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四十九章 越老,就越有滋味

第四十九章 越老,就越有滋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听得外面的响动,剑舞念起咒语,又是一缕黑气注入昏迷的山迪男爵脑门,然后她躺倒于地,闭上双目。 在黑气的刺激下,山迪男爵像被泼了盆冷水,顿时苏醒过来,头疼欲裂,揉着脑袋站了起来,过了十多秒后才记得生了什么。不由得破口大骂:“剑舞那个贱人!”

    然后他奇怪地现,他口中的那个贱人竟然没有趁机溜掉,还在厢房之中。而且,她还被五花大绑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不明所以,但山迪男爵无疑是大喜的,煮熟的鸭子,总算没有溜走。现在这个美女已经完全失去抵抗之力了,还不动手尚待何时?

    山迪男爵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因为到他听到外面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接着房门被一脚踢开,三个侍卫持剑闯了进来。

    山迪男爵怒不可一抑,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闯入男爵府!”

    侍卫根本不理会他,大喝道:“在这里,我们找到了!”

    接着更多的人冲进厢房,将山迪男爵围得严严实实的。

    最后踱进房的是韩念,他看着地上躺着的剑舞,叹了口气道:“真没想到,山迪男爵竟是这样的人,作为一名贵族,未免也太失礼了点。”

    山迪男爵至今还是一片懵懂,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闻言怒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韩念没有理会他。对身旁地司法部头头肯特道:“肯特大人。你也见到了。证据确凿。看来举报者并没有冤枉好人。就算他没有强掳女子进府。但企图**剑舞小姐却是不争地事实!”

    “这个……”肯特与山迪男爵等人自然是蛇鼠一窝地。但是现在证据就摆在眼前。况且那么多人目击。他无奈地道:“确实如此。”

    山迪终于意识到韩念地意图了。大怒道:“我没有企图**她。绳子是她自己绑上去地。”

    “自己绑地绳子?”韩念打了个哈哈:“这样吧。山迪男爵。如果你也能将自己用绳子绑成这样。我就认为你说地话是有道理地。绝不治罪。”

    山迪男爵看了下剑舞。被绳子困得像粽子那样。是地。她绝不可能将自己绑成这样地。一时语塞。

    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他猛地道:“对了。她是一个魔法师。肯定是用魔法将自己绑起来地。”

    韩念冷笑道:“山迪男爵,你就是要找借口,也找点实际点的,很多人都知道剑舞小姐修习的是斗气与剑技,如果她是一位魔法师的话,总会有老师的吧,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她难道能无师自通练成魔法,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大6的魔法师就不至于那么稀罕了。”

    肯特也摇了摇头,觉得山迪男爵这个开脱的借口毫无说服力。

    “既然山迪男爵不愿承认,那我就拿点更实在的证据出来好了。”

    此时手下已捉来了一只大狗,韩念将剑舞喝过的那杯酒拿起来,灌了几滴进大狗的口中,只过得片刻,那大狗就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在地。

    “这种燕麦酒是没有什么劲头的,如果不是里面下了迷药的话,怎么可能迷倒这只大狗?”

    见到肯特无话可说,韩念继续道:“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人证。”

    他拍了拍手掌,一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待得近了,却是个老妇人,至少已有五十多岁,偏偏却还浓妆艳抹,一张皱纹满布的脸涂得犹如猪肝般。

    肯特看了一眼,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仔细看了两眼,却又觉得有些眼熟,在脑海中思索了会,终于想了起来,哦,对了,她是一个妓女,名叫茱蒂,曾经是雪云宛的红牌之一,自己还曾光顾过好多次她的生意,不过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后来年老色衰之后,茱蒂又迷上了赌,将年轻时在雪云宛赚到的积蓄全都输光了,却还不知悔悟,为了赌资,她可以随便到赌场外不远的草地上以几个铜币的价格卖一次。

    当年的红牌茱蒂,现在已经是人人可以咬上两口都嫌腻味的猪蹄了。

    在扭动着水桶般的腰肢来到肯特身旁时,茱蒂似是认出了老相好,抛了个媚眼过来,肯特一阵恶寒,忙别过脸去,装作没看见。

    偏偏这时韩念道:“这位女子今天早上来到督察府,控告山迪男爵强暴他!”

    诬蔑,这真是**裸的诬蔑!肯特虽知山迪男爵好色如命,但只喜欢年轻貌美的女子,眼前这个说是残花败柳都算过奖,又老又丑的妇人,就是倒贴给他都不会要,更别说强暴了。

    于是肯特出声了:“这个,她是一个妓女,大人,你会不会搞错了?”

    “妓女,妓女怎么了?妓女就不是人?妓女就可以强暴?帝国的法律上有这么一条吗?”茱蒂尖叫起来,脸上那层脂粉簇簇直落:“肯特大人,别忘了,当年你在床上是怎么夸我的?‘小乖乖?你这身细皮嫩肉,真是怎么摸都不够,我还真希望能够舔遍你的全身每一寸地方……”

    所有的手下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于他们头儿身上,肯特的脸阵青阵白,恨不能找条缝钻进去,恼羞成怒道:“你,你不要胡说,我从来没见过你。”

    韩念奇到:“既然肯特大人没见过她,又怎么知道她是个妓女?”

    “呃,这个……”肯特一下子语塞了,急中生智下将身后的一个司法部的手下揪出来:“是维道尔告诉我的,刚才他说他认出来了,是不是,维道尔?”

    那个倒霉的手下哪敢说半个不字,否则的话回去后他就得立刻卷铺走人。

    很明显,自己被肯特拿来当替罪羊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于是他只能无奈地道:“督察大人,确实是我告诉大人的。”

    山迪男爵已经忍不住了,暴跳如雷,指着茱蒂破口大骂道:“我会强暴她,一个又老又丑的妇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茱蒂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和着鼻涕道:“山迪男爵,当时你不是这样说的!”

    韩念道:“哦,那他是怎么说的。”

    茱蒂哽咽着道:“男爵他说:‘我就喜欢老的,越老,才越有滋味。’他还说,恨不早生十多年,能遇到我那已故的奶奶……”

    韩念叹了口气“山迪男爵还真是口味独特,老少咸宜啊!”

    那个老鸡茱蒂,确实是韩念花钱雇来的,城中女子摄于山迪男爵淫威,只怕不敢出面,但是茱蒂就不一样了,像她这种烂赌成性的人,有时甚至把钱看得比命还要重要。何况,听督察大人的口气,山迪男爵就要完蛋了,还怕他做什么。再退一步,山迪男爵就是不完蛋,自己也可以拿了钱后远走高飞,离开麦加城的。

    不愧是在欢场打滚的人,对她逼真至极的演技,就连韩念都感到佩服,如果在前世的话,完全可以颁一个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项了。

    “事实上,男爵大人你就是好强*奸那调调,也可以给点钱叫青楼的妇人配合嘛,何必非要看上从良的好女人呢?”韩念一脸的无奈:“无论如何,这样做毕竟是违反帝国法规的,身为督察的我只好公事公办了。肯特大人,**妇女,根据帝国法规,当处何罪?”

    “死罪,不过,贵为男爵,刑减一等,可降为阉割。”肯特无可奈何地道,这是他唯一能帮到山迪男爵的了。

    “阉罪就阉罪吧,”韩念狞笑着道:“来人啊,把山迪男爵拿下。”

    听到“阉”字,山迪男爵寒意从心底升起,对好色如命的他,如果命根子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我绝不能被阉掉!

    “谁敢动男爵大人!?”一大堆的护院与武师从外面冲了进来,现在是他们为主子尽忠的时候。

    山迪男爵见状喜道:“你们来得正好,那小子诬蔑我,快杀了他!肯特大人,你也看见了,他完全是诬蔑我,我们联手杀了这小子之后,麦加城就会恢复平静了!”

    他现在已经狗急跳墙了,只道将韩念干掉,麦加还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兴风作浪的麦加。

    但是,肯特却没有任.,-\,-net\。何动作。那边的联名书已经去帝都了,还故意放出口风,让督察得知此事。可是他非但无动于衷,相反还变本加厉更为强硬,这说明了什么?肯定是帝国在背后撑腰,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现在的状况,不是杀了一个督察就能解决的,需要面对的势力,是整个帝国!

    到时杀了督察的话,性质几乎就和反叛差不多了,不只是殃及个人,就是全家老小都难保的,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做。

    韩念见状也不惊慌,只是淡淡地道:“肯特大人,指使别人蓄意刺杀督察,该当何罪?”

    这回肯特没有再犹豫:“死罪!”

    “贵为男爵呢?”

    “无法例外,死罪,并可当场执行!”

    韩念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阴森森的道:“那么,就立刻行刑吧。”

    “可恶,肯特,就连你也反我!”山迪男爵立刻越窗而出,对门外的武师道:“杀了他们,全部都杀了,一个不留!”

    此时的山迪已经陷入了疯狂当中,心道只要这小子死了,老子再重新控制麦加城!

    除了吃饭之外,雷奥斯最大的爱好就是打架了,见有得打,不由喜道:“要砸成烂柿子吗?”

    韩念纵了纵肩道:“烂柿子还是南瓜酱,随便你了。”

    雷奥斯哈哈大笑道:“这次换新花样,南瓜酱好了。”

    这铁塔般的莽汉率迎了上去,无视往自己砍来的大刀,一拳往最前的武师轰了过去。

    “吭当!”那把后背大刀从中断裂,而雷奥斯的铁拳却无损分毫地落在武师前胸。

    只听得咔嚓声响,武师的胸前便深深凹陷了进去,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刺在肺腑心脏上,顿时一命呜呼。

    好强横霸道的力量!见得雷奥斯如此威猛,状若天神,其他武师护院都惊呆了。

    “投降者,从轻处罚!潜逃者,终身通缉!反抗者,格杀勿论!”

    韩念缓缓地吐出简短的几句话,却掷地有声,犹如三座大山般针般重重地压在男爵府武师护院们心中。

    就算能打赢又怎么样?现在城中流言四起,都说帝都要严整法纪,麦加城就是杀鸡儆猴的重点开刀对象,恐怕男爵的大势已去。

    就算有能力杀了督察,也只能终身逃亡了,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有父母妻儿的,就算自己不怕死,至少也得为家人着想吧?

    想到这里,不少护院的战意就弱了七八分,有些甚至就欲丢下武器了。

    侍卫长莫林看着身边的韩念,昔日少爷脸上的纨绔、轻浮、浪荡之气已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神采,无形的压力弥漫在空气当中,这种气势,就是同龄的伯爵大人身上都没能出现的。

    莫林心中一颤,同时意识到一件事。

    在与这班贵族周旋时展现出的种种雷霆万钧的,大胆的,狠辣的手腕,都表明,眼前的少爷,绝不是那个只会在帝都街头上调戏美女的少年了!

    沉睡的猛虎,终于从梦中觉醒,而且露出建立狰狞的利齿了么?

    被韩念的豪气所感染,亲卫们也精神大震,他们是从伯爵府跟随韩念至麦加的,被配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山城,面对一群气焰嚣张的地头蛇还得忍让,本来就窝着一肚子气,此时终于得以扬眉吐气。

    拍了拍肯特的肩膀,韩念笑道:“肯特大人,你执法公正,不畏强权,这事我会上奏帝都的。”

    肯特闻言顿时大喜,先前他还担忧,韩念治了知州,干掉山迪男爵之后,其他官员,包括自己在内说不定也得被查办。

    现在,韩念这么说,也就是打算网开一面了?

    面对大好机会,岂有错过之理,当然,肯特知道,韩念不会无故为自己说好话的,他得好好表现下,讨得督察大人欢心才行。

    “山迪男爵强暴妇女,并蓄意刺杀督察大人,罪无可恕,立刻给我拿下!”肯特一声令下,司法部的手下也加入战场之中。

    山迪男爵搜罗了不少武师,当中还包括部分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若论实力,整个司法部也不足以男爵府护院对抗,不过现在加上韩念手下众人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再加上很多有家室的男爵护院都弃械投降了,剩下的也就那帮不怕死的江洋大盗在战。

    结果没有意外,继知州坎斯入狱后,麦加城又爆出一条更为惊人的消息——山迪男爵强暴老妇,并欲刺杀督察掩盖罪行,被当场击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