中自然是极为讨厌山迪男爵的。

    此外,她还想起了韩念昨天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既然你说过愿为奴为婢,那就是我的女人了,要诱惑山迪男爵可以,但只能蒙着纱巾让他瞧两眼,但不能被碰到,哪怕是一个手指头,一根寒毛都不行!”

    那个少年督察的占有欲,真是比山迪男爵还要强啊,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

    见到被拒绝,山迪男爵讪讪地收回了手,恨得牙痒痒的。

    当然,他不会就此罢休,他举起酒壶,往两个杯子中斟满了酒,在斟其中一杯时,他用袖子微微挡住剑舞的视线,然后在那瞬间难以察觉地往杯中撒了些不知名的粉末。

    山迪男爵将那杯洒了粉末的美酒送到对面的美女前:“剑舞小姐,不如我们先喝一杯吧。”

    剑舞为难地道:“可是,男爵大人,我不会喝酒。”

    山迪男爵忙不迭地道:“不打紧的,这酒的劲头很小,非常不会醉倒,还能起提神醒脑的作用呢。我喝上一点,脑子才会更灵活,才更容易为坎斯大人想办法。不过,一个人喝酒,那也未免太无趣了点,你说是吧?”

    坎斯就是百试不爽的理由,剑舞也无法拒绝,点头道:“那好吧,不过男爵大人,我只能喝一点。”

    “一点就好,一点就好。”山迪男爵在心中冷笑,酒中已经下了烈性迷药了,只要喝上几滴,就是剑舞身怀斗气,也得被迷倒,到时自己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了。

    “让我们为坎斯大人祝福,希望他早日洗清冤情。”山迪男爵举起酒杯,可惜剑舞并没与他直接干杯,只是远远都虚晃一下。

    哼,剑舞啊剑舞,现在你还装清高,等下可就清高不起来了。

    看着剑舞将小半杯酒倒进口中,山迪男爵不由兴奋起来。

    等待了那么久,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很快地,剑舞就有些晕了,口齿也不太清楚:“山迪男爵,你不是说这酒的劲头很小么,怎么我的头有点晕?”

    看来药效作了,山迪男爵暗喜,口中却道:“剑舞小姐,可能是你近些日子太劳累了吧,好好地睡上一觉就好了。”

    剑舞迷糊地道:“是的,我,我好困,想睡了……”

    说完这句话,她竟然就这样软软地趴在桌子上。

    “剑舞小姐?”

    “剑舞小姐?”

    山迪男爵又叫了两声,剑舞还是毫无反应,看似完全被迷倒了。看着眼前的睡美人,山迪男爵不由得意地笑出声来:“我山迪要的女人,不可能得不到的,哈哈哈……”

    遏制已久的欲念终于爆,山迪男爵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魔爪往剑舞伸了过去。

    然而,他的手伸到一半,在距离剑舞还有两尺的地方却停住了,并非山迪男爵突然良心现,要放过剑舞,而是,他的手,动不了。不,全身都动弹不得,就像被无形的绳索束缚住了那样。

    酣睡在桌上的剑舞此时却站了起来,檀口微张,一道水箭便吐了出来。

    山迪男爵勃然变色道:“你……”

    “很抱歉,男爵大人,我已经答应了别人,不能让你碰到我的一根手指头。”剑舞说完这句话后,口中开始急促地念起了咒语,接着她芊指一点,一缕黑气便融入了山迪男爵的印堂中。

    就像严重缺氧那样,山迪男爵只觉脑袋晕厥起来,眼前黑,视觉渐渐模糊,大骇道:“你,你是一个魔……”

    这句话没说完,他便噗通地摔到地上了。

    剑舞幽幽地叹了口气,将他尚未说完的话补充完整:“是的,你猜对了,男爵大人,我是一个魔法师。”

    取出一根绳子,剑舞却没将山迪男爵捆绑起来,只是丢在地上。

    将裙裾撕烂几块后,剑舞坐到地上,再次念起了咒语,那根绳子就像蛇那样蠕动了起来,缠绕到剑舞身上,将她手脚身躯均绑得紧紧的,甚至还打了个好几个死结。

    至此,她的任务便圆满完成,接下来的,就看督察大人的了。

    几乎是在剑舞以晕眩术将山迪男爵放倒的同时,韩念也来到了男爵府外,而且不是一个人,身边还跟随着大群的侍卫,以及地方司法部的头头肯特。

    守门的家丁连忙阻拦道:“你们要干什么?”

    当前的侍卫大声道:“干什么?我们督察大人要见你们山迪男爵!”

    自从剑舞小姐进府后,山迪男爵便叮嘱家丁,期间无论任何人来访,都不得让其进内。不过眼前的是近期在麦加城风头正盛的新督察,他们也不敢太无礼,只是委婉地道:“男爵他出去了,不在府上,督察大人如果要找他,就请择日再来吧。”

    “是么?”韩念越众而出道:“但是,我刚刚收到风声,有人状告你们男爵,说他强掳女子进府!”

    那两个家丁微微一怔,男爵的丑行确实是麦加城人尽皆知的,但是自从坎斯出事后,他就收敛了不少,强掳美女的事情这段时间并没生。

    难道,督察指的是剑舞小姐?

    虽然剑舞小姐不是被强行带进男爵府的,但以男爵的性子,再加上刚才下的紧访令,肯定是志在必得,不择手段也要得手了。想到这里不由得暗暗叫苦,只能硬着头皮道:“对不起,督察大人,男爵他确实有事外出了,大人还是请回吧。”

    “回去?就凭你,两个狗奴才,也敢阻止我们督察大人?”韩念手下的亲卫恼火了,抽出长剑:“谁敢阻碍大人处理公事,格杀勿论!”

    韩念没有出声,侍卫的言行,显然是经过他授意了的。

    其中家丁见韩念一行人来势汹汹,显然是非见男爵不可的,谁也阻拦不了,倒不如,先去提醒男爵,就算失职,至少也尽力了。

    于是他连忙道:“我去看看,说不定男爵回来了。”

    刚想去通报,一把冰冷的长剑架在了他脖子之上,侍卫道:“不用劳烦你,督察大人亲自去见他就好!”

    那家丁打了个冷噤,哪里敢动,刀剑无眼,到时对方以妨碍公事为由,将自己杀掉也不是没可能的。

    一行人鱼贯而入,顿时引起了男爵府的大骚乱。

    韩念无视那些男爵府的武师打手,只是大声地吐出一个字:“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