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五十四章 猛男

第五十四章 猛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午夜的时候,韩念便带着雷奥斯进了大牢。免费提供

    这还是韩念次踏足牢狱,阴森、黑暗、潮湿、凝重、压抑是这种地方的主题,空气沉闷得让人几乎要疯,恶臭味扑面而来,可以想象里面的犯人有多难熬。

    特设囚区在大牢的最深处,还得往下走,经过一条长长的地下匝道,狭窄的景观终于开朗起来,一个牢室出现在了眼前。

    让雷奥斯守在门外,韩念便独自走了进去。

    牢室比起匝道来倒是要明亮很多,灯火通明,据肯特说,送饭给这个犯人的聋子老张会及时给牢室中的几盏灯都加上油,这样韩念很容易便看清了牢中的情况。

    比起想象中的有很大不同,这间牢室干净清洁,一点都没有普通牢室的脏乱与恶臭。

    牢室旁边放在一个大水缸,伸手就能够得着,可以沐浴或漱洗,牢室里面还备有各种日常生活用品,以及一套桌椅,而且做工还很精致,不是烂家具。桌上甚至摆着一盘瓜果零食。

    韩念看到这里有点晕了,这是囚禁人的牢室么,哪有待遇这么好的犯人啊?如果不是被粗大的铁条围起来的话,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间住房。

    在牢室角落的大床上,柔软的天鹅绒被子包裹住某个蒙头大睡的人,他应该就是剑圣邓普斯带来麦加城,一关就是十多年的罪犯了。

    这家伙倒是睡得很香,还出了很大的鼾声,全然没有觉察到两人,韩念咳嗽了下,那人却毫无反应。

    韩念将咳嗽声加大,打鼾终于停止了,床上蠕动了几下,被子掀了开来,只听得那人迷迷糊糊地嘟嚷道:“不是送过晚饭了吗,难道还有夜宵?”

    待见得不是聋子老张。那人顿时睡意全消。愕然地道:“你是谁?”

    借着灯光。韩念却看清了此人面孔。是个男子。年约四十岁。白面无须。略为清瘦。容貌没什么奇特之处。不过声音尖声尖气地。不像个爷们。

    韩念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那人哼了一声:“你问我?你闯入了我地地方。还反过来问我是谁?”

    韩念哑然失笑。这家伙坐牢坐得久了。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地家了啊。

    而且。此人笑声阴阳怪气。不男不女。高亢得让韩念汗毛都快要倒竖起来了:“我是新上任地督察。来检察监牢地。你说。应该是我问你。还是应该你问我?”

    “新督察?”

    “除了我,以及送饭的聋子老张外,你认为还有谁能大摇大摆地走进特设囚区么?”

    那人看了韩念两眼,忽然道:“咦,我在哪里见过你!?”他一拍脑门,似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你是帝都韩家的大公子!”

    韩念倒是颇为意外,奇道:“你认识我?”

    “说不上认识,不过印象倒是满深刻的,你六岁到温柔阁**那时,我刚好就在场,而且还清楚记得你说的那句名言‘为什么不行,我又不是不给钱’,格格……”那人又开始尖声笑了起来。

    韩念揉揉鼻子,有些尴尬,真没想到,童年时的那件事居然远在千里之外的偏僻城市麦加都有目击者。

    “事隔多年,没想到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我差点都没能认出来。”那人悠然道:“说起来,我们还是同道中人,不过要说我像你这么小的时候,也没能做出如此壮举啊。”

    同道中人?韩念心道,我和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娘娘腔会是同道中人,简直是笑话!

    他干咳一声道:“行了,老兄,我们能不能谈些其他的?我想知道的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特设囚区中待上九年,按照惯例,这是绝不应该生的!”

    那人笑道:“当然,我之所以会被关在这里,是因为我泡了丽娜,而丽娜恰好是邓普斯的老婆。”

    韩念的嘴巴几乎何不拢:“呃?你竟然给剑圣戴绿帽?”

    “绿帽?什么是绿帽。”

    韩念想起神圣大6没有这个名词,于是解释道:“我是说,与剑圣的老婆有染。”

    “是又怎么样?”那人不以为然地道:“不过别说得那么难听,我与丽娜是情投意合的,邓普斯那个老家伙,明明都已经快六十岁,胡子一大把了,偏偏还人老心不老,强迫丽娜的父亲将女儿嫁给他。更可恨的是,他娶了丽娜为妾也就算了,却又将一点都不疼惜关爱,整天就想着练剑,将丽娜冷落一边,不闻不问,我看在眼内气愤不过,于是……”

    韩念接下去道:“于是你就拔枪相助,好好抚慰那个寂寞的女人芳心了。”

    “对,就是这样!”

    分明是与人妻子通奸,却还说得振振有词的,而且,他勾引的还是剑圣老婆,这个胆子之大,简直能包天了。

    韩念还以为自己六岁**之事已是世间少有的壮举了,没想到和这家伙一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猛男啊,真是猛男。

    想到这里韩念不由肃然起敬:“猛男兄,你得承认,你比我更黄更暴力。前提是,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不相信?”那人嚷道:“你别看我现在这样,事实上,当年我可是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在帝都中,所有的贵族提起‘色魔柏高’都会胆战心惊,并且将自己的妻妾看得更紧一些的。”

    “色魔?”韩念恍然道:“哦,你是一个采花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