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六十六章 九阴绝脉发作

第六十六章 九阴绝脉发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月上中天,进入午夜的时候,两个黑衣人已在远离麦加城十多里的盘龙岭顶了。由于还得带着韩念,走得很缓慢,幸好爆的后遗症已过去,两人的斗气正在渐渐地恢复当中。

    高黑衣人先停下脚步:“好了,小茜,我们就在这里将他放了吧,我们的斗气已经恢复,已经能用轻功了,就算他们跟在后面,也追不上的。”

    矮黑衣人则谨慎些:“姐姐,你能使用圣察术了么?先确认一下会比较好。”

    “好吧。”高黑衣人右手食中二指在眼前一抹,双目顿时亮了起来,视野也大幅延伸到了远处,远远出正常人类的可视范围,由盘龙岭顶到岭脚至少也有三四公里远,在她的眼中却是一览无余。这个叫圣察术的技能有点像魔法师的鹰眼术,不过鹰眼术的有效范围通常也就在五百米至两千米之间,视各魔法师的修为而定,出三公里的,估计是绝无仅有了。

    哪怕今晚天气不怎么好,夜色迷蒙,借着一点点的点点星光,高黑衣人还是将盘龙山脉远处看得清清楚楚,如同白昼那样没有半点影响。在这方面,又要远鹰眼术了。

    盘龙岭是以岩石为主体,光秃秃的几无草木,可供遮蔽之物不多,高黑衣人居高临下,目光在山岭各处扫了两圈之后,眼中的光芒黯淡下来:“没有现。”

    矮黑衣人这才将韩念放了下来,靠在一块岩石上:“刚才斗气消耗殆尽,扶着这小子还当真有些吃力呢。”

    见到高黑衣人拿出柏高给的那个小瓶子,欲拔开塞子,她连忙道:“姐姐,等一下。”

    高黑衣人道:“怎么了?”

    “那个娘娘腔很狡猾的,这个会不会是陷阱?若是打开瓶子的话,我们身上也许会黏上特别的味道,到时可就不妙了。”

    高黑衣人为难道:“可是,将他丢在这里,说不定真的会有野兽经过的。”

    “姐姐,你就放心啦,这座石山光秃秃的,走到现在,我们连只野兔都没见到,能有什么厉害的野兽呢?”

    “还是不行,可能会有秃鹭与腐鸦从天空飞过的,除了吃尸体之外,它们也会攻击毫无反应的人类。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石蟒,也喜欢在多岩的山区活动,小茜,你忘记了吗,小时候我们有次偷偷溜到盘龙岭玩耍时,你就碰到了一条石蟒,差点被叼走呢。”毕竟是高黑衣人想的周详些,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了。

    矮黑衣人顿时语塞,不过她立刻想到了折衷之法:“姐姐,我们可以先走远些,再将瓶子掷到这小子身旁砸碎,到时里面的药水味道就算弥漫出来,也不会粘到我们身上。又能驱除野兽,岂非皆大欢喜?”

    高黑衣人还没回答,只听得有人在身后冷哼道:“好主意!”

    两人顿时勃然色变,猛然转身,只见身后的高岩上,站着一个身着灰色素衣的中年妇人。

    见到妇人,两个黑衣人失声道:“师傅!”

    在神圣大6上,人们通常习惯把专门教导自己学习的长者称为老师,至于师傅,关系是比老师要更密切得多的。除了教育之恩外,还有养育之恩,亦师亦父,才会称之师傅,以示如待双亲般的尊敬。

    妇人冷着脸:“很好,还有脸叫我为师傅,看你们做的好事!”

    高黑衣人一下子跪倒在地:“师傅,都是我的错,是我唆使小茜一起前来麦加城报仇的!”

    妇人又哼了一声:“韵儿,不用为你妹妹说话了,你们俩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么?这件事到底是谁的主张,我心中有数!”

    矮黑衣人也跪在地上,大声道:“是的,师傅,确实是我提出来的,今天是我们双亲的十年忌辰,我早已决定取伯德男爵的狗命为父母报仇,那个恶人残害百姓,罪有应得,我这么做,又有什么不对么?”

    妇人大怒道:“闭嘴,你还嘴硬,私自离开神峰,光是这点,就已经触犯了禁条!你们上山的第一天,我就说得清清楚楚了,当师傅的话是耳边风了么?”

    矮黑衣人还待说什么,却见到姐姐猛地使眼色,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不过心中却还是颇为不忿。

    高黑衣人道:“对不起,师傅,我们确实触犯了神峰的禁条,甘受处罚。”

    妇人怒气稍敛:“该怎么处置你们,等回去开了长老会后再说吧!”

    她的目光飘向旁边的韩念:“这个人又是谁?”

    “呃,他……”矮黑衣人言辞立刻吞吐起来。

    高黑衣人叹息一声,将刺杀山迪男爵后遭困,然后不得已之下劫掳韩念作为护身符的经过简略说了一遍。

    妇人寒着脸道:“很好啊,还对一个毫无武力的少年下手,禁条中的第九则‘不得恃强凌弱’,看来你们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师傅,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矮黑衣人分辨道:“再说了,我们也没打算加害他,只是借助脱险罢了。”

    “你还说的有理!”妇人哼了一声,皱眉道:“这少年肯定非寻常官员,你们知道他的职位吗?”

    高黑衣人道:“那些侍卫,全都叫他督察大人。”

    “督察,你是说,他是麦加城的督察?”

    “是的,怎么了?”

    妇人叹了口气:“那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劫错人了,这个少年督察于麦加上任后雷厉风行,惩治恶霸,整顿风气,其正义之事已经传遍格兰帝国了!除此之外,他还是教宗殿下的忘年之交。教宗殿下上月来到神峰,谈起近半年格兰帝国的大小事情,提及这少年督察,也是赞誉有加。”

    两个黑衣人一下子楞了,怪不得当初劫持这少年时,会被万众唾骂。

    “如果这人出事了的话,你们的故乡麦加城,说不定又要再一次陷入水深火热当中。你们双亲的悲剧,依旧会不断上演,我们神峰的名声,肯定都得大大受损!这些罪中的任何一条,你们担当得起么?”妇人的语气又再度严厉起来:“所以,你们最好向女神祈祷吧,祈祷他安然无恙!否则的话,师父也保不了你们!”

    矮黑衣人拍拍胸膛道:“还好,当时我就仅剩一点点的斗气了,对他的那个小气弹连普通人也很难伤得了,估计也就是摔晕的,应该没大碍。我们待会放出信号弹后,他的手下就会很快赶到,将他带回去略做救治,应该就没事了。”

    妇人径直走到韩念身前,瞄了一眼,脸色忽然就变了。

    两个黑衣人见她的神态有异,也走上前,只见靠在岩石上的韩念依然双目紧闭,而且,他的脸,呈现出一种不寻常的瑰红,就像烧得通体透明的铁块,不光是脸,还有颈脖,双手,但凡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是那触目惊心的瑰红之色。

    “师父,这,这是怎么回事?”

    妇人没有说话,蹲下身去,用手掌抚上韩念前额,只觉摸到了烙铁之上,烫得惊人。

    收回手,妇人立刻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拔开塞子,奇异的芳香顿时便弥漫在空气当中,那种味道说不出的舒服,令人心旷神怡。

    两个黑衣人讶然地道:“百灵之露?”

    这种灵药是以人参,乌,雪莲,奇异枣等一百种珍贵天然野生药材混合提炼出来的,普通人服上一两滴,就能增强身体免疫力,延年益寿,还能预防脱,老花眼等随着年龄增长而会出现的问题。如果是练武者服用的话,则可固本培元,清心执念,修炼斗气时出岔子的危险也会有所减小。

    这瓶师傅花了不知多少心机才提炼成的百灵之露,现在却看着她像倒白开水那样全数灌进韩念口中,两人方才觉,事态恐怕远非她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韩念全身的瑰红才渐渐退却,妇人见状,口中念起了奇怪的咒语,接着掌心打出一道光柱,击在韩念的天灵之中,白光源源不断地融了进去,很快地,韩念体表便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来。

    神赦!

    两股黑衣人再次被震撼了,神赦是一种紧急救命的技能,就算被施术者受了再重的伤,一只脚已踏进鬼门关,得到神赦之助也可以将生命强行延长几天,甚至半月,保住一口气,然后再想办法救活过来,意为神都特别赦免。

    只是,这个术在强大之余却也很耗费圣元,神峰上的人鲜少会施展。

    如今,师傅豪不吝啬百灵之露,还不惜施加神赦,双管齐下,可见问题十分严重,两人不由得心中打起鼓来,却又不敢出声打断师傅施法。

    过了一会,妇人才收回手,站起身来,她看着有些疲倦,脸色凝重:“九阴绝脉!”

    矮黑衣人怯生生地道:“师傅,什么是九阴绝脉?”

    “一种罕见的病态体质,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会渐增,作起来时,世上没有药石可以医治,这种体质的人,就算经常服药压制,寿命也比常人要短很多,这少年督察,就很不幸地身怀九阴绝脉,”妇人瞥了两人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而你们,已经引了他的九阴绝脉提前作!”

    矮黑衣人几乎要晕了:“这怎么可能,师傅,我那个小气弹绝对伤不了他的,肯定是他的九阴绝脉自己作的!”

    “自己作,那被你的气弹打中之前,他为什么还是没任何异状?”妇人冷冷地道:“好了,我现在已经没空责备你们了,当务之急,是把这少年督察立刻带回神峰去,看看大长老们有没有办法吧!”

    此刻的柏高与莫林,正站在城郊的一个小山坡上苦侯,就算他们都并非没有耐心的人,见得过去了那么久,却还是没半分动静,也不由得有些沉不住气了。

    “柏高先生,已经近三个小时了,她们也应该把督察大人放了吧?会不会,她们担心你给的信号弹有问题,而不愿意施放呢?”

    柏高点头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柏高沉吟了一会:“再等十分钟,如果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反应的话,就让大家出去找督……”

    正在此时,一道明亮的光束冉冉地从远处升起,在半空中绽放开来,八道光束与地面平行,朝八个方向飞了开去,其中一道便直冲往麦加城的方向。

    “是信号弹,我们立刻出!”

    信号弹中的魔兽晶核与矿石能源毕竟无法持续太久,过了一分钟后便消逝了,不过,在它划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长长的直线轨迹,那是信号弹的浓烟,也不知是怎么做成的,哪怕当晚有风,在空中也是凝而不散。

    根据这道浓烟的轨迹,城卫军们很快就找到了信号弹的释放之地,盘龙岭,只是他们没能见到韩念,然而现了以剑刻在韩念原先倚靠的那颗大石上的两句话“一月之后,我会将你们的督察大人送回来!”

    可惜的是,谁也不知道,一个月后被送回来的,是督察大人,还是督察大人的尸体了……

    ————————————————————————

    (新官上任三把火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